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11章 八宝神坛

我来了兴趣:“这是景朝的年号?”

老头儿摇摇头:“还不确定,但是有限的关于景朝的资料之中,就提起过这种通宝,目前还没人亲眼见过真货——有金主,就对这种小众的历史感兴趣,一旦出现了这种东西,那是有市无价……”

程星河顿时觉得吃亏:“那你给我们两千五百万,不会少给了吧?”

老头儿露出个狡黠的笑容来:“这一行都是一口价,谁也没办法,要不,你再上其他地方问问?”

我们根本没有那个时间。

程星河也没法子,只好说这次算是便宜老头儿了,快点打钱。

老头儿一副正中下怀的样子,也不含糊,很快就把钱给打好了,程星河着急,赶紧拿手机找冯桂芬,让冯桂芬给安排人,赶紧把入场券搞定。

我看着老头儿店里的表——就差十分钟了。

可没成想,冯桂芬一接电话,声音十分遗憾:“大师还是没赶上?可惜了……”

程星河连忙就说道:“这不是还有十分钟吗?”

老头儿正跟那琢磨通宝呢,一听这话,立马把脑袋给抬起来了,连忙说道:“对不住——我这表慢十五分钟。”

卧槽……这么说,我们还是晚了?

程星河气的就把面前一个板凳子踢开了,说:“他大爷的——拍电影都没这么一波三折!七星你说的也是有点道理,这链子该掉,到了哪个环节都是一样得掉。”

哑巴兰直接坐在了椅子上:“哥,难道……”

可这个时候,老头儿又跟着插嘴:“说起来,你们赶的是什么时间啊?该不会——是琉璃桥的拍卖行入场券吧?”

我和程星河顿时一愣:“你知道?”

话音未落,门口来了一辆豪车,悄无声息的停在了店铺门口,进来了几个穿西装的。

这几个人穿着西装,打扮的很正式,模样也都很端正,身上宝气缭绕,手虽然没到老头儿这种金簸箕手,但是小指头浑厚,大拇指饱满,聚拢起来,一丝指缝都没有,这是小元宝手,专门聚财管财的。

传说古代朝奉账房之类跟钱有关的行业收学徒,先让孩子捧一手水——谁的手滴水不漏,谁就能吃这碗饭。

眼瞅着这几个人跟老头儿一样,干的是鉴宝这一行,经手的买卖还很大。

这在古代,也算是老行当——当铺里的朝奉。

果然,他们几个对着老头儿就是一个师徒礼:“师父,时间到了,您老人家准备好了没有?”

老头儿脸一板:“什么时候到了,怎么说话呢,你们是阎王爷派来催命的还是怎么着?”

那几个人一点脾气也没有,连忙改口:“是拍卖行的时间到了,请您老人家去坐镇。”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,就看见了这几个西装男领口上的水晶工作牌:“琉璃桥拍卖行”。

感情那个卖四相局密卷的拍卖行,跟这老头儿有关系?

老头儿把那个通宝仔细收好,跟我们做出个“请”的手势:“大师救了我一条腿,恩同再造,肯赏光去琉璃桥,那是我们的福分。”

那几个穿西装的一听,连忙也彬彬有礼的请我们上车:“原来是咱们的贵宾。”

这些人都是伺候大主顾伺候惯了的,给人那种感觉别提多舒服了,一瞬间好像我们也成了啥亲王贝勒似得,施施然的就跟着上了车——可惜白藿香没来,不然,让她也见见这个世面。

但是临了,老头儿抽回身子,又拽过我,非让我把那个断足酒杯给拿走不可——他说他看见这个玩意儿就浑身发麻,实在没法跟它同处一室,就当我给他帮忙的回礼了。

说着,还一副很肉疼的样子。看意思那个杯子是真的值钱。

不要白不要,我也就笑纳了——帮那个宫装女人解脱,也算是功德一件。

程星河就用肩膀撞了我一下,低声说道:“出来了,正跟你行礼呢,行的还是大礼。”

对着新主人,能不行大礼吗?

而金丝虎看我要走,也依依不舍的,直想跟着我一起走,被老头儿给抱开了。

上了车,那个车跟江辰他们家的车差不多,外面低调的奢华,内里是实打实的奢华。

老头儿把主位让出来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:“大师就是大师,也是为了那个东西来的?”

我当时心里咯噔一声,心说难不成四相局密卷人人都认识?

那可不好了——真要是这样,我们斗得过那些竞争对手吗?

程星河也愣了一下,也把声音压低了:“那破玩意儿,你们也有兴趣?”

老头儿脸色一僵:“这话说的,那怎么成了破烂玩意儿了——今天多少名流,都是为了那个东西来的。”

说着想起了我们的本钱,摇摇头:“当然了,重在参与,你们能见见那个宝物的真容,也算长长见识。”

我心里门儿清——他的意思是说,那么多有钱人都看中了那东西,我们兜里这四千五百万看似巨款,其实到了那,只能给人当个吃瓜群众陪跑?

程星河差点没站起来,被我给摁住了:“不是,他们没事干要那个玩意儿干啥?吃饱了撑的?”

老头儿更尴尬了:“你这话才是……那种宝物,谁不想要?”

也是……单凭着一个朱雀局,就能吸引多少人的眼球,那些人要是听说了四相局的真相,要来夺取,那简直太正常了。

不过,这个秘密,现在已经这么人尽皆知了?

跟这么多人竞争,确实几率渺茫。

老头儿看我们表情都不好看,就要安慰我们,这个时候,一个西装男就压低了声音,像是有点为难:“师父,还有件事儿,想跟您请示一下。”

老头儿让他别墨迹,有屁快放。

西装男看着我们在这,更为难了,老头儿犹豫了一下,就靠过去让他说。

我们也不想听,可车就这么大,不想听也能听见,那个西装男一叽咕,老头儿脸色顿时就变了:“这么大的事儿,你怎么不早说!”

那个西装男只得说道:“事情出了,我们立刻就来找您了,可是……您说那么要紧的东西,横不能自己长腿跑了吧?”

有一个西装男插嘴:“师父,那东西本来就不吉利,我一早就觉得咱们不应该接手,你看现在……”

老头儿脸一沉:“现在放这个马后炮还有屁用,找啊!拍卖马上就开始了,多少人等着呢!你想把琉璃桥的名声,全坏在咱们手上?”

一个西装男忍不住说道:“要是能找到——也就不麻烦您老人家跟着担惊受怕了。”

傻子也听出来了——他们丢了东西了!

我一下没忍住,就要问老头儿,程星河比我还快,已经把老头儿的唐装袖子抓上了:“老头儿,什么玩意儿丢了,不能是我们要买的东西吧?”

老头儿喘了口气,手又颤了起来:“传说这东西到了哪儿,哪儿就会招来灾祸,谁碰谁死,还真是一点错也没有……”

这拍卖行虽然低调,但是实力很惊人,背后的金主也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大人物,这种地方的安保,是安身立命的硬件,东西到底怎么丢的?

不过……我听出点眉目来了,这个东西还有传说?

程星河先一步问道:“那个破卷子虽然没带来什么好事儿,但是说它招灾,你就有点冤枉它了吧?我们也碰过,不是活的好好的。”

而老头儿和西装男一听我这话,顿时也有些意外:“破卷子?”

大家面面相觑,老头儿才说道:“合着咱们说的不是同一种东西,丢的不是什么卷子,是这个。”

说着,给我们了一个手册。

我一看扉页,就傻了眼:“这个东西……你们也能找来拍卖?”

那个东西我在网上看见过——叫八宝神坛。

关于这个八宝神坛,确实有一段很可怕的传说,这个东西还有个外号,叫死人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