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08章 青囊大会

这种愉悦,弄的人心里一阵一阵的来火——你还好意思问?

他要潇湘给他跪下……认主!

最让不爽的是,他这种愉悦,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,是一种天之骄子的风范,仿佛他天生就该俾睨天下。

就连叱咤风云的江总,见了他也是一副激动的表情:“鲤鱼,你认识我干弟弟?那可太好了,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,你可要多照顾他啊!”

说着很期待的看着我:“弟弟,你跟着鲤鱼,也要好好表现,他这个孩子从小仁义,不会亏待你的——对了,鲤鱼是我的族弟,咱们都是同辈,你们俩谁大?”

江辰看着我,笑的谦虚:“原来还有这一层的关系,我们偏巧是同一天生的,李北斗,你要是不嫌弃,我就跟月婵姐一样,认你这个弟弟。”

江总一听别提多高兴了,生怕江辰后悔似得:“那可太好了,真是北斗的机缘,快叫哥哥啊!”

我叫他妈的哥哥。

我一个拳头攥紧了就想揍他,可程星河早看出来我什么想法了,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想拉住我:“七星,你自己说的,强龙不压地头蛇……人在屋檐下,我劝你别冲动。”

白藿香没见过江辰,但应该一星半点也从程星河那听说了一些,盯着江辰的表情有了几分敌意,纤细的身材不由自主的就挡在了我前面:“李北斗,你不是说回家还有事儿吗?咱们走。”

江辰看向了白藿香,眼神也很欣赏,接着就对我说道:“说实话,那件事情过去之后,我就一直想找你,可惜马老师说中间有一些误会,今天能看见你,可真是太好了——我有件事情,想跟你商量。”

跟我商量?

他看向了我,很真诚的说道:“我实在是喜欢那条白龙,上次就想要,可马老师说那个白龙认主,还是回到你身边了,我这一阵子找你,也是想问你,能不能割爱给我?我这辈子,还是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东西。”

东西,他管潇湘叫东西。

江总听不明白,连忙说道:“白龙?是什么工艺品吗?鲤鱼这孩子是家族里最慷慨大方的,弟弟你要是肯割爱,他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。”

江辰点头:“你想要什么价格,只管说。”

价格……他这种天之骄子,人人都应该如他的愿,是不是?

可我偏偏就是不服这口气。

我一只手抬起来,拽着我的程星河站都没站住,摔出去老远,白藿香感觉到了煞气,转身就想拦我,但是她远远没有我快。

眨眼之间,我已经冲到了江辰面前,一只拳头扬了起来,对着他就挥了下去。

你跟我要潇湘——要不是你,潇湘怎么可能只剩下一片鳞?

海老头子的行气狂躁的在我身体里乱撞,我从来没用过这么大的力气。

因为我速度太快,就连江辰身边的那些天价保镖都没反应过来,我只听到了耳边凌厉的破风声。

可万万让我没想到的是,江辰竟然抬起了一只手,就架在了我面前,微微一笑:“原来你也喜欢这种功夫。”

不对……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了——江辰的身上,竟然也有行气!

而他这一下的行气,并不比我弱多少!

我只觉得胳膊被一股很强大的力量一顶,条件反射让开了这一道锋芒,但脚底下没泄气,对着他下盘就踢过来了。

江辰十分轻松的闪避了过去,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浓了:“你比上次进步了。”

这话倒像是一个长辈指导晚辈,我心里的火更盛了,还轮不到你这么说!

那些保镖也不是吃干饭的,反应过来,对着我就扑,江总也吓住了:“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可江辰拔高了声音说道:“我跟新认的这个弟弟切磋切磋,你们都别管闲事儿。”

弟弟……都是四辰龙命,谁比谁大?

我杀红了眼,回身就要把七星龙泉抽出来,江辰盯着我的手,丹凤眼里是一抹精光:“你好东西确实不少——我记得,这个剑也不错。”

说着,一只手伸过来,竟然倒是想把七星龙泉抢过去。

我身子一折闪过去,江辰眼里的笑意更浓了,一只脚绊过来,身子非常矫捷的绕到了我身后。

我听见了“呛”的一声龙吟声,头皮顿时就炸了。

他竟然——也能拔出七星龙泉?

程星河也直了眼:“不会吧……”

七星龙泉认主,程星河一开始也想摸,但是被七星龙泉的煞气伤的血流不止。

而江辰修长的手挽过七星龙泉,丹凤眼里是说不出的欣赏:“确实是个好剑,可不可以,也转手给我?”

这个江辰……到底是什么来历?难道……他真的是不可说的东西转世?

但是马上,江辰的手忽然颤了一下,七星龙泉瞬间就从他手上跌落了下来,他顿时露出了一脸难以置信,而我的动作一向比脑子还快,回过神来,自己已经把七星龙泉重新拿到了手里了。

还好还好……七星龙泉没有背叛我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江辰忽然拍起了手来,看着我的眼神是说不出的欣赏:“不错,咱们两个,不分上下。”

确实不分上下。不过,为什么?

我有今天,身上有蛟珠,有走蛟,还有海老头子的行气,虽然都是一般人做梦都拿不到的机缘,但这也都是我拿命换来的。

江辰凭什么?

白藿香靠近了我耳朵,低声说道:“这个人,也用过引灵针!”

我顿时恍然大悟——难怪呢,不过,他跟海老头子什么交情,这引灵针可是海老头子的独门绝活,专门给儿子用的,不可能舍得传给别人。

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难不成……海老头子之后找过马元秋报仇,却被马元秋反杀,将引灵针都抢过来,给了江辰?

贵公子就是贵公子,什么稀罕的东西,只要他想要,就没有得不到的。

而江辰这么一鼓掌,其他的人有样学样,不由自主都跟着鼓起了掌:“鲤鱼,从小你就喜欢这一类,现在越来越精进了!”

“那当然了,这可是鲤鱼,鲤鱼什么事情做不到?”

“鲤鱼不光勤奋聪明,学什么是什么,还谦虚——那个干亲哪儿有鲤鱼的本事,鲤鱼顾忌他的面子,还说什么不分上下呢!”

江辰摆了摆手:“也不是,只不过我对喜欢的东西,志在必得罢了。”

周围一片彩虹屁,全夸奖江辰有上进心,办大事的人就是不一样。

程星河听不下去了:“妈的什么玩意儿,分明……”

白藿香拉了他一把,让他别废话。

程星河怕江家人急眼,真的让我吃亏,也不敢多说了,但他一皱眉头:“也奇怪,马元秋那个老匹夫这次怎么没出现?呸,幸亏那货没出现。”

说到了这里,程星河就一个劲儿的拉我:“七星,咱们赶紧走吧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现在以卵击石不值得。”

更重要的是,今天真不是时候,那个神秘女人还在门脸等着我呢!

可这么走了,实在是不甘心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江辰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说道:“对了,你也不要急着走,这一阵子的青囊大会也到了日子了,你既然也是风水行当的人,肯定在受邀之列吧?我碰巧也会过去,不如咱们一起去?”

青囊大会?那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,那是干什么的?

程星河赶紧给我科普:“你还真跟个野狐禅似得,怎么什么都不知道?那是一年一度,风水行的顶尖盛会,就连十二天阶也会过去。”

老头儿的规矩是不合阴阳群,我有什么办法?听上去,这个会还挺牛逼?

程星河咳嗽了一声:“不过嘛,只有在精英之列,才会被邀请过去,咱们连地阶都不是,邀请也不会邀请咱们。”

那这个江辰连风水师都不是,凭什么邀请他?

不过我还想起来了——当初我们一起被水夜叉抓住的时候,就连尾巴翘上天的乌鸡,都对江辰有几分忌惮,据说江辰他老爹,是个大人物。

江辰似乎看出来了我是怎么想的,露出了很宽厚的表情:“我也听说邀请函很珍贵,不过我也有几分薄面,只要你跟我一起到场,相信也不会有人拦着你的。”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咱们真要是能进去,开阔眼界是不用说了,更重要的是,把这事儿说出去,做买卖脸上也有光——青囊大会成员啊!只不过……”

只不过要靠着江辰的面子,我特么宁愿不去。

而江辰像是看出了我是怎么想的,又是一笑:“我还听说,这次青囊大会要商讨的,是关于四相局的事情。”

我的耳朵立马竖了起来,四相局?

上次弄丢了密卷,也找不到程星河家的玄武局地图了,这次要是能参加这个大会,会不会——能打探到一些有用的消息?

程星河的眼睛也直了——留给他的破局时间,其实已经不多了,他嘴上不说,心里也是着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