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19章 天阶候补

我连忙把那个东西拿了过来——展开一看,是半块黄符。

而黄符上,只有一个凌乱的血字。

“心”。

从字迹也看出来了,他当时应该已经毒发,非常痛苦,只有写一个字的力气了。

不过,这个心字,这是啥意思?

问老黄,老黄刚醒过来没多长时间,一问三不知,瞅着那个黄符还问我那是干什么的,根本也问不出来。

我就问摸龙奶奶:“这十二天阶里,有没有名字带心的?”

凭着老黄的本事,除了十二天阶,没人能对付的了他。

摸龙奶奶皱着眉头摇摇头:“十二天阶里没有叫这个的。”

那就是,这个“心”还有别的意思?

“我倒是认识这个纸。”冷不丁我身后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程星河。

他也被放出来了:“这个纸我是再熟悉不过了,是海老头子的役鬼符。”

说着,他就把黄符给翻了过来,给我指出了一个微微凹陷的水印,果然,那个水印迎着月光,是能辨认出来,确实是个“海”字。

难不成,他留下的证据,不是字,反而是黄符?

凶手,是老海?

我连忙看向了摸龙奶奶。

可摸龙奶奶皱起眉头,嘀咕道:“不应该啊……”

啥意思?

摸龙奶奶这才告诉我们:“其实,今天这个青囊大会,有两件要紧的事情,第一,就是老黄跟我们传话,说他找到了破四相局的真凶,要在会上公诸于众,让行内都知道那个人的真面目,第二,就是因为老海——老海半个月之前,就失踪了。”

卧槽,之前也在会场里听到了一丝传言,想不到那老东西竟然真的失踪了。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既然是这样,那不更有可能是老海干的?”

摸龙奶奶摇摇头:“我们算出来,老海已经没了。”

跟我猜的一样——老海果然已经倒霉了,江辰身上的行气,跟我一样,是从老海身上弄来的。

这个老海,一辈子吸人行气给儿子,临了临了,自己身上的行气反而也被吸光,俗话说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,真是一点错也没有。

摸龙奶奶接着就说道:“所以这次,我们也想一起商议,把害老海的真凶找到——敢动十二天阶的,想必也是活腻了。”

没有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,敢动十二天阶的,也不可能是个善茬。

既然不是老海,为什么他有老海的黄符——难不成,意思是说,杀害老海的,跟害他的,是同一个人?

有能力伤两个天阶,我忍不住看向了摸龙奶奶:“会不会……”

摸龙奶奶走江湖这么久,自然也知道我是什么意思,微微点了点头。

那个人,有可能,本来就是十二天阶之内的一个。

这十二天阶,分别被称为东西南北,江河湖海,天地玄黄。

天地玄黄四家,我们除了田家全认识,这四个家族是风水世家的老派家族。

江河湖海排名居中,这几个家族历史没有后几个悠久,算是新兴家族,后起之秀,这四个天阶个人能力出众,赶超了后边那四个。

而东西南北,则是最高的等级,更大了。

天下先生分为东西南北四个派别,这四个派别里,每一派都有一个最厉害的风水师,他们不仅自己能力顶尖,身后还有整个派别支持,威望是最大的。

只有七个人有这个能力,其中也包括摸龙奶奶自己。

摸龙奶奶吸了口气:“我就知道,四相局这么一破,大家都没有好日子过了。”

到底是谁,在背后这么帮江辰?会不会,就是那个姓江的天阶?

不过,没有证据,现在什么话也不好说。

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,嘀咕着十二天阶,恐怕也要变天了。

事儿闹的这么大,人心浮动,青囊大会当然要重新召开,来安抚一下人心了。

江家作为东道主,把式摆得十足,引咎道歉,但是他们家有钱有势,反而被交口称赞说什么处理得当。

我们也跟着坐在了会场之中,抬头一看顿时一愣,只见主持会议的也不是别人,竟然是乌鸡。

原来乌鸡是代替了他们家的何老爷子来的。

其余的也差不多——东西南北都没有露面,只有摸龙奶奶和老黄,杜蘅芷这三个没有合适传人的亲自来了。

而老黄大病初愈,也没法上来开会,所以十二天阶的椅子,他的和老海的空出来了两个,看着十分扎眼。

其余的有的说岁数大,有的说身体不好,都是后辈代替,我们还看到了邸红眼和小黑无常。

小黑无常一出面,倒是引来了一片喧哗:“这玄家小鬼头,竟然长大成人了?”

“按理说,他们没这种机会啊?”

“你们没听说吗?好像小黑无常长大成人,也跟四相局有关。”

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!”

乌鸡假模假样让大家安静点,接着就说道:“咱们今天开会,第一件事情,先介绍一个先生,给大家认识一下。”

先生?

完全没听说,够资格在这种地方被介绍的,会是谁啊?

我正来兴趣呢,程星河就捅了我一下:“这次你救了老黄,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了,你说,会不会把你给介绍出来啊?”

不光程星河这么想,其余的先生,也都看向了我,露出了一脸的羡慕。

白藿香看着那些眼神,不禁十分得意。

我?

可乌鸡接着就说道:“江河湖海的海老爷子,已经不幸去世,所以我们已经找来了一个新的天阶候补人物。”

候补人物?

一个人走到了台子上,跟大家鞠了一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