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293章 针石泻邪

他不光恨公子哥,他也恨江总。

如果不是江总,世上怎么会有公子哥这种人?

他要江总一家家破人亡。

程星河叹了口气,摇了半天脑袋,灰百仓则撇嘴说道:“这秘书看着病病殃殃的,倒是有点老子……我的风范。”

江总听到了这里,呼吸就急促起来了,死死的盯着公子哥:“秘书说的是真的?”

公子哥理亏是理亏,但还是嘴硬:“这事儿能怪我吗?我本来想拿个一桖就算了,谁知道她要怀孕?她痴心妄想,想嫁入豪门当一辈子寄生虫,这不是做梦吗?她当我们人傻钱多……”

江总忽然一步抢上去,“啪”的一下,打了公子哥一个耳光。

公子哥长这么大,可能还从来没被打过,顿时就蒙了,死死的盯着江总,脸肿了才回过神来:“你……你打我?”

江总又一个耳光迎上去了:“我打不死你这个小王八蛋——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……”

是啊,谁的孩子,流谁的血。

江总身为一个单亲妈妈,是不是也吃过这种苦?

这就没人能猜到了。

我倏然就想起来了我那个王八蛋爹。

他是个什么人?我身上有哪一点,是从他身上继承来的?

不过我马上把心神给拉回来了——不管他是不是那个李茂昌,这不是该我好奇的。

剩下的事情猜也猜出来了,秘书知道高马尾跟江总不对付,互相冲晦气的事儿,就是他从中操作的,而那个撬墙角的小人,也是他放进来的——除了深得江总信任的他,别人还真没有这个条件。

他找到三姐,对三姐提出这种要求就更可想而知了,他要公子哥,把妹妹生前受过的所有罪,都亲自受一遍。

江总打完了儿子,不知道想起来了什么,流下了一脸的眼泪。

公子哥看着江总哭了,一脸莫名其妙:“打的是我,疼的是我,你哭什么?”

江总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你跟你爹一样——没长人心!”

秘书盯着公子哥的肚子,忽然笑了起来,一边笑,一边也流下了眼泪。

他可能也在想,对这么个没长人心的家伙报仇,有意义吗?

我就问他:“那你告诉我,这些事儿,是谁教给你的?”

秘书就是个普通人,又没有功德光,上哪儿学这么多业内知识?背后肯定有人指点。

秘书的表情微微一变,显然有点倔强:“没有,都是我自己打听出来的。”

你打听出放个小人撬墙角,还勉强可以,可你上哪儿打听三姐的事儿的?

可秘书应该是跟背后的人约好了,一张嘴拿千斤顶都撬不开,直直勾勾的盯着公子哥,表情似笑非笑。

公子哥看出来了,气的不行,可刚一张嘴,他忽然捂住肚子,就哀嚎了起来:“疼……我肚子疼……”

这下他没说谎——我们也看出来了,他肚子上的起伏又开始明显了起来,像是里面的东西,要奋力爬出来。

公子哥一边惨叫,一边对着江总就吼:“你也真是更年期了,怎么帮着别人打自己儿子?我这肚子让他坑成了这样,怎么办?”

江总是恨儿子做事儿没人性,但眼下儿子的命比什么都要紧,立马抓住了我:“大师,我求你救救我儿子……”

外面的三姐,也死死盯着这个肚子。

我仔细看了看公子哥的面相,就答道:“忍着。”

他该受的这个劫难,还没受完。

公子哥一听,对着我破口大骂:“你怎么不忍着?”

我凭什么忍?我又没跟你似得,干这种王八蛋事儿。

程星河缓缓撕开卫龙大面筋:“该。”

灰百仓也跟着点头,特别解气——这事儿跟他之前干的非常相似。

果然,公子哥撕心裂肺的又嚎叫了一段时间,受尽了折磨,忽然忍不住了:“这么疼下去,我还不如这么死了!”

说着,他抬头就要跟墙上撞。

江总见状,连忙把儿子拦住了,但这一下,公子哥的肚子,猛地就撞在了床角上。

公子哥再次爆发出了一声惨叫之后,躺在地上,不动了。

江总吓的什么似得,赶紧抱住了儿子:“洋洋……洋洋你看看妈妈,你可别死啊……”

他没死——命灯还是半亮的,但是他肚子里的黑气,已经凝滞不动了。

我答道:“他死不了了。”

这可多亏是江总平时没少做慈善,这个败家公子哥纯属是粘了母亲的光——江总命中不该丧子。

她不该丧子,另一个人就得丧子了。

三姐也在外面嚎啕大哭:“儿啊……我的儿啊……”

我心里明镜似得,这个术法,也是三姐靠着那个天狐尾巴做出来的,现在她已经失去了天狐尾巴,不可能继续这个术法了。

那个妖胎,保不住了。

秘书死死的盯着公子哥,喃喃的说道:“凭什么?凭什么?”

他猛地站起来,一把抓住了我:“你们这些吃阴阳饭的,不都说人会有报应吗?他害的我妹妹一尸两命,凭什么没有报应?还是……你们收了钱,就给这些有钱人走后门?你们只认识钱吗?”

这事儿对门外汉并不好解释,不过我也尽量说清楚,虽然江总的儿子害过人,但是江总自己,救过更多的人。

同时,这公子哥不死,是因为江总命里不该丧子,但是江总百年之后呢?谁也说不好,那个时候,这公子哥身上会发生什么事儿。

很多人不信报应,说他们见过一些恶人干多了坏事儿,还是活的好好的,我也只能说,你没见过,不代表就没有——报应有时候,就发生在你看不到的地方。

秘书吸了半天的气,颓然坐在了地上,忽然笑了起来:“那就好……我等着,我得等着……”

这时江总又来抓我,指着她儿子说道:“大师,可是我儿子的肚子……”

没错,妖胎虽然胎死腹中,煞气也不动了,可妖胎还是存在在他肚子里面。

我答道:“这事儿我就得找专业人士来办了。”

邪病,当然只能鬼医来治。

江总听说,赶紧把白藿香也接来了,白藿香到了之后,看着他那个肚子,答道:“好说,邪气泻出去就行了,给我配大黄,积雪蝴蝶粉,还有……”

而公子哥好了伤疤忘了疼,盯着白藿香长得好看,一只手就摸在了白藿香的手上,舔了舔嘴唇:“你是中医?那你会按磨吗?在皮肤上擦精油那种……”

一边说着,一边拿白藿香的手往自己杜子下引。

白藿香的脾气我们都知道,我跟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同时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。

果然,公子哥猛地一声惨叫,我就看见一根金针隐入到了公子哥的肚子上。

而白藿香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不必抓药,我看他这邪气积累的太深,还是用针石法吧,拿上好的银雪炭来。”

“炭?”公子哥紧张了起来:“拿炭干什么?拔罐子?”

白藿香一笑:“差不多。”

这一笑,把公子哥的心都快给笑化了,他没想到的是,拿炭,是要把粗针烧红,往他细皮嫩肉的肚子上扎。

他这个劫难,还真不好过。

随着公子哥的惨叫声,屋里顿时全是烟熏火燎的烧猪皮味儿,闻的程星河直流哈喇子:“咱什么时候去吃烤肉?”

江总心疼的流泪,我也跟着流泪——烟熏火燎刺眼。

我就出了门,到院子里透气,一抬头,三姐还趴在树枝上。

这就有点让人意外了,我就问她:“你要给你的大狸子小郎君送葬?”

三姐瞪着我就咆哮了起来:“放屁,我……我……”

我这就看出来了,闹半天是三姐下不来了——她四肢短小肚子大,贸然下来得挨摔。

我就上了树,把她给抱下来了。

三姐盯着我,惊疑不定:“你……你想对我怎么样?”

我答道:“我就想跟你打听个事儿。”

三姐立马警惕了起来:“我就知道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”

你说我对你一个大狸子,能奸盗个啥呢?

我就问她:“你好歹也是个仙家,那个秘书,是怎么找到你的?”

肯定有个中间人,对江家,刘家,秘书,三姐,似乎都很熟悉。

大狸子犹豫了一下,这才不情不愿的说道:“我跟那个人也不熟,我只知道——他好像也是这个江家的人。”

江家的人?

我冷不丁就反应过来了,对了,江家……江瘸子,江辰,不是都姓江吗?

难道……他们是一家子人?

没等我想出什么来,三姐忽然一下从我怀里给窜了出去:“青山不改绿水长流,咱们还有见面的时候!到时候,哼哼……”

这算是结仇吗?

灰百仓十分不满:“水神爷爷,咱们还能让个大狸子骑在肩膀上撒尿?你等着,我追上去逮回来咱们把她涮火锅吃!”

我摆了摆手说算了,她后半辈子,也没什么成人的机会了,就让她过过嘴瘾吧。

灰百仓叹了口气:“水神爷爷宽宏大量,做大事的,就是不一样。”

不,是我懒,嫌麻烦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发现,树后面有个东西——挺大,白色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