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20章 百鸟朝凤

一听海老头子去世,会场上的人已经炸开了锅:“那怎么可能?”

“我也听说,海老头子死了金睛兽老婆之后,运气一落千丈,想不到竟然死了。”

“能是怎么死的?会不会也跟四相局有关?”

再一听这么快就有了候补的,更是沸反盈天:“是谁运气这么好?”

而那个人一露面,周围又是万籁俱寂,像是全被震慑住了。

能引起这种轰动——想必,是个成名人物?

那个人抬起头来,我仔细一看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,这个人的品阶,比老海还要强大——跟摸龙奶奶是差不多的,我根本看不到他的功德光。

得天阶二品甚至以上!

而这个人的长相——是个十分儒雅的中年男人,戴着一副金丝眼镜,穿着整洁却朴素,比起干我们这一行的,倒更像是个大学教授。

一站在这里,就特别拉好感,电视里的正面人物,基本都是这种形象。

“我叫水百羽,”那个人文雅的说道:“感谢十二天阶的盛情邀请,如今局势不稳,形势所迫,我就先暂时在海老爷子的位置上,为大家尽一点绵薄之力——一旦以后有了其他的天阶,我一定立刻退位让贤。”

周围的人顿时都欢呼了起来:“对啊,说起来,也就只有水先生有这个资格!”

“简直实至名归!”

“十二天阶就是十二天阶,连水先生都能请来。”

“既然水先生在这里坐镇,那四相局的事儿,一定能迎刃而解。”

而程星河看着那个人,也一脸崇拜:“十二天阶为了老海的事儿,还真是下了血本了,连圣贤隐士都请来了。”

圣贤隐士?什么意思?

程星河就告诉我,说这个人也算是一个传奇,堪称风水行道德模范。

他出生的时候也是天降异象,据说当时满山鸟雀叽叽喳喳的围了他们家一院子,像是在朝拜。

这叫百鸟朝凤,他才得名百羽。搞得当地人以为他们家要出个皇后。

谁知道生下来,是个男孩儿,村里人大吃一惊,不过还是心怀恭敬,觉得他绝不可能是什么凡人,都跟他们家攀交情,打算以后跟这个大人物沾光。

可没想到,自从他出生了之后,就天生有异能——能未卜先知。

有天跟他爹说,千万不要上高处去,他爹答应是答应了,但也不会把小孩子话放在心上,结果当天,修房子就摔死了。

后来他又跟他娘说,今天不要靠近水,他娘应付了一句,把事儿忘了,晚上洗衣服就淹死了。

之后,他也跟亲戚朋友说过类似的话,一旦张了嘴,那些听了这种话的,没一个活下来的。

这下子周围的人都吓坏了,说他不是什么凤凰,那他娘是个秃鹫吧?

秃鹫吃死人肉,一旦人死,秃鹫先到,就跟报丧的一样,大大不吉利,也叫死人鸟。

于是村里人都对他敬而远之,沾都不愿意沾,胆子大的还冲着他们家扔粪,让他从村里滚出去。

他就那么点祖产,岁数又小,滚能滚去哪儿?村里人一看这孩子软硬不吃,怕被牵连,就告官说他偷了村里的东西,还调戏村里女孩儿,被抓去严刑拷打,几乎没了一条命——他到现在一只眼睛也是瞎的,装的是假眼睛。

有一天,他忽然又在牢里嚷,说村里要出事,让管事儿的帮他带话,让村里人快跑。

可管事儿的怎么可能听他的话,他对着磕头也不管用。

于是那天晚上,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,就从牢里面逃出去了,对着村子就大喊了起来,说要来水,快跑吧!

村里人一看他又来“报丧”,举起了东西就打他,结果山洪暴发,真的把村里房子给淹没了,死伤无数,只有几个追打他的人活下来了。

那几个追打他的人这才知道,原来他真是想救人,对着他就磕头,说他是个圣人。

可他却大哭了起来,说自己没能力,帮不了父老乡亲。

按理说,他被村里人那么欺负,应该很恨这个村里的人,知道来水,应该解恨叫好才对,可为什么还会去救人呢?

他只说了一句,说那是人命啊!别的债可以讨回来,人命没了,就回不来了。

这事儿出了名,有一个很厉害的大先生就慕名而来,收了他做徒弟,从此以后,他就也进了风水行。

而他看风水,从不要钱,只求衣食饱餐——也不给有钱人看,只给穷人家帮忙,遇上赖账的,或者骂他不信他的,他也一笑而过,简直是个书里才有的圣贤。

以德报怨,天下典范。

东西南北四派和天师府都曾经慕名请他加入,可他摆手,说做那种大事儿的,人选很多,救苦救贫的,只他一个,他就整天闲云野鹤,行踪不定,跟个隐士一样,只做手里积德行善的事儿,不要名也不要利。

行当里关于他的传说太多了,还有跟他叫活济公的——济世为怀嘛。

大家议论纷纷,说原来水圣贤也已经成了天阶了,真是老天保佑,除了他,还真没别人有这个资格。

大家一片掌声雷动,我也跟着拍了好几下巴掌。

水百羽连连道谢:“四相局兹事体大,咱们吃阴阳饭的,就是应该在自己能力范围内,力所能及帮助天下苍生——眼下有人用四相局闹乱子,还屡次出人命,咱们怎么也得把黑手揪出来,讨回公道!”

大会的内容,本来是让老黄揭露幕后黑手,结果老黄出事儿,内容就变成了让大家一起找害老黄的真凶,还有,就是天师府既然保护四相局不顺利,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,要一起找四相局剩下的线索——把四相局保护起来,千万不能再出纰漏了。

在场的既然以精英自居,当然都很希望扬名立万,俗话说乱世出英雄,他们也都跃跃欲试,想趁着局势动荡的时候脱颖而出,这可是大功德,万一做成了,自己成了十三天阶,十四天阶呢!

还有的说,天阶不敢奢望,万一能得到了八卦风水铃,那就光宗耀祖了。

八卦风水铃,那是啥玩意儿?

程星河就给我科普:“这你都不知道,这是风水行最高规格的嘉奖,三年才颁发一块,立了大功德才会得到的,这十二天阶之前,都曾经得到过八卦风水铃,所以,有了八卦风水铃,也就被视为是下一代十二天阶的候选人了,戴着这个东西,你就是行业之中的大佬。”

我一听倒是十分羡慕,我最多戴过天师府的银铃铛,后来离开天师府,自然也不好意思戴了,所以每次出来,都会被人骂做无门无派野狐禅,真要是弄到了一个,老头儿也就不用被人骂成瓢学了。

不过,别人还有这种希望,我和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则都暗自心虚,别说立功了,我们俩倒是在破局之中作用不小,可别在找到真凶之前,先把我们俩交代进去背锅。

无论如何,都得先把江辰后面的人给揪出来。

我看看向了江河湖海的位置——江老头子果然也没来,那个位置是江景在坐。

程星河注意到了我的视线,低声说道:“对了,江辰那王八羔子自己就是江家人,害老黄的,是不是江家老头子?他也是十二天阶,有这个能力,再说了,这事儿又是在江家举办的,江老头子却连面都没露,让江景那个小匹夫出来装逼,摆明心里有鬼。”

江老头子确实最有嫌疑,但是一我们没证据,二,老黄手里留下的纸条,也没有找到跟江老头子的关联,空口无凭,说出来也没人信。

江辰来这个大会,就是为了老黄和我,肯定处理的十分干净,我们得找到了证据,才能把他们真面目揭发出来。

再一瞅台上,小黑无常虽然也跟着一起破了朱雀局,倒是没事儿人似得,在一旁不痛不痒,心理素质让人羡慕。

而这个水百羽确实有领导人的风范,几句话把大家的情绪调动的十分高涨,还真是个主心骨。

这个时候,水百羽接着说道:“有一位先生,在今天的事情上立了大功,救了人命,咱们青囊大会,向来是赏罚分明,所以我建议,给那位先生下发八卦风水铃,以资奖励,其余的先生们有没有什么意见?”

其余的都点头,江景不知道为什么,一副不乐意的表情,不过少数服从多数,也没多说什么。

立下大功?周围的人顿时都很羡慕:“谁啊?”

程星河也跟着激动了起来:“谁走了这三年的狗屎运了?”

没成想,水百羽看向了我,说道:“李北斗先生救了天阶的黄先生,这次的八卦风水铃,就是给李北斗先生的!”

“卧槽!”程星河一下就站起来了:“七星啊,到了手,你先借给我戴戴行不行?”

我一下有点蒙圈,白藿香就在旁边推我:“快去啊!”

我只好上了台子,杜蘅芷看着我,别提多高兴了,鼓掌鼓的也特别起劲儿,脸都红了,摸龙奶奶也对着我一边笑一边点头,小黑无常面瘫惯了,也说了声恭喜,邸红眼一瞅是我,眼珠子顿时瞪圆了,但在这种场合,他也没敢怎么表态,皮笑肉不笑也露出个很可怕的笑容。

水百羽拿了一个十分精致的铃铛,就挂在了我身上:“我替十二天阶,替老黄谢谢你。”

我连忙摆了摆手:“老黄是我朋友,我救他,也是理所当然……”

水百羽对我笑了笑,忽然压低了声音:“好久不见,你都这么大了。”

啥?我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,我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好久不见什么意思?

认错人了?

可还没等我回答,他就接着说道:“等你回家,可以翻翻老照片,说不定,能发现一些,你早就想知道的事情。”

老照片?这话没头没尾,什么意思?

可水百羽说完了,跟没事人一样,又跟着鼓起了掌,好像刚才那句话,根本不是他说的一样。

我心里明镜似得,他不想让人知道他说过那句话。

于是我只好也跟着台子下鞠了个躬——主要我这辈子第一次得奖,也真不知道是个什么反应合适。

底下的人议论纷纷都快开了锅了:“听说得了八卦风水铃的,是地阶一品起步,可他才是一个玄阶……这还是青囊大会建立以来,几百年第一次吧?”

“别说八卦风水铃了,能获邀参加青囊大会的,他也是第一个玄阶!”

“这么年轻就这个能耐,迟早也能进下一代的十二天阶!”

“确实,前途无量!”

我没听进去,却看向了水百羽——这人什么来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