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55章 三寸金莲

一道黑气拔地而起,楚河汉界一样把整条商店街一分为二,对面的成衣店那一侧光亮无比,像是阳面,而我们这一侧阴气笼罩,成了阴面。

也就是说,我们这一排的好运气,全倾斜到了成衣店那一侧,客人本能也不会对我们这阴气森森的地方有好感,自然懒得进来,闹邪什么的就更别提了。

商店街不可能平白无故变天,有人动了我们这里的风水。

而且……我仔细一看,这个改风水的人动作还十分高明,我只能看出是被人动了手脚,就跟罗胖子紫金地那个漏斗一样,却看不出来,手脚被动在了什么地方。

不是我吹牛逼,风水这方面我算了得了老头儿真传,入行以来也没怎么遇上过敌手,还是第一次被难住了。

动手脚的是个硬茬。

我正要细看,高老师就在底下喊我,说鞋店小伍来了。

我连忙从高处下来,一看小伍就皱了眉头,他眼轮子乌青乌青的,气色别提多差了,三盏命灯摇摇欲坠的,确实是被阴气侵袭的征兆。

小伍大名伍绍鸿,在门脸西头开了个鞋店,我们岁数差不多,没事时常在一起下象棋。

他一瞅见我,顿时跟见了亲人似得,一把抓住了我:“北斗哥,你可算回来了,卧槽,昨天差点没吓死我,你快给我收收惊,我再烧下去我们家体温计都爆了。”

我也听高老师提过他撞邪的事儿,就让他说说到底什么情况。

原来昨天晚上商店街这边下了大雨,一场秋雨一场凉,其他的商户都把门关上进被窝了,小伍端着棋谱研究象棋研究的入神,没注意天就黑了,刚把铁拉门拉下来,一回头,发现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个女的。

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,也就二十出头,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汉服,挽着云髻,不过浑身都被大雨给打湿了,黑头发粘在苍白的脸上,看上去楚楚可怜的。

小伍赶紧把拉门拉起来了,问她买鞋?随便看,配汉服的绣花鞋我这也有。

那姑娘就告诉他,说你这的鞋没有我的码,遇上雨了,走不了,能不能在你这避避雨?

小伍性格大大咧咧的,人也热心,连忙点头说没问题,你就在这坐着吧。

说着,小伍开了灯,继续研究象棋。

那姑娘像是对小伍来了兴趣,就问小伍怎么不回家,没有女人吗?

小伍摆了摆手说倒是想哩,一直没找到。

这倒是不假,小伍虽然是个很精神的小伙,却算是相亲界的一股泥石流,从高老师到古玩店老板,整条街的商户几乎都给他介绍过对象,最高记录一天相了七个,可没一个有下文的。

那个姑娘一听,脸一红,像是很高兴的样子,期期艾艾的来了一句,那就好。

小伍不听还好,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,心说怎么着,你幸灾乐祸啊?

一下对这个姑娘态度就不好了。

而姑娘却不识趣,眼瞅着小伍正在研究象棋,也凑了过去,看小伍摆弄了半天,就红着脸说道:“我也会下象棋。”

小伍爱答不理:“哦。”

姑娘接着就说道:“要不……我跟你下一盘棋,我要是赢了,我就当你的女人,好不好?”

小伍冷笑:“我小伍在这条街上就没输过。”

于是两人杀了一盘,意料之外,姑娘棋艺竟然是出人意外的强悍,小伍输了。

姑娘满怀期盼的看着他,含羞带怯。

小伍:“这盘不算,再杀一盘。”

两人一直杀到了半夜,小伍眼睛都杀红了,也没翻盘。

姑娘看着外面的秋雨,低声就说道:“要不,咱们不下棋了,做点别的……”

小伍刚想说不下棋还有啥可干的?可一错眼,他看向了对面供顾客试鞋的镜子,忽然就觉得哪儿有点怪怪的。

半晌他才反应过来——不对啊,这镜子只照出了我,怎么照不出这个姑娘?

她一身大红汉服,挺显眼的啊!

镜子坏了?可没听说镜子出这种毛病啊!

难不成……

小伍恍然大悟,他听我说过,只有邪物,才不会出现在镜子上——因为镜子辟邪,邪物一定会用尽方法躲着镜子。

眼看着姑娘温香软玉的靠过来,小伍这才看见,那汉服宽大的下摆下,露出了一双小脚。

是这个年代,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三寸金莲!

难怪说没有她的码呢!

小伍因为跟我关系好,经常听我提起业内的事儿,他一下就想起来,我曾经跟他说过,家宅里最辟邪的一般是扫帚——因为扫帚沾染地气,得了土地神灵气,打邪物一打一个准。

他伸手就摸到了扫帚。

就在那个姑娘要靠过来的时候,小伍手起扫帚落,一下打在了那个姑娘头上。

那姑娘顿时就让他打蒙了,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露出了一脸的哀怨:“我还以为……”

小伍又想起来了我说的一句话,就是“鬼话乱人心”,他抄起了扫帚,没头没尾,闭着眼睛,对着那个姑娘就打了下去——我还说过,鬼影魅人魂。

等他睁开眼睛,那个姑娘果然已经消失了。

他这才松了口气,赶紧把铁拉门给拉下来了,那一晚上是抱着扫帚睡的。

而半睡半醒的时候,他隐隐约约,还是能听见,屋里似乎哪里有呜呜咽咽哭泣的声音。

那声音引的人浑身发冷,好不容易熬过了这一晚上,太阳出来,可小伍这眼皮却怎么也撩不起来,浑身打冷战,上诊所夏楚楚那看了看,才知道是发烧了。

中邪的人,多发烧,这也是常识。

小伍拿完药就赶紧来门脸找我,可我还在顾瘸子那没回来,把他急的够呛,这不是,刚从夏楚楚那输着液,听说我回来了,拔了管子就来了。

小伍的印堂带黑,看来那姑娘确实不是人。

而且,他夫妻宫上黑中透赤,妥妥是开了鬼桃花。

小伍一听鬼桃花仨字,把眼就瞪圆了:“桃花?啥意思?”

程星河实在听不下去了:“你说啥意思?人家女鬼喜欢你呗!我也是服了,这七星就是个钢铁直男,你可倒好,你这段位,得是个钛合金直男。”

哑巴兰一知半解,也跟着点头。

高老师更是深有体会:“妥妥就是!”

原来小伍虽然做事精明强干,对朋友热情友善,偏偏在男女关系上就是不解风情,上次高老师给他介绍个姑娘,俩人发微信,姑娘说喜欢这一季最新的苹果,暗示他给买个手机,他可倒好,上市场批发了十斤刚从树上摘的,用蛇皮袋扛着给人送单位去了。

他还发微信问爱吃不?啥时候出来玩儿?

姑娘气得够呛,回了个有病,他来句那我上我们商店街,伤风感冒找社区诊所夏楚楚,骨折枪伤找白藿香,我都熟。

气的那姑娘直接把他拉黑了,顺带把高老师也拉黑了。

鬼桃花也算是桃花了,不,应该说铁树开花。

我寻思了起来,那个金莲姑娘,跟商店街风水发生变化,会不会有关系?

想归想,我还是先跟白藿香讨要了点生犀角,生玳瑁磨粉给他吃了,又用麝香塞了鼻子,不长时间,他这烧慢慢退下去,我看他命灯不摇晃,阴气大概去的差不多了。

小伍跟我这处于同一侧,也是阴气侵袭的一侧,我就上他们家看了看。

那汉服姑娘不找别人找他,肯定也是有原因的。

小伍的门脸前面做买卖,后面是卧室,平时就住在这。

我对这里太熟悉了,连他糖蒜罐子放哪儿都知道,而这么一进来,铺面就是一股子阴气——比外面还冷。

我就问小伍,最近家里有没有添什么东西,尤其是旧东西?

小伍想了想,说没啥印象啊?

不对啊,这个阴气是新来的,这里肯定有东西。

我接着就问小伍,那咱们这条街,这两天来没来什么可疑的人?

商户做买卖时间长了,看客户一看一个准,就知道他是诚心买东西,还是干什么的。

可小伍还是摇头,说这一阵商店街风平浪静,也没见什么怪人。

正说着呢,一个人进了店堂,我以为来顾客了,心说啥顾客连阴气都没挡住,结果回头一瞅,竟然是个熟人——成衣店女老板。

成衣店女老板是上个月才搬来的新商户,我跟她不怎么熟。

她这么一进来,东张西望,显然也不是来买鞋的,盯的全是门窗户型,倒像是来看房的,好像这是她自己家似得。

小伍看见她,也皱起了眉头:“你又来干啥?”

成衣店女老板看都不看小伍一眼:“你开门迎客,还怕人进来?难怪你这买卖一天不如一天,我劝你还是赶紧改行,把这个店面让出来,别干占着茅坑不拉屎。”

说起来,小伍这个店的位置是很好的,不过最近生意显然不怎么样,桌子上只有泡面,火腿肠都没加。

成衣店女老板比我们大三五岁,长得其实还行,但是颧骨凸起三白眼,两腮下陷下巴尖,让她看上去尖酸刻薄,难以招惹。

而且,我还看出来了,这成衣店女老板的眉宇之间,笼罩着一股子黑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