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21章 盖上原配

这个时候,程星河忽然远远的大声喊道:“七星,那女的出来了!正在拜你呢!”

那个锯腿的唐装女人?

我一瞅那个坛子口的形状,头皮一炸,立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,赶紧把怀里的古杯拿了出来。

可这个时候,数不清的手对着我就抓过来了,奔着那个坛子就抢。

我倒是想行气,可之前用了诛邪手,现在也就恢复了平时的三成,更别说用玄素尺和七星龙泉了——这俩东西一出来,是要人老命的。

我整个人被箍住,手都动弹不了,正着急呢,眼角余光就看见了江辰的眼神——是种事不关己的冷漠超然。

就像是这些头破血流的人都是在为他耍猴戏,我也像是在跳梁小丑,宛如这一切,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样。

我一股子火顿时就上来了,这种人,也配当真龙转世?

谁都是有家有口的,谁都不应该白白死在什么地方。

我还想挣扎,可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,数不清的手跟雨点似得直接往下捅,我衣服都被扯破了,浑身都是被指甲挠出来的伤,火辣辣的疼,抱也抱不住多长时间了。

但我还是拼了全力抱紧了坛子,因为我知道,坛子一旦被抢走了,会死更多的人。

浑身都是剧痛,这感觉跟五马分尸一样——不行了,扛不住了……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周围的人连叫都没叫出来,就跟麻将牌一样,哗啦啦倒了一片,一抬头,一个人逆着光,跟一柄匕首一样,锋锐的插进来,挡在了我面前。

“谁敢动我哥,先过我这一关!”

哑巴兰!

我一下就高兴了起来,这货还真是天生神力,这一路,他怎么杀进来的?

程星河远远就喊了一声:“哑巴兰,干得好!”

其实哑巴兰的情况不比我好多少,一张脸也是一道子一道子的挂了彩,眼神冷冷的——在人数众多,都很疯狂的情况下,这已经很不容易了,像是被行军蚁啮咬一样,再厉害的猛兽也扛不住。

周围的人再次涌了上来,全盯着坛子,眼里简直冒了绿光,我没顾得上感谢哑巴兰,一秒也没拖延,立马把那个“杯子”拿出来,扣在了坛子口上。

跟我想的一样,那个东西严丝合缝的跟坛子口吻合上,把坛子口给封住了!

这一下,坛子上深沉的邪气,瞬间就被压住消失了。

“噼里啪啦……”

还没回过神来,就听见一阵鞭炮声响了起来,是程星河点的——放炮能驱邪气。

硫磺味儿这么一扑,取代了邪气,周围的人顿时都露出了很迷茫的表情,像是从一场大梦之中醒来,魂魄刚归了位。

这个时候,赵老教授一口气缓过来,看向了台子下,露出了欲哭无泪的表情:“造孽啊……我怎么就搭上这种事儿了……”

说也怪,这老赵教授作为坛子的经手人,他自己怎么没被坛子迷了心窍?

后来我问了白藿香才知道,原来赵老教授吃的中成药里含有苍术的成分,这种中药刚好能驱邪定惊,给人形成一道屏障,坛子上的邪气没法入到他身上去。

程星河也看出赵老教授没事儿,立马大声说道:“赵老教授,赶紧把外面的人喊进来——我看见你们宅子后花园有桃树,叫人砍点桃树枝下来,挨个打一顿,准没事儿。”

赵老爷子刚才被丧尸进城似得样子吓了个不轻,眼瞅着这事儿又被我们给搞定了,简直拿我们当了活神仙,哪儿还有二话,哆哆嗦嗦就点了对讲机,把院子外面没受到波及的人喊来了。

在场的都是社会名流,工作人员虽然心里不安,但赵老教授发话,也没辙了,只好挨个打了一顿,眼瞅着邪气从身体里面打出来,那些人脸上的黑气也就都散了。

只不过……那个叫小吴的拍卖师,还有几个倒霉的,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眼瞅着他们的面相,都带着点吹火口,贪欲本身就比其他人重,深受其害也在所难免。

这时,我看见服务员小姑娘虽然也是惊慌失措,可她也许是个有福之人,倒是也没被邪气侵袭,我就让服务员小姑娘喊人做一些艾草窝窝或者艾叶汤,大家吃完了回家拉一回肚子,今天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。

小姑娘连忙点头,我不经意的注意到,这小姑娘的脖子上像是有一个金色的光,带着几分神气,可能是他们家给她从大庙求来的护身符。

贵宾们被安排妥当了,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,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儿,估摸感觉也跟做恶梦似的,张曼他老公第一个反应过来,对着我就道谢:“大师……刚才我跟鬼上身似得,可多亏你了!我甚至……”

我明白——甚至想杀光这里所有的人,把这个坛子给拿到手。

而其他的贵宾一听张曼老公这么一说,也都点头如鸡啄米,纷纷跟我道谢,还有跟我道歉的,说自己是有眼不识金镶玉,之前听那个张曼胡说八道,还真以为我是个什么KTV少爷,让我千万别往心里去。

张曼怕自己开口,我让她吃屎,装死不往这里看。

程星河挤过来,高兴的不得了:“这么多富贵人,那又是一个大功德,这次还真没白来。”

是啊,密卷也到手了,功德也到手了,眼瞅则地阶就在眼前了。

而我一错眼,就看向了江辰。

江辰表面上不动声色,不过我看得出来,他眼里有失望,和对我越来越强的敌意。

奇怪了……他冷漠也就算了,失望什么?

难道……

而这个时候,赵老教授过来,一把抓住了我,连声说道:“大师,这……这个坛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你刚才,怎么收服的?”

其实也是天命注定的,很巧——我答道:“还多亏了赵老教授你了。”

赵老教授一下蒙了:“我?”

对,他家里那个断了脚的杯子,其实正是这个坛子的盖子。

赵老教授瞪了半天眼,一拍脑袋:“我说呢!感情我这是打眼了!”

在古玩界,打眼的意思,就是看错了东西的来路,

当初赵老教授其实也没看出来,这个东西到底是啥——你说是个鼎吧,鼎多为三足,你说是个祭祀器吧,上面不可能描绘个女人。

赵老教授这个身份地位,也是要面子的,当然不可能实话实说不认识,就认定了,这东西就是个酒杯。

我虽然跟着古玩店老板学了点皮毛,可连赵老教授都看不出来的,我当然更不可能看出来,也以为是个酒杯呢。

现在这么一看,那个“酒杯”的形状,雕刻的花纹,一丝一缕,都跟这个坛子是严丝合缝的,端端正正是个原配。

要不是这个盖子——这个坛子这么邪,我都没法把这个坛子给搞定,自己没准都得被迷进去。

这会儿邪气也被封住了,我也才跟着松了口气,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这个坛子,想弄明白这玩意儿到底为什么这么邪。

但是这么一看,我不禁就楞了一下。

这个坛子本身的气,竟然是金色的,也带着几分龙气!

还真是宫里的东西?

赵老爷子看我脸色有变化,立马就问我:“大师,这坛子到底什么来历?”

我就仔细看了看坛子身上的花纹。

那些花纹十分古怪——美是美,繁复是繁复,可模样非常奇怪,你看不出来,它代表的是什么意思,不过蜿蜒缠绕,倒像是山川河流。

而这个时候,忽然有人大声说道:“赵老爷子,这个东西,还拍不拍了?”

卧槽,眼瞅着这个东西这么邪,还有人想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