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298章 九子连环

三只眼?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他们家烧香没看黄历,这是得罪了二郎神了?”

真要是二郎神,香火旺,信徒多,谁也得罪不起。

不过,好端端的,怎么得罪上那么厉害的神?

江总一皱眉头,连忙带着我进去了,低声说道:“幸亏今天把弟弟带来了,一会儿托你多费心。”

我还没开口,程星河在一边眉花眼笑的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七星就是干这个的,姐姐放心。

他是知道江总出手大方,肯定不会亏待我们。

白藿香白了程星河一眼,一副看不上的样子,见我看她,顺带也白了我一眼。

一进祠堂,只见这地方修筑的雕栏画栋,描漆点粉,简直快赶上故宫了,内里也是金碧辉煌,供奉着密密麻麻的灵位,打眼一看,不由有点心惊,里面还真有一些旧社会的名人,从出名的书画家,到野史留名的科举贵人,简直代代都有能人出,不愧是大家族。

我也没顾得上细看这个,因为祠堂里面你哭我叫,已经乱成一团。

而一片嘈杂之中,还夹杂着一个很奇怪的声音。

是“笃笃”的撞击声,一板一眼的,像是有人在敲木鱼。

祠堂里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,把传出怪声音的地方围成一团,看见江总来了,这才把地方让开,我从缝隙里往里一看,顿时也是一愣。

难怪有撞击声,只见一个光头老大爷,正在用自己的脑袋,去撞黄花斛木的大柱子!

这一下一下的,还真的拿自己脑袋当鼓槌了,他锃亮的脑瓜皮上血肉模糊,可他就跟没感觉似得,还是面无表情,一板一眼的对着柱子撞头!

这可是要命的事儿,周围一帮人拦着,可这老大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,谁都拦不住,跟个猛牛一样。

江总一下傻了眼,立马上去拦着:“九叔公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刚才说九叔公中邪了,原来就是他。

江总也拦不住,好险被冲了一个跟头,立马捂住的看向了我。

我也没多说,先把自己的鞋给脱下来了,对着老头儿的后脖颈子就打下去了。

周围的人一瞅我竟然对老头儿干这种事儿,吓的脸都白了:“这小子疯了,干什么呢?”

“这是大逆不道,咱们江家哪儿有这种子孙!”

说着,就要暴揍我一顿,而江总拦在前面,厉声说道:“谁敢动他试试!”

有江总这个后盾,我也不着急回头,而是拿着鞋,整整打了九下。

每一下都跟打在那些孝子贤孙自己身上似得,好些人恨不得活剥了我——尤其九叔公家人。

可到了第九下,九叔公跟机器人没了电似得,冷不丁就不动了,接着,颓然躺在了地上。

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:“九叔公被那小子打死啦!”

这一声,群情激奋对着我就扑,江总都快拦不住了,而一个冷冷的声音从我背后响了起来:“嚷什么,都给我安静点!”

白藿香。

做医生的,似乎天生就有那种气魄,这一声出来,众人全看向了她,不禁鸦雀无声,更摸不清头绪了。

只见白藿香蹲在了地上,白皙的指尖忽然就冒出了几根金针——那种熟练的程度,就好像金针本身就长在她手上一样。

九根金针弹出,入了九叔公脑袋上九个大穴,几秒钟都不到,九叔公冷不丁睁开了眼,歪头就吐了。

白藿香是把他身上的秽气给逼出来了。

九叔公家里人见状,扑过去哭成一团,九叔公这才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但是再一摸自己脑袋,九叔公就傻了:“哪儿来这么多血?”

周围人看九叔公醒来,本来就很吃惊,再一瞅九叔公竟然觉不出疼,更意外了,纷纷看向了我和白藿香:“他们俩,到底是……”

江总连忙就介绍了一下,那些人立刻肃然起敬,对着我们感谢了半天,又跟江总商业互吹了起来,说江总有先见之明,带了这种人才来有备无患。

江总也没搭理他们,转脸就看向了我:“弟弟,这到底……是怎么回事?”

我就问一脸蒙圈的九叔公,刚才到底是怎么撞邪的?

九叔公毕竟岁数大了,这一通撞下去,把记忆也撞丢了不少,倒是有一些在场吃瓜的热心亲戚告诉我们,刚才九叔公也没干什么,就是要在这个良辰吉日,先给祖宗敬个香。

这种家族集会,肯定都是从辈分大的人开始,头一炷香,当然是九叔公来敬。可九叔公那香还没插进炉里,手一抖香就掉了,接着人就中了邪,对着柱子不停的撞。

我仔细一看,发现这个祠堂里,星星点点,还真有一些我刚能看到的冷翠色。

怨气。

还能是怎么回事,他么家肯定是得罪人了。

这时祠堂里的人都面面相觑,唯独几个小孩儿还哭个不停,那几个小孩儿都是五岁以下的年纪,天眼未闭,毫无疑问是看见三眼怪人的目击证人。

我就请他们细说一下三眼怪人具体长什么样子,可那几个小孩儿听问,哭的更欢了,一个抱孩子的美丽少妇哄孩子哄的不耐烦,对着我就吼道:“你不是吃阴阳饭的吗?自己没长眼,不会看啊?问能问出来,要你们干什么吃的?”

江总脸一冷,早有人去拉那个美丽少妇了:“你少说两句,出这么大事儿,孩子不是看见了吗……”

美丽少妇颧骨高,眼圈赤红,是个寡妇脸,眼白挂血丝,印堂升赤光,还是一副暴脾气相,果然,一下就把那个人甩开了:“出了这么大事儿,找盖祠堂的呀!又不是我们小宝让老头儿撞的!”

说着,瞪着我就说道:“我们小宝本来就吓的一个劲儿哭,他还来招惹!什么东西……又不是江家血亲,在这拿着鸡毛当令箭,我就看不惯这种趋炎附势的东西,一个个刘姥姥进大观园似得……还有某些人。”

她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家里的大事儿,还把自己的狗带来,安的什么心?”

狗?

江总胸口立马起伏了起来,冷冷的说道:“嫂子产后抑郁一直没好?今儿是大日子,拉她下去,让她吃点药。”

美丽少妇一听,索性撒泼要闹:“江月婵,你凭什么在这发号施令的?你算什么东西?我们才是江家人,你一个女儿,有你掺和的份儿吗?还有你们这些人,趋炎附势,要是我老公,我公公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她已经被拉下去了。

程星河问道:“这女的挺横啊,哎你们江家都靠着她活着还是怎么着?”

秘书低声介绍:“那倒不是,这个少妇,是江总堂兄的老婆,本来指望进了江家飞上枝头变凤凰,可谁知道一进门公公就死了,第二年老公也完了,她吃喝玩乐精通,可不善于精英,财政大权全落在了江总这边,她靠着遗腹子,留在江家继续分干股,但总觉得自己吃亏,当初盖祠堂,她也想把工程包给自己弟弟做,来赚点钱,可惜她弟弟也不争气,一直怀恨在心,巴不得祠堂出点事儿呢!这么闹,纯属心比天高命比纸薄。”

程星河听着咂舌:“这女的命可不薄,够硬的!”

有些人确实是这样,眼瞅着踩上金砖,却还是摔个狗吃屎,都是命。

江总挺抱歉的说那个嫂子小门小户出来的,没见过世面,让我见笑了。

我摇摇头,其实我也明白,外面看着光鲜,其实越是大家族,内里的明争暗斗越激烈,连唐朝清朝的皇室都不能避免。

而剩下的小孩儿看见美丽少妇和孩子被赶走,吓的更厉害了,哭了半天,没一个人能把三眼怪人给我描述清楚。

我们一进来,供桌上也已经干净了,什么都没看到——甚至连神气或者别的气息都没有,异常的干净。

我就问他们:“这个祠堂,是谁负责修建的?”

人群里挤进来一个人,正是那个胸毛男,脸色发白出了一头的汗:“是我是我。”

而他抬头瞅着我,眼神发散手发抖,显然对我有所顾忌。

我就问他,这个地到底是谁帮忙选的?

这话却像是问到了胸毛男的心事,连忙说道:“是……是我自己选的啊!这个山,不是传说之中的九子连环吗?咱们家在这里修祠堂,主孙儿弟女人丁兴旺,团结一致,简直是上佳啊!”

其余一些亲戚也对此表示认同:“我们也都觉得是个好地,问题应该不在地上。”

我答道:“不对,这个地方,根本就不是九子连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