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391章 口内之物

可老徐一把拉住了我:“大师,我知道你们兄弟情深,可我实话告诉你,在这条吃人路上丢的人,就没有一个能找回来,你听我一句,人已经没了,不会再丢其他的了,咱们就算是安全了,别再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了!不值!”

怎么不值——对方就算再厉害,我也不可能把哑巴兰丢下不管。

程星河也担心了起来:“七星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你跟我去了,白藿香和老徐怎么办?我让他打起精神别偷懒,白藿香他们要是有事儿,你就提头来见吧。

话音刚落,白藿香忽然一下就把我抱住了,抱的特别紧。

馥郁药香袭来,我耳朵一下就热了,但她马上就松了手,装出了若无其事的样子:“你,你小心点——我知道你胆子大,可这个地方,不对劲儿。”

我刚要点头,就听见壮汉他们那边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:“要死就赶紧去送死,还有时间在这里卿卿我我的,你们不嫌牙碜,我还嫌吵得慌呢。”

大黑痦子。

壮汉则还是跟个巨兽似得,死死盯着我。

程星河气的横蹦:“见死不救,还他妈的冷嘲热讽,这俩王八蛋……”

我拉住他,说这里形势够恶劣了,本来就八面埋伏,你他娘就别再树敌了,老实等我回来。

程星河有点不服气,还想说话,我也顾不上听,先运上了老海的行气,灌注到了监察官上。

这一招是险——在旅店里就差点瞎了,但是要找哑巴兰,以我自己的品阶,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那个东西的煞气,就要靠着老海的天阶行气了。

一阵剧痛热辣辣的顶在了眼睛上,我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,眼睛熬不住,眼泪泄洪似得就往外滚,我透过雨幕似得眼泪,就看见了异彩纷呈的各种气。

这些气透露出的信息量简直太大了,眼花缭乱的,但是我也顾不上走神了——我时间有限,要在被天阶行气冲瞎之前,先找到那个鬼蜮留下的气,半秒也耽搁不得。

那个鬼蜮的气我有印象,是一种很污浊的青黑色——一旦邪祟的气是这种污浊的颜色,那必然是沾染过人命的,污浊程度越厉害,那东西害过的人也就越多。

剧痛让人度秒如年——找到了!

这个时候,眼睛已经开始痛到模糊,我立马把行气撤了下来——这一瞬间,我的眼睛甚至有被撕裂的感觉。

一抹眼泪,果然——见了血。

妈的,我得赶紧升阶,把自己的硬件水平提高了再说,不然几次下来,我饭碗先废了。

脑子里琢磨着,脚底下也没放松,我顺着那股子气息就跑过去了。

把附近有很多的烂房子,蹲在了一望无垠的沙漠里,像是群蛰伏的怪兽,这地方是很适合藏匿,那个鬼蜮不傻。

哑巴兰在那东西手上,随时可能被害,没时间找过去了,我身子一翻,装出了体力不支的样子,就躺在了沙漠里。

传说之中,这鬼蜮把毒沙喷到了人身上,就是要等着人毒发的时候吃肉,我身上还带着那些毒沙的气息,那东西一定会以为猎物自己上门来了,没有不吃的道理。

果然,不长时间,我就听到了一阵非常轻微的脚步声,像是对着我过来了。

那东西之前在我这里吃了亏,现在也算是学精了,听动静是站在了一边,像是在观察我。

而我眼角余光则一直在寻找,这玩意儿把哑巴兰给藏哪儿去了?

那东西见我一动不动的,像是死了,这才算是有点放心,奔着我又凑近了几步。

我刚要高兴,谁知道这个时候,忽然觉出脚底下有个东西蹭过去了,一小片沙子瞬间就发出了滑下去的声音。

好像是个沙蝎子,不偏不倚正从这里路过。

你大爷的,正装死呢你来拆台,真相踩死它。

果然,那个动静激起了那个东西的警戒心,它像是迟疑了一下,接着,我就听到了一阵“扑”的声音。

一听这个声音我差点当时就骂了娘——那个鬼蜮怕我没死透,又对我喷了一口。

这一口结结实实的喷在了我左腿上吗,一瞬间跟一万根钢针一起扎进了皮肉里一样,疼的我浑身都木了。

但这个时候,只要我动弹一下,那这一切努力就白费了——再来几口,我就得当场死亡,哑巴兰也回不来了。

以前老听说,人的潜能是无限大的,比如母亲能为了幼儿举起汽车之类,我以前还不太明白,可现在算得上是切身体会了——按理说这个疼法,是个人就得满地打滚,但我连牙都没咬,生怕发出一点动静,就这么硬挺着。

那个东西看我真的是毫无反应,这才算是放了心,对着就过来了——脚步声可轻捷多了,显然放松了警惕。

接着,那个小小的身影过来,低头就趴在了我身上。

那锋锐的牙,对着我就下来了。

说时迟那时快,我一下将手里藏着的塑料袋扎破,对着那张嘴就塞进去了。

那是臭大姐草。

臭大姐草既然能解毒,那必然跟这种东西相克——它保准不喜欢这玩意儿!

不过这东西太臭,味道散发出来,很容易就被鬼蜮发现,我就特地找了塑料袋把它包上了,滴水不漏。

果然,那东西跟本就没想到我还活着,更没想到我带了这个东西,臭臭草的味道一炸,那个小小的身影瞬间就爆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接着,在地上就打起了滚。

我则跌跌撞撞站起来,一阵后怕——幸亏他喷的是腿,不是手,不然就真的功亏一篑了。

接着,抽出七星龙泉就要砍它,但是没想到,这东西虽然看上去痛苦难耐,求生本能却很强,翻身就滚到了后面,我腿上一阵剧痛,追也不方便追,不能再浪费这个时间了,得先找到哑巴兰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一阵“嗡”的声音,不知道是啥。

爱是啥是啥,哑巴兰呢?

我凝气上目去找,还真看见,一团子若隐若现的红光出现在了一个石头屋子后面——活人气!

我立马一瘸一拐的找了过去——哑巴兰还真在后面呢!身后是个大柴禾堆。

但是再仔细一瞅,我后心顿时就炸了——那他娘的哪儿是什么大柴禾堆啊,分明是堆积如山的人骨头。

这些年,那玩意儿吃了多少人?

我赶紧把哑巴兰给揪起来了,哑巴兰没反应,应该也中毒了,我连忙把臭臭草塞在了他鼻子下面,他眉头一皱,一个喷嚏就醒了,睁眼看是我,还迷迷瞪瞪的,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:“哥,刚才我看见了一个东西——那东西劲儿太大了!而且,而且——他嘴里有东西!”

我也看见了,嘴里的牙嘛。

但哑巴兰猛摇头:“不是不是,不是牙——那个能跑能跳的东西其实不会喷砂子,是它嘴里的东西喷出来的!”

这话说的不是莫名其妙吗?

我刚要说话,忽然觉得不对——哑巴兰的意思是,那个“小孩儿”,把一个会真正会喷毒沙的东西,藏在了嘴里。

就好像鳄鱼嘴里,养了给自己剔牙的鸟一样,是共生关系?

对了——我刚才就觉得不对劲儿,来的时候,也凝气上目了,可根本没看见哑巴兰的活人气,怎么那个东西被我掀翻,就出现了?

是它太痛苦了,方术失灵?

不对——是那个嗡嗡的声音响了起来之后——这说明,我刚才没看见哑巴兰的活人气,是因为他整个人被遮住了,现在,那些遮住它的东西,飞起来了……

而这个时候,在地上打滚的那个小孩儿形态的东西,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叫声,这就不像是刚才中招时的痛苦了,而像是恼羞成怒,狗急跳墙!

虽然听不懂,但能分辨出来——它像是在指挥什么东西,来弄死我们。

“嗡嗡嗡……”

我和哑巴兰同时听见,半空之中,传来了一阵振翅的声音,好像数不清的胡蜂。

它们组成了一道巨大的黑雾,对着我们扑了过来——不光扑,还对着我们喷起了沙子!

我炸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拽住了哑巴兰:“跑!”

妈的,我其实早就听说过,这“鬼蜮”其实是一种虫子,三条腿,嘴巴长的像是弓弩。

之前看见了那个小孩儿,还以为它是鬼蜮成了精,也有了人形,怎么也没想到,它其实是鬼蜮的饲主,在这里搞养殖呢!

它到底是个啥玩意儿?

这个想不出来,不过,估计它嘴里含着的那个,恐怕就跟蜂群里的蜂王一样,是这里的“蜮王”,有了它,就能对这里的鬼蜮发号施令了!

我的腿上刚才被喷了一下,现在虽然用臭大姐草给镇住了,不至于毒发,但剧痛还是没停,根本就跑不快,而且夜里的沙漠,连能指引方向的东西都没有,也不知道往那儿跑,我和哑巴兰在黑色烟雾的追逐下,慌不择路,一脚踩在了一个沙丘上,就听见脚下传来了“唰”的一声。

这声音有点耳熟……我条件反射,立马把哑巴兰拽了回来,就这一瞬,一只白色的手就伸了出来,想抓我们,却扑了个空。

日了狗了,这里的沙子里,也有沙伥鬼!

而且……现在没有太阳,它们不用害怕了……

前狼后虎——这是要把人往死里逼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