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87章 无名白手

是壮汉和黑痦子。

他们俩离着我们的距离不远不近,但看得出来,他们准备的行装,跟我们的一模一样——显然是跟着我们,看门老徐给我们买什么,他们就买一样的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这是要蹭向导啊。”

我们又没法隐形,再说了,在哪里走也是他们的自由,跟他们呛根本没必要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。

我回过头来,一不注意踢到了一个木桶,里面液体漾出,熏的我们眼泪直流。

竟然是个尿桶。

那个味道骚的浓厚,程星河几乎窒息,握住脖子才没吐出来:“这家人怎么这么懒,尿桶也不倒?”

白藿香挥手把气体赶走:“你知道什么,他们是酿人中白呢——关键时候,能救命。”

原来这是本地的一个风俗——说是人在沙漠之中缺少水食,饥渴难忍的时候,擦一点人中白在口鼻,剧烈的气息会抑制食欲,减少痛苦,濒死的时候服食,有可能还会拉回一条命。

程星河盯着尿桶边缘的白色,连连摆手:“答应我,我要真出什么事儿,千万别给我吃这个。”

而这个尿桶后,竟然是个朱漆棺材。

愣一看以为是待价而沽的,但是上面分明盘旋着死气——这棺材里躺着死人呢!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,捏着鼻子的手不由自主的放下来:“这什么情况。人都死了,不入土为安,停在这里?”

他盯着一个没人的角落,显然是看见正主了,嘀咕着:“挂着罗盘和风水铃,跟咱们还是同行。”

店主听我们说话,探头出来,连忙让我们别害怕,之所以这么做,是棺材里那个主儿吩咐的。

原来那个正主也是往日里上这里来找金银洞的,可到了这里,水土不服,生了病,说了一句:“要朱红,要加漆。”人就没了。

当时好些人不知道这六个字啥意思,一个聪明的说,这不是要棺材嘛!

正好,就这个木匠铺有个朱红加漆的,符合要求,而木匠铺老板一点也不意外,说昨天做梦,梦见有个人坐在了这个棺材上,告诉他,绝对不要下葬,他要等着有缘人带他回去。

店主醒了一看,棺材里出现了一笔钱,知道是梦里的人给的,停棺材的费用,这不是,今儿就把尸身送来了。

一般人听见这个准得毛了,不过店主世世代代干这个,根本见怪不怪,因为死人很多会提前“挑棺材”——偶尔夜里会听见某个棺材发出响动,第二天准被人买走——这是死鬼给自己挑木料呢!

不过钱收下是收下,这一代一代的过去,也没人来认领棺材,他们也不敢动,只好停在了这里。

我在棺材铺子打过工,也知道里面的讲究——这叫停厝。

古代确实有这种风俗,人要是客死异乡,怎么也得等人来扶灵回家,而不是就地入土——古代讲究入土为安,轻易就不能动了,还将就落地归根,所以以前一些死在外地的人,停厝在外面几十上百年的都有,一般是停在寺庙或者义庄,直接留在棺材铺的倒是不多见。

我一寻思,这人跟我们怎么说也是份数同行,就把尿桶拿开了,说死者为大,秽物对死者伤害不小,千万别把人中白搁在这里了。

那铺子老板连忙谢了谢我,说自己没想周到。

今天天气不错,骆驼和行装都打点好了——虽然也有人愿意开车进沙漠,但是骆驼是有智慧的,车有可能会陷入流沙之中,而骆驼会凭着本能避开危险,而且靠谱,即使来了风沙,它们也会勇敢的把人驼出沙漠。

壮汉二人组,也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我们。

嘴上说不跟我们做伴儿,其实还不是跟着我们走,真是所谓的嘴上说不要,身体很诚实。

沙漠的天空跟县城的都有很大不同,恢弘苍凉,一望无际,不来沙漠的人,永远也看不到这种景观。

我们本来带了邸红眼给的地图,不过有老徐在,也没怎么用得上——老徐比老骆驼还靠谱。

我也就跟老徐攀谈了起来——既然不是本地人,为什么要在这里生活这么久?

老徐脸色一呆,勉强答道:“我是想找个东西。”

程星河跟着插嘴:“金银洞的宝藏?”

也是,既然是向导,看得见摸不着,肯定也不甘心。

不成想老徐摇摇头,表情很凝重:“比宝藏要紧。”

他饱经风霜的眼睛一瞬间很执着,让我想起了黑白无常兄弟。

但这个时候,老徐盯着天空的眼神有点难以置信:“怪了……”

我和程星河顺着他的视线,看到天空中之中,出现了一种很鲜艳的虹彩。

不是雨后彩虹,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形容。倒像是KTV里的光球折射出来的。

“这啥啊?”

老徐冥思苦想了半天:“这叫蜃虹——按理说不是这个季节出来的东西啊,今年真他娘的反常。”

原来沙漠也分旱季和雨季,蜃虹是雨季才有的东西,可现在是旱季。

老徐摇摇脑袋,按了按胳膊上的布条子,就继续往里走,我则寻思了起来,事出反常必为妖。

越往前走,金银气也就越浓厚了,在我的眼睛里看来,是非常美丽的,一路很顺利,越来越近了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老徐忽然拉住了骆驼,大声让我们停止步伐。

出啥事儿了?

我看出来了,老徐胯下的骆驼对着面前的沙子踟蹰不前,像是不想过去。

我问是不是流沙?

老徐摇头,说这是前往金银洞的必经之路,走了多少趟了,不可能有流沙啊,他也不知道骆驼怎么了,但是确实不对劲儿——这一片沙地,经常会出现一种叫库勒的爬行动物,撒盐烤着吃很好味道,可现在一条也没看见。

程星河皱起眉头:“爬行动物也能吃?”

动物消失确实不是什么好兆头——说明这里,可能有危险。

壮汉二人组看见我们停下,也十分机警的停下了。

老徐下了骆驼,就拿了一个树枝小心翼翼的往前探,可正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就发现,沙堆上反射阳光的色泽出现了变化——像是以极其缓慢的速度,动了。

我心里一揪,立马大声说道:“老徐,回来!”

老徐回过头,有些纳闷,但就在这个时候,他一只脚就陷入到了沙子之中,跟掉进了沼泽一样,拔不出来了!

老徐的脸色瞬间变了,我从骆驼上跃下就跑了过去,可我离着他稍远,哑巴兰本来正在神游天外,听见我这一声,跳下来蹿了过去,就拉住了老徐的腰。

老徐拼命挣扎了起来,脸色巨变:“快……快……”

哑巴兰的力气比牛还大,“嗨”的一声吼,直接把老徐跟萝卜似得薅了上来,扔了回去。

我这才是用了一口气,可哑巴兰正对我邀功请赏的笑呢,笑容冷不丁也凝固住了。

他颀长的身体,瞬间矮下去了一截子,也陷进去了!

我的心猛地揪起来,跳过去抓住了哑巴兰的手,死命往外拽,可感觉得出来,哑巴兰陷入进去的速度还是很快,甚至连我也被一起拉下去了。

程星河立马跑了过来:“七星!”

“别过来!”我大声说道:“要不你也得倒霉——顺便把白藿香拦住。”

程星河回头,立马拉住白藿香:“姑奶奶,你就别添乱了!老徐,你不是说这里不是流沙吗?怎么回事?”

老徐人都哆嗦了: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是流沙啊……”

身体飞快的被沙子淹没,我心说难道我的运气真的被那两个神秘人给拿走了不成?哑巴兰也快哭出来了:“哥你走吧,我不想连累你……”

不是连累不连累的事儿,你是我兄弟,我就不可能看着你死。

沙子进了嘴,下一步就是鼻子了……

但就在这个时候,我就看出了,这沙子不对——隐隐约约,带着青黑色的煞气。

难不成……

我一手抓住了哑巴兰,一手抽出了七星龙泉,对着哑巴兰身侧就插下去了。

七星龙泉的煞气炸开,沙子扬起,哑巴兰下陷的速度瞬间停了,我抓住这个机会,灌了全身力气,一下把哑巴兰给拽出来了。

程星河和老徐立马上前拉住我们,就在哑巴兰跟胡萝卜似得被拉出来的一瞬间,我们几个人的眼睛,全看见了——一只白的没血色的手,从沙子里面被带出来,长的不正常的手指,还死死的攥着哑巴兰纤细的脚腕子。

我脑子瞬间白了,叫都没来得及叫出来,沙子底下怎么手?是谁的手》?

幸亏身体比脑子反应快,手起剑落,七星龙泉的刀刃对着那个手腕就劈了下去,那个手瞬间就断了,但还紧紧巴在哑巴兰脚踝上,而那个秃腕子吃痛一僵,一瞬间就缩回到了沙子里。

伤口没血。

我们几个不禁全愣住了,程星河瞅着我:“那个是……”

我的心跳的腾腾的,你问我,我还想知道呢,还没来得及说话,老徐一下就是一声吼:“跑跑跑!”

“唰唰唰……”

一瞬间,沙子里齐刷刷的探出了数不清的白胳膊,猛地对着我们就抓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