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12章 甘甜清香

我立马站了起来,拉住了黄老头子:“老哥,有件事你先听我说……”

可黄老头子着急,回头说道:“这件事情着急,小老弟,你等我一时半刻,我这就回来。”

说着,行色匆匆就跟着那个人往江家内宅走了进去。

我抓了个空,想追上去,可一个人一下就挡在了我面前:“李北斗,你这交游挺广阔嘛,不仅把何家那帮傻子骗的团团转,连天阶都让你糊弄了,哎,你教教我,怎么给地位高的人洗脑啊?”

江景。

我他妈的哪儿有心情跟江景纠缠,推开他就要追黄老头子,可江景身子一转,就轻捷的转在了我前面:“话还没说完呢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”

我急了眼,就想把他撂翻,可没想到,江景看着不着调,手上的行气竟然很霸道,我一手没推开他,反倒是让他震了一个踉跄。

卧槽,这个江景,竟然比江辰的行气还厉害——难怪他老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,还真有点本事。

不愧是龙虎山的高徒。

江景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狡黠,我算看出来了,他根本就是故意给我难堪的,怎么可能让我过去,于是我对着黄老头子马上要消失的背影,大声说道:“老哥,你万事小心,我看见了你的气,有人可能要害你!”

这话一出口,周围的地阶全愣了,纷纷看向了黄老头子。

“奇怪,我怎么看不出来?”

“废话,那个小子来历再神秘,也只不过就是一个玄阶,肯定是看错了——天阶的面相,谁都能看?”

“玄阶就是玄阶,来历再硬,本事也卡在这里了——还敢大声嚷出来,不怕打脸?”

黄老头子一听这个,回头倒是笑了:“哦?谢谢小老弟关心,那就让他试试。”

说着,明摆着没把我说的话当回事,摆了摆手就进去了。

一股子不祥的预感立马萦绕到了我心里——黄老头子可别真的出事儿,这是我这辈子,第一次希望自己望气望的不准!

江景则忍不住笑了:“哟,这位玄阶可真有本事,还能给天阶相面呢?真是癞蛤蟆打哈欠——好大的口气啊。”

去你娘的,我懒得理他,脑子倒是转动了起来——刚才乌鸡行色匆匆的,说有事儿,黄老头子也是一样,难道十二天阶出什么事儿了?

不可能啊,十二天阶都是金字塔的顶峰了,谁有那么大的本事,能让他们出事儿?

我盯着内院,很想进去看看,但是这里戒备森严,守着的都是高阶,我根本也进不去。

程星河也过来了,一把就将我拽了回来,盯着江景似笑非笑的:“真不愧是地阶一品啊,看我们是玄阶,欺负的真带劲。”

以大欺小当然为人不齿,江景这个人爱面子,注意到了周围的视线,里面说道:“欺负?你们也配?”

白藿香挡在了我前面,也冲着江景笑了笑。

这个笑是好看——可以我对白藿香的了解,那个笑容,是让人害怕才对。

江景哪知道这个,光知道白藿香好看,脸一下就红了,与此同时,我闻到了一股子甘甜的香气。

这个时候,江辰也进来了,江景犹豫了一下,赶紧带着江辰就去了第一排的主位——那是东道主的位置,仅次于十二天阶。

他一边走,还忍不住回头看白藿香,耳朵也红了。

周围人哪儿知道内情,瞅着我们的眼神,刚才还挺忌惮,这么一会儿又变成鄙夷了——都觉得我刚才给天阶望气实在现眼,玄阶就是玄阶,不见得真有什么本事。

程星河却知道我没看错过,也跟着紧张了起来,眼珠子一转,转身就绕到了后面,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。

白藿香一瞅程星河不见了,气的跺脚:“说他是刘姥姥,还真没错,什么时候了,还到处乱钻。”

不对,程星河看着欠欠的,可他从来不做没用的事儿。

我盯着后门,是越来越坐立不安了。

旁边的那些地阶一开始还规规矩矩的等着,但是时间长了,都有些不耐烦了,还有的抬起手腕子看表:“这不是已经到了时间了吗?十二天阶怎么还没来?”

“就是啊,哪一届的青囊大会,也没见延迟过。”

“哎,别是真出了什么事儿吧?”

“胡说八道,比十二天阶厉害的,那是地仙散仙了,他们逍遥快活的,为什么来为难咱们这些凡人?”

地仙散仙?我却冷不丁的想起了那个公孙统。

海老头子身为十二天阶,却那么忌惮他,难道他就是地仙散仙这一类?

不过他真这么厉害,干啥要去要饭?体验生活吗?

而这个时候,程星河在身后捅了我一下。

我反应过来,他对我就使了个眼色。

我跟着他的视线一看,顿时就兴奋了起来——只见一个看守通往内院小门的,竟然站着睡着了。

不用说,程星河给人下了三步醉!

我立马跟着程星河,就要过去。

可白藿香一把抓住了我:“去哪儿?”

我一根食指竖在嘴边:“危险,你等我。”

可白藿香抓住我的手,猛地就颤了一下,眼睛死死盯着我,脸一下就红了。

这倒是把我闹蒙了,这几个字,有啥不对吗?

但白藿香马上把脸色正过来了,咳嗽了一声:“我知道我去了你会分心,不过,万事小心。”

说着,把一个小葫芦塞在了我衣服口袋里:“遇上了难缠的,捏开,能保命。”

我摸了摸裤兜,她拉开了我的手:“没事儿可不要捏。”

她的手又修长又软,还很香。

我就点了点头,跟着程星河过去了。

不过,江景应该一直在盯着我,他会不会阻挠?

结果一回头,发现江景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把衣服给撕开了——现在不光是脸,浑身都是红的,活脱脱跟个煮熟的大虾似得。

不光如此,他还浑身抓挠了起来,身上一道子一道子,都是血条子——我看出了,他气血翻涌,现在肯定燥的不得了,痒的不得了。

我一下就想起来刚才白藿香散出来的那股子甜香。

活该。

江景像是终于受不了了,跟喝多了似得,大喊大叫了起来,堪称丑态百出,江辰眉头也皱了起来,让人快找医生,周围人的视线都被江景给吸引住了,哪儿还有人顾得上我们,趁着这个机会,我顺利的跟着程星河就从小门进来了。

江家的宅子确实又庄严又肃穆,大大小小是好几进的格局,第一次进来,肯定容易迷路。

我立刻开始望气,想找到黄老头子的气息,可说也奇怪,黄老头子分明刚进去不久,我竟然一丝他的气都看不到。

妈的,这怎么找?

不光如此,周围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,像是有人往这里过来了。

我赶紧和程星河躲在了一边——要是让人发现闯内宅,还不立马把我们给提溜出去?

那几个人似乎也是青囊大会的组织人员,一边走,一边还在嘀咕:“是真怪了,怎么就是找不到?”

“去那边看看,要是找不到,咱们几个就倒霉了……”

啥情况,江家遭贼了?

而这个时候,我在一个小花巷子口看见了一个人影——一瘸一拐的人影!

江瘸子?

这就对了——也许,是黄老头子查出了他的秘密,他过来杀老黄灭口,老黄才会出现杀身之祸的征兆!

程星河也看见了,我们俩一对眼,冲着那个身影就要追过去。

可这个时候,我忽然觉得一只手拉住了我的肩膀,一个声音在我身后急切的响了起来:“别去!危险!”

奇怪,谁啊?

我回过头去,却傻了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