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50章 菖蒲挂门

饶是这么想,我进去一瞅也愣了一下,只见那个垫子里面,密密麻麻的都是银行卡。

罗胖子一辈子,奔着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,在不同的银行开了许多不同的卡,除此之外,还有很多金条一类的硬通货,这是罗胖子生怕银行倒闭,留下的后手。

小罗倒是知道他爹的密码——为了图吉利,全是幺八幺八。

这么一查询,确实足够给城里人发钱了。

程星河直咽唾沫:“你说他有这么多钱不用,这辈子图个啥?”

这就是所谓的人各有志了,谁能知道他怎么想的。

菖蒲挂门能领钱的消息传遍了全城,大家一开始不信,还有人赶过来问是不是搞营销诈骗什么的?

我就劝他们,不就拔一把菖蒲的功夫吗?那可是一千块钱啊!大了是干不了,但给家里人买件过冬衣服,或者给小孙女买点玩具还是干的了的,为啥不试试?

骗能骗你个啥呢?搞促销领鸡蛋你们还排队呢,这比领鸡蛋不强多了吗。

这些人一听,觉得也是这个理,争先恐后就去水边薅菖蒲。

程星河有点担心:“哎,你说他们薅了菖蒲,不挂门,或者晚上还是坚持出去怎么办?也没人盯着他们啊!”

我答道:“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了,他们要是还坚持着背约,遇上了瘟鬼也是报应。”

就跟那些出门拉牛的人一样。

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城,有能力去薅菖蒲的全去了,但还有一些,是留守儿童或者出不来门的老人,我和程星河哑巴兰也背着菖蒲,四处望气寻找那种人家,找到了就给他们挂上。

可全城这么大,我们三个的力量,也未必能在天黑之前搞定这件事儿,我就把灰百仓给叫出来帮忙。

可这地方正好前一阵才有了灭鼠行动,灰百仓能招来的帮手也不多。

正着急呢,忽然听见身后一阵狗叫声。

我回头一瞅,顿时一愣,只见身后是百十来只木头狗,每个木头狗身上都挂着几捆子菖蒲。

顾瘸子正站在那些狗身后,眯着眼睛对我们笑呢!

原来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了。

顾瘸子歪头:“小孩儿,你确实是个干大事儿的。”

这把我夸的挺不好意思,连连摆手:“谁发现这种事儿,都会这么干的。”

可顾瘸子很认真的摇头:“你跟其他人,不一样。”

程星河一听比我还得意:“你这瘸子眼光还行。”

哑巴兰也跟着点头。

这话我其实听很多人说过了,可到现在,也不知道到底哪里跟人家不一样。

就这么忙和了一天,好不容易把菖蒲分发的差不多了,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撞我,示意我去看天。

只见西边黛色的天空,已经升起来了第一颗星星。

到时间了。

可正在这个时候,我又觉得一股子煞气出现了,回过了头去,程星河跟着我的眼神一起回头,脸色冷不丁就变了,手里“唰”的一下,弹出了一串狗血红绳:“妈的,这瘟鬼够着急的,这么早就来了……”

我却拉住了程星河:“不对,这个气,跟那些挨家挨户查探的瘟鬼不一样。”

这个瘟鬼,倒是带着点神气——是在桂花娘娘那当差的!

我凝气上耳,也听见了身后一阵声音响了起来。

那个声音咿咿呀呀,倒是有点像是小孩子的声音:“桂花娘娘说,多谢郎君相帮分发菖蒲,不过这次瘟鬼来的多,娘娘让小的带个话,请郎君莫要勉强,反受其害,还是快走吧,娘娘吃本地的香火,瘟鬼之事,是娘娘的职责,娘娘会亲自应敌。”

程星河也听见了,小声说道:“既然这样,咱们该干的也干差不多了,走吧?瘟鬼可不是闹着玩儿的,术业有专攻嘛。”

之前我已经让小罗去买上好的香油,去桂花庙把那些秽油给换回来了,难道桂花娘娘已经恢复过来了?

那可就太好了。

这时,一个很悠长的鼓声响了起来。

程星河顺着这个鼓声往外面看,这一看,顿时就是一愣:“卧槽,瘟鬼的大部队已经来了!”

我也看见了,城门外面,满满当当,全是煞气,跟来了洪水一样。

是啊,被桂花娘娘压了这么久,这些瘟鬼想必早就急不可耐,等这个机会,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了。

与此同时,一缕神气,也出现在了城口。

程星河看清楚了,低声说道:“好大的阵仗。”

我凝气上目,看到了一团模糊的影子。

像是数不清的随从,抬着一个很大的轿辇。

神气就出现在轿辇之中。

不过这神气不高,我以前见过潇湘的神气,可比这个壮丽多了。

“哗啦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响声从城外响了起来,滚滚煞气直往城门口里冲。

但轿辇之中的神气挡在了城门口,跟一道屏障一样,那些煞气被拒在外面,进不来。

我顿时也松了口气,心说这下能放心了,程星河也跟我点了点头,意思是可以回去睡觉了。

这一天跑动跑西,确实也累了,我刚要答应,忽然哑巴兰一把抓住了我:“哥,不对啊,你看!”

我顺着哑巴兰指点的方向看过去,顿时也是一愣。

只见那道神气上,竟然出现了一丝一丝的裂痕!

我心里顿时雪亮——难怪桂花娘娘的神气那么弱,我还以为她只是地方上的小神灵,比不上潇湘很正常,但现在看来,根本就是桂花娘娘被秽物侵袭,没有恢复元气,不让我们帮忙,只是怕连累我们!

这样下去,根本挡不住啊!

果然,神气屏障上出现的裂痕越来越大,甚至有一些一团一团的煞气,从裂痕之中挤了进来,钻进来城门里!

这下不好了。

我二话没说冲了上去,一手把玄素尺拿出来,对着那个瘟鬼就横削了过去。

玄素尺上煞气惊人,那个瘟鬼瞬间就在我手上一削两半,触手冰凉冰凉的,好像一团子烂棉絮,飘在空中就散开了。

这只是一只,后面源源不断涌进来的,越来越多。

程星河盯着城外,脸色越来越难看了:“七星,不是我说,这次真不是一般的买卖,靠着咱们三个,实在是有点够呛,这就跟抗洪救灾一样,咱们三个人去堵窟窿都不够。”

是倒是,不过现在除了我们,也找不到其他的帮手——自从上次开完了青囊大会,天师府的都忙着处理四相局的事儿,我给乌鸡杜蘅芷他们打电话,十次有九次打不通。

现在也是一样,顾瘸子这个城市我人生地不熟的,找同伴也不知道上哪儿找。

而这个时候,后进来的瘟鬼见打先锋的被我给打死了,阴风四合,数不清的瘟鬼对着我就扑过来了,

哑巴兰见状,腰上金丝玉尾鞭一起,对着那些瘟鬼就打了下去,随着凌厉的破风声,大团瘟鬼在空中四分五裂。

这一下,更是把后来的瘟鬼给激怒了,对着我们就缠裹了过来。

程星河本来还想拽着我们跑,一瞅我们已经被瘟鬼给盯上,算是泥足深陷,只得骂了句娘,利落的弹出狗血红绳,对着那些瘟鬼包抄了过去:“他奶奶的,也只能要死一起死了。”

不光如此……我眼看着,桂花娘娘挡在城门口的神气,已经被彻底冲开,全部瘟鬼,一起涌进了城里来。

身后煞气一动,应该是那个报信儿的瘟鬼又出现了:“娘娘说,这不是你们能抵挡的,让郎君快快躲避。”

我就凝气上喉跟着说鬼话:“娘娘恢复的怎么样了?”

那个声音叹了口气:“娘娘深受其害,到现在,也只能勉强降灵。”

我就知道。

我接着说道:“既然这样,我们是吃阴阳饭的,怎么也得搭把手,你跟娘娘回话,说我尽力而为,量力而行。”

那个声音犹豫了一下,才低声说道:“既然郎君心意已决,小的就背着娘娘,斗胆偷偷告诉郎君,这次瘟鬼为报素日之仇,来势汹汹,领头儿的,尤其厉害——郎君千万要当心,一个锥髻文身的,而那个头领的弱处,是在眼睛上。”

眼睛?

我凝气上目,还真看见煞气之中,有一道特别明亮的青气,像是这个瘟鬼说的长相。

这就是那个头头了。

“能在天亮之前把城门守住,让瘟鬼败退,这一年就平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