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14章 踩凳吊死

我立马压低了声音:“怎么?”

程星河答道:“刚才你同学在这嚷的时候,我就只看见,场子里有一个怪人,邪气就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,看样子很贼,说不定就跟坛子有关系。”

是不太对劲儿,不动声色一瞟,意料之外,看见一个穿着很破烂的人。

这个地方,没有巨额身家进不来,怎么可能有穿的破的人?

确实,这个人邪气冲天,苍蝇都不敢往他那飞,周围的人也是靠近都不敢靠近他。

位置很远,我看不清他的脸。

难道这人真跟坛子有关?不过,他真的偷走了那个坛子的话,为什么不逃走,还呆在这?

现在拍卖已经准备就绪了,我们也只好奔着八角亭看了过去,这一瞅,原来座次也是分三六九等的,我们这也就是吃瓜群众席——靠近八角亭,还有几个华丽席位,比我们近的多,一看就是贵宾专属。

服务员小姑娘看我们有兴趣,还给我们介绍,说能在贵宾席位上的,不光要有财产,还要有地位——如果出价一致,那是要以贵宾席上的客人优先的。

特权阶层到哪儿都是不一样的待遇。现在那几个座椅还是空的,正主还没来,不知道是什么人。

“这是前朝的长凳,”这个时候,柔和的灯光往八角亭里一打,就看见老头儿一个徒弟站在了台子里,神采奕奕的介绍了起来:“水晶碧霞木,长三尺三……”

水晶碧霞?这也叫仙宫木,好东西啊!

果然,那个长凳既然有木头的温润,也有水晶的剔透,质地绝美,敲上去有金石之声,铿锵作响。

周围的人显然也都是鉴宝的高手:“世上还真有水晶碧霞木?这不是传说里的东西吗?”

“是啊,听说坐在上面,冬日暖融融,夏天凉爽爽,以前只有王爷以上的才能坐。”

哑巴兰也来兴趣了:“哥,是真的吗?这么神?”

程星河也被吸引过来了:“听他们放屁呢,真能冬暖夏凉还是木头,那是中央空调。”

别说,是有这个传说——这水晶碧霞确实是有来历的。

传说之中西川有个地区,里面有一部分修道的人,这些人想着尸解升仙,是以一种苦行僧的方式修炼——在荒郊野地不吃不喝,直到坐化。

坐化后的位置,往往就会生出五彩艳霞,本地人披荆斩棘找过去,就会看见水晶碧霞木。

水晶碧霞木模样类似椰子树,没有枝干,端正的一根冲天,本地人就传说,这是修仙的踩着这个做梯子上仙宫了,所以也叫仙宫木。

后来修仙的人越来越少,这种木头也就灭绝了,传说是十分邪乎的,说坐在上面,平心静气,还能听见天宫的弦乐。

程星河更不信了:“抄袭海螺?”

哑巴兰又问,说这东西为啥三尺三?不零不整的,不像是古代人作风。

这正是古代人作风,这个“三”取的是“桃园三结义”的“三”,有忠义的象征,寓意期盼坐在这条板凳上的是兄弟和朋友。

哑巴兰更开了眼了:“哥你咋啥都懂?”

因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

不过……我忽然有了感觉——密卷,八宝神坛,水晶碧霞木,这都跟阴阳玄学有关系,于是我就把小册子翻过来,这才看见首页上赫然写着,这个拍卖专题,是“传说之中的仙境”。

名儿叫的这么洋气,大意就是今天拍卖会的每一个东西都是有来历传说的。

“起价,一千二百万。”

这么贵买一个凳子?

“一千三百万!”

拍卖师看见了号牌,声音十分有煽动力:“慧眼识珠的是茉莉女士。”

Tommy身边的那个大龙眼?

正在这个时候,程星河忽然吸了一口凉气。

我一瞅他,他就压低了声音:“这东西不干净——一个女的趴在凳子上,舌头老长。”

莫非是踩着这个凳子吊死的?

我立刻望气去看这个凳子,就看见凳子上确实缠绕着一股子秽气,而这秽气青中带黑,暗藏血色——是要命的东西。

我立马就去看藏品手册的介绍,这一看果不其然,原来这是一个高官家里的,一开始送给了某个名媛做定情信物,如愿娶了名媛,谱写了一曲佳话。

谱写毛线,我看名媛死在了凳子上还差不多。

“老公,人家喜欢那个,人家也是名媛嘛……”张曼在隔壁发出了一阵哼鸣:“定情信物,多浪漫!”

她老公很木讷的就说道:“可是这就是个凳子,不值吧……”

张曼有些不开心,但注意到了我正在看她,顿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:“女人不败家,男人挣钱给谁花?我就要我就要!”

说着扭动了起来,一身肥肉一颤一颤的。

她老公还真弱弱的说道:“那……那你就拍呗……”

张曼高兴极了,立马举起了牌子。

“张女士一千四百万!”

你赚了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吧?简直是盐店着火——烧包。

众人的视线都被张曼吸引过去了,这成了张曼人生之中的高光时刻,耀武扬威别提多高兴了。

不过,我倒是看见,张曼老公红光满面,像是要走好运的样子。

相反,张曼的脸,真的有点要消肿的意思——一消肿,她可就要倒霉了。

我就继续翻下面的藏品介绍,一瞅之下,就没一个干净东西,这是传说之中的仙境?这个拍卖行怎么想的,卖的不都是凶物吗?

而这个时候,拍卖师的声音忽然激动了起来:“两千万!不愧是江先生!”

他对着的,

江?我一下愣了,抬头一看,卧槽,我这才看见,一个颀长的背影斜靠在了贵宾席上——江辰!

程星河也愣了:“卧槽,这货怎么也来了?”

这还用说——知道了密卷的事情,闻着味儿来了。

这可坏了,这货一来,我们的巨款跟他的身家相比,也只能算是几个钢镚子——他跟我们又有仇,今儿摆明不可能给我们好果子吃。

程星河暗骂了一声冤家路窄。

四相局密卷真要是在眼皮子底下让他弄走,还真是让人咽不下这口气。

眼下唯一的法子,就是尽快找到了那个神仙坛——这样的话,不管拍出什么价位,都是老头儿那边买单,我们才有希望弄到密卷。

我就不动声色往后看,眼角余光,就看见那个穿着破烂的人,缓缓起身,像是要往后面走。

我心里一动,装出去厕所的样子,就跟过去了。

我想看看他身上,为什么这么大的邪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