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76章 白衣长发

而且……虽然陌生,可这个感觉,却更熟悉了。

我肯定见过她!但是,在哪儿?

我忍不住看了看她的面相和气,结果心里顿时一提,我看不出来!

不可能是十二天阶之一,她到底什么来路?对了……我恍然大悟,以前是有个女人,我完全看不出她的气,难道是她……

我一寻思白藿香像是也看出什么来了,就想问白藿香,而白藿香的一双眼睛,则牢牢的盯在了大肚公子江洋身上。

江洋当初那个重伤,打钢钉都不可能站起来,但是现在一看,他的动作轻捷,神采飞扬,靠着自己什么意志力,傻子都不信。

再一细看江洋的气,我更是一惊——他腿上,胳膊上,正流转着一种很奇怪的气。

那些气缠绕在他的关节上,说白了,就好像傀儡身上的线一样,才能让他恢复活动。

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,这是个什么法门?

江洋又不是行内人,怎么可能会有行气,引灵针吸来的?

但不像——比引灵针高明的太多了,引灵针吸来行气,也只能让人行气充沛,但是江总儿子身上这些气,跟蛇一样,是活的!

我看向了大房的那些宾客——风水行的,但是他们全视若无睹,像是根本没看出江总儿子的异样。

对了……他们的眼睛虽然也很亮,但没有会望气的。

白藿香低声说道:“这个大肚公子身上不对,很邪,我劝你长个心眼儿,离那个新娘子远一点,她……”

白藿香的声音紧了起来:“未必是人。”

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。

而这个时候,大肚公子也听亲戚们说了我刚才放“聚宝盆”给他带来财运的事儿,瞅着我有点半信半疑的:“真的假的?”

财运倒是真的——不过嘛,这鲜果招来的,自然有时限,等到鲜果腐坏的时间到了,大肚公子这财运也就到头了。

干舅舅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——你要是贪心不足蛇吞象,还想继续买进,等财运过去,会不会亏损,可是你自己的事情了。

我倒是还想再看看那个新娘,可附近的那些亲朋都围了上来,把我的视线全挡住了。

火烈鸟一马当先,粉红色的指甲直接抓我肩膀上了:“大师,刚才那财运,真是你给江洋招来的?那……你能不能帮我看看,我最近投资的楼盘发展怎么样?”

另一个大胖子用自己弹性十足的肩膀一下把火烈鸟给撞开了:“你刚才还要把人赶出去,这会儿还好意思问,上一边等着去,大师你先帮我看看,我最近升迁的事情有希望吗?”

大凡有钱有势的,其实也都是最相信运势的,亲眼看见了我的本事,这些人也跟超市里挤着买特价物品的群众差不多。

程星河可激动坏了,连声念叨着说这次婚礼来的真值,开拓了不少的客户,说着就插进来猛发名片:“认准商店街啊,只此一家百年老年,别无分号。”

离着百年还好几十年呢。

大房那些风水行的宾客也都议论了起来:“不愧是百羽先生亲自发铃的后起之秀,这么年轻,就有这种眼力,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

“是啊,以前听说百羽先生把八卦风水铃给了一个小小的玄阶,我还疑心这小子是不是后台很硬,但是今天这么一看,他的本事,比一般玄阶可高太多了,再升阶的话……十二天阶正在新旧更迭,怕少不了他一把交椅。”

“你们还没听见他出身呢——天师府知道吗?李茂昌的儿子!”

“可李茂昌才多大岁数,不可能吧?”

“空穴不来风,他虽然不显山不露水,却绝对是名门之后,不信,咱们打个赌。”

邸红眼和韩栋梁听着这些话,如坐针毡,表情可越来越难看了。

江景以前是继任十二天阶的大热人选,天之骄子,可现在一看大家议论的中心成了我,不禁气的脸红脖子粗。

还有人议论:“这李北斗还真是事业情场两得意——身边那个姑娘长得也那么漂亮。”

江景一听,知道是说白藿香,更不乐意了,屁股上跟长了刺似得,再也坐不住,站起来就走了。

他落单了。

正是找到七星龙泉下落的好机会,我借口去厕所,挤了半天,才在哑巴兰的帮助下挤了出来。

而那个新娘也已经在众人簇拥下转身离开了,应该是去换其他礼服了。

我就装出气定神闲的样子,远远的跟上了江景。

因为是婚礼,回廊上摆满了花,我在夜市上看见红玫瑰,好几十一把,这里竟然摆了这么多,有钱人的随心所欲真是想象不到。

而江景走的越来越快了,很快消失在了我视野之中,回廊简直跟迷宫差不多,也不知道当初设计的时候是怎么想的,到了一个岔口,我拿不准他走的哪一条。

仔细一看,我就看出来了——其中一条,飞出了不少的小蝴蝶。

是被惊动了之后才会飞起来的,肯定是这一条。

跟过去了之后,果然,不长时间,就听见了一个地方有人声,我暗暗就把玄素尺攥紧了,靠近了一听,就听见里面的人说道:“那个黄属郎你就不用担心了,他说不出话来了。”

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,这声音不是江景的。

在青囊大会上,老黄被坑的差点搭上一条命,难道,这就是那个害老黄的真凶?

我还记得,那个纸条上写的,是个“心”字。

声音不大,我凝气上耳也只能听见一点动静,半蒙半猜。

而那个声音接着说道:“十二天阶也没什么了不得的,姓海的已经死了,姓黄的搭上半条命,剩下的几个鼠目寸光,只知道明哲保身,是该重新洗牌了——他们自己心都不齐,还想守住四相局,老迈昏庸,不值一提。”

没错……就是害了老黄的幕后黑手!

马元秋,还是江辰?都不像!

而另一个声音也不紧不慢的响了起来:“越是这个时候,越不能掉以轻心,江家的事情做完了,尽快把玄家和姓黄的收拾了,邸家田家是墙头草,倒是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“可惜了,本来还想利用江家,可江辰还好说,那个马元秋太碍事了。”

这么说,他们想跟害老黄一样,这次害江家?他们……是想着把十二天阶逐个击破,自己独占真龙穴?

他们到底是谁?

正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:“小舅舅,你偷偷摸摸的在这里干什么?偷鸡摸狗呢?”

江景!

而江景的话这么一出口,里面的声音顿时就停了。

我立马把门推开了,可里面却是空的。

江景一看我的举动,顿时大怒,上来就拉了我一把:“你就算是个干亲,可也别太过分了——内院也是你能来的,你算是个什么东西?”

一股子火顿时就冲上来了,你他妈还好意思问我,我反手就把他的手腕抓住了:“我的七星龙泉呢?”

江景一听我这话,顿时就愣住了:“什么七星龙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