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392章 三腿尖嘴

身后就是嗡嗡的振翅声,我们一旦被撵上,也得当场被喷成了筛子。

哑巴兰知道我跑不快,一下就把我给背起来了:“哥,咱往哪儿走?”

我也想知道啊,不过如今看来,沙伥鬼到处都是,天又黑,也看不清楚有没有库勒,只能是顺着白沙子跑了。

但是没跑多长时间,我一瞅周边,心顿时就给提起来了——他大爷的,好死不死的,我们竟然跑回来了——前面就是风化石,到了大本营了!

我连忙就想拽住哑巴兰,可那些嗡嗡的声音离着我们已经越来越近了,而那个“小孩儿”的声音也跟在了后面,尖锐凄厉,像是一直在指挥那些鬼蜮。

再折回去,那就是直接撞鬼蜮嘴里了。

而这个时候,白藿香看见了我们,已经站起来了,远远就冲我们摆手。

这叫怎么回事——我肠子都悔青了,合着我们把鬼蜮引来,把自己后院给端了?

可事儿逼到了眼前,比起后悔,更重要的是解决和面对。

于是我心一横,大声说道:“哑巴兰,有多大劲儿,用多大劲儿,赶紧跑!”

哑巴兰一听,跟个核武器似得,瞬间爆发,对着白藿香他们那就冲过去了:“哥,咱们要死一起死,黄泉路上好作伴。”

做个屁的伴儿,你肺活量咋这么大,跑成这样还能说话。

而哑巴兰这一跑,稍微就跟那些鬼蜮拉开了一点距离,程星河也跑了过来,难以置信的盯着那一片黑压压的东西:“七星,你他娘出去一趟,捅了马蜂窝了?别的不说,蜂蜜带回来没有?”

你就知道吃。

老徐盯着那黑魆魆一片,顿时吓的面无人色,一张嘴,烟斗掉在了沙子上都不知道。

我一看人也齐了,直接从哑巴兰身上蹿了下来,滚在了沙子上,就把哑巴兰护在了身后,大声说道:“趴下,捂住耳朵闭上嘴,谁也别动!”

白藿香他们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,但是信得过我,立刻就趴下来了,而这时程星河已经看清楚来的是什么了,一下傻了:“尼玛……”

我一脚把他踹倒。

老徐按着自己的胳膊,声音都颤了:“趴下……也不管用啊……”

是啊,单单趴下是不管用。

这个时候,那一片黑雾已经笼罩下来了,窸窸窣窣的振翅声,马上就要招到了我脸上。

我一下拔出了七星龙泉,运足了全身的行气,对着沙子横着劈了过去。

“哗啦”一声,满地黄沙瞬间被我扬了起来,铺天盖地成了一道瀑布,对着我们就撒了下来。

我也趁着势头,趴了下去。

那一片黑雾对着我们猛烈俯冲,跟袖珍轰炸机一样,对着我们就是一顿喷,但是沙子早了一步,跟一层棉被一样,厚厚的盖在了我们身上,我们只听见外面噼里啪啦,像是下了一场暴雨。

毒沙都打在了绵密的沙子上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我都快喘不上气来了,感觉出外面像是没什么动静了,就小心翼翼的把脸上覆盖着的沙子抹下去,往外面一瞅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外面已经风平浪静,而且,天已经亮了。

鬼蜮跟沙伥鬼一样,不喜欢日光,天亮的时候,是会躲在沙子底下的。

我站起身来,把沙子抖下去,顺便把白藿香她们也给刨出来了。

白藿香可能被沙子呛窒息了,软软的就靠在了我怀里,我一瞅她命灯还是挺旺盛的,就松了口气,应该是没事儿——休息一下就好了,于是我也没惊动她,一边抱着她,顺手跟挖红薯似得把剩下一行人也给刨出来了。

程星河从沙子里一出来,眯缝了眼睛四处看了看,倒抽冷气。

地上有一大片黑色的虫子尸体。

那些虫子跟蟋蟀差不多大,跟传说之中一样,只有三条腿,嘴是尖的,确实很像是弓弩。

死了这么多……难道喷吐毒砂对它们来说也是体力活,把自己活活喷死了?

这些虫子尸体上,还微微冒出了一点白烟,热乎乎跟刚烤过一样。

沙漠昼夜温差很大,怎么热起来的?跟沙地摩擦生热?

老徐瞅着这一地的黑尸体,吓的扣紧了胳膊上的布条子,喃喃的说道:“险……真险……”

可正在这个时候,对面冷不丁就是一声雷鸣似得爆吼,一只手猛地伸了过来,揪紧了我的衣领子:“就是你把那些鬼蜮引来的?”

我一个踉跄好险把白藿香摔下去,抱紧了她回头一瞅,顿时一愣——这不壮汉吗?

可壮汉也没了之前的神气,浑身破破烂烂的,脸色和露出来的皮肤上,全是毒砂的伤痕。

啊,对了……昨天我们把鬼蜮引了回来,壮汉和大黑痦子也在攻击范围之内,

越过了壮汉再一瞅,好么,大黑痦子也不怎么好,现在不光是挠屁股了,是全身上下都在挠。

我后心顿时一炸,难不成……他们当时没我们反应快,来不及躲到了沙子底下,只能跟鬼蜮肉搏了。

我现在一想到了之前那个场景,还浑身发炸,他们竟然赤手空拳,从那一大片鬼蜮手下活下来了。

那些剩余鬼蜮的尸体——也是他们打死的?

如果暴露在外面的是我们——我咽了一下口水,想必我们现在已经成了几具尸体了。

我留心到了,这个大汉的诛邪手上,也是伤痕累累,激战程度,可想而知。

这两个人也太强了——这是多大的能耐?

哑巴兰别的不管,一看壮汉提溜我,上来就要打人。

而我反应过来,直接从他手里挣脱开了,拦住了哑巴兰:“话说清楚,这些东西是自己跟我回来的,可不是我引来的。”

壮汉一怔,黑痦子听不过去了:“别扯皮!有什么区别,就是因为你……”

“区别大了,这是额图集沙漠里的东西,”我答道:“这地方什么东西都有,要是害怕,不如先回去吧。”

壮汉的手瞬间就僵住了——是啊,我们这帮他们眼中的菜鸡都不害怕,他们要是表现出忌惮恼怒,那岂不是显得胆量还不如我们。

黑痦子也顿时没话说了。

我是各种嫌麻烦,但也不会灭自家威风。

壮汉索性撒开我,冷冷的说道:“好,我就看你还能蹦跶几天。”

说着,回了他们的营地。

黑痦子眼珠子一转,也跟回去了——他们当然不可能对我们动杀心,还指望拿我们趟雷呢。

只可惜这次如意算盘打空,我们这趟雷的,这次把雷给引来了。

程星河这才松了口气,跟我挑起了大拇指:“解气!”

老徐已经从沙地之中刨出了烟斗,嘀咕着:“这俩人来者不善啊。”

程星河抱着胳膊,哼起了《十面埋伏》,很不好听。

哑巴兰注意到了白藿香还没睁眼,建议掐一掐她的人中,白藿香激灵了一下,这才从我怀里起来,露出刚醒的样子,给我们几个检查伤口。

她的脸压的红彤彤的。

整理行装,好在骆驼没受什么损伤——它们当时躲在了风化石后面,好歹躲过一劫,不过再一看干粮,我们的心都沉了几分——少了很多,这几天,保不齐还真得吃烤库勒。

重新上路,大漠之中刚亮的天空烧起了霞光,简直美不胜收。

我则一边走一边琢磨了起来,那个养鬼蜮的“小孩儿”,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?

希望走过了这条路,再也别跟它重逢了。

白藿香盯着那些霞光,眼睛里光芒闪烁,显然是从来没见过这种美景。

而老徐盯着霞光,却又皱紧了眉头。

程星河看出来了,立刻问道:“老徐,这该不会又他娘是什么不祥之兆吧?”

老徐咬着烟斗,说道:“你算说对了——咱们天黑之前,一定得找到个勒坦。”

白藿香皱起眉头,告诉我,所谓的勒坦,是大漠之中一种建筑,古代人用来躲避黑风沙的。

卧槽?黑风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