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368章 封命木鸟

金翠虽然是个寡妇,但是盘靓条顺,温和勤劳,姜婆子也觉得儿子该找个黄花大闺女,但是再一想,黄花大闺女哪儿有这种小媳妇老实听话——她又比老姜大几岁,瞅着腰身,也像是好生养的,第一胎不就生了个男娃吗?

姜婆子一合计,就找金翠说这事儿——她自己是把算盘打的啪啪响,金翠亡夫家里也没人了,成了亲,那儿子直接过去住金翠家,房子都不用盖。

一个寡妇嫁给给大小子,她还有啥好挑的,不得美死她,就冲她天天那么听自己婆婆的,到了自己手底下,也溅不出什么大浪花。

于是姜婆子志得意满就等着金翠同意——她们家啥也不缺,就是缺个男人。

谁知道金翠犹豫了一下,竟然拒绝了。

姜婆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——这金翠是傻还是呆,天上掉的馅饼都不要?这不是狗坐轿子不识抬举吗?

不光如此,金翠婆婆知道之后,跑到了姜婆子家就骂大街,说她们娘俩自己好吃懒做不干活,想捡现成的便宜,简直是吊死鬼卖屁股——死不要脸。

姜婆子哪儿受得了这个气啊,俩老太太当时就撕扯起来了,姜婆子赌咒发誓,说你等着吧,非得把金翠娶过来不可。

而事儿就那么巧,那天姜婆子割芦苇,就看见金翠家一老一小从桥上给掉下来了。

金翠下了水,倒是想捞,可她哪儿有这个本事,正在水里扑腾呢,一眼看见了姜婆子,立马大声喊姜婆子帮忙。

姜婆子手边就是一个担芦苇的大扁担。

但凡她把扁担伸进了水里,那一老一小,抓住就能活,可姜婆子不是那种人——她逮住蛤蟆也要攥出尿,再说了,对方还是金翠一家,没这么便宜。

姜婆子就说道:“可以是可以啊,不过我也不是开善堂的,不能白救——我救了她们,你就得跟我儿子结婚。”

说着,就拿着那个大扁担比划,眼瞅着儿子一手就够到了,可姜婆子偏偏就是把扁担往高处一抬,孩子的手抓了个空。

金翠要是个灵活人,那个情景之下,人命关天,先答应了再说呗,反正姜婆子干这种事儿也不地道。

可金翠是个实心眼子,觉得说出口就得做到,她不愿意嫁给老姜。

就这么一迟疑,她儿子个头小,已经被冲出去了老远。

姜婆子眼睁睁的瞅着,就叹气,说你儿子死了,也是你害死的。

而这个时候,金翠她婆婆早就没意识了,也眼瞅着要被冲走。

金翠没辙,只能先把手边的婆婆给拉上了岸,再一瞅,儿子已经看不见了。

金翠当时就嚎啕大哭了起来,姜婆子一嘀咕,心说金翠儿子真出什么事儿,可别赖在自己的头上,于是收拾了芦苇和扁担就走了,决定日后金翠追究起来,自己来个死不认账就可以了。

反正他们家没男人,能把自己怎么着?

她也没觉得自己做的有多不妥——救人是情分,不救人是本分,金翠儿子是自己害死的,不关她啥事儿。

后来姜婆子听说,金翠婆婆落水之后,并不知道里面的内情,金翠也觉得是自己害了孩子,并不辩解——当时要是答应了姜婆子呢!

她心说这是个机会,就过去挑拨金翠她婆婆,说这下子你们家算是断子绝孙了——哎,那孙子多好啊,以后再也看不见啦!你说以后你入了土,祖宗八代见孙子替了你,骂不死你。

你算是让你儿媳妇坑了。我要是你,留着一把老骨头干啥,孙子命换来的,活着也没意思。

姜婆子挑拨离间,是想着让婆媳两个反目成仇,现在孩子也死了,一干二净,金翠走投无路,兴许就能嫁给老姜了。

可她没想到,金翠婆婆是个老封建,加上痛失爱孙,觉得姜婆子这话也有理,竟然真的一气之下上吊了。

姜婆子乐坏了,让老姜准备准备,马上就能娶媳妇了,还能白落一套房。

可谁知道,第二天就听说,金翠为了这个事儿,也寻了短见。

姜婆子叹气说金翠福薄,立马惦记上了那套房子,可房子也不可能白白给他们家——她就想了主意,晚上溜进了金翠家老房,一听外面过人,她就装出骂人和啼哭的声音,过人,这么一闹,金翠家房子没人敢要。

她如愿以偿弄到了地,给儿子结了婚,不过不长时间,她就瞎了。

之后的事情,她就完全不知道了,照她的话说,没干过其他亏心事。

程星河忍不住了:“还其他,你还想干多少啊!”

姜婆子说完了这些话,老姜忽然也给哭了,抱着他娘就说道:“真要是有什么事儿,只管报应在我头上,我妈干这一切,都是为了我啊!”

姜婆子连忙说道:“我儿,你别怕,妈岁数大了,又是个瞎老婆子,有什么鬼蜮伎俩,对着妈来,我就剩下一口气,也要护着你!”

母子之情确实让人动容,可惜,姜婆子干的实在不是人事儿。

说到了这里,老姜看向了我,忽然跟想起来什么似得,连忙问道:“那之前那个女先生,给我摆这个局,到底是……”

我估计着,金翠死了之后,就一直没咽下这口气。

她应该一直想着报仇,可惜她修为不够,活人阳气烘逼,宅子又有辟邪的宅神,她也报不了仇,就一直尾随在了老姜一家身边。

有这种煞气,应该也是老姜老婆无法怀孕的原因。

而那个厌胜门女先生,看样子平时专收厉鬼,摆明是看中金翠的不化骨了,所以帮老姜改了宅子的构造,就是想把金翠的不化骨给引进来,将宅神位置全占了,就是想着四方来凶,八方养煞,把金翠的不化骨养出个规模来,自己到时候来坐收渔翁之利。

上次脚缠红绳的女人,不也是一个套路吗?

刚想到了这里,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。

屋子里……怎么这么安静?那个泡菜坛子撞击的声音,什么时候消失了?

程星河也觉察出来了,回头一瞅,忽然屋里的灯灭了,外面又没有月光,我们眼前顿时漆黑一片,眼睛不适应,短暂看不见东西,我听到一个东西“唿”的一声,划起了尖锐的破风声,奔着我们俩就撞过来了。

这个水平线——奔着眼睛来的!

我立马拉住了程星河往后一躲,那小小的东西带着破风声,从程星河脑袋上擦过,就撞到了对面墙上。

“笃”。像是一头扎进去了。

一茬子断发从程星河脑袋上就飘下来了,他一捏,也是有点后怕:“妈的,小李飞刀还有了传人了?”

那不是飞刀。

现在眼睛适应了黑暗,我看见——那是一个非常细小的木鸟。

跟顾瘸子店里放着的差不多。

木鸟身上,缠着一团子煞气,估摸着,也是用厌胜门特有的封命符,把灵体封到那个鸟身上了。

老姜早吓傻了,把他妈护在了身后:“那……那是什么动静?”

那个给他看风水的女先生养成了不化骨,来“收货”了。

白藿香一听,想着上我这边来看看,我连忙大声说道:“躲到立柜后面,别过来!”

白藿香一愣,也反应过来,看向了那个木鸟。

果然,那个木鸟跟活的一样,竟然自己从墙上挣扎出来,跟一根离弦利箭一样,对着我们“呼哨”一声就扎过来了。

那东西来得太快,我的眼睛是看得清楚,但是身体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,只顾着将程星河给拽过来,眼角余光看到了木鸟的嘴,我后心就炸了起来——它嘴上镶嵌的是乌金尖刺,难怪能把墙钻出个窟窿来!

再一瞅那个坛子,我心顿时就揪了起来——不知道什么时候,那个坛子已经空了。

又来截胡?

那个木鸟再次扑空,还想过来,忽然改变了飞行轨迹,扑到了门口。

一个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,悄然立在了门口,正举起了一只胳膊,那木鸟就跟一个猎鹰一样,停在了她的小臂上。

这个窈窕身姿,还有这个看不见功德光的气——就是厌胜门那个女先生!

她显然早就从暗处看到了我们,声音冷冷的:“又是你们……”

我的心顿时就揪起来了——我根本打不过她,上次还用了灰百仓,但是一个梗不能用两次,她上次吃过一次亏,现在肯定长了记性,没那么容易对付了。

现如今我恨不得会千里传音——让白藿香赶紧离开这里才好。

程星河知道是她,声音也紧了:“又是这个母夜叉?”

我一手已经摸在了玄素尺上——看来这次,又得是一场恶战。

可没想到,白藿香的声音一下就从大衣柜后面响了起来:“李北斗,她又是谁?”

这个声音,带着风雨欲来的凶悍,让人后心发寒。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正气水,这里没你什么事儿,你赶紧走吧……”

白藿香却索性从柜子后面走出来了,冷冷的说道:“凭什么?难道她跟李北斗之间,还有什么瞒人的事儿?”

卧槽,什么时候了,你就别来添乱了行不行?

那女人一听,倒是微微一笑,像是觉得很有意思:“这个人,叫李北斗?”

她应该还没忘上次被我不小心碰到的事情,声音也像是带了刺:“既然送上门来了,那上次没算完的账,这次接着算!”

说着,只听“唿哨”几声,又是木鸟冲刺的声音,但是跟刚才不同——这次的木鸟,硬是多了十来个,熙熙攘攘的就扑了过来!

躲一个就费劲,一下添了这么多,这下非他娘成漏勺不可!

我立马转身,就要把白藿香给拽回来,可白藿香甩开我,冷冷的说道:“你先说清楚了,要算的是什么账!”

话音没落,白藿香手中数不清的金针弹出,“咻咻”的对着那些木鸟飞了过去,显然,那些金针应该是扎进了机要的位置,木鸟瞬间跟断了翅膀一样,噼里啪啦就掉在了地上。

十来股煞气从木鸟上炸开,争先恐后的四处逃窜,我立马明白了——白藿香是用金针划破了木鸟身上的封命符!

程星河一下高兴了起来:“哎呀我操,不怕生,不怕死,就怕女人把醋吃,正气水这战斗力可以!”

而厌胜门那个女的一看木鸟落地,声音顿时警惕了起来:“你又是什么人?”

白藿香冷笑:“你管不着!”

我的心却揪了起来,厌胜门那女的不好对付,跟她呛没好处,我还想去推白藿香让她快跑,忽然就觉出来,又一道东西对着白藿香过去了。

这个速度,比木鸟快的多——是那个女的自己扑过来了!

破风声……她带着利器,一定会伤到白藿香。

我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,一下挡在了白藿香前面,只觉得一道冰冷锋锐的东西,顺着的肩膀就插进来了,先是觉出肩膀润湿了一片,才觉出一股子让脑子直接空白的剧痛。

不过……还好及时。

白藿香对这个味道太熟悉了,声音顿时就带了怒意:“谁让你动他的?”

那女人的声音妩媚的响了起来:“我想办的人,还用问你?”

白藿香没吭声,一手摸到了我的伤——我觉得出,她纤细的手在微微发抖。

不过,这倒不像是害怕……相当罕见的,她像是动了怒!

我连忙就说道:“你赶紧走,我挡住这个疯婆子……”

那女人的声音更不屑了:“就凭你?”

白藿香根本就没理我,而是看向了那个女人,暗夜之中看不清她的表情,只觉得她命灯猛地就燃起来了,接着,就见她从怀里拿出了什么东西,大声说道:“小白,出来,给我咬死她!”

“哄”的一声响。这个屋子的屋顶被瞬间掀翻,砖石瓦砾下雨似得落在了地上,在老姜母子的尖叫声之中,一个光华璀璨的庞然大物出现在了屋子里,低头就是一声怒吼。

那个女人顿时也是一惊:“白玉……貔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