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306章 眉藏悬针 昨天少更的补更

照着她的计划,老三来破坏这块地,自然会惊动地里的东西,从而遭受报应,可惜老三手上沾染了秽物,破了箱子上的法术,误打误撞,竟然拿到了男童的阴阳五行丹。

有了阴阳五行丹,人就跟有了护身符一样——他能长生不老,百毒不侵,另一个五行精,根本就没法打他。

它顾忌自己的兄弟,投鼠忌器。

漂亮媳妇知道了之后,几乎把一口牙都咬碎了,眼睁睁的看着老三,几乎要逍遥法外。

可没想到,在祠堂出事儿的时候,她发现了我,看出我像是个有本事的。

所以,这个漂亮媳妇就想出了一个主意——故意把线索透露给我,让我来发现事情的真相,从而把阴阳五行丹取出来,让老三受到应有的教训。

这是真真正正的,拿着我当枪使。

白藿香盯着漂亮媳妇,眼里都是意外:“要是一般人……”

漂亮媳妇也笑了:“要是一般人,大概会大打大闹,或者闹上法庭?可他已经把证据处理干净了,这么做,对我没有任何好处——我亲手杀他,也并不值得,为了他一条烂命,搭上我的一生?”

“更怂的,甚至会假装不知道,继续仰赖他生活,自己走投无路了嘛。这些法子,都没有这个好——他死了,我会成为他的寡妇,他那些财产,全是我的——这是他应该赔偿给我的。”

程星河瞅着漂亮媳妇,几乎是刮目相看——他只以为漂亮媳妇是个傻白甜,让人卖了还帮人数钱,哪儿知道漂亮媳妇这种心思。

我早就告诉过他三舅姥爷的至理名言,轻易别惹女人——她们有自己的韧劲儿,狠起来,比男人厉害的多。

程星河点头称是,甚至还吟诗一首:“二八佳人体似酥,腰间仗剑斩愚夫,虽然不见人头落,暗里教君骨髓枯。”

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看过金瓶梅。

说到了这里,漂亮媳妇挑衅似得看着我:“大师,你说,这件事情你会公布出去吗?”

我摇摇头——这种因果,跟我无关,我为什么要掺和进去?

退一万步说,我吃撑了要管这个闲事儿,可那老三也是雷劈死的,根本跟漂亮媳妇没有一点关系,你告法庭都没话可告。

漂亮媳妇笑了起来——她非常好看,一笑倾国倾城,可这个笑容,得意后面,藏着的也是苦涩。

是啊,不管多少赔偿,老三又死的有多惨,她的家里人也都回不来了。

程星河忽然捅了我一下:“不对啊,这个漂亮媳妇聪明的让人害怕,你也不差——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简单——我一开始一直没来得及看漂亮媳妇的面相,后来我看清楚,漂亮老婆,印堂一侧,有一道不明显的悬针纹。

在那个位置的悬针纹,主心计。

她有吕雉武则天的头脑,绝不可能是傻白甜。

而老三蠢货一个,自作聪明还可以,但绝对骗不过有悬针纹的人,他那些小九九,漂亮媳妇肯定早就知道,但是在装傻。

现在想来,她那会儿被烟灰缸打成那样,也完全是因为老三恼羞成怒——照着老三的性格,觉得我勾搭她老婆,不可能是等着老婆回去打老婆,而是上来就抽我才对。

打老婆肯定是为了别的事情——比如说,把坟地的事情,迁怒到了漂亮媳妇身上。

这就说明,这块地,八成就是漂亮媳妇举荐的。

更确定的,是祠堂坍塌,江家人个个中招的时候。

当时我没看到老三,漂亮媳妇赶过来,让我去救救他老公,可我赶过去之后,她老公一点伤的没有,怎么个救法?

不光没伤——还比其他江家人强多了,他甚至毫发无损。

我这才发现了他身上的宝气。

她是故意让我去看,她老公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,就差告诉我,他身上有珠子了。

程星河听的一愣一愣的,非要找找我是不是也有主心计的悬针纹,被我一掌打开。

白藿香一开始没打算理我,但是听明白了之后,瞅着我的眼神,也是压不住的崇拜。

我们说话的功夫,那些江家人都没顾得上我们,而是一门心思,在草地上找东西——他们想找那个丢失了的阴阳五行丹。

尤其是江景——一个贵公子,找东西的姿势却挺狼狈的。

富贵人什么都不缺,只缺寿。

可惜,那种东西需要机缘——老三虽然瞎猫碰上死耗子,得到了那个阴阳五行丹,但是命里无时,也强求不得。

我转脸看向了那个坍塌的祠堂。

另一个五行精,还在里面。

我就冲着祠堂过去了。

果然,靠近了祠堂,里面就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多谢。”

我答道:“不用,这些事情,是天命注定。”

那个箱子上,不是写的明明白白的吗?

我接着就问道:“你们……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”

现在看来,这一对五行精是罕见的成功,把他们埋在这里的,不是早就应该来取他们得长生了吗?

那个声音又是呵呵一笑,声音也非常沧桑:“不知道——也许,他找到了比我们更好的东西。”

也可能,那个主人没等到他们养成,就死了——这也是命。

程星河连忙就问道:“你……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五行精的声音却带了点迷惘:“不知道——养我们的主人不来了,恩人死了,弟弟也……仇,现在也报完了。”

这个五行精,其实有情有义。

“这一家的人,是好人。”它接着说道:“我和弟弟被雨淋的时候,是他们给了我们一个家,我们第一次有家。”

想来也是——八岁的年纪,就到了邪道的手里,心里有多苦。

所以,它特别认那句“孩子是没过错的”。

程星河立马精神了起来:“那既然如此,要不,你就跟着我们……”

真要是有五行精,我们估摸再也不用怕受伤了。

可五行精笑的十分疲惫:“多谢美意,我不想走——我只想在这里,陪着我弟弟。”

这么多年了,它应该已经把这里认成自己的家了。

但马上,它接着说了一句:“多亏你帮了我的大忙,有个小东西,我送给你,算报答你这个情面。”

啥?

可还没等我问出来,江景忽然过来了,直接把我拨开,对着这块废墟就摆手招人:“快来,把这里挖开,这里还有另一个五行精呢!”

他这么一声,其他的那些江家人都争先恐后的过来了。

程星河忍不住了:“这事儿是我们解决的,凭什么五行精归你们?”

江景似乎这才想起来我们的存在,笑了笑:“凭什么?就凭这里是我们江家的地。”

这把程星河给气的:“你是还想着吃那个东西的亏是不是?”

江景想起来掌心雷被弹开,顿时也是一阵尴尬,但其他的江家长辈涌上来,就问我们:“大师,现在那个东西已经把地让出来了是不是?那就请大师快帮我们想想办法,把地给改成九子连环!”

我答应了下来,就听见江景一声欢呼——他把那个箱子,从废墟给找出来了。

程星河嘀咕了起来:“第一件事儿,不是应该把你祖宗的灵物给救出来吗?”

江景没顾得上那么多,抱住了箱子,还没来得及高兴,脸色忽然一变:“不对……”

周围的江家人都一愣:“怎么了?”

江景放下了箱子,对着箱子就砸下去了。

箱子是被打开了,还散发出了一股子很奇异的香气,但是里面已经空了。

与此同时,我却觉得,身上一阵异样——像是多了一件什么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