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1章 暴殄天物

那是一套甲胄,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的,在大龟肚子里待了这么长时间,还是光亮如新,跟甲胄在一起的,还有几个兵器,像是殉葬品。

和上一瞪眼:“这么说,将军的尸体,是被这个大龟给吃了?”

我点了点头:“没错。”

和上摸了摸头,想起了身上带的石灰,立刻问道:“可……你是怎么知道的?你还能未卜先知啊?”

一开始,我当然也不知道,但是在井口,我看见了一丝青气。

既然有青气,那就是灵物作怪,可这个地方有什么灵物呢?我一开始疑心自己能力不够,看错了,但是马上就想起来了和上说过,这里挖出过断了一半的石碑。

没有人会上墓地弄碎个石碑,那个石碑肯定碎的有理由,而且,石碑上面有铁链子,这一点也是很奇怪的,石碑又不能动,锁它干啥?

古代有一个风俗,总会用巨龟来镇墓——让巨龟驮着石碑,求坟地稳固,一般驼石碑的都是石头龟,但也有的时候,会用真正的巨龟。

如果是巨龟在这里,那青气和铁链就有来历了。

那么大的龟,本来就有灵性,何况在属性相和的灵龟抱蛋地里,这么长时间下来,被煞气一熏染,也会成了精怪,它如果能吃掉将军煞气冲天的尸体,那能力加倍,自然就能挣脱镇压自己的锁链和石碑了。

而这个地方被风水阵镇住了,它再厉害也出不来,没成想前些年,它被开发水湾大厦的人看中了,在它身上弄了八方压财阵。

龟本来就擅长负重,活人祭吃的也挺顺利,可中间不知道为什么,协议破裂了,它就开始放伥鬼吃活人,搞得这里变成了鬼楼。

和上越听越有兴趣:“那你是怎么想到,用石灰对付它的?”

我说这还用说,这龟吃了这么长时间的煞气,身上又有硬壳,肯定是刀枪不入,我赤手空拳的,怎么对付它?当然只能是想别的办法了——外面下不了手,就从里面下手,找它软肋。

和上听得很痛快,连声说真没想到我有这种脑子,程星河瞅着我,也有几分佩服,他蹲在了大龟旁边,割开了大龟的脖子,接了点东西。

和上瞅见了,立马问他,弄什么呢,也不嫌臭?

我就告诉和上,他鸡贼着呢,这么多年的巨龟,血是大补,而且还带着这么多的煞气,你花钱都买不到。俗话说吃哪儿补哪儿,大龟脑袋上的血能干什么,不言而喻。

和上一听十分激动,立马也要去弄,结果味道太重,给熏回来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一错眼看见黑暗之中像是有个人影。

这把我给吓了一跳,卧槽这里不能还有不化骨吧?

可还没等我看清楚,我只觉得那个人影对着我拜了一下,接着两手握拳,横着分开,比划了一下就消失了。

难不成……是那个将军?

那个将军尸身被吞,也是永不超生,看来我杀了大龟,他也能逃出生天了,是在感谢我。

可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?

再用手电照过去,这里煞气散尽,已经看不清楚了。

等把大龟给吊上去,我看了看整个大楼的煞气,果然已经平息下去了,现在光剩下了灵龟抱蛋的好风水,能日进斗金了,而那些看热闹的风水师看见了这个大龟,顿时都愣住了:“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有点本事!”

“知不知道他是哪家的人?”

“听说是野狐禅啊!”

“那不可能,野狐禅没这个本事!”

和上算是扬眉吐气,说:“你们还敢看不起我哥们,问问你们自己,谁有这个能耐!”

那些笑话我的风水师都不吭声了,唯独黑胡子盯着大龟,咬了咬牙,痛心疾首的就说我真是个土匪,简直残害生灵,暴殄天物。

我就看着黑胡子,说:“之前给水湾大厦设八方压财的,就是你们吧?”

黑胡子一愣,冷冷的看着我,算是默认了。

我看出来了,他其实也知道这个大龟的事情。

这种大龟要是这能活着起出来,随便放在哪个宅子下面,只要活人祭到位,主人必定能成一方豪富,风水师虽然不能给自己布宅,但随手做个买卖,那赚的就能盆满钵满——有的人为了钱,是不在乎区区几条人命的。

我说他那么想揽下这个活儿,原来一箭双雕,一方面能扬名天下,一方面就是为了要这个大龟。

而他那几个跟班也跟着说:“这种灵龟活了这么多年,被你活活杀死,你会有报应的!”

和上一听很担心,问我是不是真的?

我冷笑了一声:“积年的灵物当然是杀不得,不过这个龟吃了这么多人,气数已尽,本来就到了时候了,我杀了它等于救了很多活人,算是替天行道,不仅没有报应,还有功德呢,这帮人就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。”

黑胡子他们一听,顿时都咬牙切齿,恨不得把我活剥了似得,这时一阵鼓掌的声音响了起来,原来是和上那个马叔叔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。

他看着我连连点头:“确实是自古英雄出少年,我们小和总还真没看错人。”

和上别提多得意了:“马叔叔,我早跟你说过了,我和上别的本事没有,就是能知人善任。”

做领导的,知人善任才是最重要的。

我却越看越觉得那个马元秋眼熟,这种感觉别提多诡异了。

我没忍住,就偷偷给马元秋望了望气,可这一望,我顿时愣住了。

我竟然一丝一毫的气,也没法从马元秋脸上看出来!

这说明,这个马元秋恐怕也是行气的高手——能把自己的气遮盖的这么圆满,他得是什么阶层?

马元秋跟我点头致谢,说多亏我解决了这件事情,有没有兴趣当他的专属风水师?

一听这话,其他的风水师都给炸了:“我没听错吧?马先生这种身份的人,竟然能让一个毛头小子当自己专属风水师?”

“可马先生以前的专属风水师,可是韩家的韩老先生,难道,这小子比韩老先生还厉害?”

所谓的韩老先生,好像正是黑胡子家长辈,黑胡子一听这个,无异于受到了很大的侮辱,甩袖子就走了,临走还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,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。

这是要跟我下战书啊?

和上也没瞅黑胡子,很兴奋的就让我答应——这个马叔叔财大气粗,能当他的专属风水师,那是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,不如上流社会了。

不过,马元秋明明自己就是个很厉害的人物,干啥要请我当专属风水师?

事出反常必为妖。

我一寻思,就客气的说我想考虑一下,周围的风水师一听,本来就羡慕嫉妒恨,立马说道:“真是说你胖你就喘,给你这个好脸,你倒是拿乔起来了。”

“是啊,刚干了一个优点名气的买卖,就耍开大牌了。”

“我看他也就是运气好而已,挺拿自己当盘菜。”

我对这些话还是有一定免疫力的,老头儿说过,老虎不听狗叫。

马元秋倒是也没生气,还是和颜悦色的跟我点了点头,说那就等我消息。

等把大龟的事情给处理完了,和上就给我转了一笔账,我一瞅,顿时后心都麻了——八十万!

我们本地虽然是个小破县城,但跟帝都挨得近,成也帝都,败也帝都,虽然能粘上去帝都方便的光,但房价也跟着帝都一路水涨船高,我这辈子都没想到能买上房,而八十万,已经足够给一个二手小户型付首付了!

程星河一看立马让我还账,我现如今财大气粗,也没怎么犹豫,就要问他卡号,可他看我这么痛快,眼珠子一转,倒是不急着要了,说存在我这里让我给他算利息。

上哪儿找这么鸡贼的人去。

老头儿的晚年生活算是有着落了,我心里别提多美了。一瞬间连自己就剩下几十天寿命的事儿都给忘了。

我要带和上和程星河喝酒,可和上还要处理大楼的事情,我就跟程星河俩人去了,想起上次他想吃海鲜,我就问他想吃哪一家的?

程星河一听,立马挑起大拇指,说有钱了就是不一样,哪一家无所谓,不是海带就行。

那是当然,我兜里平时装的钱多于一百的时候都少,更别说现在身价六位数,绝对可以横着走路了。

可刚出了这个cbd,程星河忽然盯着西边就有点出神。

我问他看什么呢?他想了想,说:“有点奇怪,本地的孤魂野鬼变多了,以前没这么成群结队。”

都用上“成群结队”了?

真是眼不见为净,不过我还想起了,我也看见秽气了——难道都是因为潇湘被放出来引起的吗?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人忽然赶了过来,小心翼翼的问:“小哥……不,大师,你是看风水的,你会看凶宅吗?”

我一看,这人是和上工地的包工头,刚才的鞭炮就是他借给我的,我就点了点头,

那包工头一拍大腿,说可算找到救星了,就求我上他们家看看去——他们家就是个凶宅,人命关天,求我救救他老婆。showContent(“290017“,“70415520“);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