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366章 凶地盖房

大嗓门哂笑了一声:“一听你们就不是庄户人家出身的,不知道什么叫铡刀吧?”

铡刀……这倒是也有所耳闻,包公办案,不都是用铡刀吗?还有什么龙头铡虎头铡的,陈世美就是被他铡死的。

原来金翠家散养了牛,家里有给牛铡草的铡刀,个头也挺大,金翠把铡刀磨的光光的,趴在下面,绳子一拉刀片,一下把自己脑袋砍下来了。

这把程星河说了一身鸡皮疙瘩:“这么狠?”

女人自杀,不都是什么喝农药,跳河,或者上吊吗?这种死法确实武烈。

大嗓门继续哂笑:“啊呦,就说你不懂嘛,金翠就是胆子小,才选了这个死法啊!”

原来金翠柔柔弱弱,以前还跟她聊起来过,说有些人想不开寻思,法子也怪难受——跳河的窒息,上吊勒脖子,喝药穿肠胃,都是受尽折磨,有这个胆子死,咋个没胆子继续活下去呢?

大嗓门摆了摆手说傻子才寻死哩,都是一些个傻婆娘。

可惜一语成谶,这俩人都自杀了。

程星河就问她,那金翠活的好好的,为什么自杀?

大嗓门就叹了口气,说金翠傻哩!

原来金翠也是个寡妇,跟亡夫留下的儿子,还有婆婆一起相依为命。

可有一年娘仨过福寿河去赶集,小儿子调皮,说水里有大鱼,结果往栏杆上一爬,直接掉河里了。

婆婆当时就傻了,完全忘了自己不会水,也给跳河里去了——下去就沉底。

金翠没辙,自然也跳下去,想把婆婆和儿子给拉上来。

可她自己水性也不咋样,婆婆拉上来,儿子却被冲远了,再找人捞回来,人都泡的没模样了。

金翠婆婆当时就急眼了,拽着金翠就大骂,说金翠这个贼心烂肠子的东西,家里就这么一个独苗了她不救,非要救她这个活不了多长时间的死老婆子,诚心让他们家断子绝孙。

说着就噼里啪啦的打金翠耳刮子,没力气了,还用拐杖打她脸,她一颗臼齿就是这么被打下去的。

金翠也守孝道——没还手,只顾着哭。

围观村民都看不下去了,说老太太不能这样,金翠自己儿子死了,她能不难受吗?再怎么说,救了你也是一片孝心,不能这么作践人。

可老太太对着那些人就吐唾沫,说她下了地,一说这条老命是孙子的命换来的,一家人就此断了香火,成了孤魂野鬼,她怎么见列祖列宗?

说着死死的瞪着金翠,指着她鼻子说做鬼也不会饶了她。

当天晚上,金翠收敛了孩子,回到了家里,一下就坐在了门槛上。

原来婆婆在横梁上上了吊,舌头伸出去了好几寸,眼睛暴凸,还死死的瞪着金翠呢。

村里人帮着金翠,把婆婆也收敛了,感叹她命苦,也有人劝她,既然这事都发生了,你还年轻,不如再找个主,重新开始新生活吧。

可金翠摇头,面无表情的说这事儿没完,这事儿没完。

村里人还以为她让婆婆给吓着了,安慰完了就让她早点休息。

结果第二天大嗓门看见她们家一直没开门,还能闻到一股子血腥气,进门一瞅,这才知道坏了——金翠用铡刀,把自己脑袋砍下来了。

大嗓门看金翠可怜,又感念着俩人算是有点交情,就拿了自己的私房钱买了薄棺材,把金翠收敛了。

村里人都说,金翠死的蹊跷,肯定是被那个婆婆索了命。

从此以后,金翠家就成了一个鬼屋,有人夜里经过,回家吓得半死,说听见金翠家里还传来骂人的声音,还有哭的声音,活像是金翠她婆婆和金翠还在里面呢。

这个鬼屋弄的本地人惶惶不安,因为金翠家里没了人,这房子就成了公家地,村长为了安抚人心,找人把房子给平了,地放着可惜,可也没人敢要,倒是老姜他妈跑到了村里,说她想要这块地,给儿子盖新房娶媳妇。

当时老姜已经是个大龄男青年,但孤儿寡母一直盖不起房子,住在一个破窝里,村长看他们可怜,就把地送给他们娘俩了,老姜他妈找娘家借了一些钱,这就把房子给盖上了,给老姜娶了媳妇。

我和程星河顿时恍然大悟,感情老姜家的这个房子,是盖在金翠老家上的。

说到了这里,大嗓门还狐疑的问我们怎么知道金翠没了脑袋?

原来金翠掉脑袋的事情,只有帮着收敛的大嗓门知道,她一直没跟外说这件事情,村里人也没细看金翠尸首,都不知道金翠是怎么死的,只知道金翠寻了短见。

难怪老姜母子俩,见到了人头也没想起来什么呢!

看起来我们找到了大嗓门这个当事人,这也算是命中注定,老天要我们管这件事儿。

听上去,金翠家的事儿,是一场意外连着一场意外。

程星河就用肩膀撞了撞我,说合着咱们是错怪老姜母子了?这俩人也就是贪便宜找了这么个凶地,又倒霉催的生不出孩子,找了风水先生招魂送子,好死不死把金翠招回来,才让金翠给害了?

我想了想,就问大嗓门,你跟老姜他妈熟悉不,老太太是个什么样的人?

大嗓门的声音提的更高了,说十里八村,我谁不认识,姜婆子胆大心狠,一个村哪儿有敢招惹她的?老姜还是小孩儿的时候,跟几个小孩儿闹着玩,掉进了瓜地边的粪坑里,姜婆子知道了之后,二话不说,挖了一坛子粪,挨个找到其余几个小孩儿家,一人喂他们吃了一碗这才算完。

打那以后,也没人敢跟老姜玩笑了,甚至不敢跟他玩儿了,他们都说姜婆子是山上的老妖婆,还是这两年姜婆子瞎了,人们才逐渐开始跟老姜交往起来的。

难怪那些邻居都不敢说姜家啥话,人不在江湖,江湖也流传她的传说啊!

程星河说道:“既然事情这么简单,也没啥特别的因果,咱们帮着老姜把死人头料理了,平息怨气,也算是个功德,赶紧走吧,我还得吃海鲜自助呢。”

我跟大嗓门道了谢,大嗓门话匣子打开,却没说够,接着说这还不算,姜婆子那种人,谁当她媳妇算是倒了八辈子了。

原来姜婆子对儿媳妇也很有手腕。

老姜太穷,姜婆子名声又凶,没人愿意把闺女推他们家火坑,但是姜婆子有主意,上县城公园相亲角,愣是骗过来了一个外地打工妹。

而姜婆子哄人也有一套,对打工妹别提多亲热了,知道打工妹家里没人,又攥着打工妹的手,说心疼,又给打工妹梳头,说她没有女儿,以后就拿着打工妹当亲闺女待。

打工妹一瞅家里好几间大瓦房,老姜模样也本分,也就答应了。

姜婆子眉开眼笑,图的啥?没娘家的女人,就是没脚螃蟹,好拾掇。

这不是,打工妹嫁给了老姜,姜婆子本来面目就露出来了,天天对儿媳妇非打即骂,一会儿嫌儿媳妇给她梳头拽掉了她头发,一会儿嫌儿媳妇端来的洗脚水太烫,成心要她的命,拿个拐杖把儿媳妇打的嗷嗷的。

老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也不敢管,就让媳妇忍着。

这姜家天天也是骂声哭声,村里人都说谁在这块地住谁不落好。

女人心情不好受委屈,也不容易怀孕,又增添了新的理由,就继续挨姜婆子打骂,看来老姜挨不过,才找了女先生给看看风水,结果适得其反。

这情况,跟金翠家还真相似。

程星河一拍大腿,说那就更简单了,金翠是被她婆婆逼死的,眼瞅着姜婆子跟她婆婆一样,害姜婆子,相当可以理解。

我却觉得不对——真要是这样,姜婆子为啥不敢说跟金翠有关的事儿?

这里头,还有其他的猫腻。

这时天已经黑透了,我们就告别大嗓门要回姜家,可这个时候,就听见姜家传来了一声尖叫。

我的心顿时就提起来了——是白藿香的声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