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78章 乌鸦蚯蚓

再一细看,那个身影不仅身上穿着一身白,头上还蒙着一个白麻布,身子一颤一颤的,像是在哭。

丧服?

大喜的日子你披麻戴孝在这号丧,找什么不自在?莫非是大肚公子祸害的前女友?

等一下,号丧……我的心一下就给提起来了,妈的,这不是喜丧煞吗?

婚礼上出现喜丧煞,可不是好兆头,主这一家,必有横祸。

所谓的喜丧煞,名字是一个名字,其实是包含两种东西。

一种,是丧礼的时候,人人披麻戴孝,痛哭流涕,却出现一个穿着红衣服,哈哈大笑的人,另一种,就是在婚礼的时候,大家穿红挂绿,喜笑颜开的时候,出现一个穿白戴孝,愁云惨雾的人。

红白喜事上,一旦出现了这两种东西,那就代表着飞来横祸,这家办事儿的人,肯定会有血光之灾。

这两种东西,一个是在婚宴上横死的人怨气化成,一个是在丧事上横死的人怨气化成,一旦在红白喜事上出现,那就是来找替身的。

所以这种东西的出现,就跟人暴尸荒野,盘旋在上空的兀鹰一样,是一种关于死亡的宣告,大大的不祥之兆。

刚才那个老头儿,说的就是这个东西?

其实,我一直有点怀疑,那老头儿是江家的江老爷子,可不对啊,江老爷子不是瘫痪了吗?

不过也来不及想了,这个玩意儿一出现,这里必定死人,要是江景江辰死了我倒是可以拍手叫好,可程星河他们,哪怕我,现在也都是参加婚礼的人,跟着倒霉就糟了。

我就握住了玄素尺,奔着那个东西过去了,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手就搭在了我肩膀上。

我回头一瞅,是那个新娘子。

新娘子应该是刚换完了衣服,刚才是婚纱,现在是一件嫩粉色的露肩礼服,更突显的身材曲线傲然,肌肤胜雪。

她冲着我微微一笑:“你一来,准没好事儿。”

这个声音……我也点了点头:“还真是久违了,赵夫人,啊,现在应该是江夫人了。”

那个养肉枣的祸国妖妃。

难怪之前一直觉得这个新娘子眼熟,却不认识她,但是她一举手一投足这种媚气,还真见不到同款的,实在让人过目难忘。

而她当时在赵老爷子那阴谋败露,应该在上流社会圈子被封杀了,靠着以前的长相,恐怕一露面就会把风波招来,这是改头换面了。

她现在虽然也还是美貌动人,却跟以前完全不同,活脱脱是换了个人,不知道是上韩国动了刀子,还是……

其实我一直有一种感觉,这个女的,是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画皮鬼,她的皮囊,想换就换。

她烤向了了我,喃喃的说道:“我就知道,咱们还会见面的,没想到,这么快……”

这个触感,也在之前她冲着我投怀送抱的时候感觉一样,一点也没变。

我赶紧闪开——潇湘在我身上的时候,我已经被训练出来了,再说了,被人看见我一个干亲,跟新娘子举止亲密,还不当场把我轰出去。

我接着就问道:“你又是奔着江家的钱来的?这次,恐怕你要踢铁板了。”

新娘子扑了个空,但还是笑的妩媚:“只要你不捣乱,那可不见得。”

江家老爷子岁数大了,镇不住这些牛鬼蛇神,他们连十二天阶家族也敢动,其他还有什么不敢的。

我接着就问,大肚公子是怎么站起来的?

新娘子又是一笑:“这就无可奉告了,反正这事儿对我有好处、”

当然有好处,你是个寡妇专业户,要是大肚公子出事儿,你也能分到不少家产。

她跟那两个密谋的真凶,是一伙的?

对了,刚才那个喜丧!

我回过头去,那个喜丧却已经不见了。

而这个时候,几个穿着伴娘服的年轻姑娘过来了,祸国妖妃脸色一正,变脸变的比川剧还快,装出了一副纯洁不可侵犯的表情,就进了会场,但是临走,还是趁人不备,跟我眨了一下眼睛。

我没辙,只好跟在了她身后进去了,想找程星河商量一下,赶紧把喜丧给抓住。

结果一进去,就听见有人嘀咕着:“怎么来了这么多这种东西,真是讨厌。”

“别让江月婵知道,赶紧找人给处理了。”

我一瞅,正是之前让我搬运蛋糕的那个工作牌——因为得罪了我,怕影响了自己的工作,所以现在带了几分表演性质,格外卖力。

一瞅我过来了,工作牌别提多激动了,俩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撂了,连忙说道:“舅舅……不,舅先生,您过来视察工作?你放心,这里的事情,我保管弄的妥妥帖帖的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就问他出什么事儿了,慌慌张张的。

他犹豫了一下,这才低声说道:“舅先生不是外人,我就告诉您,不过,可千万不要跟江总说,江总这人爱吉利,看见了要不高兴的,您瞅着……”

说着,就指向了窗户外面。

礼堂的窗户外面是大排的国槐树,也正在扑簌簌的掉叶子,可我仔细一看,顿时就皱起了眉头,只见国槐树的枝枝丫丫上,竟然挤满了乌鸦。

那些乌鸦红着眼睛,虎视眈眈的望着大堂窗户,还有不少想飞进来,被外面的工作人员用大杆子给赶回去了。

那些乌鸦心有不甘,熙熙攘攘的挤在了树上,像是正在窥探冲进来的时机。

乌鸦上槐,凶事立来,立竿见影的效果,比得上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“黑虎抱柱”。

乌鸦代表着倒霉人的数量——这么多,妈的,这是个大灾,恐怕这次来参加喜宴的人,都有危险!

不光是乌鸦,草丛里面熙熙攘攘的,还有不少蚯蚓。

最近可没下雨——三舅姥爷老跟蚯蚓叫挖坟的,婚礼上不同寻常的大批出现,也不是吉兆,是给死人刨坑呢。

这个地方,现在不能呆了,得赶紧把人们给疏散出去——我是跟江家不对付,但是在这里无辜的人也太多了,甚至还有不少小孩儿,我不可能见死不救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司仪大声说道:“现在我们的吉时已经到了,有请新郎新娘……”

大肚公子打扮的人模狗样的上了台,新娘也仪态万千的走了上去,司仪刚要说话,我一步抄上去,抢过了司仪的话筒:“现在快点停止婚礼,大家赶紧出去!”

麦克风带着尖锐的干扰音,震得在场宾客全齐刷刷的把耳朵给捂上了。

新郎顿时傻了眼,抓住我说道:“我大好的日子,你干什么呢?”

而江景应该是刚从医务室里出来,一脸丧气,眼瞅着我又在台子上兴风作浪,一下就傻了,立马大声说道:“保安呢!你们是吃干饭的,任由这个家伙发疯?给我抓起来扔出去!”

他对那些皮癣粉心有余悸,不肯亲自动我。

而韩栋梁邸红眼他们对看了一眼,表情都像是在说,又他娘作什么妖呢?

他们也没见到这里的异像?

程星河还在那介绍业务呢,一抬头看我突然上台说这个,眉头顿时就拧起来了:“七星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这个时候,江景一声令下,保安如梦初醒,已经上来抓我了,我赶紧把麦克风举起来:“婚礼上会闹灾,大家赶紧出去,不然就来不及了!”

白藿香和哑巴兰也一下站起来了:“闹灾?”

江总也站了起来:“弟弟,这好端端的,怎么会闹灾呢?你到底怎么了,是不是……”

“喝多了吧?发什么疯啊!”

是啊,这里看似风平浪静,歌舞升平,难怪他们不信。

“那你倒是说说。”一个人大声说道:“具体是什么灾,我们防范一下。”

“是啊,你说着婚礼上,俩孩子一辈子就这么一次,你出来装疯卖傻的,忍心吗?”

“别理他。想出名想疯了吧。”

江总知道我的本事,可眼下我确实很像是无理取闹,只好说道:“你看,这良辰吉日刚到,要不让俩孩子办完了再……”

新娘子看着我,一副看笑话的表情,像是看准了,我阻止不了。

我倒是也想说是个什么灾,可我现在的本事,根本看不了那么详细。

但是我灵机一动,立刻去看大肚公子的面相——他脸上灰败之气越来越浓重,灾厄宫凹陷,色气发赤……这是火灾!

我立刻就看向了礼堂中央。

礼堂中央,就有一个巨大的玫瑰花蛋糕,做得非常精巧,为了避免这个蛋糕融化,底下是一个电子制冷器。

这个制冷器功率不小,要是爆开的话……

我看见,那个穿着白衣服的身影,出现在了玫瑰花蛋糕附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