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05章 神灵附身

程星河仔细看了看:“这不就是一个铜钱吗?跟喀尔巴神有什么关系?”

来的时候,我就听见那些孤魂野鬼说过一句,草绳挂着通宝,准没错。

我当时没听明白这话什么意思,但是注意到了,老徐立刻掩住了自己的领口。

现在看来——这是它们认人的标志。

老徐立马露出很冤枉的表情:“他们认识这个,也很正常——毕竟我是向导,亲自领他们来的,他们恨我带他们上了绝路,那是想报复我……”

我答道:“恨你确实无可厚非,但是两个问题,一,你怎么听得懂死人说话?二,你不心虚,为什么不告诉我们,让我们保护你,而是偷偷把领口盖上?”

老徐张了张嘴:“我……我怕给你们添麻烦……”

我笑了笑:“那还有一个问题,你之前说,你没进过这个金银洞,那你怎么知道刚才那个位置有天光,能引雷的?我刚才看了看,咱们来的路线,根本就没经过那,你不可能看见——除非,你对这个洞很熟悉。”

程星河他们都去看那个洞的位置:“是啊……那么隐蔽,哪怕来过,都不容易发现。”

老徐呼吸急促了起来:“这就是凑巧,我就想帮你们……”

我刚才就怀疑我们弄错了,大蜘蛛其实不是喀尔巴神——因为打扇神女。

传说打扇神女是喀尔巴神的下属,可那大蜘蛛被我们围攻的时候,一个打扇神女都没来帮忙。

这不合常理,只能说明,喀尔巴神另有其人。

大黑痦子还是有些难以置信:“可是……喀尔巴神,就是这么个普通老汉,这也太……”

“怎么可能是普通老汉?”

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,就把布安保员扯下来了。

大家一看布安保员下面的皮肤,顿时都傻了眼——也弄明白那个招来神女,尖锐的呼啸声,是从谁身上发出来的了。

布安保员底下,是一张嘴,那个嘴里口舌俱全,似笑非笑。

我们都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东西,脑壳不由自主就炸起来了。

连大汉他们也看愣了:“这是……”

没错,寄居。

喀尔巴神每隔十年,要脱胎换骨一次的传说,应该是真的。

不过,为什么要脱胎换骨?

依我看,是因为喀尔巴神跟寄居蟹一样,没有自己的身体,要附着在其他身体上。

而这个身体,每隔十年,就要换一次。

刚巧——老徐就是十年前找到的金银洞,应该在那个时候,老徐就成了喀尔巴神的容器,现在该换了,他就领着我们来了。

想在我们几个人之中,挑选一个新的身体。

说着我看向了老徐:“我说的对不对?”

老徐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,忽然笑了:“好……我没看错——不瞒你说,这次我是看中你了。”

说着,忽然一把卡住了我,胳膊上的大嘴张开,就要咬在了我的胳膊上。

程星河他们一愣,就要来帮我,但与此同时,那些打扇神女下雪似得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,程星河一伸手就被丝绳卷了,哑巴兰也没好到了哪里去。

我回手想把老徐摔过去,但是出乎意料之外,老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连老海的天阶行气都扛得住,我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!

不愧是吃过香火的“神”。

而他一路拖着我还有心情叹气:“上次也看中了一个好的身体,可惜,那个身体宁死不屈,只能勉强用这个老头子的,你可别步他的后尘……”

上次,不就是十年前?

想必,他是看中了壮汉朋友的身体了,但是壮汉朋友死也不乐意把身体送给他,出了某种变故,他迫不得已,才上了老徐身上。

做神的就是不一样——它寄居在老徐身上,藏匿了所有的气,我甚至都不能从老徐面相上看出来,他被寄生了。

而这十年来,他一直在这里做向导——也是因为向导能把人领来,给这个金银洞吞噬,变成这里的邪祟,为他所用。

不过……他既然是喀尔巴神,为什么要帮着那个小姑娘送钱呢?

而这个时候,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追了过来,一只手,捏住了老徐长着嘴的胳膊。

壮汉!

他用的是诛邪手!

老徐的脸色一下就变了,而壮汉的声音也咬牙切齿:“就是你……把我的同门杀了?”

老徐一笑,说道:“你那个同门,不识抬举——为了不让我得到他的身体,竟然把自己活活烧成了焦炭,叫的凄惨,还说,你们一定会给他报仇的,我倒是觉得有趣,还很期待你们这些同门呢,不过几次看来,你们也不过如此。”

果然……有沙伥鬼的沙丘是他找的,有风化石和魍魉的营地是他找的,鬼蜮的老窝勒坦,也是他找的,他根本是存心带我们住在那附近,是想通过那些东西,试试我们的本事——从中选择最好的身体,作为这十年所用!

选中我了。

我就说——运气再差,也不可能遇上这么多幺蛾子,感情全是这货安排的!

而大汉跟那个同门感情很深,人又很重情义,一听“焦炭”两个字,当时就怒吼一声,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的,奔着老徐的胳膊就抓住去了,当时就要把那个胳膊给折断。

但是老徐根本没看上去那么瘦弱老迈,另一只手拉过了大汉,壮汉二百来斤的体重,跟个鹅毛似得,直接就摔出去了,重重的撞在了一大块金子上。数不清的打扇神女簇拥而来,把他包围住了。

老徐看着那些金子,张嘴就大笑了起来:“说是万物之灵,其实,人其实是最愚蠢的——为了这些又冷又硬,渴不能喝,冷不能穿的东西,搭上了一条一条的命,图什么?”

说着,继续把我往里拖,一直拖进了一个洞里,我还没看清这个洞里有什么,老徐就垂下胳膊,眼瞅着要把自己胳膊上的嘴,咬在我胳膊上!

这玩意儿抓人,比金丝玉尾绳还紧,我之前也被大蜘蛛消耗的没了体力,拼命想挣扎,可根本挣扎不开。

老徐对着我就笑:“我劝你,老实一点……”

我脑子一动,立刻对着他就喊道:“老徐,你听得见吗?你要是还在,快点出来!”

老徐冷笑一声:“真是异想天开……那个老徐,早就……”

但是话没说完,老徐的脸色忽然就变了,而他抓我的手也猛地松开了。

我就说嘛,他为什么要给小姑娘送钱,原来,真的老徐,竟然跟喀尔巴神是并存的,只是被喀尔巴神给压制住了,现在,是真的老徐,回来主宰了这个身体!

他抬起了手,忽然说道:“大师,我求你一件事儿……”

可话没说完,他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,而且,开始迅速的腐烂!

十年时间到了——这个身体用不了了!

而那个带着嘴的手,一把拉住了我,不由分说,就想咬住我的胳膊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孔武有力的粗胳膊勒住了老徐的脖子:“今天,我就给我的同门报仇……”

壮汉!

我趁着这个功夫,一下从老徐身下挣脱出来,横过七星龙泉,对着老徐就砍了下去。

老徐已经死了——再把他的胳膊砍下来,这个喀尔巴神没地方寄居,也只能死路一条了。

果然,“老徐”看出了我是怎么想的,胳膊上的嘴冷冷一笑:“可惜了……”

可惜?

只见那个嘴一下咬在了大汉的胳膊上,成了大汉身上的一部分。

它拿大汉,当了这次的容器!

大汉吃痛,顿时脑门上爆起了青筋——我看得出来,大汉的意识,应该正在跟这个附身的喀尔巴神竞争,接着,大汉一把抓住了我,大声说道:“我求你,杀了我,给我同门报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