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82章 喀尔巴城

你得预先在那开个账户,存一笔钱进去,最低两千五百万,不买东西钱自然原封不动,拍卖结束完璧归赵,这个钱是预防拍下不认账,导致流拍。

没有这个账户,有介绍信也进不去。

两千五百万——你让我坐床上做梦,我都梦不到这么多钱,哪怕天堂银行,还得沉甸甸一大篮子呢!

程星河也颓然坐下了:“黑,比芝麻糊还黑!”

冯桂芬连忙说道,真要是那么重要,她倒是认识至尊会员,介绍信好开,这钱她也可以先筹措一下,借给我们。

她一个小弟则拉了她一把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姐,咱们最近周转也困难,除非把房卖了。”

冯桂芬就瞪了那个小弟一眼:“什么时候轮到你废话了?”

那小弟不吱声了,不过看样子,一颗心提在嗓子眼上,也怕冯桂芬任性。

透过冯桂芬那山魈似得一脸粉也看出来了,她最近其实财运欠佳,最近跟人好勇斗狠,也没争到什么上风,手头也相对紧吧。

也是,冯桂芬那那么多人,多少张嘴等着吃饭呢,借给我,谁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还上?

也可能,一辈子都还不上。

可四相密卷也不能就这么算了。

程星河脸色阴晴不定——离着下个月也没多长时间了,我们要是赶不上,四相局密卷就不知道落谁手上了。

哑巴兰连忙说道:“要不,我跟我太爷爷商量商量?”

快拉倒吧,你太爷爷恨不得把你挂裤腰带上,你一去就回不来了,没什么商量余地——他自己倒是可能把密卷买走。

白藿香也跟着担心了起来,但她也没辙——她自从养了白玉貔貅,就成了吃土少女,有点钱就要买贵重物品投喂,也没多少积蓄。

我心里一揪,忽然就想起来了高老师之前说的话——我的财气有了问题,要为钱发愁。

可这平白无故,财气是怎么没的?

对了……我还想起来了,之前迷迷糊糊听见两个人说话,身上就少了什么东西,难不成,是财运被他们拿走了?

这让我打了个激灵——不可能,谁有本事,把人的财运拿走,那不是神仙才有的能耐吗?

说起来,之前江景是不是也看出来了,才那么幸灾乐祸?

“咳咳……”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人背着手进来了,对着我一笑:“李大师,别来无恙啊?”

邸红眼?

我正心烦呢,看见他气不打一处来:“怎么,邸大师又有什么高招,要给我们见教?”

邸红眼顿时有点尴尬,连忙说道:“李大师此言差矣,我姓邸的也是风水行的,咱们风水行可讲究知恩图报,你在婚宴上救了我姓邸的,以德报怨,我心里感激,这次,是来还人情的。”

是怕欠我因果吧?还算你有点人心。

我就让他直说。

邸红眼嘿嘿一笑:“刚才不小心听见了你们跟冯女士的对话,我这才知道李大师缺钱,这不是自告奋勇,来跟李大师说个好事儿吗?只要能做成了,两千多万,小菜一碟。”

程星河顿时警惕了起来:“这年头,挣钱比吃秽物还难,有这种好事儿,你还能想着我们?别是有什么猫腻吧?”

邸红眼一听冤枉的不得了:“这话怎么说的,你们要是不信,我只能剖心证清白了!”

程星河请他开始表演,我说这也不必,直接讲讲就行了。

邸红眼这就熟练的坐在了主位上——说是主位,其实就是个湘妃竹贵妃椅,我平时在那待客,估摸是辈分高,习惯了到了哪儿都要上座。

但是屁股一落地,他反应过来不对,又站起来了,讪讪的坐在了客位上,笑眯眯的说道:“李大师知不知道喀尔巴城的金银洞啊?”

喀尔巴城?那算是个老少边穷地域,处于荒漠地带,在当地土话,喀尔巴的意思就是毒蛇猛兽,可见生存条件恶劣。

金银洞倒是不知道啥意思。

邸红眼就来了劲头儿,说那自然不是人人都知道的——那个地方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宝藏。

那个地方有个民谣,金满洞,银满洞,金银洞里宝满洞,传说沙漠里有一个洞穴,金银财宝堆放的跟砖头瓦块一样,狗头金都算小的,大的有水缸那么大!

本地人找那个金银洞,也找了几百年了,可惜一直没有找到,对我们来说,正是个机会。

程星河听的一愣一愣的:“机会,这就是你说的好事儿?你搞笑呢吧?当地人都找了几百年找不到,我们去了就能找到?你咋不让我们去找阿里巴巴或者加勒比海盗的宝藏,比你这个还靠谱点。”

就是,这玩意儿也太天马行空了——又说没人找到,那水缸那么大的金子谁看见的,说这么详细。

邸红眼连忙说道,你们别着急,倒是听我讲完了啊!为什么说这对你们来说是机会呢?

因为这个传说,被吸引过去,想目睹金银洞真容的风水先生也不少——按理说,一个宝地,风水上是能有征兆的,可所有的风水师,全都铩羽而归,只有一个会望气的风水师,看到了某地有金银气。

望气?

邸红眼连连点头,接着说道,可惜的是,那个会望气的先生岁数实在太大了,说那地方凶险,他也活不了多长时间,不跟着折腾了,也就没去寻找,自己回了乡。

说到了这里,邸红眼瞅着我,两眼发亮:“会望气的先生可并不多,李大师又是其中的翘楚,再说你们又年轻,又身手不凡,那个金银洞里的宝物,不跟老天注定一样,是给你们留的吗?只要找到了那个地方,两千五百万算什么?”

程星河的眼睛一下就亮了,虎虎的盯着我:“听上去,跟朱雀局差不多。”

是啊,朱雀局确实有很多的宝物,但是那个时候我们的功德品阶都不高,合该没有发财的命格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我们都升阶了,一千多万都承受得住,我们这么多人,拿价值两千五百万的宝物,应该也是可以的。

邸红眼一看程星河松动了,知道有戏:“自古以来,富贵险中求,对你们来说,天时地利人和,真羡慕你们的命运啊!”

我接着问道:“你把消息告诉我们,要一起去吗?”

程星河点了点头:“对了,真要是能找到,不会亏欠你因果的,算你一个人头。”

邸红眼连连摆手:“谈不上因果,我本来被你们救了一命,就是来还因果的,哪儿还敢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伸手,怕引来祸患,只要能还上人情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程星河高兴了起来:“少个分钱的也好。”

邸红眼接着就把一个旧地图拿出来了:“这是喀尔巴城的路线——比手机导航实用,你们拿去吧,我就告辞了,祝你们这一行顺利。”

望着邸红眼的背影,程星河咂舌:“想不到这个时候,是邸红眼救咱们于水深火热之中,真是人世间无常啊!”

哑巴兰也插嘴:“我哥这人格魅力,没有永恒的敌人。”

我脑子里转了转,就接过了那个地图看了看——确实像是亲身从里面走过的人绘制出来的。

字还是手写的繁体字——知道的这么清楚,难道邸红眼家先人去过?

眼瞅着程星河急不可耐的样子,我一寻思,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反正也没别的指望,去看看就看看,最多浪费点路费。

当时,我完全忘了高老师让我最近不要出门那回事儿,后来肠子都悔青了。

喀尔巴城所在的沙漠叫额图集沙漠,是内陆数得上的沙漠,一望无垠。

到了喀尔巴城,景色比网上查到的还要苍凉——残阳如血,一片见不到头的黄沙,感叹于大自然的壮观,行人就是这里的一粒粟米。

喀尔巴城门有一个模样很怪的石碑,上面刻着的,正是邸红眼告诉我们的那个童谣。

“金满洞,银满洞,金银洞里宝满洞。”

字体歪斜怪异,没见过这种类型。

我正研究着呢,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:“你们几位,也是来找金银洞的?”

那个声音苍老嘶哑,跟指甲挠玻璃似得,倒是把我给吓了一跳,回头一瞅,是个古铜肤色的老汉,人被风沙吹的干巴巴的,眼神倒是很锋锐,像是大漠里的鹰。他歪嘴叼着个烟斗,本地人打扮,跟其他本地人不同的是,他一条胳膊上缠着个深褐色的布带子。

我点了点头。

他拿下烟斗:“那你们须得找个向导,我六十四了,是本地最好的,一千五。”

程星河看向了我:“也对,咱们第一次来沙漠,也不知道本地风土人情,是需要个向导。”

我看向了这个老头儿,他印堂开阔,眉毛顺长,主博闻强识,过目不忘,确实是向导的好人选,一千五,倒是也能负担的起。

而且,他财气低迷,现如今应该正缺钱花。

我答应了下来,老头儿舒了一口气,接着说道:“那我就告诉你们进喀尔巴城的第一个规矩。”

说着,指向了一个位置:“跪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