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301章 两口箱子

这个姓江的,虽然同为十二天阶后人,却比之前的海迎春,黑白无常,邸红眼之流,厉害的不是一点半点儿。

程星河顿时不乐意了:“那又怎么样,这事儿是我们先办的,你要截胡还是怎么着?”

就跟我抢了邸红眼的买卖一样,截胡是行业大忌——截胡人家的没道义,被人截胡的没本事。

那个姓江的青年一下就笑了:“这话可言重了——我们江家自己的事儿,哪儿能为难外人?传出去也不好听啊,这一族的长辈不懂这个,你们多担待。”

我还看出来了,他田宅宫微微泛光,也算这里的主人,和这个江家是同族。

江家简直是参天大树,枝繁叶茂的,哪一行都是人才。

可程星河还是不甘心,死死的挡在了箱子前面:“你早来一步还好说,可现在东西已经被我们给找到了,事儿也是我们办完的,这会儿抢功劳,不是往人家碗里伸勺子吗?”

那个年轻人看着我们的眼神开始不耐烦了,甚至话都不屑跟我们多说,回头就喊了一句:“老叔公?”

周围呼啦一下围了一圈人,都是刚才那些对我们苦苦相求的长辈。

那些长辈对这个年轻的江家人是十分热络的:“小景啊,还好你及时赶过来了,要不家里怎么办?”

“就是啊,还是自己家的后生来的放心,外人终归差一截。”

这把程星河给气的:“把我们当香蕉皮,吃完就扔?你们刚才还……”

现在已经没人理我们了,甚至还有人把我们往后拉,让我们别碍事,免得耽搁那个姓江的看事儿。

姓江的看都没看我们,就蹲在了箱子前面。

江总也过来了,为这事儿也挺不好意思,我摇摇头说没事儿,就让开了。

人家血浓于水,我们是外人,胳膊肘当然不会冲着我们拐。

程星河咬牙切齿:“可我不甘心,凭什么?我他妈的挖土挖出血泡来了,一句话就白干?上门通下水道的还得给点劳务费呢。”

我说没事,你等着吧,过不了几个时辰,姓江的一定会来求咱们。

程星河一听这话,来了精神:“你啥意思?那东西厉害,姓江的也搞不定?”

这倒是不敢说——不过,那个姓江的青年灾厄宫有黑气,汇聚的很快,上犯印堂,看着那个速度,三个小时之内,要有血光之灾。

箱子里,有可怕的东西。

一打听,那个年轻男人叫江景,是十二天阶的江老头子江藏土的大孙子,算是这一代的后起之秀,据说比江藏土年轻的时候还要好,是江老头子的头号继承人。

江藏土……我想起来了,江辰他奶奶就帮我查过,江瘸子的名字,叫江藏水。

这俩人,还真是兄弟?

那个江瘸子,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到底想干什么。

眼瞅着那些江家人把箱子搬了出来,这里既然没我们什么事儿了,我就接着往外面走了两步,想看看这个江景怎么处置箱子的事儿,结果一不小心,撞上一个人。

是胸毛男的漂亮媳妇。

跟她还挺有缘分,但一会儿不见,她现在跟中东妇女似得,那纱巾把半个脸给包上了。

啥情况?她一见是我,连忙低了下了头:“东西找到了吧?”

声音瞒不过人,她鼻音厚重,显然刚哭过。

而这个时候,正巧过来了一阵邪风,正把她脸上的纱给吹下去了,我一瞅她的脸,顿时就是一愣。

只见她半边脸全高高的肿起来了,一只眼睛血红血红的,受了不轻的伤。

那些伤痕——像是什么硬物砸出来的。

她连忙把脸给遮上了:“我,我不小心摔了一跤……”

摔一跤,可不会摔出那种带着细密花纹的伤,那种花纹倒像是……

“你老公用烟灰缸砸你脸?”

她顿时一个激灵,知道瞒不过我,也就默认了。

原来她刚才回去要给老公擦脸,无奈何她老公看见她跟我多说了几句话,说她贱,一烟灰缸就砸上去了,她半天才挣扎起来。

这货怎么能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手?

我看着心里也不舒服,可两口子的事儿,轮不到外人主持公道,忍不住就问道:“他到底什么地方好了?”

她提起了老公,还是一副非常感动的样子:“救命之恩。”

原来这漂亮媳妇家本来是在这里开木材加工厂的,一家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本来很和乐,但是有一年,木材加工场被人坑了,眼瞅着那损失倾家荡产都不够,可能还得上法庭,一家人眼瞅着过不下去了,是老三资助了这家人,才让这家人免受牢狱之灾。

他们家当然对老三感恩戴德,说一辈子忘不了他的恩义,怎么努力,也得把老三的钱还上,老三让他们别着急,还经常来他们家做客,处的很融洽。

可惜福无双至祸不单行,那天是漂亮媳妇进城取录取通知书的日子,老三开车送她进城,结果刚到了城里,木材加工厂失火了,老三立马把车掉头开回去,拼了命进加工厂救人,把自己烧了一身的伤,可惜她爹妈和哥哥,全烧成了灰。

她们家本来就人丁单薄,她一下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,家里产业也没了,不知道以后投靠谁,也是老三毅然抗下了家里的事儿,该料理的,全料理的清清楚楚,她感激的了不得,说下辈子做牛做马,也要报答老三的恩德。

结果老三笑着说,你要是真想报答,不用下辈子,这辈子就行。

老三跟老婆离婚了,他要娶这个漂亮媳妇。

漂亮媳妇已经没别的地方可去,加上她重情义,想起了老三待她们家种种的好,自然答应了。

她想着用自己这辈子报答老三的恩情。

看也看出来了——结婚之后,老三对漂亮媳妇就没那么爱惜了,他看的出来,媳妇跑不了了。

不过……本地人?

我接着就问,这块地,以前是你们家的?

漂亮媳妇点了点头,说没错,这块地,祖祖辈辈都是他们家的——老祖宗有遗训,说子子孙孙都得保护好了这块地,绝对不能倒手卖了。

不过,漂亮媳妇作为唯一的继承人,她都是老三的人了,这块地当然也就是老三的了。

而老三很快就把这块地给清理了出来,上报给江家,说自己这边有个九子连环地,正好献给江家做祠堂,也算是对江家尽自己一片心。

果然,江家几个长辈也听说过九子连环,这就笑纳了这块地,作为嘉奖,本来被家谱除名的老三,也就重新被江家接纳了。

难怪她能知道山梨树的事儿呢!

我连忙问道,关于这块地,你知道多少?

漂亮媳妇犹豫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我本来是不信这个的……我是我爹他们说,这个地里有神仙,我们家说好了,要保地里的神仙的。”

神仙?

漂亮媳妇很认真的点了点头,低声说道:“那个神仙,三只眼睛。”

我立马来了精神,让漂亮媳妇细说。

原来,不知道漂亮媳妇的几世祖父,夜里起来,见到两个人出现在院子里,一个坐在院子中间,一个坐在梨树下,远远对着,都淋着雨,在大雨里瑟瑟发抖。

那个高祖心善,以为是俩没地方去的难民,就让他们来自己家躲雨。

那俩人似乎考虑了一下,才说道,可以是可以,但是你得记住几件事情,第一,你以青石板给我们容身之地,第二,千万不要让这块地改作他用,第三,这件事情,不要告诉给子孙后代以外的人。

这几件事情做到了,咱们相安无事,坏了一样,就是大祸。

这高祖也纳闷,心说咋进来躲雨还这么多要求,刚要开口,就看见天上过了一道闪电,其中一个人,有三只眼睛。

而那第三个眼睛精光四射,活像是庙里的二郎神。

这一下,可把高祖吓坏了,当时就晕过去了,醒了一看,怎么琢磨怎么觉得不对,到了梦里人说的地方一看,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那个地方,真的有个两个箱子,土被雨水冲下去了,箱子边角露在外面,全是泥。

他吓的什么似得,寻思这可真是遇上神仙了,赶紧按着梦里人说的话,把箱子处理好了,在这里守了好些年。

这事儿自然是要保守秘密的,绝对不能跟外姓人说起。所以漂亮媳妇眼瞅着老三把自己家的祖地腾出来给江家做祠堂,也没敢多说。

可想不到,那三眼怪人出现了,眼瞅着会害人性命,她知道老三不信这个,说了也没用,正着急呢,幸亏我是有本事的,就把这事儿全告诉给我了,让我拿个主意。

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漂亮媳妇说到了这里,生怕让她老公再发现,赶紧就走了。

程星河叹了口气:“这媳妇还真是个苦命人——让人卖了,还帮人数钱呢。”

白藿香瞅着那个漂亮媳妇的背影,也没那么大敌意了,还叹了口气,回头看我:“你认识不认识这种三眼神仙?该不会真是二郎神吧?”

我刚想说话,忽然就听见祠堂里面,传来了一声尖叫。

听声音——像是那个江景!

有几个人闹闹腾腾的就出来了:“不好啦,祠堂又出事儿了!”

这下,又有人中邪了?

果然,几个人面如土色跑过来找我们,说几个长辈请我们进去。

程星河知道我说的话又应验了,给我比了个大拇指之后,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这也奇怪了,找我们干什么?不是那个什么江景在里面吗?人家可是地阶一品,又是你们自己人,哪儿轮得到我们越俎代庖啊。”

那几个人面色难看极了:“这……就是江景出事儿了。”

原来江景拿了箱子之后,也没看出来箱子里面具体是什么东西,刚想把箱子打开,忽然不知道哪里就过来了一股子黑气,一碰上他,他就躺下了,实在是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