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354章 街上有邪

罗胖子虽然其貌不扬,但是祖上是大户人家,这个有紫金土的宅子,也是因为祖上财大气粗,特地找了人给相看的,说住在这里,土生紫金,万事顺心,生子读书,科考贵矜。

可到了罗胖子他爹这,因为年代原因,家道中落,罗胖子他爹是一个文人,肩不能挑手不能提,迫不得已,就在朋友的建议下,开始学着做买卖。

结果卖了田地做本钱,又被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骗光了全部的钱,还背了一身债,债主打砸抢,来拿过冬的厚衣服都拿走了。

一家人前一天还能绫罗绸缎,第二天连下锅的米都没了。

罗胖子他爹看着饿的大哭的罗胖子,下定决心,怎么也不能让孩子饿死,于是他一咬牙,就上了码头当扛包工人。

他的手本来是写字画画的,这一下被磨的全是血泡,但他硬是用血淋淋的手,给罗胖子捧回来了好几个大白馒头。

罗胖子到现在还记得,当时他爹叹了口气,说他算是知道,什么叫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了。

这句话,在罗胖子心里扎了根。

而他爹那个身板子,体力活没干多久,就得了病,站都站不起来了,只好带着罗胖子两个去要饭,罗胖子以前有钱,家里使唤丫头小子都不少,那些人看见罗胖子父子竟然到了上街行乞的地步,奔着他们就拍手大笑,说他们是封建年代吸血鬼,早该有这一天了!

有人想给他们点钱,那些好事儿的就拦着,说这是老爷少爷,谁稀罕你们这点臭钱?

罗胖子不明白,以前他们恭恭敬敬的伺候着自己,自家体恤下人,自问待他们也不薄,可为什么今天到了这个地步,他们第一个来落井下石?

人是没有感情的,人只认识钱。

位置越高,摔的越惨,那些人就会笑的越欢——同样是人,为什么有的锦衣玉食,有的人生来就得伺候他们?他们早就不满,眼看着那些高处的人现在跟他们一样,甚至还不如他们的位置上,他们才会开心。

罗胖子不想过这种日子了。

他爹讨不来饭,要饿死了,罗胖子四处磕头,满脑袋是血,也没要来饭。

他爹临死的时候说,你这辈子,莫信别人,只要信钱。

罗胖子没掉眼泪,他只点了点头,说记住了。

终于有个人看罗胖子可怜,低声说,你上你们家,西北角挖一挖,挖出个东西扔进河里,就好了。

罗胖子也不认识那个人,问他啥意思?

那人就告诉他,几年之前,亲眼看见罗胖子他爹那个朋友埋了东西在他们家院子里,以后他们家就败了。

罗胖子要道谢,可一抬头那人就不见了。

罗胖子立马回家娶挖,果然从土里挖出来了一个东西——是个漏斗。

那个位置是财位,漏斗埋在财位里,这家不管多好的风水都得败了。

罗胖子扔掉漏斗,家里还真的好起来了,可他时时刻刻都记住那句话,不信别的,只信钱。

他留着钱,是怕子孙后代,遇上跟自己一样的事儿,而他还是跟以前一样,无能为力。

这就难怪了……

眼下罗胖子算是用全部的财产,给自己赎了罪。

其实好多事儿真的是天命注定,看的越重,可能失去的反而越快。

而那个漏斗……我禁不住猜测了起来,难不成,也是厌胜门的法子?

回到了顾瘸子的门脸,顾瘸子摸着紫金锤别提多高兴了,立马着手给我修七星龙泉。

我们三个累了一晚上,也终于在顾瘸子这睡了一个好觉。

迷迷糊糊,听见顾瘸子接了个电话:“千树?那些厌胜门的在找东西?找什么?哦,你问我,我哪儿知道,我销器门的!你这小王八蛋,别把我跟他们混为一谈!”

一听厌胜门这三个字我瞬间就精神了,他们找什么东西呢?

不过听上去,顾瘸子也不知道。

一侧脸看见程星河早醒了,正在刷手机,看我也睁了眼,就把手机伸过来了:“你说着罗胖子,干了这种事儿,竟然还能死人放屁有一缓,他们家紫金地确实不错,你什么时候,也给我找一块?”

我一瞅手机新闻,顿时也愣了——本地菖蒲价格暴涨。

罗胖子家收了那么多的菖蒲,看意思,又能发一笔小财了——不知道他们现在吃的,还是不是榨菜水泡馒头。

哑巴兰也醒了,不明真相的也伸头过来看手机,我一瞅哑巴兰这个功德,倒是高兴了起来——睡了一觉,这货终于也跟着升阶了!

他现在终于能成玄阶三品了。

再一看程星河,也到了玄阶二品。

救了全城的人,那可是大功德!

不过我貌似还是玄阶一品——这也没办法,越往上,需要积累的功德也就越多,不过我毕竟也起了大作用,估摸着,离着地阶,已经不远了。

那就更得赶紧积累功德了——早日上了地阶,能做到的事情,也就更多了。

而这个时候,顾瘸子气咻咻的挂了电话,对我招了招手。

七星龙泉修好了?

我顿时也兴奋了起来,就过去了。

没成想,顾瘸子说道:“这把宝剑,真不愧是我们老祖宗锻造出来的,比我想的要费事儿,你还得等一阵子,过十天再来取吧。”

这让我不禁有些失望,不过再一想,只要七星龙泉能回来,十天算个啥。

顾瘸子说着,给我了一张纸:“这是修票,一手拿票一手拿物,认票不认人,可不敢弄丢了。”

我连忙点了点头,把那个纸装好了。

我们也不能在这里住十天,万一那个神秘女人来找我呢,于是我们一合计,也就先回去了。

一到了熟悉的商店街,感觉就舒服,一瞅门脸的装修程度,倒是进展的很快,老头儿坐在了高老师店堂门口,还是晒着太阳撸着猫,而白藿香则是在指挥工程队干着干那,俨然是个精明强干的监工。

程星河一瞅她那样,就用肩膀撞我:“哎,正气水这老板娘当的,真是大盆里面装小碗——一套一套的。”

白藿香耳朵尖,冷冷的就说到:“程二傻子,你这几天是不是嗓子有点痒痒,要我给你治治?”

这话翻译过来,就是毒哑你。

程星河瞬间把脖子缩回来了:“没有没有……不是,你跟谁叫二傻子?”

“你要不爱听,跟你叫大傻子也行。”

俩人吵了起来,哑巴兰赶去拉架,古玩店老板祭出了瓜子,边看边嗑。

已经到了深秋的节气,金色阳光斜斜的照在门脸前的马路砖上,路边的银杏叶子哗啦啦掉了一地,场景简直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正这个时候,高老师过来了,跟我一起看他们打闹,唏嘘我这个小家越来越热闹了,这下他就放心了。

这倒也是。

我正要笑呢,忽然发现商店街的氛围不太对——这个季节不算淡季,怎么人这么少?

高老师,古玩店老板这一侧的门脸,全都是门可罗雀的,都抱着零食啥的,懒洋洋的在门口坐着,一副没有干劲儿的样子,而对面门脸,尤其是成衣店,你来我往,这叫一个热闹。

那些顾客,只在对面买东西,看都不看这边一眼。

高老师发觉了我的视线,说道:“你也发现啦?也怪,这两天啊,咱们这一侧的商户,全跟犯了邪一样,就是没人进门,这把人急的,这还不算,还光走背字,隔壁炸油条的老徐把手烫了,自行车行的老刘被样品砸了脑袋,更邪乎的是卖鞋的小伍,说半夜家里还进了个女鬼,吓的烧到三十九度。”

这也怪了,商店街的风水一直不错,按理说保平安招明财,在这住了这么久,除了那次赤玲派了小鬼来捣乱,没出过什么幺蛾子啊?

难不成……又有人在商店街捣乱?

我立马就找了个梯子,在高处看了看商店街的风水。

这一瞅不要紧,我顿时倒抽一口凉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