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04章 草绳通宝

这个时候,忽然一道金丝玉尾绳飞了出来,拽住了蜘蛛腿,同时,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,一下撞在了我和壮汉身上,我和壮汉一起被撞开,那个大爪子被扯歪,擦身插在了地上,我头皮顿时就给炸了。

九死一生啊。

哑巴兰收起金丝玉尾绳,闪避过另一只大爪子:“哥你没事吧?”

“你大爷!”程星河的声音从我背后炸了起来,刚才就是他撞开的我:“不管你是谁,七星冒死去救你,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,还反咬一口,你良心被狗吃了?”

大汉也被这一下撞出去了老远,抬起头,死死盯着我,表情更复杂了,声音却还是一样凶狠:“你到底……”

而这个时候,蜘蛛张开了大嘴,继续奔着我们咬了下来,我一把拽住程星河躲了过去,对壮汉喊道:“事情分轻重缓急,你们不是为了这个大蜘蛛来的吗?弄死了大蜘蛛,老海的事儿咱们平心静气的谈!”

大黑痦子的声音也炸了起来:“那小鸡崽子说得对,先把这个玩意儿处理了再说!我这快撑不住了……”

原来大黑痦子倒霉,我们是从蜘蛛身下滚出来了,他倒是被那个大蜘蛛一爪给叨回去了,好似小猫滚线球一样,眼瞅要把命搭进去。

壮汉虽然很莽,但好歹也把这话听进去了,攥紧了拳头,对着那个大蜘蛛猱身而上,就还要去抓大蜘蛛的眼睛。

可大蜘蛛也并不是傻子,都已经被他抓了几个眼了,哪儿能乖乖继续任由大汉弄他,张开了大嘴,就要去咬大汉。

壮汉只能躲避,可一躲避,就是落了下风——蜘蛛浑身坚硬似铁,没有什么软肋,壮汉抓也只能抓眼睛,一旦躲避起来,体力消耗大了,早晚被吃。

程星河抓住这个机会就拽我走:“还愣在这等雷劈呢?怕他不跟你算账是怎么着?先让子弹飞一会儿,大汉把蜘蛛耗住,咱们找机会跑。”

我说你知道个屁,这个大蜘蛛确实不是一般的邪祟,要是大汉打不死送了命,咱们几个也不是它的对手,还跑的了?白送人头还差不多。

要想全身而退,就只有一个法子。

程星河脑子很快,当时脸就拉下来了:“跟他们合作?”

我也不想,但是事情到了面门上,啥都没有命重要。

程星河一想也是这个理,哑巴兰这会儿也荡过金丝玉尾绳跳到了我们身边:“哥,怎么办?”

我看向了壮汉:“我送你去蜘蛛脑袋上,行不行?”

壮汉一愣,惊疑不定的望着我:“就凭你?”

我是不行,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嘛。

大黑痦子在蜘蛛腿附近出不来进不去,连忙说道:“都这个时候了,就听他们的吧!”

壮汉也没别的选择了,跳到了我身边:“怎么送?”

我看向了哑巴兰。

哑巴兰用鞭子,用的这叫一个出神入化——兰老爷子手底下长大的,自然不是什么善茬,立刻会意,一鞭子卷住了壮汉的腰,直接把壮汉甩到了蜘蛛脑袋上去了。

壮汉猝不及防,但左手摁住了右肩膀上的伤口,曲起了手指头,就运上了诛邪手。

而大蜘蛛见到有个东西飞过来,反应也很快,伸出爪子就要把壮汉给勾下来,而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扑过去,就把七星龙泉的煞气炸到了它其他腿上。

蜘蛛刚才也见识了七星龙泉的厉害,顾不上壮汉,就要过来抓我,而壮汉抓住了这个机会,又捏爆了蜘蛛两只眼睛。

蜘蛛吃痛,整个身体都蜷缩了起来,程星河还有点高兴:“成了!”

不对……蜘蛛几乎是一瞬,就把身体重新舒展开,对着我们就抓了过来。

它是被我们激怒了。

这个速度简直带着雷霆万钧之势,我立马拽着程星河和哑巴兰就躲,而这个时候,老徐忽然跑了过来,对着脑袋顶子就指点:“大师,你看这里!”

我这才发现,头顶上有个窄小的缝隙,竟然能看到一丝天光。

我立刻跟大黑痦子喊道:“雷雷雷!”

大黑痦子跟着我们的视线,也见到了那个缝隙,当时就高兴了起来:“真是老天有眼,憋屈了这么长时间,老子的手艺终于能派上用场啦!”

说着,从哪个蜘蛛肚子底下滚出来,嘴里默念了一句什么,对着大蜘蛛的腿就拍下去了。

与此同时,一道光从那个缝隙之中穿透了下来,对着那个大蜘蛛就打了下去。

轰然一声响,一道雷顺着蜿蜒曲折的孔洞,直接落在了大蜘蛛的身上。

那个大蜘蛛整个身体被雷贯穿,全部炸开,我们几个都被气浪掀翻,抬起头,耳朵里嗡嗡的暂时都没听见什么声音,但是眼睛能看见,那个巨大的身体,已经一片焦黑。

一颗心瞬间就松了下来——这玩意儿终于算是搞定了。

还没等我把这口气给喘出去,大汉一只手就揪住了我的衣领子,大声吼道:“你快说,你是怎么杀的海老爷子!”

大黑痦子在一边瞅着,叹了口气,看向了我说道:“小子,你确实帮了我们的大忙,但是有一样——你不该动老海,要知道,老海是这小子的救命恩人,他看的比自己爹还要紧,前次听见老海送了命,他恨不得把凶手碎尸万段——还是这件喀尔巴神的任务着急,我们才来的,不然,你活不到今天。”

卧槽,也真是开了眼了,就老海那路货色,还会做人家救命恩人?

无利不起早,我看老海八成是图这壮汉什么,才故意卖人情。

还没等我说话,壮汉的手卡的更紧了——这可是正宗的诛邪手,旱魃的脖子都拧的断,更别说我的了,我连忙抓住了他的手,把事情说了一遍:“要找你去找马元秋和江辰,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。”

壮汉皱起眉头,半信半疑:“你有证据吗?”

程星河和哑巴兰一听,气的要揍他,我知道他们不是壮汉对手,摆了摆手让他们别吭声,就问壮汉:“你说,老海一个天阶,我一个玄阶,我凭什么能杀老海?”

果然,这一句话,壮汉就没话说了,大黑痦子也点头:“这鸡崽子说的也是——他就算使阴招偷袭,也不是老海的对手,除此之外,确实没别的解释了。”

我接着说道:“你要是不信,大可以去找江辰嘛,你也认识老海的行气,自己去验证验证,他身上的多,还是我身上的多。”

壮汉犹豫了一下,手就松开了,白藿香看见了我脖子上有了刮痧似得伤痕,心疼的牙都咬紧了,回身要给壮汉撒点药,被我拉住了,接着说道:“你们的本事在这呢,要是发现江辰和马元秋真跟这件事儿没关系,随时能找到我报仇,我想跑也跑不了,是不是?”

这话算是夸了他们的本事,壮汉和大黑痦子听着心里舒服,认为也是这个理,立刻就问我,江辰和马元秋既然跟我这么大仇,我自然知道他们的底细,让我细说一下,他们到底是什么人。

这对我来说正中下怀,接着就说道:“告诉你们也没什么,但是作为交换,有件事儿,我也得跟你们打听打听——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来找喀尔巴神?”

壮汉和大黑痦子听了,对看一眼,大家刚才也算是同生共死过,我也没少帮忙,他们的态度终于也松动下来了,就告诉我们,他们是摆渡门的。

百度?还谷歌呢,合着他们是互联网公司的?现在互联网公司还有我们行当的部门?

程星河一听,则立刻露出了一脸不明觉厉:“难怪……”

但是他一看我这表情,就知道我没听明白,低声说道:“你他娘没事儿多听听圈里的事儿吧,摆渡,不是百度,人家那个门派,是隶属于龙虎山门下,专门修仙的——以前光知道传说,想不到还看见真人了。”

龙虎山是道教圣地,地位甚至比天师府还高,天师府是管理治安的,而龙虎山则是修仙的圣地。

修仙自然要积累大量的功德,也就是民间传说之中的历劫——为了积累功德,修仙者会寻找一些功德巨大,难度也极大的任务,帮助自己历劫升功德。

这里的人特立独行,都是一些闲云野鹤,俗话说有本事的人脾气都怪,在他们身上算是得到了完美验证。

十年前,他们摆渡门的人听说了喀尔巴神其实是个邪神,而喀尔巴神每隔十年,就要脱胎换骨一次,所以在十年前找到了这个金银洞,结果没想到那人竟然死在了这里,再也没回去。

死去的人正好是大黑痦子和壮汉的至交好友,两个人发誓要给好友报仇,消灭邪神,可喀尔巴神十年才出现一次,他们只能硬生生的等了十年。

摆渡门轻易不跟凡俗人交往,所以他们并不想把来历告诉我们,以免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我心说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,要不是程星河,我都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。

而且……脱胎换骨?我看向了那个大蜘蛛,它要跟螃蟹似得脱壳还是怎么着?看着也不像啊——真要是这样,还不如等它脱完壳再收拾它,那不正好是它最弱的时候嘛。

而大汉回头看着大蜘蛛,也是一脸不可思议,说想不到他竟然是被这种东西害的。

我心说,你不要这么充满优越感,要不是我们帮忙,你和大黑痦子也得跟着倒霉。

大黑痦子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,就告诉我,当初那个朋友身手比他们好的太多了,如果喀尔巴神只有这种程度,他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剿灭,现在看来,只能说他是阴沟里翻船了。

程星河也算松了口气,说,他们的大蜘蛛也收拾了,咱们也拿到了狗头金,既然大家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也算是皆大欢喜,时间也差不多了,咱们还是赶紧走吧——不然赶不上拍卖会了。

我刚要点头,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——周围怎么这么安静,那些打扇神女什么的呢?

程星河也觉出来了,说她们还挺识趣,大蜘蛛一死,没了主心骨,她们也不敢出来了。

我忽然有了一股子不祥的预感。

果然,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中间忽然响起了一阵尖叫的声音,瞬间把大家吓了一跳。

可大家的嘴都没动,不知道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。

像是呼应着这个声音,周围冷不丁就出现了一片嘁嘁喳喳的声音,数不清的打扇神女,前仆后继的出来了,我们几个的头皮一下就炸了。

程星河一把抓住了我:“不光是这玩意儿——还来了很多的死人,穿着打扮,都像是死在金银洞的人!说,喀尔巴神要咱们的命做庆典!”

哑巴兰一下愣了:“喀尔巴神不是死了吗……”

不光我们,大黑痦子和壮汉脸色也变了: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老徐则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,声音颤了起来:“坏了,喀尔巴神发怒了……”

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咱们算是倒了霉了——这货来这么多,也只能是送死了,七星,没想到咱们俩是一起死的,你说以后谁给我烧纸……”

我们的体力都已经用的差不多了,再跟这些神女打,一丝一毫的胜算都没有。

大黑痦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也来揪我:“你小子不是脑子快吗?快想想办法啊!”

我答道:“办法倒是有一个——擒贼先擒王。”

“王?”大黑痦子一愣:“哪个是王?”

我一回头看向了瑟瑟发抖的老徐:“老徐,这个问题我得问你……不,不应该叫老徐,应该跟你叫喀尔巴神。”

老徐正哆嗦呢,一听我这话就愣住了:“大师,你,你什么意思?”

程星河他们也傻了,程星河立马问道:“啥?七星,你每次说话我都信你,但是这一次,你这话实在是匪夷所思啊?老徐好端端的,怎么成了喀尔巴神了?”

老徐也猛点头,一副无辜的样子:“是啊,大师,这话从何说起啊!”

我指向了老徐的领口:“你们看看这个。”

老徐的领口上,挂着一根草绳,上面拴着一个铜钱,写着永合通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