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92章 敝履珍宝

这个时候,江总奄奄一息,高马尾就偷溜过去看公子哥,一瞅公子哥那个样,笑的前仰后合,连说报应,江总发现,气的跟高马尾挠起来了。

俩人的美甲贴片飞的到处都是,现场呛林弹雨。

只有一个人,对江总和高马尾充耳不闻,只死死的盯着门缝,关注着哀嚎不断的公子哥。

他自从出现,就是一个工具人的身份,所以我们也都没多看他,但是现在,昭然若揭,他就是委托大狸子的人。

秘书。

我从树上滑下来,穿过了江总和高马尾,一只手搭在了秘书的肩膀上。

秘书一颗心都在公子哥身上,后槽牙咬的紧紧的,显然正在紧张,冷不丁肩膀被我这么一搭,顿时就是一个激灵,条件反射就要甩开我。

可我毕竟会行气,这一下跟粘在了他肩膀上似得,他也甩不掉。

而他回头一瞅是我,眼神顿时就发了散,显然在紧张,但马上回过神来,说道:“哎呀,原来是李大师,这,我们家少爷怪让人担心的,你快给想想法子吧……”

说是这么说,他眼神却越来越散了,这才发现江总和高马尾披头散发活像两个女鬼,赶紧要过去拉架:“哎,江总,您这是……”

我手一紧,却冲着他笑了笑:“你是担心少爷生不出来,还是担心少爷生出来?”

秘书一愣,条件反射堆出了一个职业假笑:“李大师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我答道:“你不是希望少爷受够了生育的苦吗?现在这个程度,你满意了没有?”

一听我这话,江总和高马尾都瞬间停下了,异口同声的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秘书的脸唰一下就白了,接着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回头就去看那树上的三姐——眼神里分明有愤恨。

我拉住他:“行了,你也别看了……你是为了家里人?我看看……妹妹吧?”

江总一下甩开了高马尾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秘书,是真的?真的是你……”

高马尾倒是更兴奋了,喜闻乐见的就说道:“该,瞪着俩瞎窟窿,引狼入室……”

公子哥就更别提了,对着门口就嚷了起来:“是你?平时看你老实,想不到竟然吃里扒外,要不是我们家给你开工资,你他妈的还不知道在哪儿吃粑粑呢,忘恩负义的白眼狼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老实惯了的秘书冷不丁青筋毕露,攥紧拳头就喊了一句,这一下,把三个人都给镇住了。

秘书喃喃的说道:“我恨不得你受的罪,比现在重十倍!”

公子哥气的挣扎起来:“暗害主人,这在我太爷爷那个年代,可是要浸猪笼的!再说了,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……”

可说到了这里,公子哥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脸色忽然变了,半天没吭声。

他在理亏。

秘书吼完了,似乎把自己全部的愤懑和怨恨都宣泄出来,用尽全部力气似得,他低下头,瘦弱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,终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喃喃的说道:“我就知道……听见你的名字,我就知道……”

我还想起来了,当初在辰龙大厦,这秘书听见了我的名字,显然愣了一下。

我一开始觉得他是不是听说过我?再一寻思这个念头有点自恋,也就没多想,现在看来——他是知道我,怕我坏了他的事儿。

一看他的面相就知道了——他命其实不怎么好。

秘书的脸,叫新月脸。

他的额角中间隆起,事业运不错,但是日角月角都是塌陷的,说明他从小没有家里人荫庇照应,很可能是父母双亡。

现在他的身份地位,全是靠着自的双手得到的——果然,他手腕下河手掌里现在还有茧子,可见以前没少吃苦。

一个没背景的人赤手空拳打拼到了今天,付出了多少努力可想而知。

而他兄弟宫比一般人差一些,说明他家人丁单薄,还浮现着若有似无的阴气,说明有过姐妹,但是死了,死的还很惨,成了他心里的阴影。

他现在满脸的阴霾,都是从兄弟宫蔓延过来的,说明他现在做的事情,就跟那个死去的姐妹有关。

秘书表面镇静,可是双手早就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,嘴角一抽是个苦笑:“瞒不住,那我就不瞒着了。是啊,我是有个妹妹,我妹妹又聪明,又漂亮……你去找吧,全国都没有比她更乖巧懂事的妹妹……可是……”

说到了这里,秘书的牙根瞬间又咬紧了,眼里的怒火再一次燃烧了起来:“就是因为那个王八蛋……”

秘书跟妹妹本来生于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,家里人买了一个小房子,很安乐。

但是秘书三年级,妹妹幼儿园的时候,楼里的安全设施不到位,发生了火灾,父母逃不出去,把两个孩子用浸湿的棉被抱在了怀里,救援人员到达的时候,父母已经烧焦了,还死死的护着孩子。

秘书记得他爹说的最后一句话,就是,我保护不了你们了,以后你要保护好你妹妹。

家里为了房子,花了全部积蓄,而地产商逃避责任,没有多少赔偿,兄妹两个的补偿款被亲戚瓜分完了之后,开始被亲戚踢皮球,尝遍了人间冷暖。

多少次,秘书想过死,但是看着妹妹,他就想起了他爹那句话。

他们俩的命是父母拼上命保护下来的,他得活着,他必须保护好了妹妹。

妹妹也很懂事,看哥哥帮人搬煤球勒破手,会帮哥哥擦手,看哥哥帮人发传单冻出冻疮,她准备热水小毛巾。漏风的地下室,兄妹两个依偎取暖。

两个孩子终于成了大人,秘书得了奖学金,有了出国的机会,成了一个体面的大人,也得到了体面的工作——给江总做秘书。

妹妹以哥哥为榜样,也进了哥哥所在的公司实习。

本来两个人的好日子就要到了,可这个时候,公子哥发现了妹妹。

妹妹长得很漂亮,也没经历过什么人情世故,哪个姑娘没做过灰姑娘遇上王子的梦?

秘书发现了,立刻就劝妹妹千万不要上当——这个公子哥是什么脾气秉性,他常年在江总身边,能不知道?

但恋爱会让人盲目,何况苦了一辈子的妹妹,她天真的认为,公子哥会为了她回头是岸。

秘书给公子哥跪下,求公子哥放过妹妹,可公子哥却动了怒,说你算什么东西,关你屁事?我又不会娶她,大家年轻,一起玩玩怎么了?

秘书恨不得杀了公子哥,就在这个时候,妹妹怀孕了。

当然了,公子哥听说了之后,就意兴阑珊的把妹妹踢开了,冷冷的说不知道孩子是谁的。

妹妹接受不了——这是她的初恋,她不相信公子哥会说话不算数。

不管秘书怎么劝,妹妹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——她还是觉得,公子哥见到了孩子,一定会认她们俩的。

秘书就算心如刀割,也毫无办法,直到临产的时候,脐带绕颈,大出血,孩子死了,妹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求哥哥,让公子哥过来一下。

秘书疯了一样求公子哥去看看她,可公子哥冷冷的说,你们这些穷人,自己不知道努力上进,光知道对我们碰瓷讹诈,我见的多了——跟吸血虫一样。

死了倒是干净,孩子混着脏血,穷酸血,不是给我丢人吗?这俩人死了,也是祖宗保佑。

秘书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医院的,只看见病床上的妹妹已经成了一具尸体。

被人弃如敝履的,是自己视若珍宝的妹妹。

秘书发誓,自己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就算死了,也要给妹妹出这一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