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04章 体内宝气

一股子煞气铺天盖地的席卷了过来,程星河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也“卧槽”了一声:“不好了……”

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身后的灵位跟骨牌一样,直往下掉,与此同时,我们脚底下也跟着颤栗了起来,俨然跟发了大地震一样。

江家人全慌了,熙熙攘攘冲着外面就跑,可头顶开始往下坠东西——那天花板雕梁画栋,挂着很多宫灯瑞兽之类的装饰品,眼下,也下雨似得,直往这些江家人脑袋上砸!

这下子,大人哭,小孩儿叫,保镖们忙,场面乱成了一团。

辈分高的大呼小叫,让我们这俩吃阴阳饭的赶紧想办法。

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,还能想什么办法?跑吧!

这个祠堂确实又大又壮丽,但逃跑的时候,每个人都嫌这个地方太大——好像跑了半辈子,也没跑到门口。

江景也十分狼狈:“都怪那个干亲在里面捣乱,不然我早就抓住那个东西了!只要抓住了那个东西,何愁咱们家的小辈出事儿——五行精比千年人参还要厉害,一块皮肉就能把命给续回来……”

你他娘横插一杠子坏了事儿,又赖上我了。

程星河一边躲着脑袋上掉下来的东西,一边还忘不了吐槽:“七星你就是块砖,哪儿有需要往哪儿搬!”

我哪儿顾得上回嘴,一把将白藿香拉过来,抬胳膊给她挡上面掉下来的东西。

白藿香的脸一下就红了,但她没再跟我抬杠,而是很乖顺的靠在了我胸口,像是一点也不怕。

她胆子还挺大。

江总身边的保镖动作跟我一样,给江总当人肉保护伞。

而江总一把拉住了我:“弟弟,你快想想办法,咱们一家子老小都在这里,真要是出了事儿……”

真要是出了事儿,那自然就是团灭。

眼瞅着江家人还有几步就能出门口,可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“轰隆”一声,头顶精美的天花板就要整个塌下来了!

这下死了。

我当机立断,就把白藿香推给了程星河,自己殿后,七星龙泉转过来,用上了海老头子的行气,煞气直直往上一冲,硬是把房顶子的煞气劈开了。

争取了这几步路的时间,眼瞅着江家大部队全出去了,房顶子受不住两道煞气,才轰然塌下来了。

我趁着最后的机会冲出去,身后哗啦一声,那个祠堂已经成了一片废墟,灵位什么的,当然已经全被埋在里面了。

白藿香扑过来,给我检查有没有伤口,一边检查一边大声骂我找死,我没往心里去,只是暗自心惊——没想到那个五行精的煞气大到了这个程度,连祠堂都给轰塌了,简直恐怖如斯。

不好对付啊。

江家是个清贵家族,哪儿受过这种惊吓,一个个惊恐万状的:“祖宗保佑,可算逃出来了……”

江总也抓住我来回看,眼瞅快哭出来了:“弟弟,你要是为了我们江家,真的被埋在里面,我一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……”

我刚想安慰江总,但是一触及到了江总的脸,我的心立刻就提起来了。

江总……已经开始不知不觉流了鼻血——剩下的人也是,耳朵,鼻子,隐隐都渗出了血。

坏了,就算逃出来,煞气这么一冲,这里的人都得完蛋。

江景也发现了,脸色死白死白的,立马看向了我。

现在看我有屁用,强龙不压地头蛇,你们家祖宗都在人家的屋檐下,你可倒好,为了五行精,祖宗都不要了。

几个岁数大的弄清楚内情,自然也吓得不轻,立马问江景道:“那,那现在还能跟那个东西和解吗?”

江景有些尴尬的摇摇头。

你说呢,先是鸠占鹊巢,现在连人家元身都想抢,那真是把五行精给得罪的够够的,能和解才有了鬼。

那些长辈知道江景坏了事儿,气的对着江景就大骂了起来。江景虽然眼神还是不服气,但是也不吭声了,寡妇嫂子他们知道了,全大哭了起来。

废墟之中,幸存的香头子还在不断的往下烧,再这么下去,不光大人,那几个受不住煞气的小孩儿先得倒霉。

江总也着急的团团转:“就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了,怎么办啊?”

江景已经完全被冷落了,他们又围上来求我。

我一边敷衍,一边转起了脑子,觉得有件事儿很奇怪。

既然五行精的本事既然这么大,那他为啥不一开始就把三堂叔给办了,反倒是拖拖拉拉,从不明真相的江家宗族开始下手?

瞅着那个五行精也是有智慧的,不像是不分对错黑白。

它刚才附在小孩儿身上,说帮它一个忙,就可以让地,到底是个什么忙呢?

放眼望过去,大部分江家人因为煞气的冲击,开始出现各种不好的症状,身体弱的直接躺下了,唯独老三不见了。

妈的,这货难道腿快,还给逃跑了?

正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只手拉住了我,一个柔弱又急切的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:“先生,我求求你,救救我老公!”

老三的漂亮媳妇。

她拽住我,就往后面引。

我跟过去一看,只见老三趴在了一块大碑后面,浑身哆哆嗦嗦的。

嚯,不是不怕报应吗?

我刚想嘲讽他,忽然一愣——奇怪,江家人全都中了招,被煞气冲了命灯,魂魄都快散了,但是这个老三恰恰相反,他的命灯竟然还是亮闪闪的,中气十足,更别说七窍出血了。

这啥情况?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,一拍大腿:“妈的,感情这个老三不是江家人,是抱养的吧?”

老三听别的还好,一听这话,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指着程星河的鼻子骂道:“你放什么屁?我怎么不是江家人了,不信去验DNA,老子不姓江的话,跟你姓!”

剩下一些岁数大的也来作证,说他确实根正苗红——跟他爹长得一模一样,不用存疑,把他得意坏了。

既然他身上也流着江家的血,就算是远亲,那一定也会被波及,不可能这么好端端的,他又不是金刚钻命。

我立马望气,这一望气,顿时就明白过来了——想不到,这老三怀里,竟然带着一道宝气!

他怀里有东西?

我立马拉了他起来,往他身上摸。

老三没想到我竟然对他下这种手,不禁吃了已经,回身一躲露出了一脸厌恶:“你瞎几把摸什么呢?我告诉你,我可不跟月婵一样。我有老婆……”

你有老婆管我屁事?

我总算明白,那个五行精要求我什么事儿了。

于是我立马说道:“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没说?”

老三一个激灵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他在发慌。

我接着就说道:“你说谎了吧?你打开的盒子里面,不光是个男童的尸体,应该还有别的东西——那个东西,现在就在你身上。”

老三的脚底下忍不住发了抖。

周围的江家人一听,也都围了过来,尤其是江景,眼睛也上下扫了下来,一下就亮了:“还真有东西!”

我趁机说道:“你不就是挖到了好东西,想自己昧下来吗?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可你为了这个宝物,得罪了那个三眼神仙,现在三眼神仙降灾,你自己没事儿,倒霉的可是其他江家人,都是亲戚,你这么做不太厚道吧?”

这一下,激的江家人义愤填膺:“老三,干亲说的,是不是真的?”

老三越来越慌张:“我也不是故意……”

我的声音越来越大了:“别说,这东西也真是好东西,其他江家人都被煞气冲了,只有你,毫发无伤啊。”

本来那些江家人就因为老三弄错地受还耿耿于怀,一听老三还留了后手,气的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,逼过来,就要老三赶紧把宝物交出来——要救,就连大家一起救。

眼瞅着,那香头子就剩下三分之一了。

漂亮老婆也忍不住说道:“老公,要不,你就把那个东西拿出来,给先生看看,也许,能从那个东西上,找到救命的法子呢……”

老三回头就瞪了漂亮老婆一眼:“你个败家娘们,懂个屁?”

而江景哪儿还忍得住,一把拽住了老三,就卡在了他的脖子上:“三堂叔,得罪了!”

说着,把老三的衬衫扯开,一只手摁在了老三的丹田上,灌了气往下一摁,老三还没来得及反抗,张嘴就吐出了一个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