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44章 皇家之剑

难不成,就是锻造七星龙泉这家?

我一下高兴了起来,就跟冯桂芬要了地址,冯桂芬发完地址,连忙说道:“顾瘸子修东西可不便宜,大师,我到时候给你报销!”

我摆了摆手说不用了——已经从她这拿到了那个麻衣玄素尺这个宝物,再跟她要报酬,那保不齐会倒欠因果,反而不美。

冯桂芬不懂内情,挺不好意思的红了脸:“大师你什么都不要,莫非……要让我以身相许?”

我连忙摇头如拨浪鼓:“你放心吧,你的真命天子,这几天必定出现,我等你好消息。”

冯桂芬这才高兴了起来:“真的?”

不光如此,冯桂芬脸上的煞气散尽,也就是跟麻衣玄素尺的缘分到头儿了,她的子女宫也明朗了起来,有孩子也是早晚的事儿——虽然高龄产妇是有点危险,不过现在医学发达,她又是花岗岩娘子,估计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

这把冯桂芬给美的,抓过来我又亲又抱。

那个新郎官眼瞅着到嘴的鸭子飞了,不禁两眼通红。

这货其实也是被利用了——对方应该是利用他好色,用美女来引诱他,再让他用皮相来引诱冯桂芬。

害人者,人恒害之,就是这个道理。

第二天离开冯家,程星河还一直要看那个尺子:“你说这种刻度,能是丈量什么的?”

我还想知道呢!

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人跟我们擦肩而过,像是奔着冯桂芬家的方向去了。

我回头看了一眼,忽然就觉得眼熟——那是个女人,身形窈窕,没看见脸。

为什么会熟悉,难道……我的心一提,那个厌胜门的?

可正这个时候,程星河拍了我脑袋一下:“看见个美女,你就恨不得把眼珠子贴人身上,幸亏白藿香不在,要不然的话糖醋了你……”

我拉开程星河的手,眼看着那个女的不见了,追过去一看,冯桂芬家似乎也没有进去人。

是看错了,还是……

没办法,先按着要紧事儿做吧。

按着地址来到了顾瘸子的店,这个街上人倒是挺多的,比我们商店街可热闹多了,程星河就找了个穿马甲的人问,顾瘸子的店是哪一间?

马甲连忙说道:“你们也是来找顾师傅修东西的吧?不巧,顾师傅已经退休不干了,你们上别处问问吧。”

程星河一下愣了:“卧槽,不是吧?”

周围的人,却看向了那个马甲,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我却看出来了,拉住了马甲:“怎么,这些人全是找顾瘸子修东西的?”

马甲顿时一愣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马甲说话的时候,眼神不定,嘴角斜勾,一副心术不正的样子,分明是拿我们当猴儿耍——是这里排队的太多了,他怕轮不到自己,想着劝退一个算一个。

果然,马甲手一缩,讪讪的把脸转过去了,说我也是为了你们好,你看见没有,这全是找顾师傅修东西的,猴年马月也轮不到你们,看你们这样,也不像是什么有钱的,维修费都够呛拿得出来,就别在这浪费时间了吧?

这把程星河气的:“白骨精给唐僧送饭——假装好心。”

马甲不痛不痒的说道,那谁也没辙——谁让顾老头子一天就收一件东西?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

周围的人也跟着叫苦不迭,说顾瘸子以前一天能收十件,可中间娶老婆退休了一阵儿,这是后来他老伴儿死了,他实在闲不住,才另开了张。

也是岁数大了,所以一天只能收一件东西了,搞得这些人怨声载道的。

一打听,原来顾瘸子不光收的少,而且挑剔,只选一个对心思的修,他看不上的,多少钱也不修。

这买卖做的,比起赚钱,可倒更像是打发时间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又是江瘸子,又是顾瘸子,你看这些瘸腿的,没几个正常的。”

这个时候,人群一片骚动,一个铁拉门半死不活的卷了上来,下面溜达出个趿拉鞋的老头儿。

这老头儿果然瘸着一条腿。

周围的人见状,呼啦一下就把老头儿给围上去了。

“顾师傅你看我这个,我这是雍正御用的折扇,断了个股儿!只要您肯修好,多少钱您说!”

“你那个算啥,我这个是宋徽宗留下的鼻烟壶,就磨坏了一个犄角!”

这哪儿像是修东西啊,跟皇上选妃差不多。

那顾瘸子一双眼睛漫不经心的在这些人身上扫来扫去,露出了意兴阑珊的表情,像是嫌弃这些东西:“俗,一个比一个俗。”

看了这么一圈,好容易快到了我们这,忽然有一个很清越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景朝的东西,算不算俗?”

这个声音……我一抬头,就皱起了眉头。

江辰?

这货怎么也来了?

而且,景朝……他也知道景朝?

程星河忍不住嘀咕了一声:“真是冤家路窄。”

江辰那个身高长相,走在哪里都跟天神下凡似得,受到万众瞩目。

现在也是一样,他这么一出来,两行的人不由自主就给他让了路——看着这个光景,他让老虎下跪的场景几乎可想而知。

而顾瘸子一听“景朝”两个字,顿时就愣了一下。

江辰身边跟着江景,捧了个东西。

我一瞅那个东西,顿时也愣了一下——也是一把剑。

而那把剑通体光华璀璨,纹饰繁复,一看就知道,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。

上面,也有煞气。

顾瘸子就更别提了,一把将剑给抽了出来,只听“呛”的一声龙吟,那个剑甚至比七星龙泉更亮眼。

但剑的边缘,有了一些缺口——像是这个剑的主人在临死的时候,用这把剑奋勇杀敌,砍的卷了刃。

盯着那把剑,我莫名其妙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——好像,我以前见过这个玩意儿一样。

这把剑上……泛着淡淡的金气,是皇家的东西。

他从哪儿弄到的?

顾瘸子的眼睛也瞬间亮了:“哟,还真是景朝的真东西!这是皇家剑!”

江景顿时就得意了起来:“那当然,顾大师确实有眼光,宝剑配英雄,这可是我小叔叔费了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江辰摆了摆手:“顾大师,这个东西,您还看得上吗?”

顾瘸子盯着那把剑,简直爱不释手:“那是自然,这是大工匠打造的稀世珍宝……列位,今天我就选中这个东西了!而且,这个东西可得细细打磨,最近一个月,我就不收新东西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周围的人顿时都很失望,齐刷刷的叹了口气。

一个月?

我连忙就说道:“等一会儿,你还没看见我的东西呢!”

这话一出口,江辰江景和顾瘸子全看向了我。

仔细一看江辰,我的心又沉了一下——一段时间没看见,他的气阶更上一层楼了,已经到了地阶的程度。

也是,人家有钱,随随便便拿出点做善事,就比我苦哈哈亲力亲为积攒的多。

江辰看向了我,微微一笑。

还是那么居高临下,像是一点也没意外。

江景更别提了:“怎么哪儿都有你!你……”

说到这,他也看见我手里的七星龙泉了,顿时一愣,接着就是一脸嗤笑:“哎呦,什么好东西,到了你手里,也绝对用不出什么好来——大名鼎鼎的七星龙泉,都能断在你手里,宝剑有灵,我看是七星龙泉都以你这种主人为耻,自行了断了吧?”

我是想拾掇他们俩,但是现在拾掇他们,不管胜负,在他们家的背景下,我都没法全身而退,只能傻乎乎自己送人头,我还得留着命等潇湘回来,所以我也没多计较,就把七星龙泉放在了顾瘸子面前,故意露出了“顾氏锻七星”这几个字。

果然,顾瘸子看见了这几个字,浑身就颤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