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12章 蛤蟆跳水

一开始,是某个河川涨水,当地人疏散得当,一开始没有人员伤亡,可没想到,水位恢复正常之后,倒是陆陆续续淹死了不少人。

谁都觉得奇怪——这河川风平浪静的,本地人也都熟悉水性,怎么淹死的?

一时间人人自危,传说河川涨水,从山里冲出了水鬼,要拉人做替身呢!

可人离不开水,总得去打水生活,一天一个杀猪的前去打水洗猪肉,正看见一个人把脑袋扎在了河水里挣扎,眼瞅要坏事儿。

杀猪的赶紧上前救人,就发现那个人的手像是陷落到了水里拔不出来了,他要帮忙,谁知道底下力道很大,差点把他也拉下去。

杀猪的情急之下,拿出了杀猪刀,就把溺水人的手砍下去了,才勉强上了岸。

那溺水人醒了才告诉他,原来他打水的时候,看见河面上飘过来了一个坛子,他看坛子不错,一手搭在坛子口上,想把坛子捞上来,谁知道,那个坛子跟活了一样,一下就卡在了他手上,把他往下拽,要不是杀猪刀,他怕是活不了了。

本地人这才知道,前一阵淹死那么多人,是这个坛子作祟。

本地也没什么能知事儿看事儿的,倒是一致认为杀猪的孔武有力,煞气重胆子大,请他帮忙把坛子给弄上来。

杀猪的看大家寄予厚望,自然应承了下来,天天拿着杆子等,终于有天,把那个坛子等来,捞上来了。

那个坛子灰扑扑的其貌不扬,本地人嫌这东西邪,怕它继续为祸,就要把这个东西给砸了。

谁知道这个坛子砸在了石阶上,外表一层灰色应声而裂,里面竟然露出了金光。

本地人吃了一惊,把灰色剥开,这才知道这个坛子是被糊上了一层经年秽物,坛子通体是纯金的,上面是繁复的花纹,还镶嵌着各色的宝石,古代冶炼镶嵌工艺发达,谁都没见过那么好看和珍贵的东西,简直美的不像是人间的东西。

足够能引发人的贪心。

当地人立刻为这个坛子的事情争吵了起来——断手的那家人说坛子应该归他们——要不是他发现了这个东西,这东西还在水里继续害人呢!

而之前被坛子害的溺水的人家也不干了——说你就断了一只手,怎么能跟我们家相提并论,我们家把命都搭上了,人不能白死,这个坛子应该归我们。

被坛子害死人的人家不少,大家呶呶不休,都说自己应该拥有这个坛子,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,一村子的人打了起来,自相残杀,头破血流,死也要把这个坛子争到手。

而这个时候,杀猪的忽然带着自己的杀猪刀来了,把杀猪刀挥舞的虎虎生风——是谁把这个坛子捞上来的,你们都忘了吗?

一个村子血流满地,杀猪的得到了坛子。

可坛子一到手,县令就带着衙役们来了——杀猪的砍死这么多人,秋后问斩都是便宜他,这个坛子自然就落入到了县令的手里。

县令抱着那个坛子,茶不思饭不想,怎么看怎么喜欢,睡觉都搂着,而县令的上司知道了这件事情,就下令让县令把坛子上交。

县令舍不得,宁愿不做官,抱着坛子要逃,上司派了追兵,说他贪赃枉法,把他处理了。

这个坛子到了上司的手里,上司也被迷住了,而坛子的名声在外,终于惊动了当时一个权臣。

权臣也看上了这个坛子,那位上司获得了个莫须有的罪名被抄家,坛子就归了权臣。

权臣也爱不释手,偏偏又被宫里的大人物知道了,权臣跟鳌拜严嵩一样,没落什么好下场,那个坛子就进了宫。

可进宫没多久,内忧外患,那个朝代就完了。

兵荒马乱之中,那个坛子就没了下文,有人说坛子被新的显贵收入囊中,而新的显贵煞气重,能镇住这个东西,做不了乱了。也有人说这个坛子又掉进了河里,继续杀人。还有的人说的有鼻子有眼,说其实是被哪个大富豪弄到了,藏在某个密室里,外国皇室才能有机会看。

关于这个坛子的来历更是众说纷纭,把好多历史名人都牵扯进来了,越传越邪乎,说的比核弹威力还大。

这东西也就存在在了以前的老照片里,成了一个传说。

而坛子的年代也有争议——我在网上看见,到现在,也没人能鉴定出来,这个坛子是做什么用的,专家说,上面的纹饰不是普通人家有资格用的。

有人说是贵族宴饮用,有人说是用来装饰的,五花八门什么都有。

当时我还想,也许是以前的贵族闲得无聊,拿来腌蒜的,蒜被人吃的有了怨气,出来害人了。

我怎么也没想到,这东西竟然重出江湖了。

程星河比我嘴快,立马就问老头儿,这东西是从哪里收来的?

老头儿为难了一下,说这是业内规矩,不能透露卖家的个人信心——毕竟这个东西来历这么大,足以登上历史书彩页,平头百姓都没资格倒卖,说不得。

他只能告诉我们,这个东西是邪——当初这个东西一说跟他们经手,他们也是吃了一惊。

可这种传说之中的东西能上他们拍卖行,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天大的机会——连这种东西都能经手,他们琉璃桥在拍卖这一行的位置,不就更上一层楼了?

拍卖行的主人跟老头儿商量了一下,老头儿那个时候还不信这种怪力乱神,说大好机会干啥要错过,也就答应了。

这个坛子是从西川上的车,当然是被众人保护起来了,谁知道上车没多久,就在高速路上出了车祸,死了半车人,就留下俩属相大的。

接着转车,谁知道车上又起了火,反正跟这个东西接触,就会带来怪灾,好不容易送到了琉璃桥,人倒是死了不少,这一口气没松下来,又找不到了。

这个东西有这种历史背景,本身又价值连城,真要是丢了,那琉璃桥的罪过可就大了。

哪怕他们是拍卖界的龙头老大,也够呛能承担的起这种败坏信誉的事儿。

这个时候,老头儿一手捂着胸口,一手颤颤巍巍又开始拿药,他那俩徒弟赶紧伺候着上了水,药到了嘴边,老头儿忽然又把手给垂下去了,跺脚说道:“还吃个屁,那个东西都没了,我也不吃了,多一个不多,少一个不少,让那个八宝神坛把我也给害死算了……”

那几个徒弟吓的不轻,赶紧把老头儿给哄住了,说他可不能出事儿,他出事儿了,手底下这帮人还怎么活?都是有家有口的啊!

老头儿一想也是这个道理,正一筹莫展呢,忽然一抬眼看见了我,一只手直接把我给抓住了:“大师,你这么神通广大,看来是专门接触这种邪物的——这个坛子的事儿,你能不能帮我想想法子?只要能顺利找到,价格你随便开!”

我顿时一愣,我?

这玩意儿可够邪性的——不过我天生胆子大,竟然还真对这个玩意儿挺感兴趣。

这个八宝神坛要是真的这么凶,它能耐是哪儿来的?又为什么要祸害人?

怎么想,里面也装着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。

程星河就在一边提了我一下,两只眼睛都变成金钱形状了,熠熠发光:“七星,真要是这样,那是个机会啊!咱们可就发大财了——有了这么大的本钱,还怕拍不到密卷?剩下的钱,咱们也……”

是这个道理——我们看着这几千万确实是天文数字,但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真要是也有其他的大金主看上密卷,砸下个天文数字,我们也只能干瞪眼。

毕竟密卷已经挂牌了,这老头儿不可能直接拿下来给我,这关乎拍卖行的信誉,我只能自己跟着拍。

我自然就点了头,但是把话说在了前面:“关于这个八宝神坛,我不是特别了解,成不成我不敢担保,但是一定尽力而为。”

老头儿一听这话脸色又僵了,但是也看出我是聪明人,不会把话说死,就点了点头,说肯帮忙就行——有一线希望,算一线希望。

车开到了地方,我一瞅,是个很大的府邸。

像是旧社会的王府,一派庄严肃穆,规模快赶上八丈桥办事处了。

而这个宅邸显然也是被专人看过的,我心里不由暗暗叫好,左边是一条清河,奔流不息,右边是一座山,是个“白虎下山”势,这叫龙虎局,住在这里,青龙左拥招财宝,白虎右操富万钟,不光要风水名宿,还得要主人有压得住龙虎的格局,这个拍卖行的主人不简单啊。

一进门,里面也是苍松翠柏,生机勃勃,连个黄叶尖儿都看不到,看来主人的运势正旺,我心里也就有了底——今儿这劫难,说不定主人还真能镇得住。

这个时候,院子里架起了一个鼎,底下火焰熊熊,正在烧水,是一个当地的风俗——做大买卖嘛,主人取红红火火,旺上加旺的意思,求吉利——到了吉时,再放几个鲤鱼扔过开水,意思是鲤鱼跃龙门,步步高升,客人都是显贵,看着也是好彩头。

结果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癞蛤蟆不知道从哪里出现,直接跳进了鼎里沸腾的开水里。

我一下就愣了——坏了,这可不是好兆头。

主大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