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19章 将死之人

刚才整个场子还乱哄哄的,这一瞬间,鸦雀无声,全死死的盯着我。

江辰的凤眼里,难得的露出了难以置信。

程星河则一下将周围的保安掀开,振了振自己的领子,扯起嘴角一笑:“老头儿,你们这边规矩严,对贵宾这个态度,我们有权投诉吧?”

这话一出口,周围那些保安瞬间就变了脸色,老头儿吞了药,连忙把那几个保安拽开了,骂道:“一眼看不见,你们几个就得弄点幺蛾子,什么人都敢得罪……”

说着又对我赔笑:“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一家人,我岁数大了跑不动,一步没跟上,大师消消气。”

说着跟几个保安使眼色。

一些熟客坐不住了:“赵老教授竟然对那个李北斗这种态度——他不是出了名的软硬不吃吗?”

“是啊,上次本地最有权势的宫家大公子上琉璃桥来,想见见赵老教授,赵老教授连面都没露,直接让大公子吃了闭门羹,这个李北斗到底什么来路,能让赵老教授这么客气?”

“他的来头儿,一定比宫家大公子大……刚才谁说他是个什么KTV少爷的?这不是胡说八道吗?摆明是显贵人家的少爷!”

张曼刚才听了老头儿的话,就瞪大了眼睛,跟个咸鱼似得半天没合上嘴,再一听这个,脸色就僵住了。

“说的没错——在琉璃桥这么多年,第一次看见赵老教授能对一个人热络成这样。”

嚯,这鉴宝老头儿平时这么屌的吗?

几个保安吓的瞬间后退好几步,而拍卖师的脸都绿了,连忙跟着说道:“你们几个冒犯贵客,败坏咱们琉璃桥的名声,还愣着干什么?道歉啊!贵宾你放心,我们一定好好处分这些害群之马!”

刚才嚷的最欢的就是你,这会儿把自己倒是择的挺干净。

几个保安如梦初醒,连忙跟我们道歉——吓的什么似得,连声说自己有眼不识泰山,求我大人不记小人过。

有几个胆子小的,甚至弯腰鞠了躬,声音有点颤。

服务员小姑娘也有点紧张的看着我,像是为那些保安担心,有心求情,但没好意思开口。

在其位谋其政,谁混口饭吃都不容易,我一直是泥腿子,怎么可能不懂这个道理,就摆了摆手说算了——还好没耽搁事儿。

服务员小姑娘一听,看着我的眼神更倾慕了。

我也没留心她,而是看向了江辰。

江辰表面上还是带着云淡风轻的笑,但我看得出来,他一只拳头,在椅子下,握的死死的。

琉璃桥是经营这些珍贵藏品的,家底子薄不了,老头儿敢撂下这句话,说明琉璃桥是铁了心要给我出钱了。

老头儿是做买卖的,知道眉眼高低,先给江辰道了个歉:“不好意思,打扰江公子的雅兴了……您继续叫价吧!”

江辰幽深的眸子一暗。

程星河他们也跟着紧张了起来——怕就怕这个江辰要死磕,磕到琉璃桥都出不起的高价。

可没想到,江辰凤眼里的愠色一压,还是宠辱不惊的样子,淡淡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算了——宝物是应该归给有缘人。”

哑巴兰顿时一愣,低声说道:“哥,这个江辰是转了性了?怎么不跟咱们为难了?”

简单,是因为琉璃桥的金主,恐怕连江辰都不想随便得罪,

江辰是什么人,脑子不比我慢——这个时候还要抬价,那就是跟琉璃桥的金主存心作对了。

而那个金主,或者他用得上,或者来头真的很大,对江辰这种聪明人来说,比起死磕,倒是不如顺水推舟,卖个面子,大家都有台阶下。

简单来说,就是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

我对这个琉璃桥的老板倒是来兴趣了——得多大的来头,才能让江辰卖面子?

拍卖师反应过来,立刻一手抬起了锤子:“既然如此,一亿零十万,丝帛是李北斗先生的了!”

周围轰然就是一阵雷鸣似得掌声:“这是今天的最高单价了吧?”

“多少年没见过这种竞拍了!”

“大家公子对大家公子,过瘾!不过,那个李北斗,到底是哪一家的公子,祖上什么来历?”

不瞒你说,我比你想知道。

江辰的背影还是颀长挺直,一派贵族风范。

这个人,恐怕生下来就没遇上过任何挫折。

第一次吃这么大败仗,心里不知道恨成什么样儿,却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,心理素质真不错。

老头儿连忙上前,亲自给我拿丝帛——但是江辰身份地位在这里,老头儿自然也是要卖江辰几分面子,弯腰鞠躬的说了几句好话,江辰也表现的很大度,场面看似十分和乐。

接着,老头儿就把托盘捧过来了,还擦了擦头上的汗:“还好还好……”

对老头儿来说,这一亿零十万,恐怕都是落了天大的便宜了。

我和程星河立马接过了密卷,展开一看,彻底放了心——终于回到手里了。

哑巴兰高兴的要横蹦,程星河松了一口气,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:“但愿不用死了……”

收好了密卷,我一颗心也终于落到了肚子里。

但马上,我就寻思了起来——江瘸子拿密卷公开拍卖,到底是为什么?

他不可能是为了钱——真要是为了钱,直接卖给江辰不就行了?

死瘸子干事儿从来不按常理出牌,真想把他另一条腿也打瘸——为了搞到密卷,我命都差点丢额图集里。

哑巴兰高兴的摸了半天:“哥,多亏你把那个坛子给找到了,不然的话,后怕啊!”

那个坛子……为了那个坛子,琉璃桥为我付出了一亿零十万,要是这个坛子给他们带来这数额以上的受益,那我不欠他们任何东西,但是如果在这个数额以下,比如只卖出了十万,那我就得欠他们一亿的因果,想想就头皮发麻。

当然了,那东西不可能只卖十万,但愿能卖个高价。

不过,那货到底为什么那么邪?刚才急急慌慌的,也没看清楚。

这个时候,周围忽然来了不少人,上来就跟我寒暄,恭喜我拍到了这么好的东西。

我心里门儿清——这些人以为我是个神秘贵公子,是想来拉交情的。

张曼反应过来,挣脱开了她老公,几步到了我面前,嗲嗲的说道:“我就说嘛,上学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是个有出息的,哎,李北斗,你可不够意思,现在发展这么好,连老同学都不告诉……”

说着压低了声音:“你钱哪儿来的,这么多年的感情,拉老同学一把呗?”

变色龙都没你变得快。

我对她一笑:“哦,你不来我还忘了,你刚才不是说,我要是能拿出这么多钱,你当街吃屎吗?原料你自己准备,还是找别人帮忙啊?”

这话很多人都听到了,全看向了张曼:“对啊,你不是说这位李先生是小县城里算卦的吗?造谣诽谤,你跟李先生什么仇什么怨?”

张曼脸顿时一僵,张曼老公也很尴尬:“我老婆就是爱开玩笑……”

张曼来了劲儿,连忙用力的打了我肩膀一下:“是啊,你怎么这么坏,还是那么爱开玩笑……”

我无辜的看着她:“这话是你自己说的,也没人逼你,这么多人都听见了,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吧?”

说着我把手机举起来了:“要不你开始吧,正好给你拍个现场直播,发群里,给同学们开开眼。”

张曼的尿素脸顿时青一阵红一阵的:“李北斗,你别……”

她的脸消肿很快,可能吃了啥利尿剂了,灾厄宫已经若隐若现的出现黑斑了。

她是想骂我,但是她心里知道,我已经今非昔比了——能拿出一亿,能让这里的显贵逢迎,我肯定不是以前那个李北斗了,她掂量不清我的来路,不敢骂。

而这个时候,就听见上面大喇叭再一次响了起来:“下一件藏品——传说之中的八宝神坛。”

“真的有八宝神坛?”

“我就是为了看这个东西才来的!”

这一声,直接把大家的注意力全拉过去了,我惦记着我欠下的因果,立刻也去看八角亭。

那个八宝神坛,就端端正正的放在了八角亭正中心。

四面的灯光打在了上面,流光溢彩,美不胜收——这确实跟传说之中一样,带着一种奇怪的吸引力,好看的不像是人间的东西。

任何人,一眼都会被它的美吸引进去。

周围那些人一看了真东西,甚至连一声赞叹都没发出来——全看愣了。

甚至连哑巴兰和程星河都看呆了,我连忙掐了程星河一下:“你看出这个坛子有什么不对没有?”

程星河擦了擦口水:“我只看出来这个东西值钱——卖了能让人过几辈子吧?可就算是这样……”

就算是这样,只要能拥有这么好的东西,绝对舍不得卖!

我倏然被自己这个想法给惊住了。

是啊,连我,也喜欢那个坛子,有了一种非要不可的心!

我赶紧把心思正过来,这个东西,是邪。

江辰背对着我,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是瞧着姿势,也知道,他对这个坛子,也有兴趣。

那个坛子就像是一个沼泽,谁的眼光一碰上,都会被吸进去。

我立马把自己的视线给拔了出来,往上一瞅,却发现拍卖师有点不太对劲儿。

一股子黑气从地阁到天庭直蹿——这是将死之人的煞气。

而这煞气挂着赤红,他眼瞅着要遭遇血光之灾。

我一愣,好端端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灾,难道……再一看他财帛宫,我顿时就明白了,立马站了起来,想上前拦着拍卖师,但是接下来的事情,发生的太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