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75章 橘子钢盆

可再仔细一看,这个新娘子我确实是第一次见到。

按理说以我的专业技能,算是对人过目不忘,这什么情况?

我忍不住就问江总,大肚公子是在什么地方认识的这个新娘子?

江总答道,她也不清楚,有可能是在网络上。

卧槽?千里姻缘网线牵?

据说面对大肚公子的一见钟情,苦苦追求,姑娘一开始还有点打退堂鼓,说你能站起来,我就答应你。

没想到大肚公子还真的做到了人类的极限——真的站起来了。

眼看女方答应,大肚公子生怕姑娘反悔,张罗着就要结婚,抱得美人归。

可江总却觉得不妥——江家是个大家族,婚娶哪儿有不门当户对的,可儿子坚持说自己是因为那个姑娘才站起来的,她对自己那是再造之恩啊!你要是不让娶,那我离家出走。

离家出走四个字跟金科玉律一样,江总一个儿子奴,只好答应了。

她到了现在,也只知道新娘子家里没人了,婚礼交给江家自己操办就行了,其他知道的也不多,不过新娘子偶然一句话,带着点西川口音,像是从西川那边出生的。

西川——那可是个挺神秘的地方。我越发好奇了,没有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那个姑娘到底什么来路?

“咳咳……”这个时候,白藿香的声音冷不丁在我身后响了起来:“是不是一看见美女,就觉得似曾相识?”

我刚下意识的要点头,但是马上反应过来,摇头不叠:“没有没有。”

白藿香似笑非笑,也看向了那个新娘子,但是眼神微微就有了点变化——还说我呢,她才像是认识那个美女呢!

江总哪儿知道我们心里想的是什么,笑着说道:“北斗,你和这位白医生的好事儿,什么时候办啊?到时候姐姐给你一个大红包,可抓紧点,别等姐姐改主意。”

白藿香没吭声,耳朵却红了,眼睛也像是在偷偷的望着我。

我则摆了摆手:“江总说笑了,我跟白藿香,那是铁血兄弟情。”

白藿香的笑容一下凝结在了嘴角上,眼神也瞬间血冷寒霜的,程星河和哑巴兰顿时都露出了一副大难当头,让我自求多福的表情。

江总是个聪明人,说不解风情也好——这样的男人不会乱搞。

白藿香似乎倒是爱听这一句,杀人蜂似得眼神这才缓和了一点。

落了座,也巧,正被安排在了江景附近。

江景斜靠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,看上去贵气十足——这种有钱人家的孩子,总有一种很特别的自信,跟我们这些苦出身泥腿子区别很大。

我一眼望过去,七星龙泉没在他身上。

而他发觉我看他,露出个讥诮的笑容来:“不愧是阿猫阿狗,有地方蹭饭,准摇着尾巴来。”

程星河没看见江辰,说道:“你也不用跟我们讲自己的心路历程了,你主子不在,摇尾巴他也看不到。”

江景脸色顿时一变:“你……”

程星河一笑:“你要是真想跟我们对着干,我教给你个法子。”

江景有些不信自己的耳朵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正月里剪头。”

江景跟大肚公子江洋是一个辈分,跟江辰叫小叔叔,按理说就得跟我们叫小舅舅。

江景脑门上冒了青筋,可江总正好跟江景打了个招呼,让他把几个舅舅照顾好。

江景只得咬牙不吭声了——大家族对这种长幼有序特别看重。

都怪你自己没眼力见儿,非要找程星河喷,你喷的过吗?白白露怯。

这个时候白藿香也落了座,江景脸上微微就红了,虽然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却把自己的坐姿调整的更端正了一些,一双眼睛也不直接看,而是偷偷看着白藿香。

露怯不说,还记吃不记打,忘了上次谁让你变成熟虾了。

这种人也能混上地阶一品,肯定是有钱能使鬼推磨,买出来的功德。

这几天真是委屈七星龙泉了。

这个时候,外面开始送新婚礼物,一看这个阵仗——好家伙,跟拍卖行一样,又是宋朝的瓷器,又是战国的青铜,随随便便一看也是价值连城,有钱人家送这个礼物,跟我们县城送一篮子鸡蛋带一捆葱似得。

“正一道韩栋梁大师送清代如意一对,祝福新人万事如意!”

一个清朝的如意被送了上来,光华璀璨,焕彩生辉。

“邸家邸风筝大师送鸽子血珊瑚树一棵!”

那个血珊瑚红的很透亮——在古玩店见到了一小节子,水头远比这个差的,古玩店老板也当宝贝一样护着,这么大这么完整的,得值多少钱?

想不到邸红眼扣扣搜搜的模样,上次还没跟江总合作成功,这次出手这么大方?

这时我还看见了邸红眼,安然坐在大房的贵宾席上,一瞅他那个面相我就看出了——财帛宫的黑线,直通迁移宫,他是为了事业破财。

是想着送个厚礼,把江总的业务从我这边夺回去。

可惜了,这个珊瑚树看来是要买鞋子送鞋带——白搭了。

而这个时候,到了舅舅送聚宝盆的时候了,我连忙让程星河把东西给拿出来——橘子和盆,他自告奋勇自己去买的

结果一瞅那个盆,我气的差点没躺地上——妈的是卖破手机送的不锈钢盆,和一盒从古玩店招财橘子树上偷着揪下来的金桔,比枣大不了多少。

他还冲我露出个挺自信的笑容来,意思是说着东西置办的多敞亮。

你这个抠搜劲儿,后赶罗胖子。

江景一瞅那个不锈钢盆,顿时就愣了,而其他的宾客看见,脸色顿时也都一僵:“这样也能叫聚宝盆?”

“也许……还有什么特殊含义?”

这个真没有。

不偏不倚,江辰作为真舅舅,聚宝盆也送来了——是一整块翡翠雕刻出来的盆子,水头冰种飘花,里面装着许多纯金的橘子。

下手真狠。

我嘴角直抽——这才是真正的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。

江景反应过来,这才说道:“你这也是聚宝盆?你这是洗脚盆吧?”

这一声,一下把不少人招的哄堂大笑:“这是月婵的干弟弟,江洋的干亲?”

“也真拿得出手。”

“干亲就是干亲,小门小户,指望他能怎么样?”

这玩意儿也让邸红眼他们看见了,邸红眼摇摇头,说道:“听说这个李大师是挂着八卦风水铃的主儿啊,按理说生意买卖都是大的,拿这么一个东西——看不起江家?”

江总见了,连忙来打圆场:“礼物就是一个过场,我弟弟的情义才是最要紧的……”

“这种穷屌丝,月婵姐就别维护了,”有一个打扮的花里胡哨,神似火烈鸟的卷毛女说道:“今儿是洋洋大喜的日子,这种穷酸气把婚礼都弄变味儿了,赶出去得了。”

江景一听更开心了:“就是,在咱们江家,闹什么洋相。”

说着要自己动手。

我一寻思,却说道:“等一下。东西是平常东西,可聚宝盆这种东西,真的能招来财运,才称得上聚宝盆呢,是不是?”

这话一出口,在场的人,全安静了下来:“什么意思?”

我直接把盆子放在了一个位置上:“江家这个大家族,当然不缺钱,我送的,是给孩子的财运。”

这是子孙位和财位的交叉口,而那大肚公子是个木命,五行缺金,婚礼上摆鲜果在上面,必定给他招偏财。

韩栋梁听了,立马死盯这个位置:“邸大师,是不是真的?”

邸红眼身为地阶,也看出来了,咬了咬牙,没吭声。

江景的表情顿时也是惊疑不定:“竟然能找的这么快……”

其他宾客不懂,还以为是笑话,嘲笑我话说得好,会往脸上贴金,场子里又是一片笑声。

江总生怕我丢了面子,连忙给我打圆场:“心意到了就行了……”

有几个人却不依不饶:“月婵,你是不是让神棍给骗了?”

“这大喜日子,多尴尬啊!”

没错,在这里的都是名流,我要是说到做不到,上流圈子,就真没有我的买卖了。

白藿香也紧张了起来。

可这个时候,那个大肚公子忽然进来了,高高兴兴就跟江总说道:“妈,我之前投资的虚拟货币暴涨了,前一分钟,大赚了一笔!”

大肚公子刚从外面回来,根本没听见聚宝盆的事情。

程星河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,大声说道:“财运到了吧?这是你舅舅给的贺礼!”

这一下,在场的人鸦雀无声,但马上,就议论了起来:“是不是真的,不会是演戏吧?”

“演戏,就江洋那个小野牛,他妈的话都不听,能跟个干亲配合演戏?不可能……”

“这么说是真的……那个干亲神了!”

“你们不知道,宗祠的风水,其实就是他帮忙从什么九妖踩磐,改成的九子连环!”

那些电视上的大人物也没想到能有这种立竿见影的风水术,早议论起来了。

邸红眼和韩栋梁本来就是为了打入这个社交圈子才来的,这下子风头让我出了,气的咬牙切齿。

江洋一看他们这么激动,还不知道什么情况,以为自己的投资成功,大家跟着高兴呢,对着新娘子还比了个“耶”。

而新娘子,则看向了我。

这么一对眼,她跟我眨了一只眼睛。

她认识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