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72章 苏氏藏地

我立刻回头,看见了一个人对着我们就扑了过来,杀气……

是刚才那个死妈脸!

我条件反射就把江瘸子给拽了过来,而那个死妈脸面无表情扬起手里一个寒光闪闪的东西,对着我们就劈下来了。

卧槽,上来就要人老命?

我习惯性就把七星龙泉给抽出来了,可这么一抽,心顿时就凉了——七星龙泉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变成了一个墩布柄!

谁给我偷梁换柱了?

死妈脸盯着那个墩布柄,嘴角一勾是个冷笑,而墩布柄碰到了他手上的寒光,顿时一分两半。

而江瘸子低声说道:“他可是苏家人,留他在身边,你不吃亏。”

姓苏很了不起吗?他是来砍我的,又不是来找我应聘的,我留个毛线?

说话间,那个死妈脸扬起寒光,对我又是一扫,我往后踉跄了几步,来了气,玄素尺脱手,挡在了那道寒光上,那个死妈脸一开始没当回事,但是玄素尺的煞气一炸,他脸上终于第一次露出表情——难以置信。

接着,他一个翻身,就落在了我前面几步远的地方:“你是……”

我哪儿有心情跟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搞自我介绍,回头看了过去,心里就凉了,江瘸子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不见了。

他刚才说什么东西?我身上能有什么东西用“剜”的?

难道……

而那个死妈脸显然也发觉了,对着江瘸子就追了过去,可江瘸子也不知道是真瘸还是假瘸,他娘的逃跑的时候,每次比飞毛腿还快。

死妈脸收了手里的寒光,默默的看着我,我让他看毛了,他才开了口:“你跟江瘸子什么关系?”

我一下愣了,火气往太阳穴一下一下的撞:“你问我,我还想问你呢!你刚才喊打喊杀的,说得出个理由还好,说不出来,你今天也别走了。”

我十分后悔刚才提醒他,就应该让他让人当肥猪拱门宰了才好。

要不是这货突然出来捣乱,江瘸子能跑?

死妈脸冷冷的说道:“他是我仇人,我要杀了他。”

我当时就给愣住了,仇人?

这个时候,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,原来是哑巴兰和程星河追过来了,他们一瞅苏寻,也皱起了眉头:“江瘸子呢?”

一听事情经过,程星河眼睛都红了,恨不得跳过来撕这个苏寻:“你个死妈脸,谁让你跟着掺和的?老子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老匹夫,全让你给坏了事儿……”

死妈脸轻捷的翻开了程星河的手,冷冷的就要对程星河动手,被哑巴兰给拖住了:“你动他试试!”

可饶是哑巴兰那种怪力,死妈脸捏住了哑巴兰的手,毫不客气就把哑巴兰给掀过去了。

卧槽?这死妈脸这么能打的吗?

而程星河盯着他,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你……姓苏?”

死妈脸没吭声,看意思默认了。

刚才江瘸子也说过,他姓苏来着,难道姓苏就比别人高一截吗?

程星河立马露出了一脸的忌惮,拽着哑巴兰就上我这里来了,低声说道:“七星,你怎么得罪上了这家人了——比十二天阶还难缠!”

我更刮目相看了,就让他快点科普。

原来这个苏家,在风水行当里是非常特殊的存在——他们是管“藏”的。

众所周知,风水一大部分,是给阴宅服务的,古代的帝王将相,都把坟墓当成死后的家,里面自然会放很多的金银珠宝随葬,保证下了黄泉还能过上穷奢极欲的生活。

由此,盗墓这个行当应运而生,贵族们自然不乐意自己的墓穴被盗墓的找到,可天底下的风水宝地就那么几处,一定会有人发现,而苏家就专长这一项——利用阵法,把贵族的墓穴,藏起来。

据说他们家在风水行当里,是最通晓奇门遁甲各种阵法的,阵法说白了,可以发挥出鬼打墙的作用——你就在一个大墓前面经过,但是因为阵法,你就看不见大墓,隐身法一样,把大墓给藏起来。

封建王朝之中,他们这种法子更是得到了重用——皇家的龙脉,为了怕被人盗掘坏运,也会请他们帮忙给藏起来。

而苏家人从事的这个行业,跟修墓地的工人一样,为了怕他们泄露秘密,很可能就会被灭口。

苏家自然不会吃这个哑巴亏,武力值这么多年千锤百炼,是风水行里最出名的,一般人打不过,而且,还有一个传说,但凡是一些得罪了苏家的人,从此就消失在了世上,谁也找不到他们在哪里,传闻说,都是被苏家人用阵法困在了某个地方,永无出头之日。

听上去,比死还吓人。

程星河说到了这里,看着他半信半疑,喃喃的说道:“听说苏家已经灭绝了,想不到,还有后裔,要不是亲眼看见,我都不信,这是大熊猫啊……”

现在想来——我恍然大悟,立马问道:“你跟江瘸子是什么深仇大恨,是不是,四相局,是你们苏家“藏”的?”

死妈脸表面还是没表情,但是手已经攥紧了。

原来苏家的能力太过可怕,被风水行忌惮,暗中排挤,合力围剿,死妈脸从小和他爷爷隐居在山里,不问世事,可是有一天,江瘸子找上门来,非要请他爷爷帮个忙。

他爷爷如临大敌,就让死妈脸在一边别听,自己跟江瘸子商量了商量,他好奇偷着从窗户外面听了听蹭,这才听见江瘸子让他爷爷去一个地方,把“藏”的阵法解开,如果顺利,就把真龙穴的位置告诉他爷爷。

他不知道什么是真龙穴,但是他爷爷显然对这个东西非常动心,嘱咐他看家,自己就下了山,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儿,就求他爷爷别去——不是说苏家在这一方面,金盆洗手了吗?

可他爷爷来了句,都是为了你,他没法子,天天等来等去,谁知道他爷爷就一直没回家。

直到有一天,几个赶尸的忽然上门,把他爷爷的尸体给送来了。

他捏着拳头,半天才冷冷的说道:“我要那个姓江的偿命。”

原来是这么回事,这个江瘸子真他娘的造孽,为了自己什么私怨,这连累了多少人?

细想之下也是,四相局这种东西,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被找到——要不然,怎么能保这么多年。

青龙局是江瘸子先找到之后我误打误撞,朱雀局也是——那地方确实有很厉害的阵法,要不是跟着尸解仙,进去了也出不来,那些翻山客就是先例。

看来找剩下的两相,也有“藏”的阵法,还真需要这个死妈脸搭把手,难怪江瘸子说他有用。

但我就越发不明白了,江瘸子费劲巴拉的找我,说那句话什么意思,怎么听上去为了我好似得?

也不像啊,他都快把我坑成月球表面了。

不管怎么着,多一个心眼儿多一年寿,还是把这话记着点吧——这一阵子,倒霉事儿跟下黄梅雨似得,不来停的。

我看向了那个姓苏的死妈脸:“这一阵子,我们也要找江瘸子,你要是乐意,可以跟我们搭伴。”

死妈脸没想到我能这么友善,倒是有点意外。

他还没回答,我还反应过来了,立马看向了程星河他们:“对了,七星龙泉呢?”

哑巴兰和程星河倒是让我给问愣了:“不是你自己背走了吗?”

我是背走了,可后来被人给掉包了!我连忙就问,那个秃子呢?

哑巴兰有点不好意思的说,那个贼秃子好像真的会缩骨功,给他绑住了,可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光剩下绳子了。

江瘸子找的人,自然不是普通人。

难不成,是那个秃子给我顺走了?

但这个时候,程星河忽然一拍大腿:“对了,七星,你追江瘸子的时候,我倒是看见江景当时也在人群里,像是跟你擦肩而过!”

我心里当时就咯噔了一下,妈的,难道是看我一心追江瘸子,让江景给偷梁换柱了?

他可是地阶一品,有这个本事。

我的手不由自主就攥紧了——江家的人,他妈的欺人太甚。

我转身就往回走,程星河立马追了上来:“七星,你上哪儿?”

我闷声答道:“把七星龙泉找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