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16章 一堵哭墙

Tommy已经被大龙眼吓傻了,一见我来了,立马有了主心骨,一把抓住了我:“哥,你不是兼职看邪事儿的吗?快给茉莉姐瞧瞧!茉莉姐人真的不错……卖弟弟几分面子行不行?”

周围有些胆子比较大的看客一听这个,顿时都皱起了眉头:“一个KTV少爷还能看邪事儿?还是兼职?”

“真是笑掉大牙了,你看他那个模样,就不像是能干正事儿的,摆明是个骗子,想钱想疯了吧。”

“那么多医生都没主意,他能看才是有了鬼。”

一个被大龙眼掀翻的医生爬起来,疾言厉色的说道:“世界上哪儿有什么邪事儿,保安,你们干什么吃的,还不拦住他!耽误治疗,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?”

而这个时候,大龙眼呼号的声音更大了,脑袋上头破血流:“我错了,我不该跟他好,是我贱,我下次改……”

我跟大龙眼不熟,不过我也听得出来,现在大龙眼的声音,已经不是刚才那个声音了。

张曼是那种门口有鸡互啄都要过去瞅瞅的类型,看热闹不怕火大,现在靠的尤其近:“哎,这声音跟她平时是不太一样,倒像是……”

那种腔调,倒像是老电影里,民国时期那种字正腔圆的口音。

我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立马就要把大龙眼身后那个东西给弄下来,可几个膀大腰圆的保镖就上来了,一下把我围住了,意思跟医生一样,让我别影响治疗,这是人命,耽误不起。

不摁着大龙眼,反而来摁我,脑袋长屁股上了?

要耽误,也他娘是你们耽误的。

那些保镖人不少,对我如临大敌,我刚要动手,一个人忽然一言不发的蹿了上来,一扬手推倒了一片。

“你们谁敢碰我哥一下试试!”

哑巴兰。

那些保镖也没想到一个“弱女子”出手这么猛,脸都扭曲的跟《呐喊》似得,而我趁着这个机会,到了大龙眼身边,一把卡住了大龙眼的脖子。

他们还想拦我,被哑巴兰尽数扫倒,程星河一看没他啥事儿,竟然跑到一边拿走了张曼桌子上的榛子剥了起来。

“哦,我的天啊,他要杀人!”一个长的很像矮母鸡的女人大喊道:“看在老天爷的份儿上,拦住他!”

拦你大爷,我一吸气,就要抓在了大龙眼脖子上,那个长长的黑影上。

小看她了,这是个灰灵鬼。

那个死人本来呜呜咽咽的正在哭喊,但是见我敢来碰她,呼啸一声,对着我就撞过来了。

卧槽好快……我立马避过了身子,伸手死死的抓住了那个长长的秽气。

其实死人的实体,活人是不好触碰的——一方面邪气至阴至寒,会冻的人根本支撑不住,另一个方面,邪气入体,也会影响你的身体。

所以传说之中撞上鬼的人,都说鬼非常冰冷,命大的病一阵就算了,命不好的甚至活不了多长时间。

这个死人见我要坏她的事儿,哪儿能那么容易放过我,

是啊,如果没有诛邪手,还真不好弄——这邪祟跟大龙眼缠绕在了一起,投鼠忌器,一不小心就是杀人的罪过。

但我抬起了手,一下就稳稳的抓住了这个东西。

这还是我第一次亲手抓住邪祟。

右手立刻引了全身的行气,我感觉得出来,手上的东西冰冷绵软——正是一条长舌头。

而舌头一落入到了我的手里,一阵更凄厉的呼号就在耳边炸起。

这种频率普通人听不真切,但是第六感也能感觉出来,围观群众的脸色顿时就变了,不少人还直接摸上了自己光着的胳膊:“我怎么,突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……”

但是诛邪手需要的行气实在太多,我侥幸有老海的天阶行气,要不是有这个,自己的行气撑都撑不起来。

得速战速决,时间长了就露怯了——灰灵鬼可不好对付。

我立马大声说道:“你有怨气,大可以说出来,真要是死的屈,我可以超度你,可这个女人跟你无冤无仇,你跟她索命,反而会欠下业债。”

周围又是窃窃私语:“他在说什么?”

“林正英看多了吧?”

那个女人哭的更大声了:“她跟我一样,她不冤……凭什么她能活的好好的,我却……”

诛邪手抓舌头抓的更紧了:“你不守妇道,是你们那个年代的规矩,我们这个年代可不一样了——你再不住手,我可是要去八云公墓给你鞭尸烧尸了……反正你没后代,也没人管你。”

附在大龙眼身上的邪祟一下就怔住了:“你……你如何知道……”

简单的很,我现在已经可以看鬼气了。

这个长舌妇女奸门上死气沉沉,显然是死于男女之事,而她子女宫,父母宫都是空陷的,活着的时候得不到庇佑,死了也没人给上香火,这才附着在那个凳子上闹事儿索命抓替身。

而八云公墓就跟更简单了,那地方我跟着老头儿去看过阴宅,老头儿说住在这个地方死人算是倒了霉了,坎位正对着一条阴河,那叫砍鬼脚,公墓里的死人腿脚上的鬼气都会被砍弱,而这个邪祟的鬼脚上就有一道新月形的损伤,跟八云公墓对面的那个阴河形状一模一样。

邪祟怕什么?一怕没香火,二怕伤元身。

听了这个,她是再也忍受不住了,对着我们就哭诉了起来。

她就是碧霞水晶凳的上一个主人,那个民国名媛。

这个民国名媛在上流圈子是非常受欢迎的,本身是资本家的遗孤,家底丰厚,没人管,玩儿的很疯,身边追求者无数,最后千挑万选,选中了一个追的最卖命的显贵,那个凳子就是显贵送的。

那个显贵倒是个青年才俊,但是家里早就有了结发妻子了,她只能当个外室。

当外室就当外室吧,而那个显贵常年征战不在家,在家也要忙着陪正室,她闺房孤独,耐不住寂寞,而她本人是个party爱好者,一天不去跳舞都难受,就这么着,跟许多捧她的男人不清不楚。

显贵打完仗回来,正捉了个现行,一把揪住了她烫着大波浪的脑袋,就跟那个凳子上撞。

就跟刚才大龙眼撞自己的脑袋一样——她一直嚷着自己错了,但是显贵没停手,她被活活撞死在了凳子上,脑浆子都砸出来了。

那个凳子本身是碧霞水晶木做的,带着灵性,她的怨魂就附着在了这个凳子上,而显贵对外还卖爱妻人设,说她是病死的,还在报纸上登了悼词,引得人人羡慕他们那对神仙眷侣。

一个为她鸣不平的人也没有,她不甘心,自然要在显贵家闹鬼作乱。

显贵没辙,就找人请了符咒,把凳子封住了,尸体埋在了八云公墓,也请人用封魂锁封住了。

这样她上不来天入不了地,只能被禁锢在这个凳子上,蒙尘很多年。

这是最近被人发现,才抬到了这里来,工作人员清理的时候发现了符咒,嫌脏给擦下去了,她就又能出来闹乱子了。

围观群众听着大龙眼说了这话,面面相觑,嘀咕着:“还真有撞邪这么一说?”

“可她说的细节,还真跟野史上一模一样……”

“哎,你对照那个名媛生前的旧视频——声音也一样!贾茉莉学不了这么像!”

“不过,她为什么找贾茉莉作祟,还说什么一样……”

其实很简单,这个贾茉莉,自己也是某个大佬见不得光的女人——她的夫妻宫虽然红润,但是行话叫“虚红”,说明她的夫妻关系无名无分。

而冲着Tommy也看出来了,这个贾茉莉虽然被大佬供养,但是自己玩儿的也很开。

名媛本身怨气一直没平息,不过旧人已逝,她难以报仇,眼看着这个新主人跟自己一模一样,不守妇道,却活的这么滋润,嫉妒心起,觉得不公平,当然就凭附在了新主人身上作祟了——她想让新主人,做她的替身。

现在年代不一样了——古代人讲究什么纲常贞节,现在呢,讲各玩各的。

这名媛把自己的怨气全倾吐出来,邪气也就轻了不少,我也就把她封在了寄身符里,打算把密卷的事情搞定,再把她跟之前那个唐装女人一起超度了,也能落下功德。

名媛这么一走,大龙眼跟个空了的麻袋一样,软软就趴在了地上,这才算是到了医生该接手的时候。

而那几个医生眼睁睁的看着“撒癔症”的事情解决,一开始还没回过神来,听我一说,才赶紧围上去,给大龙眼打针灌药。

Tommy别提多高兴了,上来就抱我:’哥,还是你靠谱!’

周围的人更是轰动了起来:“他……还真有跟死人对话的能力?”

“没想到干那种职业的,还卧虎藏龙。”

干哪种职业了?

不过我琢磨了起来,按理说,哪怕大龙眼买下了这个东西,撞邪也不会来的这么快,这也是我没急着劝阻她的原因。

但是那个名媛这么快就出现了,只能说明,这地方邪气太盛了——她几乎是被引出来的。

跟那个带来灾难的八宝神坛,一定有关系。

而这个时候,程星河靠过来,说道:“你知道刚才那些保安为什么拦着你?”

我刚才就觉得纳闷,顺着程星河视线一看,他看向了江辰。

原来是江辰刚才叫人来拦我的。

这个死王八蛋还装成了若无其事的样子,甚至还跟我点头示意——他知道我的本事,生怕我得了功德升阶。

你越想压我,我就越不让你如意。

而这个时候,其他的贵宾则议论了起来:“你看,贾茉莉买了这里的东西,立马就中邪了,咱们要是跟着买,不会也跟着倒霉吧?”

“是啊,这个拍卖行怎么做买卖的,幸亏我没要那个凳子。”张曼巴不得自己能在上流圈子里多说一句话,立马跟着嚷了起来:“那我们的生命安全谁来保证啊,负责人呢,负责人出来给个说法,你们家院子里着火,自己不管?”

张曼这么一带头,把大家的不满情绪全给带起来了,大家就都嚷着要给个说法——眼下这个雷是自己运气好,让大龙眼给踩了,可以不计较,但万一那个雷落在了自己头上,那是绝对不能甘休的。

鉴宝老头儿本来正为八宝神坛的事情忧愁,正躺在后面吃药,现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已经被人从后面举架出来了,挨个道歉。

看着这老头儿我忽然有了一种挺同情的感觉,人生不易,谁都一样。

好在老头儿有几分面子,一来二去还真把这些贵宾哄住了,拍卖得以继续,我一瞅离着拍四相局密卷的时间越来越近了,不由也着了急——拍卖之前还找不到那个坛子,那我肯定争不过江辰。

可是那个贼到底上哪儿去了?

程星河也过来问我有进展没有,我只好摇头,程星河跟着又是咂舌又是吸气,也跟着苦思冥想:“你说那个贼怎么就不走呢,还要在这过年?”

这话倒是一下就把我给点醒了——是啊,那个贼为什么不走?

会不会……是他根本就出不去?

这会儿老头儿已经抹着脑袋上的汗过来了,我立马就问他:“你们这个拍卖行,一直以来,出过什么怪事儿没有?”

老头儿一下让我问愣了:“怪事儿?”

他琢磨了半天,忽然一拍脑袋:“大师你还真神了,有件事儿,是有点怪——我们这个院子,有一个墙,叫哭墙。不过,这跟八宝神坛有什么关系吗?”

哭墙?这是什么玩意儿?我就让他细说。

他这就告诉我,说这个宅子当初买下来的时候,还在翻修呢,半夜里就老是听见有人哭的声音。

听见的都毛骨悚然,说那不是人发出来的声音,宅子的金主当然就找人排查,给了巨额赏金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还真有人找到了哭声的源头——那个哭声,是西边的一堵墙发出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