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393章 一丝邪气

所谓的黑风沙,是额图集沙漠的一种风暴。

本地人把风沙分为五级,白风沙是扬起小部分沙子的风沙,黄风沙是类似于沙尘暴,阻挡视线的风沙,红风沙是沙子铺天盖地,人可能被卷走的风沙,灰风沙是牲畜不能幸免,人更不能出门的程度,而黑风沙最为恐怖,几十年可能都不会出现一次。

黑风沙会让房屋掀翻,驼队上天,地面上的一切全都会被荡尽,像是一只巨手把沙盘整个抹平一样。

而黑风沙来去也不定——哪天早上天上出现了灿烂夺目的彩光,看着漂亮,可跟毒蘑菇和毒蛇一样,漂亮的东西往往都带着危险性,这是黑风沙的征兆。

这趟旅行我们算是来值了——桩桩件件的灾难,看来都得见识一遍才算完。

老徐喘了半天气,索性趴在沙漠上,对着远方就跪拜了起来,还让我们也跟着一起做。

那个跪拜的姿势很特别,先是跪下,左手搭右肩,接着右手举起拍地,再伸直了腿,整个趴在地上,亲吻沙地。

程星河直挠头皮:“五体投地……老徐这是拜土地爷呢?”

不对,白藿香告诉他,这是在拜喀尔巴神。

喀尔巴神,是本地特有的神灵,据说这个神灵跟哪吒一样,三头六臂。

我想起了城门口的那个黑石头,记得很清楚——这地方叫坠龙城,说那个龙就是落地之后,被那个喀尔巴神给弄死的。

长得像哪吒,办的事情也像哪吒,这是个什么神仙?

我想把阿满叫出来盘盘道——她们这些做神仙的,分属同僚,不知道能不能攀攀交情?

我也是四辰龙命,听见“坠龙城”仨字就肝颤。

可谁知道,阿满又没出现,不知道是这个地方跟她的大山离得太远过不来,还是又被上头喊去述职了。

我就把满字金箔放了回去,同时想起了祸国妖妃来。

什么时候见了阿满还得顺带问问,那个祸国妖妃跟她又是什么关系。

老徐催我们,我们摆了摆手说都是信老君爷的,不拜其他的神。

老徐挺生气,自己又替我们一人拜了一次,祈求喀尔巴神不要跟我们计较,保佑我们顺利找到金银洞。

白天的沙漠恢弘又壮丽,让人根本想象不到其中暗藏着多少危险——就好像光明的白天,总让人不信世上有鬼一样。

走了一天,干粮舍不得多吃,水也舍不得多喝,程星河看中了我那一大包鱼干,非要抢去吃,我说你去吃烤库勒还不行,鱼干有用。

程星河抢不过去,骂了半天我抠,悻悻的去找库勒。

这里的库勒倒是不少,懒洋洋的翻开肚皮,正在晒太阳。

有库勒在,我们也就安心了,老徐仔细的去找勒坦,我则一门心思去看那些金银气。

金银气确实越来越近了,赶紧把金银洞给找到了就好了,赚钱的买卖都不好做,给人一种不死也得扒层皮的感觉。

我就问老徐,关于喀尔巴神,到底是什么传说?

老徐一听,就跟我兴致勃勃的讲解了起来——说喀尔巴神是专门保佑沙漠旅人的神,横穿沙漠的时候,只要呼唤喀尔巴神的名字,他准能给你正确的指引,让你远离沙漠之中的牛鬼蛇神,还会尽全力保佑本地人,斩杀外来的妖邪。

以前这里到处都是喀尔巴神三头六臂的神像,可后来人越来越少,神庙也就逐渐都荒废了——我们来的时候,看见了一些形状古怪的风化房子,就是以前的喀尔巴神庙。

不过喀尔巴神跟沙漠一样,脾气喜怒无常,你顺从他,他给你指引路线,不顺从他,那他就会辣手无情——据说有一些商队,就是因为过喀尔巴神庙不拜,惹恼了喀尔巴神,从而被留在了沙漠之中成了沙伥鬼,永远的服侍喀尔巴神。

这就跟我们中土慈悲为怀的神仙不一样了。

昨天太累,今天阳光又很和煦,听着老徐讲的故事,不知不觉就在骆驼上睡着了。

梦里跟现实交接,一片无垠黄沙,我看见了一个穿白衣服的人走在了我前面。

那个身材看上去很眼熟,我就想追过去看看是谁,可刚走过去没几步,那个白衣人忽然展开了三头六臂,我后退一步,数不清的白手从黄沙之中拔地而起,抓着我就往下拖。

我浑身都凉了,猛地睁开眼睛,就看见了一轮鲜红的落日要沉到了地平线下去了。

太阳一落,风立刻就变冷了,原来是被冻醒了,我顿时也是有些意外,这一觉睡了这么久?

再一转脸,老徐一脸焦急,还在催着驼队快走。

程星河瞅着我:“你还睡得着觉,天都黑了,咱们还是没找到什么毛毯,再这么下去,就等着被风卷去伺候那什么神吧。”

你个死文盲,是勒坦。

但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——这一天,都没找到那什么勒坦?卧槽,那晚上住哪儿?

一回头,壮汉和大黑痦子终于也像是有些焦急了,不住的盯着老徐。

老徐也没辙,按着手臂上的布条,几乎要从骆驼上站起来,就想尽可能看的远一些,找到勒坦。

可看着太阳坠落的这个程度,离着天黑已经不远了。

我以前也有走背字的时候,但真没这么邪乎过,这个时候,我冷不丁就想起来高老师跟我说过,这一阵子,别出门。

这是犯了什么刑煞了?

于是我也站起来,运气上目,跟着老徐一起找,可眼下的沙漠平滑无垠,根本就找不到一丝勒坦的痕迹。

这让人有了一种恐慌——跟沙漠比起来,我们实在太渺小了。

真要是在这个没遮没拦的地方遇上了黑风沙,那就真是一点生机也没有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哑巴兰忽然喊了一声:“哥,你看!”

我顺着哑巴兰指着的方向,还真看见一处地方,像是有个黑魆魆的影子。

老徐别提多高兴了,按着胳膊上的布条子,几乎要从骆驼上来个民族舞:“太好了,喀尔巴神保佑……喀尔巴神保佑……”

只是……我却皱起了眉头,总觉得那个影子看着不对——像是缠绕着几丝邪气。

白藿香看出来我表情不对,问我怎么了?

我一寻思,就摇摇头,不管那是个啥,哪怕是龙潭虎穴,这黑风沙一来,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闯。

壮汉和黑痦子也看见了,都跟着松了口气。

俗话说望山跑死马,在沙漠里也是一样,看的到的却摸不到,你要走过去,还得一阵子距离,眼瞅着日头都擦到了地平线上,我们却还是没能走到那个地方去。

一股子不祥的预感一下就袭上了心头。

老徐也是一样,催着骆驼更着急了,眼看着就要到了,可那个黑魆魆的庞大建筑物,随着阳光一起,就在我们眼前消失了。

哑巴兰一下愣住了:“哥,好端端的这什么情况,那个大毛毯……”

是勒坦。

不,应该说是海市蜃楼。

老徐一下就从骆驼上下来,捶胸顿足:“玩儿了一辈子鹰,临了让鹰啄了眼睛……”

这也不能怪他,刚才找勒坦的时候,压力是非常大的,谁看见这种希望,敢往坏处想?

壮汉也知道怎么回事了,下了骆驼就大骂了起来:“还最好的向导呢,你怎么带路的?”

这特么不是白吃馒头嫌面黑吗?我们请你们跟来的?

也他妈太欺负人了,我刚想说话,就看见朱红色的晚霞之中,像是飞快的旋转来了一个什么东西。

黑魆魆的——像沙尘暴。

黑风沙不等人,已经来了……

老徐急的跳脚,拉住了我们,就非要让我们再给喀尔巴神行礼——这是我们白天没有行礼,喀尔巴神给的报应。

程星河顿时有点松动,试探着看着我:’七星,要不,死马当活马医?’

我根本没顾得上理他,而是想起了刚才看见的那一丝邪气。

应该就在这附近。

那个邪气,不是物邪,而是地邪——说明这里,肯定有某种建筑物。

只要能找到那个建筑物,说不定,就能躲在里面,避开这个黑风沙了。

这个时候,风沙越来越凌厉,沙子跟利刃一样直往我们脸上划,骆驼也开始躁动不安,甚至有几个直接卧下,不肯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