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6章 七星龙泉

“你上次不就欠人家高利贷吗?现在人家又来了,”古玩店老板大声说道:“这次人还特别多,把咱们商店街堵的水泄不通的,太他妈吓人了,说等不到你就不走了。”

“小额贷款店和金器店的胆子小,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已经带着值钱的东西和钱跑了,只有我坚守原地等着你,为了我们这些义薄云天的邻居,你也得快回来解决啊北斗!”

小额贷款和金器店都是细软,好带,古玩店东西太多太杂,你主要是走不了,要不比他们跑的快,还义薄云天。

不过那到底是谁啊?又是天师府的?可天师府不都是精英吗?凑不出水泄不通啊!

不管来的是谁,我也得抓紧回去,真要是连累了邻居,我可欠不起那些因果。

于是我就跟包工头告辞,包工头却一下拦住了我:“大师,我还没给你劳务费呢!”

你又没钱,给啥劳务费,难道还逼你借高利贷?我就摆摆手,说我想好了,先不要了,啥时候我买了房你带人给我干活抵偿吧。

张曼一听眼睛都亮了:“李北斗,你真的有钱买房了?”

废话,看风水这么赚钱,我只要能熬过眼前这一劫,迟早能买上房。但是……三舅姥爷为啥不多做买卖呢?还不让我进风水圈子,我隐隐约约觉出来,老头儿貌似有什么秘密一直在瞒着我。

“大师对我太好了,如果需要,我拿出浑身解数给你装好!”包工头别提多感动了,接着,他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一拍大腿:“对了,我别的没有,有个东西送给大师!”

说着,回头跑到了储藏室里一顿乱翻,翻出了了一个木头盒子,那个盒子挺长,跟展开的双臂差不多,方方正正的。

张曼也跟着凑了过去:“这啥啊?”

程星河一看那东西就愣住了:“卧槽了,牡丹阴沉木!”

那个木头色泽光亮,是很润的黑色,木纹大朵大朵的,像是云彩也像是牡丹,往上一敲是金玉的质感,铮铮作响,光一看就值钱。

程星河扑过去摸了个没完:“小哥这个盒子给我抵债吧!”

你看见啥都抢,不过这家伙是个人肉鉴宝器,他看中的东西没坏的,我就把他推开,寻思这盒是挺好,我三舅姥爷百年之后可以拿来装骨灰。

我就问包工头这东西哪儿来的?

包工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,小声说道:“不瞒大师,这是从水湾大厦底下刨出来的。”

原来那地还是水湾大厦的时候,就是包工头给施工的,有一次做加固,也不怎么就从地里翻出了这个盒子,他知道那地方以前是古墓,这肯定是古董,就偷着昧下来了。

不过这个盒子虽然好,却一直打不开,他怕砸坏了不值钱了,就没敢乱碰,本来老婆出事儿他想出手,可不知道为什么,拿到当铺和古董店人家都不敢收,也没卖出去。正好现在可以送给我表心意。

程星河嘀咕了一句,这东西可不是谁都敢要的。

我一下就猜出来了,就问包工头,什么时间挖出来的?

包工头一说,时间就对上了——我说怎么稳如铁板的八方压财阵出了差错,搞得那个大龟背信弃义出来作乱,原来是包工头把这东西挖出来带走了!

这是“镇物”。

将军墓不是普通的墓地,那是风水阵,将军凶到需要活人祭祀,自然得有某种很厉害的东西把将军镇住,起这个作用的,就是“镇物”,说白了就跟船锚一样,能把风水阵给定住。

比如古代贵族尸体上的金缕玉衣,贫民尸体上的秤砣,都是“镇物”,就是怕那些凶死的死人闹。

能给杀了几万人的将军做镇物的,煞气得有多大?

我一望气,好险没被冲一个跟头——我刚还纳闷呢,这个家里黑煞气那么大,就凭这赵鑫利那西门庆也不至于啊,原来都是这个东西发出来的!

这不可能是空盒子,里面有东西。

盒子上面有个金色的锁头,隔了这么多年也还是明净如水,古代的冶炼技术确实牛逼。而再仔细一看上面刻的字,我一下就愣住了。

上面刻的竟然梅花篆体的“北斗”两个字!

难道这东西冥冥中就注定给我?

我就摸了摸那个锁头,包工头说道:“这个东西谁也打不开……”

确实,我经常上古玩店玩儿,有一阵古玩店老板进了古代的锁,还给我科普过,这种形制叫“九星十二盘”,打开方式类似现在密码锁,谁也破译不了,但有一种传说,说这种锁认主,主人一摸就开。

我当时就很不以为然——啥黑科技,锁头又不是狗,怎么认主?

他话音没落,只听“卡”的一声,锁头自己开了!

我一身鸡皮疙瘩就炸起来了。

这种电影里才看的到的场景,发生在现实之中,简直让人不信!

屋里顿时鸦雀无声,程星河包工头张曼全傻眼了:“真的假的……”

掀开了盖子,里面露出了一柄剑。

剑鞘好像是皮革的,光泽剔透,花纹复杂——是北斗七星的纹样,镶嵌着七个宝石,我也不认识是啥宝石,但是亮晶晶的,这都不是看着值钱了,这是看着价值连城!

难怪盒子上写着“北斗”呢!

拔出来一看,只听“呛”的一声,清越悠远,声音别提多悦耳了,古诗词里老说“龙吟”之声,我算是听到了。

那个剑蒙尘这么多年,还是亮如秋水,锋锐的不得了。

程星河的眼睛直了:“这下发了——七星龙泉!”

七星龙泉?这不是古代风水师用的吗?因为我们看风水,下观形,上望气,也会寻龙定穴,这些有时要参照星斗的位置,所以会把星斗刻在法器上,这种七星龙泉失传好几百年了,想不到让我碰上了!

包工头一瞅,那模样后悔的肠子都青了——他就是觉得盒子值钱,没敢动,现在想想,要是把盒子弄开,这剑得多值钱?

程星河说着就要跟我抢过来细看,结果也不知道怎么,手就被划了一下,突突冒血!

他顿时呲牙咧嘴的倒退了几步:“这玩意真凶!”

包工头也吓了一跳,退后好几步。

我就看着包工头,问他真舍得给我?

包工头犹豫了一下,程星河插嘴:“他舍不得也没用,他就是个普通人,家里放个镇物,找死呢?我看他们家的祸事,没准就是压不住镇物闹的。这还是时间短,要是时间长……”

包工头一听连忙说道:“我真是真心送给大师的,大师你千万不要跟我客气!”

我道了个谢,他才暗暗松口气,显然明白为啥那些当铺不敢要了,他现在也不敢了。

张曼也一脸羡慕,嘀咕着说真是踩上狗屎运了。

离开了包工头家,程星河羡慕的了不得,又不敢摸,想了半天,非要我请他吃东西,不然心里不平衡——凭啥好东西都是我的,又是燃犀油,又是七星龙泉。

我一瞅到了那个包子铺,就给他买了点包子让他先凑合一下,我急着回门脸看看谁闹事。

程星河嘀嘀咕咕的买包子,包子铺老板之前就有点不对劲儿,这会儿看包工头不在,就小心翼翼的问我们,事儿解决了吗?

包工头家的事儿还真是坏事儿传千里,连这包子铺的都知道,我就点了点头说没问题了。

包子铺老板这才松了口气,说了句阿弥陀佛。

跟这事儿无关的,不可能这么上心,我一错眼,看见厨房里有个老头儿也跟着很紧张的听呢,那老头儿手里拄着拐杖,脚下还有石膏。

我再一瞅,门口有个刮了的电动车,一下就猜出来了:“难道……你爹就是被包工头老婆打的那个老头儿?”

包子铺老板脸一下就白了,那偷听的老头儿也好险没摔个倒仰,我反应快,立马把那老头儿给扶住了。

程星河也听出来了,立马就问:“这就怪了,要是这样的话,那包工头老婆是你们家仇人啊,你们这么放心干啥?”

老头儿吓的不敢吱声,包子铺老板战战兢兢的说道:“大师神机妙算的,我不敢瞒着——其实……其实那天那个贼往下爬的时候,,是我爹正不小心开了窗户,他才摔下去的……真是不小心!”

闹半天是这么回事,难怪呢!

包子铺老板就说,他爹为这事儿吓的够呛,一直没敢吱声,很久之后才告诉的他——要是让人知道了,不得说他爹报仇杀人?后来包工头老婆被缠,他爹老实,又怕下一个轮到自己,他为了知道事情进展,老免费请包工头吃包子打听,终于算是搞定了。

说完跟我们道了半天谢,连声夸我们法力无边。

我又不是星宿老仙,连忙摆摆手说不敢当。

要谢就谢老天爷吧,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,真是一点错也没有。

往回走的路上,程星河一边吃包子,一边问我是不是真欠人高利贷了?

我还想知道呢!同时有点心虚,会不会是我破九鬼压棺地的事儿,让人知道来找我算账了?

果然,到了商店街一看,黑压压一片人,都跟在我门口排着队,跟连夜蹲守买房的炒房客一样,眼睛都冒了绿光。

外围乱停的也都是豪车,挤得水泄不通,上面被贴满了罚单也没人开走。

同行?

我仔细一看,不对啊,这些人印堂都没有气阶显示,不过财帛宫倒是一个比一个亮,好像都是一些有钱人。

我还没看清楚呢,忽然有人看着我,立马大叫:“大师回来了!”

那些人一听。跟钱塘江涨潮一样就冲了过来,把我重重包围住了:“李大师,我求你给我们八喜银行看看风水,今年我们银行特别萧条,您看看是不是风水有啥问题?”

“不,还是先给我们喜洋洋超市看看,今年水果价格上涨,我们亏的快哭了!肯定是装修出了毛病!”

“这些都是小打小闹,大师,我们锦绣家园新开了楼盘,您给规划一下,现在房产市场缩水,有了大师的名头,房子才好卖啊!”

我前几天还经常被认为是送外卖的,今天咋成大师了,被这些大活求?

啊,对了……我给和上看好了灵龟抱蛋地,名头一下就起来了,周围的那些商家知道,当然全来找我了!

和上说这活能让我出名,真是没吹牛!

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重重包围,不禁也有点手足无措,而那些人都想请我,竞争太激烈,开始吵了起来:“八喜银行的,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,我们喜洋洋超市先来的!”

“大师看风水,看的是缘分,谁管你是不是先来后到了?对吧大师!”

“锦绣家园的也是,后面排队去,一点素质没有!”

这么下去非打起来不可,程星河也算是开了眼了:“唷,小哥,你这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,利息多给我点啊!”

有的人看程星河跟着我,连忙跑去缠程星河:“麻烦帮我们跟您师父说两句好话,好处少不了您的!”

程星河的脸一下就黑了:“谁是他徒弟,你们瞎啊!”

我就劝他们别吵了,一个一个来,既然都是来求我的,那事情分个轻重缓急——谁家情况最严重,我先给谁看。

那些人纷纷卖惨,跟参加选秀节目似得,我也不听他们的,自己看了看他们的气,这一看还真看出来了,有一个人身上的黑气最重。

他的煞气从人中贯穿到了印堂,眼瞅着活不了多长时间了。

而他面相却是长寿之相,那个煞气是邪气——并不是他的命数到了,而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。

这人耳朵有拴马桩,耳垂又丰满宽厚,说明是个慈善之人,要帮当然得先帮这个人了。

于是我就跟那个人招了招手:“这个先生怎么称呼?要看什么事儿?”

那人六十来岁,看着很儒雅,也没跟八喜银行那帮人似得往前乱挤,就只是手足无措的在后面站着,一听我喊他,开始还有点不太相信,确定真是自己,感动的差点流了眼泪,立马过来了:“李大师,我叫罗恒,是个看病的,找您,是因为我家里闹鬼,闹的太厉害了!”

“罗教授?”这罗恒看来是个有名人物,好多开始窃窃私语:“他怎么也来了?”

“关于他的丑闻,都上了腾讯新闻了,我要是他,出来都不敢出来,还好意思来上这抢李大师。”

“放心,李大师要是知道他干的畜生事儿,也绝对不可能先给他看!”

畜生事儿?这罗教授到底干了啥了?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