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30章 女儿陪葬

程星河听了回答,就看向了我:“她说长得很漂亮,是个年轻姑娘。”

年轻姑娘……赤玲吗?

赤玲被马元秋带走,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难不成是逃出来了?

真要是她,那倒是可想而知——她是阴生子,要养鬼吃阴气。

可程星河再问了问,又有点对不上——说这个漂亮姑娘,岁数好像是比赤玲大一些。

奇怪,那能是谁?她又有什么目的?

我们这些正道儿先生,是不能胡乱掺和人家因果的——莫非她是个阴面先生?

算了,这个女的是什么人光靠想也想不出来,现如今最重要的,还是梅姨的下落。

张文清和梅姨干的确实不是什么人事儿,这口气,一定得帮着张婉婷出了。

可正在这个时候,身后忽然一片大乱,一个很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谁敢在这里虎口拔牙,活得不耐烦了?”

我回头一瞅,不禁也是一愣——卧槽,这不是邸红眼吗?

上次在江总那,我们就闹的不怎么对付,他还跟我约架来着,后来这架也没约上,在青囊大会上还打了个照面。

邸红眼领着人,本来气势汹汹的,可一瞅见我,那一双红眼上忍不住也起了几分惧色,视线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八卦风水铃上。

这个东西意义重大,说明行当里是要拿着我往下一届十二天阶里培养的,他要是动我,也得掂量掂量。

可他一早就看我不顺眼,这会儿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时候,冷冷的就说道:“我说是谁胆子这么大呢,感情是李先生仗着最近春风得意,羊头伸进马槽里了?”

程星河顿时嘀咕了一声不好:“真他妈的冤家路窄。”

我一瞅他带来的人,也明白了——原来他跟冯桂芬有合作,冯桂芬的手下中了邪,自然就把他给请来了。

冯桂芬跟在了后面,一瞅邸红眼跟我竟然认识,也有点意外:“怎么,邸大师,您跟着俩用邪法的小王八蛋还有交集呢?”

邸红眼一皱眉头,说道:“不熟……他要是往我面前送人头,我也只好笑纳了。”

这次邸红眼带来的人不少,冯桂芬那更不用说了,已经把这里整个包抄了起来,要瓮中捉鳖。

呸,我才不是鳖。

我立马就低声问程星河:“梅姨的魂在这里没有?”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没有,我估摸着,她是放在别处了。”

能放在什么地方呢?要把魂收回来把梅姨弄醒,时间快来不及了。

这个时候,邸红眼也看见了张婉婷,倒是眼前一亮:“好材料啊!”

成为厉鬼的死人,确实用处很多,摆风水阵的时候,可以拿来当镇物——就跟灵龟抱蛋局一样,压在底下的镇物越凶,怨气越大,那风水阵的功能也就能越大,张婉婷这种等级的,弄个家财万贯局一点问题也没有。

而邸红眼说着,奔着张婉婷就扑过去了。

程星河立马抓住了我:“不好了,张婉婷急眼了,盯着咱们,说咱们骗她!”

我一听,立马挡在了前面:“这个厉鬼的事儿是我的买卖,您一个前辈不能跟我截胡吧?”

邸红眼的脸色就沉下来了:“你带着厉鬼在这里闹事,已经坏了行当里的规矩了,我弄你,也是天经地义!”

说着,邸红眼几个徒弟也涌上来了:“你小子别以为拿了八卦风水铃就能在我师父面前作威作福,我们就教训教训你,看你快狂不狂!”

不出手,是真不行了,我一下把七星龙泉给抽了出来,对着他们就扫了下去,邸红眼吃过我的苦头,大声说道:“这小子身上的气有古怪,你们都小心点!”

可那几个徒弟都是地阶四品左右,哪儿会把我一个玄阶放在眼里,一个块头最大的,抓过了一块门板,就要把我给顶开,可那个门板哪儿挡得住七星龙泉的煞气,瞬间被劈开,掉了那人一脑袋刨花。

剩下的几个人也没想到七星龙泉这么猛,条件反射就退开了,邸红眼瞅着自己这些徒弟不提气,更生气了,还要上来教训我,可我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子煞气在我身后卷了过来。

原来,张婉婷不知道内情,一看来了这么多人,还以为是我把同伴叫来抓她,煞气一炸,张文清重新倒在了地上——她把张文清的魂也带走了!

这可坏了,再撵不上她,梅姨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——他们之间是有恩怨,可我还有话没问呢。

邸红眼见她跑了,更生气了:“李北斗,你纵鬼行凶,还出手伤人,我非得……”

我哪儿顾得上跟他掰扯,七星龙泉对着门框子斜着劈了过去,墙皮炸起,溅了他们一身,我趁着这个机会,拉着程星河就追出去了。

这一走,外面干干净净,哪儿还有她的影子。

程星河低头看表:“不好,看来你妈的消息……”

我一皱眉头,就带他往停车场跑:“上东环大道去。”

程星河一愣,就跟着我开起了梅姨的豪车:“上那干啥?”

死人比活人更偏执,一旦认定了什么事儿,那就成了执念——她这次的心愿,就是要给女儿报仇。

所以,她抓住了梅姨和张文清,一定是要带到了女儿那,给女儿出口气。

张婉婷女儿死的时候,她们都穷成了那样,自然是没钱去买墓地的,我以前偶尔听说过,县医院那边有义工,会把一些无处安身的尸体埋在东环大道一个小公墓里。

程星河一听,把车开的更快了。

很快,车开到了地方,程星河盯着坟地,咽了一口唾沫:“这个地方,真特么凶。”

我也感觉出来了,这个地方葬的都是一些无处安身的怨鬼,怨气多的跟夏天河边的萤火虫一样,四处都是冷绿色。

这地方也不算小,程星河有点怵头:“上哪儿找?”

我蹲在地上,看了看这边的草,只见左边的草都是大爬爬菀,右边是低矮的旋地萝,心里就有谱了——高草下边壮年人,矮草底下幼小魂,是在旋地萝附近。

果然,踩着旋地萝进去,就看见了一大团的煞气,带着红色的生人光。

张婉婷,跟梅姨和张文清的生人魂!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,立马说道:“张婉婷,你……”

可是我话还没说完,程星河一把抱住我,就把我撞到另一侧去了:“傻逼,她现在正要拿两个生人魂给女儿献祭呢!她认定你坏了她的事儿,恨不得剥了你!”

一道冷风对着我们俩头顶就削过来了,我立马把程星河也护在了后面,抬手要把七星龙泉抽出来,又犹豫了一下——张婉婷怪可怜的,七星龙泉一出,她就被灭了,要是能把她渡入轮回,倒是功德一件。

可刚想到了这里,我脸上就一阵生疼,一股子温热的感觉流了下去——坏了,张婉婷回来的时候,以为自己被我们被背叛了,怨气更重,应该是把这里的孤魂野鬼吞进去了不少,现在,恐怕已经飙升到了阴青鬼的程度了。

她死的时候是带着封命符死的,自然比一般的死人厉害很多。

我立马凝气上耳,就听见一阵凄厉的声音:“骗我……你们全在骗我,我要你们,给我女儿陪葬……”

她现在已经被怨气支配,没有神志了。

程星河拉住了我:“七星,别贪这点功德了,这女的再不消灭,别说你那梅姨,咱们俩都有危险……”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张婉婷忽然不动了,死死的盯着我们。

啥情况,她迷途知返了?

不对……我看出来了,她不是在看我们,是在看我们身后的什么东西。

我立刻回头,看见了一个女人窈窕的身影,正站在了我们身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