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420章 迷人心窍

只见那个拍卖师忽然一把抱住了坛子,奔着台子下就跑了过去。

这一下把全场的人都给弄懵逼了,老头儿……人家管他叫赵老教授,眼瞅着八宝神坛这个祸害终于能被拍卖,刚放心的吃了一片药,水都还没来得及喝,一见这个场面,一下也给傻了:“小吴这……”

普通人是反应不过来,但是周围的保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,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虽然也没见过拍卖师把藏品带走的事儿,但根本顾不上吃惊,就一拥而上,把那个拍卖师给扣住了:“吴老师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而那个拍卖师死死的抱住了坛子,脑袋上和手背上都爆起了青筋,显然不肯放手,嘶声吼叫了起来:“这坛子是我的……这是我的……我谁也不给!”

那些保镖不是吃干饭的,立马就要把他的手拨开,将坛子给抢回来,但是小吴死死的抱着,保镖力气又大,只听“卡啦”一声,他几根指头直接就给掰断了。

十指连心,这种剧痛想都想得到,但是拍卖师就算脸色瞬间白如纸,也还是死死抱着坛子不松手,满口只说一句话:“这是我的……这是我的……”

已经不像是个正常人了……

而拍卖师一边说,忽然对着一个保镖就扑了过去,要把把人撞倒了跑出去,但是这个地方的安保,单身一个人,是不可能跑出去的。

更多的保镖围上来,一群人已经把他给压住了,我刚跑过去几步,就听见一个保镖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接着,那些保镖全都松了手,盯着主心骨赵老教授。

越过他们让出来的位置,我就看出来了——那个拍卖师已经不动了,脖子歪成了人类不该达到的角度。

一口血从他嘴角蔓了出来,显然挣扎之中,颈椎错位,已经死了。

这些事情,是一瞬间发生的,根本就没来得及制止。

好像那个拍卖师——被坛子迷了心窍。

赵老爷子一口药卡在了喉咙里,不住的咳嗽了起来,人就要往后倒:“这个坛子,是真邪……”

哑巴兰离得近,先把赵老爷子给扶住了,我立马奔着那边跑了过去:“谁也别碰这个坛子……”

可保护东西,是这里保镖的分内之事,早有几个保镖把坛子给抱起来了。

果然……一接触到了坛子,那几个人的脸上也露出了十分异样的表情,手上用劲儿,死死就把坛子给抱住了。

妈的,也被迷了心窍了!

其他的一些保镖看了过来,每个人的视线,都像是被坛子给吸引住了,露出了狂热的光。

“给我……”

“凭什么,给我!”

几个保镖跟看见了尸体的秃鹫一样,互相撕扯了起来,都想把那个坛子给抱到手上——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,这叫一个拳拳到肉,血肉横飞,有几个当场就倒下了。

我立刻想到了那个传说之中的村子。

这样下去,死的人会越来越多,我立马运上了行气,拽开了几个保镖,一下把坛子给抱在了怀里:“都停手,这……”

一股子很奇异的力量,像是攫住了我的心……我想说,这个坛子,是我的。

但我立马把脑子给拉了回来,我要这个玩意儿干什么,它再好看……

它这么美,要是我的就好了,我这辈子,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想得到一个东西。

我呸,比这个坛子重要的,可多了去了!

同时一阵恶寒袭上心头——这个坛子,连我的心窍都能迷,难怪宅神死活要把它带走呢!

想要……想死死抱住它,一辈子跟它在一起,谁也不给……这种想法,像是坛子里伸出了一只手,抓住了我的心一样!

但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觉得身上像是有什么东西震颤了一下,跟个闹钟一样,立马把我给震清醒了。

什么东西?

但我没顾得上细想,趁着这一分清醒,一下咬在了舌尖儿上,剧痛袭来,嘴里一阵腥甜。

我立马蘸取了舌尖血,运上行气,抹在了印堂上——细想是恶心,但是我知道,我肯定跟拍卖师一样,被邪气入侵迷住心窍,纯阳童子血封住印堂,那邪气就进不来。

果然,这一下,我心里清醒多了,抱住了坛子就想放回到原位,但周围的人却虎视眈眈的围上来了。

“给我……”

“给我!”

这些人无一例外,邪气从地阁就蹿上印堂了。

我后心顿时就麻了——他们的表情全是贪婪,好像围城的丧尸一样!

不光他们,甚至连观众席上的人都开始躁动不安:“那个坛子太美了,我也想要!”

“是啊,不管多少钱,我出!”

“就凭你,你那点钱,卖了裤衩也不够吧?”

“你放屁!”

那些前来参加拍卖的,都是些上流社会的翘楚,衣冠楚楚,谈吐超然,可现在,跟菜市场的泼妇打架一样,为了坛子,竟然掐起来了。

全被这个坛子的邪气给影响了。

而这个时候,我忽然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——这个坛子虽然是个死物,但是它,在笑!

这感觉别提多瘆得慌了,果然这个坛子,就是宅邸里要出现的大灾。

这样下去,这个拍卖行的人,也得跟那个村子里的人一样,得死绝了。

得赶紧把这个坛子弄走!

可这里的人,全是一脸贪婪,要离开这里,怕是得等他们断气。

我只能抱着坛子往后退,程星河他们想过来帮我,但是隔着的人实在太多了,哪怕哑巴兰一手两个往外扔,短时间也挤不过来。

这样不行,得把这个坛子的邪气给盖住才行。

可拿什么盖?

这个时候,我眼角余光倒是看见,江辰饶有兴致的看着我和坛子,黑沉沉的丹凤眼还是异常清明。

他倒是没被影响——对了,他身上有一股很奇怪的气,那个气像是一道屏障,把他护住了。

那个气息……我一下愣住了,是跟潇湘相似的龙气!

妈的,难不成他真是真龙转世?

但这些人团团把我围住,我根本来不及多想,但是一寻思——我刚才是为什么清醒过来的?

低头往身上一看,我才闹明白那个震颤的东西是什么——竟然是老头儿那拿来的断足古杯!

奇怪……难道那个断足古杯,跟这个坛子有什么联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