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418章 特殊账户

哭墙离着八角亭其实并不远,但没人知道这个藏品从展出到落锤需要多长时间,这百十来米的路程我们一路急奔,真正成了一次百米冲刺,跑的鞋都飞了。

到了地方,就看见拍卖手笑的和煦,一手已经把锤子举起来了:“江公子火眼金睛,一千万拍得丝帛卷……”

行话叫落锤无悔——一旦那个声音被敲出来,那你说出大天,这东西也落不到你手上。

我顿时也急了,可之前用了诛邪手,行气亏损,连大声喊出来的元气都没有,程星河一嗓子扯出来:“我们要加价!”

可这时已经来不及了,那锤子顺着惯性就冲了下去,我心里一揪,忽然哑巴兰从旁边桌子上的果盘抓了个东西,一步抢上去,一道弧线跟流星一样,从他手上划过去,直接打在了那个锤子上。

那个锤子顿时就碎成了渣,稀里哗啦掉了一地,哪儿还能敲出动静来。

那拍卖也吓了一跳,还以为谁在观众席上放了一枪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周围的人也被吓住了,好些人当场喊出来了。

但是看清楚了,脸色都一变——那不是枪子,是个核桃。

关键时刻,哑巴兰这个金牌打手用处还挺大。

只有江辰从贵宾席上微微侧脸,看见了我们,挑起了眉头,显然有些意外。

我立马说道:“不管这个东西刚才喊了多少,我加……我加一万。”

虽然这个东西是老头儿帮我出钱,但是也不能逮住个羊往秃里薅——万一价值太大,超过了我帮忙的程度,那我倒欠因果,反而不美。

这一声出口,场子里的贵宾先是一愣,接着就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一万?”

“多少年没听过这个加价法了。”

“这个人是来活跃现场气氛的吧?也好意思说出口?”

咋了,一万也不少了吧?

服务员小姑娘赶紧压低了声音跟我说:“先生,琉璃桥的规矩,最低起价是十万。”

十万,多少人全家一年的生活费,在这竟然是个最少单位。

“而且……”服务员小姑娘接着说道:“这个东西要是没有什么大必要,我劝先生就放弃吧——江公子刚才的势头,摆明是非要不可的。”

原来这个密卷虽然精美,但是识货的并不多,起拍价只有一百万(也是巨款,但是对比之前的那些藏品,简直跟凑单价差不多)。

可这个价格一出,江辰直接涨了十倍,叫了一千万。

这个意思是告诉动心思的,这东西他非要不可,你们叫价也是白跑。

再说,江辰的身份在这里,谁都知道他是大人物家的贵公子,上流社会哪个不以认识他为荣,在这里给他抢东西,是得罪人的事儿,没人敢干。

自古以来,权大过钱,就是这个道理。

所以,这个丝帛被他一叫价,其他人心知肚明,一个竞价的都没有。

而张曼这会儿大声说道:“李北斗,你喝多了还是怎么着,人家江公子刚才一出口就加了九百万,一万,你也好意思说出来,但凡就个花生,也不至于醉成这样,别现眼了,我都替你丢人。”

周围的人也是议论纷纷:“这不是刚才那个看邪事儿的吗?”

“他要有这么多钱,还兼职干少爷那一行?”

“我看就是哗众取宠,想给这里的人留下点深刻印象,拓展客源吧?”

怎么你们就在“少爷”上绕不过去了,五行缺少爷还是怎么着?

江辰看我的眼神,也充满了居高临下的怜悯——好似富人看见穷人掏出全部家当,咬牙买馒头似得,让人不舒服极了。

他接着摆了摆手,拍卖师看清楚了手势,一下就愣住了,张了半天嘴,才重新从助手那接过了新的锤子:“江公子,一个亿!”

我后心一下就麻了,一个亿?

哪怕是近些年最脍炙人口的“鬼谷子下山”元青花,创下了当时本国艺术品在世界上的最高拍卖纪录,也就是2.8亿了,江辰一出口,就拔到了这个程度。

周围更是一片哗然:“真的假的?”

“这个东西到底什么来历,值得江公子出这种手?”

“千金难买我乐意——说起来那个穷小子什么来路,竟然敢跟江公子争,不知道江公子的父亲是……”

“跳梁小丑,止增笑耳——一个亿,把他拆了零件卖,他也凑不上个零头,也敢跟江公子争。”

“看他坐的席位也知道了——是身价最低,纯看热闹的位置,兜里能有几个钢镚?”

程星河顿时跟我对看了一眼,显然有点担心,他也怕价值太高,搞得我倒欠一屁股因果账,以后要给琉璃桥卖命。

张曼更是来劲了:“李北斗,你可不是属于这种地方的人,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吧,一会儿公交站没有末班车了。”

那又怎么样——欠了因果,以后还上就是了,密卷落在了江辰手上,我们俩跟四相局也就没缘分了。

以后的事儿,有以后的我盯着。

这个时候,拍卖师又重新把新的锤子举了起来,连看都没看我一眼,就要砸下去:“密卷由江公子……”

于是我直接对拍卖师说道:“你急什么?”

这一声石破天惊,一下把在场的人都镇住了,从拍卖师到其他宾客脸上,全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:“他……他要干什么?”

“难道他出的起一个亿以上?”

“别开玩笑了,怎么可能……”

就算是坐在这里的人,能轻松拿出一个亿现金的都不多。

“贵宾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拍卖师的表情微微有些扭曲:“难道你……”

“我还没出价呢。”我气定神闲的坐在了吃瓜群众席,大声说道:“不管那个姓江的出多少,我都往上抬十万。”

程星河都看直眼了,暗暗的踢了我椅子一下:“帅气!”

江辰再一次回头看向了我,微微皱起了眉头,像是有些纳闷,就凭我,怎么敢说出这种话来,淡淡的就说道:“李北斗,这不是斗气的地方——坏了规矩,后果可有点严重。”

我知道他说的坏规矩是什么意思——没有那么多钱,却叫出了高价,事后拿不出钱来,导致藏品流拍。

这是极为坏信誉的事情,足以让人被相关活动封杀。

服务员小姑娘望着我,一下露出了十分担心的表情。

那个拍卖师一听这话,顿时也来了精神,立刻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先查一下您的账户,咱们好继续下一步,要是没有……”

周围的人顿时笑了起来:“这下是白骨精对上照妖镜——要现原形了。”

“我就不信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打工仔,还真能拿出这个数目来。”

“各大富豪排行榜,就没见过这小子的一丝影子,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……”

张曼趁机四下里八卦:“这人是我同学,我是再清楚不过了——他是小县城给人算卦的,富豪榜,哈哈哈哈……他要是能拿出这个钱,我当街吃屎给你们看!”

这话说的粗俗,张曼老公都有点听不下去了,就在旁边一个劲儿拉她。可张曼甩手就把他摔开了:“你一个大老爷们跟着磨叽什么呢,本来就是,还不让说了?我认识他这么多年,张嘴能看到他皮眼。”

周围的人一听,有皱眉头的,也有拿我当猴儿看的——总之,都在等着看笑话。

这个时候,程星河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看了身后一眼,一把抓住了我:“卧槽,老头儿呢?”

我这才反应过来——刚才跑的那么急,把个老头儿给丢下了!

他要是不在这里,谁给我们出钱?

哑巴兰也反应过来,回身要去找那个老头儿,可一堆保安拿着辣椒水电棍什么的就围上来了,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,像是怕我们逃单一样。

“看清楚了。”拍卖师抬头就说道:“李北斗——四千五百万,不够啊!”

“我就说嘛……”张曼刚想笑,忽然回过味儿来了:“不对啊,你哪儿来四千五百万?”

其他的宾客也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,像是眼看着这出猴戏毫无悬念的收场,有些失望。

而服务员小姑娘则紧张了起来,压低了声音:“一会儿你们跟我走,我知道员工特殊出口……”

小姑娘也算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了。

而那些保安一下就把我们围住了:“先生,您扰乱秩序,我们……”

江辰则对着拍卖师摆了摆手,示意可以落锤了。

周围一片赞叹声:“一个穷小子一句话,江公子多出了九千万。”

“可还是面不改色——这才是真正的贵公子,电影里都找不到。”

还有不少女客面含春色:“也不知道谁那么幸运,能嫁给江公子……”

剩下的话我没听进去,只心说卧槽……这下麻烦了!

眼看着拍卖师要重新落锤,而这个时候,那个鉴宝老头儿气喘吁吁的来了:“小吴,这位李北斗先生,不管出什么价位,在咱们那个特殊账户上扣!耽误了李大师的事儿,我,我跟你没完!”

而场子瞬间肃静了下来。

被称为小吴的拍卖师一听,顿时就愣了,看向了我的眼神,更是难以置信了:“师父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老头儿一手摁着胸口,还要吃药:“意思是,这个密卷,非李北斗先生莫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