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48章 酸梅敬粮

程星河顿时来了兴趣:“怎么,这是桂花树修仙成功了?”

儿媳妇连忙摇头,说不是,这个桂花庙,供的是桂花娘娘——桂花娘娘宅心仁厚,是治病救灾的神仙。

传说之中,有一年八月十四这天夜里,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往当地族长这登门拜访,让族长动员全村的人,做三件事,第一,家家户户都从地里割一把菖蒲挂在门上,第二,给她一把杀过许多活牛的刀,第三,十五这天,不要出门。

族长觉得这个要求匪夷所思,不过他看见这个女人不像是普通人,鬼使神差的也就答应了。

等到了那天,家家户户挂上了菖蒲,就躲在了门后,就看见了那个女人站在了村口,接着,远远的,对面来了一团黑压压的东西。

人们看清了那些东西是什么,顿时都给傻眼了——那是一群青牛!

当时就有一些人不乐意了,说这女的不让咱们出去,是不是想独吞了这些牛啊?

有几个贪心的,就想出去分一杯羹,偷偷的抓了几个牛进家。

结果那几个人一把牛拉进家里,才傻了眼,他们看清楚,那些牛的头上,都只有一根独角。

当地人传说,一只角的牛,那都是邪物变的!

而那些牛直接往人身上一撞,就消失了。

其他那些牛冲进了村子,想顶开门进屋,可见到了家家户户挂着的菖蒲,根本就进不去,而那个美貌的女人举起了杀牛刀,把那些独角的牛砍的哀叫连连,冲出了村子。

那个女人赶走了牛之后,村民刚要道谢,却发现那个女人也消失不见了。

村里人正议论纷纷呢,外乡回来的游子就来报信儿,说隔壁镇子发生了瘟疫,疫情一路从北边蔓延过来,按理说会让咱们这村子也遭殃。

可村子里,除了那几个贪心抓牛的高烧高热,浑身红疹,大部分都没有得瘟疫。

这些人才知道,那个女人不是凡人。

大家顿时对那个女人感恩戴德,想着谢谢那个女人,可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不见,上哪儿也找不到,这个时候,族长就想起来了,说那个女人鬓边,插着一枝鹅黄色的桂花。

那正是桂花飘香的季节。

于是本地人就跟那个女人叫桂花娘娘,在本地给她立了一个桂花庙,这么多年来,香火也都挺鼎盛的,而且自从立了这个庙,本地一次瘟疫都没发生过。

这个季节碰巧又是桂花末尾的季节,桂花庙里也种了很多的桂花树,满院子飘香,程星河闻的直流口水,叨叨着办完事情怎么也得吃个桂花宴。

进了庙里烧了香,我们就看见神位上确实是个美女的神像,端丽非常。

而儿媳妇就给我指点:“师父你看,那不就是长角的东西吗?”

顺着儿媳妇指点的位置一看,跟我猜的一样,那里是有一些塑像。

塑像是供桂花娘娘驱使的各种瘟鬼,头上都长着独角。

程星河也看见了:“哎呀卧槽,罗胖子感情是把这里的瘟鬼给得罪了,难怪得了那种毛病呢。”

我也看清楚了,缠绕在罗胖子家里的神气,跟这个桂花庙里的,一模一样。

根源是找到了,我就问儿媳妇:“那你公爹是怎么得罪这个瘟鬼的?”

程星河跟着插嘴:“那么爱贪小便宜,该不会是偷过人家桂花庙的东西吧?你们为了点蝇头小利,真是啥事儿都干的出来。”

得罪鬼神,报应自然小不了。

谁知道儿媳妇莫名其妙的摇摇头:“没得罪过啊!我公爹怕上这里来要花香火钱,一次都没来过!”

我一愣,这就怪了,那他为什么会被瘟鬼戳一身大臭泡?

儿媳妇怕我们不信,指着门口的庙祝,说他跟公爹是老相识,不信问问他。

一问之下,庙祝连连摇头:“就那个一毛不拔的东西?我也劝他跟桂花娘娘上个香,保平安,他就是不听,一次也不来,这下傻了吧?都是报应。”

没听说过不拜庙就被神仙嗔怪的,神仙能吃上香火,就不可能这么小心眼儿。

我就回头看着这个桂花庙,越来越纳闷了——眼瞅着到这里线索又断了。

程星河一只手拍在了我肩膀上,低声说道:“哎,七星,你我有个主意,你听不听?”

我来了兴趣:“说。”

程星河得意的说道:“你去买点乌梅,黑梅,白梅,青梅,越酸越好。”

我皱了眉头:“你怀孕了?”

我也是有点懂的,酸儿辣女,这还得是个胖小子。

程星河给我脑袋上来了一下子:“让你准备你就准备,再有金银纸一叠子,贡香一把。”

一听金银纸和贡香,我才知道他要干啥。

他又跟我往拔哑巴兰那挤挤眼:“现成的阴阳人,不用白不用。”

等照办弄好了,我们就在桂花庙后面供了梅子烧了纸,果然,不长时间,一阵小旋风试试探探的就出现了。

这叫敬粮招魂。

一些孤魂野鬼死后被人遗忘,吃不上香火常年挨饿,有时候逼得不已,就会撞在夜归人身上,讹诈一些吃的花的。

所谓敬粮,就是供奉的时候不说名字,本地的孤魂野鬼都可以来吃,作为交换,它吃了你的敬粮,你也可以问他几个问题。

这个小旋风,就是来吃敬粮的死人,眼瞅着,胆子好像不怎么大。

哑巴兰还在那观察酸梅为啥这么多品种呢,被程星河一把推到了旋风上。

哑巴兰一个踉跄,重新站起来身来,看着我们的眼神就不一样了——他虽然平时也是女人装扮,可算是那种英姿飒爽的类型,现在,扭扭捏捏羞答答的,走起路来风摆杨柳,甚至还翘起来了两根兰花指:“大爷,什么事儿问奴?”

说话是这么说,他眼看着盘子里的各色酸梅,喉结一滚一滚的,像是快流口水了。

程星河摆了摆手:“吃吧。”

哑巴兰一听,扑过去,狼吞虎咽的就吃了起来,看的我两腮直冒酸水。

我这才知道,原来死去的女人好吃酸,所以酸梅对一些死去的女人,有致命的吸引力,相比于男性死者,女性死者的消息来源是更灵通的。

程星河得意的跟我歪了歪头,示意我开口,我咳嗽了一声,就问罗胖子的事儿。

“哑巴兰”一边吃酸梅,一边皱起了眉头:“哪个罗胖子?这附近的神灵,可就数桂花娘娘最宽仁温厚了,还有这事儿?”

我立马看向了程星河,别是白玩儿一场吧?

程星河也有些尴尬:“就是……就是得罪了桂花娘娘,被桂花娘娘的瘟鬼戳了的那个!”

“哑巴兰”听了这个,忽然恍然大悟:“难怪呢,原来是那个死胖子!要说那个死胖子,奴就知道了,哎呀,那个死胖子,可把桂花娘娘给害惨了!这种惩罚,依奴看,还是太轻了矣。”

我顿时来了精神,让她细说。

“哑巴兰”叹了口气:“大爷只管去问那个罗胖子自己就好了,问问他,油里掺了什么爱物?”

油……啊,对了,儿媳妇提起过,说罗胖子弄到过一个榨油机。

不过,油跟桂花娘娘什么关系?

还没等我问,“哑巴兰”接着就喋喋不休的说道:“为了那点事儿,桂花娘娘可是元气大伤,这下子,本地可是要闹大乱子了……不光是那个罗胖子,全城的人,都要跟着那个罗胖子倒霉咯!”

说着,她又嘻嘻的笑了起来:“不知道,有没有大爷们这样好看的郎君,下来给奴做伴儿……”

我和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什么意思,这个城里,要闹灾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