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28章 冤屈昭雪

我立马顺着丽姐的手看了过去,可冯桂芬那的吃瓜群众太多,人头攒攒也不知道是哪一个,丽姐连忙说道:“就那个穿米老鼠背心的!哎,挤进去看不到了。”

这一找也不好找,我就让程星河帮我找人,接着问丽姐,那个张婉婷什么情况?

丽姐这就告诉我,她是个好姑娘,可惜让她那个败家老公给坑惨了。

张婉婷出身就悲惨——出生在一个相对落后的农村,祖祖辈辈都穷。

而她长得漂亮,是乡里一枝花,她们家重男轻女,为了给弟弟说个好媳妇,挑了一个彩礼最高的姑爷,让她嫁给一个土老板。

那土老板的闺女比她都大,人还是个大肚秃头,她能愿意吗?可她爹妈就骂她养她不如养条狗,一点贡献不给家里做,难道眼睁睁看着你弟弟打光棍?一点人性没有!绑着捆着,也得让你嫁过去。

土老板就是看她好看,乐意不乐意也不管,媳妇嘛,不听话打两顿就老实了。

张婉婷没辙,结婚前夜,她趴了进城的柴草车,从村里逃出来了。

可她没文化没技术,普通话都说不好,能找啥工作糊口?这个时候,遇上了她老公张文清。

张文清经营一家小吃店,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倒是可以,俩人日久生情,也就结婚了——她这辈子没让人这么珍惜过,加上也受到了夫为妻纲这个思想的影响,对张文清死心塌地的。

可谁知道,家花不如野花香,不长时间,张文清迷上了这里一个失足女,有钱就惦记着给失足女送来,这是什么地方,销金窟!你兜里那点钢镚,能买几瓶酒?

可张文清就跟被迷了心窍一样,为了给这里的姑娘多开几瓶酒,为了跟其他的客人争风吃醋充大头,瞒着张婉婷,跟熟人借完了,跟网贷借,征信用亏空了借不到,就跟街上高利贷借。

等张婉婷知道了,这张文清欠的债滚雪球一样,已经成了天文数字了。

放贷的人收账是有自己法子的,张文清还不上,店被抵押,房被卖,下一步等着张文清的,是威胁。

张婉婷对老公也恨,可她不希望老公真的出事儿,没有别的法子,她只能靠自己的青春美貌,就干了这一行。

听到了这里我直叹气——这跟白虎女张伟丽也差不多,但是张伟丽的老公是个正常人,这张婉婷比张伟丽还惨,端端跟上辈子欠张文清的一样。

不过不对啊,这张婉婷当初都能逃婚,如今为啥让这么个不提气的老公给捆上了?这性格前后有点不一样啊?

丽姐摇摇头,说她也纳闷呢,能逃第一次,完全也能逃第二次嘛,可那个张婉婷说,她这一次走不了了,至于为什么,她也没说。

张婉婷为了赚钱,天天连轴转,这一行也有这一行的辛苦,身体受不了,而且她瞒着丽姐,还接过其他的活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沾染了这一行最大的忌讳——某种病。

一旦有了那种病,在丽姐这里肯定是呆不了了。

丽姐就劝她,哪怕靠着你,你老公那钱都不好还,实在不行,你先把病看好了,以后换个工作吧,人这一辈子,是自己的。

张婉婷含着眼泪说谢谢丽姐,也知道自己留不了,就离开再也没回来——但是那个王八蛋老公张文清倒是每天都来,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钱。

丽姐瞅着张文清也来气,把老婆都逼成这样了,自己还花天酒地的,但上门是客,横不能把他赶出去。

说到这里丽姐直叹气——这女人的命,怎么就老让男人给拴住呢。

确实挺可怜的,可听到了现在,我还是没闹明白,张婉婷跟梅姨到底什么仇什么怨,要恨也应该恨她老公吧?

看来这事儿,突破口还在她老公身上。

于是我就问丽姐,她老公最近有没有说过什么?

丽姐摇摇头:“能说什么,天天都来——他就是个铁石心肠,我都不知道婉婷没了,啊,你这么一说,我还想起来了,他前几天脸色不好,说见了鬼了,我们还说呢,我们魅力城别的不多,就是鬼多——不是色鬼,就是酒鬼。”

见了鬼了……

我立马问道:“那张文清的脖子上,有没有出现过什么伤痕?”

丽姐一寻思,一拍大腿:“别说,是出现过伤痕,还以为争风吃醋被人打了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那就对了……张婉婷把梅姨抓走,下一个目标,是张文清。

只要找到了张文清,那就能找到张婉婷,救出梅姨了!

我来了精神,也要去人群里找那个穿米老鼠背心的。可这个时候,冯桂芬那一片大乱,应该是冯桂芬又喊来了其他的社会人,要把那几个中邪的大汉给控制住,丽姐一瞅事儿要闹大,赶紧奔着那就跑过去了:“冯姐,咱们有话好好说……”

这会儿程星河也跑过来了:“这里太乱了,找不到啊!”

而这个时候,冯桂芬倒是一眼看见了程星河,指着这边就大喊了起来:“你们几个是不是瞎?那俩小王八蛋就在那呢,给我抓!”

丽姐一瞅祸事原来是我们闹出来的,顿时也有了上当受骗的感觉:“你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?”

程星河刚才已经招过了饿鬼,现在行气不足,也喊不了帮忙的了,我倒是可以打,但是被牵绊住,就找不到那个张文清了。

程星河瞅着手腕上的表,说道:“人到底在哪儿呢?你那个梅姨,时间可快来不及了。”

三魂出走三个时辰以上,很有可能就彻底散开,梅姨只能当一辈子植物人,我也没地方问我妈的下落了。

我也吐了口气,心说那个狗日的张文清到底上哪儿去了?

眼瞅着那帮人要冲过来,我忍不住也往后退了一步,可这一下,正踩到了一个人的脚上。

那个人顿时就是一声惨叫:“你他妈的瞎啦!”

我回头一瞅,这人应该刚从厕所里出来,俩手还在系着皮带扣呢,再一瞅,我顿时就兴奋了起来。

这就纯属老天保佑了——这个人,正穿着一件米老鼠的背心!

我一把揪住了他:“别的不说,你老婆张婉婷到底为什么跟梅文华有仇?”

那人一愣,脸上顿时滚过了一丝恐惧:“你是谁,你怎么知道?”

可这个时候,那些冯桂芬的手下追过来,把我们冲开了。

趁着这个机会,张文清犹豫了一下,奔着外面就跑了过去。

而他身后——不知道什么时候,多了一抹煞气。

我心里顿时一沉,张婉婷追来的!

眼瞅着不少人要来抓我,我一错眼,就看见了周围放着几个灭火器。

于是我退了一步,运上行气,七星龙泉出鞘,一下把那几个灭火器给劈开了。

白色烟雾炸起,这里顿时跟仙宫一样,我趁着这雾气,拽上程星河,对着煞气的痕迹就追过去了。

可到了楼梯口,他妈的追不到了。

奇怪……上哪儿去了?

程星河也皱眉四处观看:“这里没有死人,问不了路……”

我一瞅这个地方的地相,顿时就明白了——这地方正好是个“鬼掩门”地,来来往往的人群在这里聚集,阳气充沛,很容易把阴气冲散,死人来到这种地方根本不能坚持不住,一定会找一个能遮挡阳气的地方。

我立马带着程星河翻过回廊,楼梯背面。

果然——张文清卡着脖子,脚踢蹬了起来,而一道煞气,正坐在了他背后,像是在扼他的脖子。

鬼话……’

我凝气上耳,也听见了:“还给我……还给我……”

我立马把行气调上眼睛,这就看清楚了那个女人。

跟程星河说的一样,她浑身都是大面积的溃烂,想也知道死前多惨,而这个时候,她抬起了头,冷冷的看向了我们。

怨气……

再一瞅她的面相,我一下就知道,她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了。

还真不是为了张文清死心塌地。

她盯着我们,眼神别提多怨毒了:“你们……要帮这些人,你们也不是好东西……”

我连忙也凝气说了鬼话:“你是为了你女儿,是不是?你先别冲动,你女儿的冤屈,我帮你昭雪!”

一听我这话,张婉婷顿时一愣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因为我现在,已经能清楚的看到鬼相了。

一股子冷绿色的怨气爬到了她脸上,怨气最深的,并不是夫妻宫。

而是子女宫。

子女宫带阴,说明是为了女儿。

而她财帛宫坍塌,夫妻宫失火,灾厄宫凹陷,构成了一个灾难重重的面相。

我心里顿时倒抽一口凉气——确实,就算现在,也能看出,她风韵犹存,更别说生前了,可她生前遭过的罪,简直太可怕了。

我仔细一看,全看出来了——怨气从子女宫开始,把这些灾难,全勾连起来了。

再加上梅姨的邪财运……

我立马说道:“你拼命赚钱,是为了你女儿,可是那些钱,却被你老公,弄到了梅姨那,你因此而死,所以你恨这两个人,对不对?”

那个女人张了张嘴,连鬼话也没能说出来,被我给镇住了。

我接着说道:“你先把人放开,冤屈,我给你昭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