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35章 面上怪气

愣一看我没认出来这是谁,这人脸上一层跟脖子截然二色的白粉,两扇假睫毛,忽闪忽闪的,站她前边都不用扇扇子,五官也跟打翻了调色盘似得,整体看下来,活像动物园里的山魈。

我刚想问她贵姓,程星河捅了我一下:“沙雕,你眼瘸了,这冯桂芬。”

冯桂芬?

妈耶,昨天在魅力城里,灯球忽明忽暗的,是人是鬼都分不太清楚,加上她昨天素颜,跟今天的模样天差地别,也真难为程星河的二郎眼了,这都能辨认出来。

这他娘的哪儿是化妆啊,这是变形啊。

但这不是重点,冯桂芬刚叫人砸了门脸,摆明是来找茬的。

果然,冯桂芬抱着胳膊,大摇大摆的在门脸周围走了一圈,回头看着我:“啧啧啧,我看李大师昨天挺英勇,以为路子多野呢,打听下来,原来你合家上下就这么个鸽子窝,哪儿来的腰杆,跟我冯桂芬找事儿?你以为,这条街是谁的地盘?”

“妈耶,这不西街口冯老板吗?”高老师在县城混了一辈子,认识的人多,一瞅冯桂芬脸色就灰了,连忙说道:“小孩子不懂事儿,您大人有大量,我这就让这猴儿崽子给您道歉……”

说着就要摁我脖子。

哑巴兰拦住高老师不干了:“凭啥啊?我们又不是属柿子的,是个人就能捏?”

高老师连忙拽了哑巴兰一把:“你个愣头青懂个屁,冯老板不是人……呸,冯老板不是普通人!”

原来这冯桂芬看着不打眼,其实是本地社会人的大头目,在周围几个城市名气都很大,轻易没人敢得罪——得罪她的,八成要就此消失在县城里。

而商店街所属的这块地盘,也是她的势力范围之内,年年要交保护费的。

成衣店的女老板他们在通气窗后面一瞅,也认出来了,当时就嘀咕了起来:“哎呀,这李北斗得罪谁不好,非要得罪冯老板!”

“他活腻了就活腻了,这不是连累咱们吗?这么一来,保护费不又得涨价……”

“这天杀的李北斗,冯老板不跟他算账,咱们也得跟他算账,让他带着那帮牛鬼蛇神滚出商店街!”

我倒是不意外,能让邸红眼做顾问的,来头儿小不了。

冯桂芬冷笑了一声,有几分得意之色:“道歉有用的话,还要我们这些平事儿的干什么?我告诉你们,昨天那事儿,没那么好完——真要是知道害怕,一,跪下给我和我那几个弟兄磕三个响头,二,把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结了,也不多要,也不少要,五百万就够了,三……”

冯桂芬看向了程星河,嘴角一勾:“那个叫riverstar的不是不给冯姐面子吗?让他陪冯姐我几个月,把冯姐哄得开心了,咱们的事儿一笔勾销。”

程星河一听傻了眼:“我?”

我也刮目相看,第一次知道这沙雕这么值钱。

高老师也听愣了,陪着笑说道:“冯姐开玩笑,这……”

“啪!”

冯桂芬一脚把一袋子石灰踹开了,脸也瞬间拉了下来:“谁他妈的跟你们开玩笑了?昨天弄的我那好几个兄弟中了邪,人不人鬼不鬼,发抖音上都一百多万个赞了,我们冯家不要面子啊?这几个条件满足了还好,不满足,我让你这辈子没法在县城做买卖!”

她话音刚落,她身后那个大汉就过来了,把一个大拳头攥的咯噔咯噔响。

高老师瞬间就紧张了起来:“冯老板消消火,我们哪儿敢惹您生气,就是这个条件,咱们再商量商量,这几个兔崽子不知轻重……”

从小就是这样。

我经常被人欺负,一旦还手,往往就会把欺负我的小孩儿给反杀打坏了。

小孩儿吃亏,就会回家哭爹喊娘,说李北斗那个有人生没人养的小野种欺负我。

在大人看来,谁弱谁有理,三五天就有家长肋下夹着孩子来找我算账,这个时候,都是高老师出面央告:“孩子小,不懂事儿,我跟你们赔礼道歉……”

高老师本来就有点驼背,为我给人鞠躬的时候,更显得卑微。

那个时候我也开始知道心疼人——也知道自己还手会给高老师和老头儿带来麻烦,所以再遇上了受委屈的事儿,我往往就忍一忍过去算了。

眼瞅着到了现在,高老师还是跟以前一样,为了我弯腰低头,我忽然不想忍了。

我拉住了高老师,就挡在了他前面,对冯桂芬说道:“大早上起来,你说梦话呢?”

高老师一下愣了,拼命拽我衣角。

而冯桂芬也愣了,半晌才反应过来:“你……你个小兔崽子说什么?”

我盯着她:“我说三件事儿,一,你把我邻居打了,给我赔礼道歉,二,你把我们两家店砸了,该赔的一分不能少,三,不许再来骚扰这条街,也不许收什么保护费。”

大汉一听这个,跟冯桂芬对了对眼,俩人扑的一下就笑出来了:“这小王八蛋可真够搞笑的。”

“喝多了吧?但凡吃一颗花生米,都不能醉成这样!”

成衣店女老板他们就更别提了,在透气窗后面就骂我:“你要死自己死,别连累我们!”

“就是,冯老板,我们跟这个小王八蛋可一点交情也没有,您生气,可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!”

而冯桂芬笑的眼睫毛都歪了,随手把那个眼睫毛揪下来,对着那个大汉招了招手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也不用下手太重,让他们伤筋动骨一百天,醒醒酒就行了。

那大汉一点头,对着我就扑过来,一手抓住了我衣领子,另一只手扬起来就要打我耳光。

这大汉一米八的个子,起码二百斤往上,可把高老师吓坏了,过来就想护着我,被我一把拉开。

而哑巴兰骂了一句娘,跟开了栏的斗牛一样,裹挟着一股子疾风对着那大汉就扑过来了。

大汉一撇嘴:“吃软饭的就是吃软饭的,自己没本事,他妈的让老头儿和女人给自己顶雷……”

可话音刚落,哑巴兰挂着潘多拉手链的拳头怼过来,他嘴里就掉了几粒东西——牙。

不光如此,他庞大的身躯整个踉跄了过去,扑的一下趴在了水泥袋子上。

冯桂芬一瞅,顿时就愣了:“老八!”

眼瞅那个老八动弹不了了,她难以置信的盯着哑巴兰:“这女的……”

那几个吃瓜的老板也傻了眼:“你瞅那个小姑娘的手劲儿了?她是人不?”

“不知道,我前两天还看见她一个人扛了三袋子石灰……”

冯桂芬眼瞅着老八被ko,往后退了一步,抬手就嚷道:“哥们弟兄,都出来,教教这几个兔崽子怎么做人!”

随着冯桂芬一声令下,不知道从哪里,黑压压的涌出来了不少大汉,一个个描龙画虎,气势汹汹。

成衣店女老板他们把透气窗的铁拉门都拉上了:“硬是打的好造孽唷。”

人是不少,可这对哑巴兰来说,跟一圈麻将一样——动动手就推倒了。

程星河都没插得上手,气的横蹦:“有点风头,就得让哑巴兰这货全出了。”

他年轻,有劲儿没处使,也实属正常。

而冯桂芬眼瞅着哑巴兰的神力,脸都白了,不声不响就消失在了人群后面,我还以为她逃走了,正想追她呢,忽然一只手就卡在了我脖子上:“小王八蛋,你看着文文弱弱的,手底下小弟挺硬啊!我给你加个条件——把那个小弟也让给……”

冯桂芬的劲儿确实挺大,腥风血雨里走出来的,应该也是有两下子,可她这两下子,比行尸旱魃之类的差远了,而我现在连行尸旱魃都能掰过来。

我手底下行气一撞,冯桂芬跟失重了一样,头冲下就栽了过来,惨叫了一声:“你……”

我确实怕麻烦,但我现在长大了,想保护身边的人,就像他们保护我一样。

而冯桂芬反应确实是快,眼瞅着我手要压下去,大声就喊道:“答应答应我答应!你说的三条,我全答应!我就快结婚了,可千万别打我的脸啊!”

结婚?

我一皱眉头,看着冯桂芬的脸:“你不像是要结婚的样子啊!”

冯桂芬脸顿时就拉下来了:“你会说人话吗……”

但她马上反应过来,自己现在可以说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只得勉强说道:“真的……真的,我这姻缘,是邸大师帮忙,好不容易求来的,小壮士你高抬贵手,我可不想婚礼上没面子……”

不可能。

冯桂芬的夫妻宫,跟个宇宙黑洞一样,简直亏空的深不见底,这种人要是能结婚,那除非得跟西游记里一样,鸡吃完米,狗舔完面,蜡烛烧断锁链。

不过……我还看出来了,她的夫妻宫上,确实浮现出了一丝怪气。

更让人意外的是,这个怪气,带着一种很奇怪的颜色——有点像玫瑰色的宝气,也有点像是有灵之物的青气。

她身边,好像有某种怪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