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22章 我给你出

回头一瞅,是个十分瘦小的老头儿,架着个酒瓶子底眼镜子,穿着个中山装,一副老学究的模样。

赵老爷子一瞅那人,顿时皱了眉头,自言自语道:“薛乌龟这个老祸害也来了……”

薛乌龟?

我一瞅那个薛乌龟的面相——跟额图集的老徐一样,博闻强识,而且他财帛宫发亮,这人有财命,一辈子不缺钱花。

他抬手推了一下眼镜子,一瞅那手更确定了,是比金簸箕手还罕见的大元宝手,上面缭绕的都是财气。

大元宝手,跟赵老头子徒弟那些小元宝手看似一字之差,其实差的大了去了——长着小元宝手的,最多能经营买卖,而大元宝手,堪称点石成金,有这种手,捡个石头都是狗头金。

其他宾客本来快让那个八宝神坛给吓尿了,这会儿一看有人说话,不由自主就回头去看,这一瞅,全都是倒抽凉气的声音:“薛老神仙也来了!”

“怎么,难道薛老神仙也看上这个坛子了?”

“真要是这样,那坛子肯定有来历。”

老神仙?

服务员小姑娘就低声给我们科普,说那个老学究叫薛怀山,跟鉴宝老头儿赵乐山是同门师兄弟,俩人师从传统古董行,都是行业之中的龙头传奇。

赵老教授的名声就不提了——学院派,国家认证的专家,有特殊津贴的,专做鉴定,一鉴千金。

而那个薛老头儿跟他不一样,是个野路子,捡漏王。

据说薛老头儿上一趟潘家园,随便一溜达,便宜吧唧儿的买个鼻烟壶玩儿,别人看着像是现代工艺品,值不了壶醋钱,过几天你看电视吧——那玩意儿就出现在拍卖行,是雍正时期的真货。

夜市里在个摊子前蹲一会儿,随手一划拉,弄个香炉,准也是宣德年间的。

再名不见经传的东西,只要被薛老头儿摸一次,那就跟盖了金章一样——薛老看上的,好玩意儿!

所以在业内,他就得了个外号,叫老神仙。

不过他跟赵老教授势如水火,俩人没事儿就呛呛——据说原因是赵老爷子淘汰下个东西,让薛乌龟捡到了,拿出去卖了个天价,赵老爷子惨遭打眼,俩人就此势不两立。

也有人说俩人年轻的时候争抢一个师妹,从此反目成仇。

不少人一看薛乌龟开了口,不由也动了心,跟着就问卖不卖?

卧槽,刚才差点把命拼进去,这会儿一听有利可图,心里就痒痒,典型是记吃不记打。

我忍不住就问道:“这个东西这么邪,你们不怕买个家破人亡?”

这话一出口,有些胆子小的缩了:“我站李大师这边——刚才那个样子,可吓死人咯!”

“是啊,这种东西,有命赚钱也得有命花啊!”

那薛乌龟打了个哈哈:“这就不劳你操心了——我姓薛的买东西,从来不愁砸手里。”

服务员小姑娘低声说道:“李大师,这也是个市场——我们见得多了,有的人,专门喜欢凶物。”

她这么一说,我还想起来了——就跟冯桂芬她老爹愿意住凶宅,好引财一样,凶物确实也有人愿意要——阴面先生,可以拿来做宅子的镇物。

东西虽然凶,但是给命格相和的人放在特定的位置,反而会招来好运——前途亨通,买卖兴隆等等,自然越凶越值钱。

“要是薛老神仙看中这个东西,那咱们亏不了。”

“看看什么形势,我也有兴趣。”

那个薛乌龟盯着一团乱的场子,笑眯眯的说道:“把个拍卖行弄的跟大屠杀似得,也不知道琉璃桥怎么管理的——不过也好,见了红,红红火火嘛。”

拿着人命当彩头,我对这个薛乌龟的印象一下就不好了。

他这么一开口,一些打算富贵险中求的更激动了,就催着赵老教授快点拍卖。

赵老教授咬牙切齿:“刚收拾好,还想起哄,这老乌龟,存心是来看我笑话的。”

不过他们这一行重信誉,东西既然是挂出去了,又有人要买,天上下刀子也得继续。

我却皱起了眉头——这个东西凶成了这样,落在了心术不正的人手里,那就是个毁灭性的灾害。

而且……这东西到底干啥用的,为什么能有龙气?

上面的花纹,一定也有说头。

这个时候,程星河忽然挤了过来,说道:“七星,我可能猜出来这是什么了!”

我忙问:“啥?”

程星河伸手抹了一把朱砂,涂在了坛子上,接着,拿了个纸巾,印在了上面,翻过来给我一看,我顿时就是一愣。

这是……一副画?

虽然只是面巾纸大的局部,但管中窥豹,看得出来,是个十分磅礴的龙图。

这个坛子,就跟印章一样,看印章本身看不出什么来,拓下来就看出来了。

不过谁会拿个坛子当印章,是不是二百五了一点?

我摸上了那繁复的凹凸点线面,忽然就有了个一个猜测。

我听古玩店老板说过,古代有一些机关密室,找不到玄机,谁也进不去,而玄机往往就在眼前——比如,把花瓶放到专属的凹槽里,把笔洗挪一个位置。

我和程星河对看一眼,异口同声:“钥匙。”

龙气……会不会跟四相局有关系?

真要是这样,这是打开四相局某一扇门的钥匙。

我就知道江瘸子为什么把四相局密卷丢在这里出手了——他是想用四相局密卷,把我引到了这里来,让我把这个坛子给弄到手。

老王八很周密啊!

跟四相局有关,那这个东西,绝对不能落在别人手上。

而赵老教授吐了口气,亲自站在了台子上面:“起价,两千万。”

众人一片哗然,薛乌龟举起手,出了三千万,几个蠢蠢欲动的贵宾也跟着出价,很快攀到了四千万。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——钱没了还可以再赚,四相局的线索,错过了就完了,索性也把家底都兜出来了:“四千五百万!”

众人全低声惊叹了起来——当然,不是因为我出钱多,而是因为我也跟着加入进来要拍这个东西了。

薛乌龟看了我一眼,有点不屑——他也听见了,这四千五百万,是我账户之中的全部身家——而琉璃桥已经帮我在密卷上砸了一个亿,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不可能再帮我买第二个东西了。

果然,赵老教授瞅着我也是一脸吃惊:“大师,你怎么也……”

“连那个李大师也亲自要买,这东西绝对不是凡品。”

“四千六百万!”

我和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心也沉下去了——虽然四千五百万够很多人过一辈子了,但是在这种地方,根本没有争的底气。

赵老教授也看出我们的心思了,露出了爱莫能助的表情。

而江辰也举起了牌子。

“一个亿!”

卧槽……我就知道这个王八得来搅浑水。

而且说不定,江辰也知道这个八宝神坛的来历,他这一趟,除了密卷,也对这个势在必得。

江辰侧头看向了我,线条完美的侧脸微微颔首,还像是在跟我打招呼——好像在说,抱歉,这东西我要了。

去你娘的,我拳头顿时就攥紧了,要是他弄到这个东西,还不知道要拿来干啥呢!

可这笔款子……我根本没有叫的能耐。

薛老头子一皱眉头,不甘示弱,叫了一亿两千万。

越涨越离谱了……

没有钱,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东西拱手让人!

江辰打了个哈欠,像是没什么耐心了,又摆了摆手。

“两个亿!”

薛乌龟是捡漏的,跟人叫价竞争已经很少见,一听价格飚到了这个份儿上,不由也犹豫了一下,像是在合计,值不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。

江辰也不着急,还是个好整以暇的样子……他看得出来,场子里未必有人愿意再往上涨。

难道……我一阵不甘心,这东西还是要落在江辰手里?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叫价的赵老教授难以置信的看着我,忽然兴奋了起来:“李北斗,两亿五千万!”

我顿时就傻了眼,我?可我一动也没动,这个价,是怎么叫出来的?

程星河光顾着摇头,也没看我,一听赵老教授叫了这个价,一把就拽住了我:“你疯啦?你上哪儿弄这么多钱去?”

周围的人也全齐刷刷的看向了我,更别说江辰了——他眯起了凤眼,也像是有几分意外。

天地良心,我比你们吃惊不小!

我刚想问赵老教授是不是喊错了,忽然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:“你安心的叫价——不管多少,我给你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