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295章 认个干亲

这话猝不及防,弟弟?

程星河俩眼冒亮光,就在后面一个劲儿用胳膊杵我:“这什么意思,不会是要包养你吧?现在网上,动不动那不都是臭弟弟什么的……”

白藿香一听这个,表面上没什么表情,眼神却一个劲儿往这边飘,像是很紧张似得。

我没好气的瞪了程星河一眼,让他一边去,看着江总殷切的眼神,我倒是猜出来了,江总这是想认干亲啊。

本地有个习俗,丧父,或者父亲不强壮的家庭,儿子没有强大的家长荫蔽保护,就一定要认一个强大的人做干亲。

比如长寿的老人,带煞气的男人,甚至百年大树,庙里无常,就是要借助他们的命或者寿,来庇佑男丁。

《红楼梦》里的贾宝玉认道士做干爹,也是这个道理——孩子娇贵,怕他夭折。

江总是要给公子哥找个强大后盾,这是看中我的本事了。

不过江总本身没有老公,直接让公子哥认我当干爹传出去也不好听,这才想着让我当公子哥的干舅舅。

高马尾在一边听见了,十分不满,认为江总太狡猾了,竟然抢先一步——她还想让她女儿认我做干亲呢!

而公子哥一听,脸都白了:“妈,你抽什么疯,凭什么……”

江总生怕公子哥说出什么“大逆不道”的话来,就跟秘书使了个眼色,秘书巴不得呢,上去就抽了公子哥一个耳光,那个力气用的,差点没把公子哥的嘴给抽歪了。

公子哥捂着嘴,简直不敢相信眼前一切,但他也确实是属驴的,牵着不走打着倒退,给两下子老实多了,只能愤愤不平的看着我,应该是以为我这一来,把他妈给洗脑了。

江总唯恐我不答应,连忙说道:“李大师,只要你答应了,什么条件咱们好好谈,年庆节礼,我们一概不会缺少……”

程星河听了,一把将我给拽过去了:“这么好的事儿不答应,你是傻吧?在上流社会有了干亲,随便一拓展人脉,你这事业还不跟窜天猴似得,这辈子都不用为钱操心了!”

是倒是,不过这个不重要,更重要的是,和上能东山再起,这是最好的机会,给公子哥当个便宜舅舅,也不算什么。

于是我就答应了下来。

江总别提多高兴了,立马让人把拜干亲的东西给准备出来了。

拜干亲说也简单,跟电视里的桃园三结义差不多,也巧,今天正好是十五,插贡香,拜了该拜的,二人八字性命在黄纸上一写,投炉焚烧。

江总的名字,叫江月婵。她一瞅我的八字,显然愣了一下。

我问她怎么了?她连忙摇摇头:“也没什么,就是……这个八字怪稀罕的。”

估摸着也很少人看到四辰命。

最后一项,是交换血酒,喝完了我跟江总叫一声姐姐,江总亲亲密密的跟我叫了一声弟弟,礼数也就成了。

当然,最重要的,就是江总立刻让公子哥跟我喊舅舅。

公子哥岁数跟我差不多,甚至有可能比我还大点,这叫一个心不甘情不愿,活脱脱跟看着亲妈被电信诈骗洗脑了一样。

可秘书在一边虎视眈眈,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已经今非昔比,为了避免吃皮肉之苦,还是勉强喊了我一声:“舅舅好。”

先认了乌鸡当徒弟,又认了公子哥当外甥,我俨然也成了个长辈,就摆了摆手:“乖了。”

按着惯例给个红包——江总先给了我一个大的,抽出几张给他就行。

公子哥这辈子应该还没收过这么薄的红包,嘴角一抽一抽的。

临走的时候,江总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问我道:“北斗弟弟,你明天有时间没有?”

原来江总家是个大家族,有一个很大的祠堂,不过最近搬迁了祖坟,祠堂也是新落成的,按理说,孙儿弟女都该上新祠堂去给老祖宗上香——跟搬新家众人来暖宅一个意思。

她是想着趁着这个机会,把我介绍给江家人认识认识。

这么隆重?听上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儿,我就答应了。

江总挺高兴,这就派人把我们给送回去了。

回程的路上,我一直抱着水神雕像——水神雕像之前斩了那个大狸子,煞气消减了不少,但仍然不容小觑,司机可能是个小属相,因为这个雕像的存在,浑身难受,一会儿流鼻血,一会牙疼。

这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,还好白藿香悄悄在司机的后脖颈子上扎了一根金针,跟避雷针似得把煞气给引开了,司机这才好点。

司机也觉出来了,连声道谢,说江家以前也请过这方面的先生,就没有一个能跟我们一样这么厉害的,主家真是交了好运了。

程星河就跟司机攀谈起来了,打听江家什么背景,司机讳莫如深,只说江家是个大家族,从事哪一行的都有,而且个个是精英。

白藿香对这种谈话没什么兴趣,冷冷的看着窗外的风景,看意思不想搭理我,我一晚上没睡,晚上还得超度楼里的死人,也就睡着了。

秋天的暖阳透过眼皮晒下来,眼前一片金色,暖暖的,很安心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觉得手腕上一阵疼,眯起眼睛,这才看见,我手背不知道什么时候碰伤了一块,白藿香低着头,小心翼翼的给我用手指头上药,还轻轻吹着伤口,像是怕我疼。

好像只对我,她的手法才这么温柔。

阳光洒在她的脸上,给她睫毛都镀了一层金,她的眼睛明净又透亮,专注的样子真好看。

程星河有些不服:“正气水,你给我上药的时候不是撒上点药面就拉倒了吗?为啥对七星这么细致?是不是看不起我?”

白藿香没好气的抬起头:“你懂什么,谁对他细致了?这药过期了,反正也要扔,扔他手上也一样。”

说着压低声音:“你要是敢告诉他,我毒哑你。”

程星河一缩脖子:“不敢不敢。”

是啊,她对我真好。

很快,车开到了大厦,程星河就捅我:“歇的也差不多了吧?又要起来干活啦,那些死人,都眼巴巴的等着你呢。”

我应了一声,估算了一下,这些功德,应该足够上到玄阶一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