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58章 不惧水火

小伍条件反射抓紧了绳子,但一反应过来绳子那头拴的是什么东西,吓的面如土色,再一瞅我去抓邪祟,还是下定决心就抓紧了:“哥你放心吧!”

而这么一转身,我就听见那个汉服姑娘说了一句:“它刀枪不入,不惧水火,你们不是它的对手,别去送死!”

刀枪不入,不惧水火?

我回头就看向了她:“那到底是什么?”

汉服姑娘欲言又止,像是不方便说,犹豫了一下才说道:“你们还是快躲起来吧!”

程星河皱起眉头,暗暗捅了我一下:“七星,她们别是一伙的,串通一气咋呼咱们吧?”

不管那是什么,也不能放着不管,任其伤人。

我还是转身跑出去了,就听见那个姑娘在我身后,幽幽的叹了口气。

到了街上,果然看见窗帘店老板背对着我们,一步一步的正在往后退,他面前,确实是个穿红衣服的姑娘——跟刚才那个,长得一模一样,跟复制粘贴的一样。

但就一点不同——我顺着裙摆看下去,屋里的姑娘是三寸金莲,可这个姑娘,是一双正常的脚。

果然——之前小伍说看着吸气的姑娘有点不对劲儿,是因为脚不对。

程星河都忍不住把脑袋回过去确认了一下:“她们俩……什么情况?”

而窗帘店老板身子完全僵住了,脚后跟磕到了马路牙子上,仰面就躺下来了。

那个红衣姑娘虽然模样跟屋里的一样,可神态却大不相同。

屋里的无辜柔弱,可这个低眉恶眼,一脸煞气,对着窗帘店老板俯下去,张口就吸。

窗帘店老板吓都快吓尿了,能喊出那句有鬼,都算的上是个人物了,这会儿哪儿还有反抗的本能,我一步超过去,抽出玄素尺就格了过去。

玄素尺上的煞气炸起,这个女人跟刚才那个一样,瞬间被煞气冲退了一步。

窗帘店老板抬头一看我来了,这才松了一口气,对着我就骂道:“你不是吃阴阳饭的吗?竟然让这种东西在你家门口晃悠,你干啥吃的?”

窗帘店老板这人耳前虚亏,耳廓弱小,这种人耳根子巨软,很容易被人影响,这一阵追成衣店女老板呢,估计全是从女老板那学来的。

程星河也没客气,上来就踹了窗帘店老板一脚:“他妈的你要脸不要,我们救你还这么多屁话,吃饱了骂厨子?”

窗帘店老板振振有词:“什么逻辑?东西不好,我还不能说了?”

程星河冷笑:“可以啊,劳务费你结够了,少一分不行,一会儿我给你看看我们铺子报价单。”

我也没心情听他们俩扯皮,看向了面前这个汉服女人。

这个女人的煞气直往外炸,一身邪气,好像被什么邪法养过。

而她的速度也非常快,眼瞅着我坏了她的好事儿,脸一沉,对着我就扑过来了。

她是真凶,已经错不了了,我举起玄素尺,横着冲她一削,她灵敏的躲避开,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,冲着我右侧就冲过来了。

我立马闪避过去,可她速度特别快,跟着我就冲了过来,程星河转头往这里一看,顿时大吃一惊:“七星,小心!”

我觉出来了,一阵冰冷的气息,奔着我后脖颈子就压下来了——这个东西,想吃我的气!

我立马反折身子,抓住这个机会,一尺就劈过去了。

这一下,她没躲过去,结结实实的被我砍中了,可我还没来得及高兴,只觉得虎口一阵剧痛,顿时就愣了——这个姑娘,竟然跟瘟鬼头子一样硬!

“铮”,玄素尺打上去,甚至还有金石之声!

程星河也愣住了:“卧槽,玄素尺都挡得住,这娘们什么构造?”

我一下就想起来,屋里那个姑娘说过——它刀枪不入,不惧水火!

就在我失神这一瞬间,她微微一笑是,一把抓住了我拿着玄素尺的右手上。

我条件反射就要挣脱,可万万让我没想到的是,她看似纤细的手,竟然跟老虎钳子一样,卡的紧紧的,我竟然用不上力气!

程星河见状,也着急了:“七星,这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,你他娘的等雷劈呢!”

你他娘哪只眼睛看见我怜香惜玉了?不光如此……我甚至感觉出来,我身上的行气,竟然像是靠近吸尘器通风口的灰尘一样,源源不断的被这个女人吸走了!

卧槽,这是吸尘器成精了吗?

我立马想把行气给压回去,可根本不管用——脉门搭在了它手上,行气根本控制不住!

难怪……屋里那个女人说,我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!

难不成天道有轮回,我吸了老海的行气,现如今要还给这个女的的?

这样不行,我心念一转,立马掉过玄素尺,对着自己被它抓住的右手就劈下去了。

程星河一看,一下愣了:“你疯了!”

手被玄素尺的煞气一震,她抓着我的手瞬间被冲开,我这才把手给收回来——还好我反应的及时,行气损失的不算太多,但是右手已经整个僵住了。

眼看着那个姑娘还要扑,程星河的声音就在她身后炸起:“七星,躲!”

我反应过来,往旁边一滚,只见一道火光就从程星河身上炸起,对着那个姑娘烧过去了——他一手打火机,一手不知道哪儿抓来的喷雾器。

那火跟卖艺人似得,熊熊烧了那个姑娘,对了,程星河这货不傻,是知道这姑娘是个物灵——物灵一般是寄居在老物件上面的,多数怕火!

我精神也振奋了起来,但是马上,我就发现,这姑娘确实也不怕火!

“程二傻子,跑!”

程星河偏头有些不解,但一眼看见这姑娘连火也不怕,脸色顿时就白了,扔下喷雾器和火机,一咕噜滚到了马路牙子另一侧:“她是铁甲小宝成精吗?”

真的刀枪不入,不惧水火……

眼瞅着她要扑程星河,我左手运气,一根金丝玉尾绳对着她就缠过去了。

但毕竟是左手,远远没有右手精准,我想套住她的脖子,但绳子从肩膀滑落,只勾住了她一只手。

饶是这样,她还是被我拖了一步,抢在这一步上,程星河已经躲到安全地带去了:“七星,这东西还真有点邪门,他娘的软硬不吃,要不咱们先躲一躲—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!”

我倒不是为面子,可这东西放开,那就一定伤人,已经倒了俩了,再出这种事儿,怕是得闹出人命。

而那个姑娘低头看见了手上的绳子,回头就看向了我,眼神带了几分杀气,周身煞气也更浓重了。

对她来说,我一直在捣乱,她起了杀心。

这一瞬,她转了身,对着我就扑过来了。

我是要躲,但是我没有她快!

眼瞅着她扑到了我面前,几乎贴到了我胸口了,可却倏然不动了。

我还有点纳闷,啥情况,但是马上,我就看见,她胸口缠着好几箍金丝玉尾绳!

“哥!”哑巴兰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:“你没事吧?”

救兵来了!哑巴兰得了兰老爷子真传,在金丝玉尾绳上,那可是行家里手,更别说,他力气还大!

果然,那个姑娘挣扎不动了,我刚要叫好,忽然心一沉——哑巴兰虽然没吭声,但白嫩的手上,已经淌了血。

这姑娘煞气太大,他抓不住多长时间。

而且,我已经听到了金丝玉尾上轻微的断裂声——她靠着煞气,要把绳子挣断!

我一寻思,立马对程星河喊道:“去找点柴禾来,烧她!”

程星河冒出头,大惑不解:“七星,你昏头了,刚才你不是亲眼看见了吗?这东西根本不怕火,你烧她有毛用?”

哑巴兰也纳闷了:“哥,这金丝玉尾绳虽然涂了桐油,算是耐火,可烧的时间长了,也会断开的,一旦断开,那这个女的不就自由了吗?”

拖着不管,这个女的也早晚会自由。

我立马说道:“来不及解释了,快点!”

说着,就把能找到的柴禾全撸了过来,程星河虽然不解,但一直信得过我,只好跟着照做,一边找柴禾一边嘀咕,说我他妈的也真是让你洗了脑,什么疯都跟着你撒。

这个时候,白藿香也冲出来了,我立马冲白藿香喊道:“你帮我找冰水来,越多越好!”

白藿香一愣,但看我们像是在争抢时间,二话没说,折回了身子就去找冰水了。

程星河听了这个,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:“不是,你这一会儿水,一会儿火的,你打算涮火锅还是怎么着?”

我说你别问了,手头利索点就行。

柴禾堆在了那个姑娘身边,熊熊的燃烧了起来,那姑娘跟陶瓷制品一样,还真是毫发无伤,而金丝玉尾上厚重的桐油倒是开始爆裂了。

程星河盯着我这操作,紧张的直吸凉气,一个劲儿瞅我,我则专心的看着金丝玉尾。

就看这绳子,到底有多耐烧了。

也不愧是兰家的绳子,内有这女的挣扎,外有火烧,金丝玉尾还是坚持了挺长时间,才缓缓断开。

程星河和哑巴兰的心都提在了嗓子眼儿上,紧张的看着我,嘀咕着也不知道做这无用功干啥。

白藿香没吭声,也暗暗的像是为我担心。

就连那个女的,也用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我,像是看个傻子。

终于,金丝玉尾彻底被烧断,那个女的完好无损的从火里走了出来,奔着我就扬起来了手,就在这一瞬,我一下就把全部的冰水,全倒在了那个女人身上。

那个女人一愣,恼羞成怒要扑我,但是一瞬间,她忽然抬起脸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。

与此同时,从她身上,我听到了“咔”的一声响。

像是什么东西,裂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