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18章 忘年之交

我的心跟让人给狠狠捏了一下似得,疼的喘不上气来。

他查出了四相局的事儿,完全可以答应江辰的请求,保守秘密,就是为了给我出气,才招来了这样的杀身之祸。

不行,这样绝对不行。

我仔细的看向了我老黄的五官,心腾的一下就跳起来了,立马拉住了摸龙奶奶:“你帮我个忙——借给他一点行气!”

摸龙奶奶皱着眉头:“你别费力气了,就连我,也最多拖他五分钟,拖完了,也还是一样,除非一样东西,可那种东西……”

只要有五分钟,就有希望。

“只要帮我拖五分钟就可以!”我连忙说道:“这个人情,我李北斗以后一定还!”

接着,我对着那些人就吼了起来:“跟我一起的两个人,到底在什么地方?”

这一声喊出来,他们都不由自主的被我震慑住了。

一个岁数大的这才说道:“我看见了……在,在梨花台,被……”

不用说,我有了这种嫌疑,他们俩肯定是被抓起来了。

梨花台……想起来了,往这里跑的时候,是看见了一个戏台子。

摸龙奶奶叹了口气:“老黄有你这么个忘年交,也算……”

我没听摸龙奶奶说完,就奔着外面跑了出去。

几个人正在外面走过来,看我行色匆匆的,还想问问我是什么人,可我根本没顾得上,把海老头子的行气逼的到了尽头,奔着梨花台就过去了。

这一路跌跌撞撞,可到了梨花台,我却愣住了。

那个梨花台根本就是空的。

人呢?

来不及了……难道老黄这次,真的……

精神这么一涣散,行气没控制住,好险没扑在地上,可这个时候,一个什么东西勾在了我后背上,硬是把我给撑起来了。

是树的味道。

“北边,快点。”

还是那个幽幽的声音。

我根本就没来得及再回头看,就奔着北边过去了。

果然,一帮人拉着程星河和白藿香,正在往里面走,程星河还在贫嘴,白藿香则一步三回头。

她看见了我,眼睛顿时就亮了。

我三两步抄过去,就把程星河给摁住了。

程星河没反应过来,我一把就将阴阳五行珠给找到了,接着,回手抓住了白藿香的手。

那些押送他们俩的人这才反应过来,就要抓我,可我回头就冷冷的看向了他们:“谁敢?”

他们一下就被震慑住了,我趁这个机会,一把抱住了白藿香,奔着老黄那就跑过去了。

白藿香不由自主的抱住了我的脖子,脸瞬间就烧红了。

身后还传来了程星河的喊声:“七星,还有我呢,你异性没人性啊!”

先委屈你了。

抱着白藿香一头冲进了那个小院子,看见摸龙奶奶已经满头大汗,老黄的脸色,也跟黄纸似得。

周围有人低声说道:“剩不下十秒钟了……”

我看出来了,后脑勺也凉了——老黄的命灯,连一丝丝光都没了。

白藿香见状,立马从我怀里下来,抢过了阴阳五行丹,掰开了老黄的嘴。

眼看着老黄根本不张嘴,白藿香手心里金针一弹,老黄的嘴条件反射似得,就张开了。

她把阴阳五行丹塞进去,又在老黄脑袋上九个大穴扎了针。

摸龙奶奶难以置信的望着那个丹药,看向了我:“那真是阴阳五行丹?”

我喘了口气,点了点头。

江景自然知道阴阳五行丹是哪里来的,看向了我的眼神,满是难以置信:“原来是你……”

摸龙奶奶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想不到,老黄还有这种机缘……”

白藿香用的应该也是非常耗费力气的法子,一张脸上全是汗水,而现在,她也皱起了眉头。

我看过去,心也沉了——老黄的命灯,没有重新亮起来的意思啊!

还是晚了?

白藿香,松开手,冲我摇摇头:“我尽力了……”

啥玩意儿?

江景顿时就笑了:“早告诉过你,老黄不行了——快把阴阳五行丹抠出来还给我,在尸体里也是暴殄天物,那是我们江家的……”

我捏紧了拳头,对着他就过去了。

江景的眼神顿时就暗了下去,有了瑟缩:“你……你想……”

我想揍你!

可就在我抬起手的一瞬间,忽然身后响起了一阵咳嗽声。

接着,都是惊叹的声音:“真的……活了?”

我回过头,就看见老黄咳嗽着,嘴边也流出了很多黑血,但是,命灯有了微光,越来越大!

我胸口顿时就酸了。

白藿香看着我,叹了口气:“我尽力了——但是耽搁的时间太长了,他命虽然保住了……”

命保住了!

我一下就把白藿香抱在了我怀里。

“谢谢……真的谢谢你!”

隔着衬衫,也感觉出来,白藿香的脸滚烫滚烫的,她两只手抬起来,犹豫了一下,小心翼翼的抱在了我腰上。

摸龙奶奶则把老黄给拉起来了:“你这老东西,竟然还真捡回来了一条命。”

老黄睁开了眼睛,咳嗽的越来越大声了:“他妈的,我喝多了?”

我连忙放开了白藿香,问道:“老黄,到底是谁害了你?”

江景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老黄抬头看着我,却皱起了眉头:“害我?谁敢!”

啥玩意儿?

江景顿时就松了口气,重新坐回到了桂花树底下。

摸龙奶奶也皱起了眉头:“老黄这是……对了,你说要在青囊大会上宣布的那件事儿,又是什么?”

老黄挠了挠秃头:“什么事儿啊?”

卧槽,我顿时就看向了白藿香,白藿香点了点头,把刚才没说完的话给说出来了:“他耽搁的时间太长,魂魄都有一些损伤,可能会忘记很多事情。”

摸龙奶奶连忙问道:“那还能想起来吗?”

白藿香摇摇头:“说不好。”

妈的,江辰身后那个黑手的目的,还是达到了。

不过,老黄的命能救回来就好——江辰那笔账,我要慢慢跟他算。

我想起来了之前的事情,一问之下,跟我猜的一样,摸龙奶奶确实都被各种各样的理由牵绊住了——别人不知道,摸龙奶奶是孙子找不到了,她急急忙忙找了很久,才在一口井里把孙子给捞出来,自然迟到了。

杜蘅芷和乌鸡爷爷他们,应该也是一样的。

果然,这个时候,杜蘅芷也来了,看我身上有伤,脸色瞬间就变了,一把拉住了我就给我检查伤口,看向了周围:“有人跟我说你出事儿了,终于找到你了……到底是谁敢对你动手?”

把杜蘅芷引走的理由,是我。

周围的人触及到了杜蘅芷雪冷凝霜的表情,全缩了脖子:“就连杜蘅芷也对他另眼相看……”

“这人年纪轻轻,确实不简单!”

我连忙说道:“小伤,没事儿。”说着我看向了白藿香:“有她呢。”

白藿香本来看见杜蘅芷就不爽,但是一听我这话,表情冷冷的,嘴角却禁不住的往上翘,像是压不住的得意:“是啊,杜芷藤,你要是有伤,也可以找我。”

肚子疼?

杜蘅芷的眉头顿时就皱起来了:“是杜蘅芷。”

白藿香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:“都差不多。”

杜蘅芷也不跟她计较,只是掏出了手帕,给我细致的擦起了伤口,甚至还给我吹了吹。

白藿香连忙把我揪过去了:“外行人,别来掺和我过头虎撑的事儿。”

她们俩好像吵起来了,我刚想拉架,摸龙奶奶忽然捅了我一下,低声说道:你看老黄手里,是什么。”

老黄手里,还真卷着个东西,像是个小纸团。

我顿时有了精神,是不是……他被害的时候,留下的线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