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23章 极乐夜叉

世上还有这种事儿?一瞬间我几乎以为自己做梦呢!天上掉馅饼也不带这么掉的啊!

是个女人的声音。

回头一瞅来人,我顿时傻了。

这人包了一脑袋的纱布,脑门上还有血呢。

哪个木乃伊女王看上我了?不对……我看见了她脖子上的那一串项链,这才认出来——大龙眼!

大龙眼纱布后的眼睛深情的盯着我:“李大师,监控我都看见了——刚才要不是你,我贾茉莉这条命就要搭在那个天杀的凳子上了,今儿你放心大胆的叫,既然你看中了那个尿桶,多少钱我贾茉莉出。”

周围的人都认识她:“贾茉莉?”

“她不仅是投资新贵,那个服装公司也是新近上市,据说身价暴涨,照着她的身家,拿几个亿确实跟玩儿一样。”

我只知道大龙眼是某个大佬背后的女人,自己也这么有钱?

还真有馅饼砸我头上的时候!我心头大喜,立马看向了江辰。

江辰的视线落在贾茉莉脸上,像是不由自主的咬了咬牙。

我一下就想起来了——第一个藏品水晶碧霞木,江辰虽然想要,但是看见贾茉莉也跟着拍,就没有继续往上叫价。

我以为江辰对水晶碧霞木没什么大兴趣,现在看来,他是看见贾茉莉出手,觉得自己未必是对手,才放弃的。

妈耶,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。

说实话,救人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想这么的多,谁知道,种善因,还真能得善果。

我还有点不好意思,程星河一步抄了过来,握住了大龙眼的手死命的摇:“姐,世上你这种知恩图报的人不多了,今儿这事儿我替我们家sevenstar谢谢你了!”

大龙眼大手一挥:“哪儿的话,太外道了——我要是真的死了,那我那些家产都不知道便宜谁了,这点钢镚算什么。”

这种天文数字——跟她的身家比,是钢镚?

Tommy也一把挎在了我胳膊上:“哥,我早就告诉你,茉莉姐人很nice的!”

江辰表情控制的一向很好,可现在,胸口也微微的有些起伏,望着我的眼神更阴森了,像是铁了心,往上抬了抬手。

我看得出来,他终于沉不住气了。

以前,他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,比也不屑跟我比,但是眼瞅着我能踩在他头上,他绝对不甘心。

赵老教授正在为我高兴呢,看见了江辰,只得继续叫价:“江公子三个亿!”

这一句,已经超越了拍卖品的新纪录了——后来我才知道,其实比起见得光的拍卖,这些私人拍卖反而卖的更大,只不过不为人所知罢了。

周围一片哗然,哪怕这不是私人拍卖的新纪录,可也已经是难得一见的数字了。

而贾茉莉面不改色,直接举了举手,赵老教授又高兴了起来:“四个亿!”

我这辈子,连这个价位的冥钞都没见过。

价位越攀越高,终于到了大龙眼都有点吃力的程度了——她脑门上也冒了汗。

隔着纱布,我也看出来了,她财仓上有一个伤口,眼瞅着是要大出血。

江辰那就更别提了,还想叫价呢,一个工作人员忽然过来了,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。

江辰的手一下就僵在了半空之中。

程星河擦汗擦没了半盒纸巾,眼睛倒是挺尖,也看出了江辰不对劲儿,立马说道:“七星,你看着,江辰那要拉稀了。”

大龙眼这也不怎么好过,终于,等价位抬到了一个谁也没想到的数额之后,大龙眼终于面露难色,没法往上加了,最多只能跟江辰保持持平。

但是这里有个规矩——拍卖价格持平的时候,是坐在贵宾席上的人胜出。

赵老爷子当然知道这里的道理,犹豫了半天,大龙眼挺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大师,你看我刚才话说的那么满,现在也是打了脸……”

我压下了心里的不甘,说你一片好心我怎么可能不知道,没缘分就是没缘分,我已经很感谢你了。

要不是她,我连跟江辰争的资本都没有。

大龙眼不可能把全部资产都拿出来——她乐意,可手底下那么多的员工也是要吃饭的,总不能饿着他们吧?

再说,她叫出来的价,秒杀剩下任何一个人可能都够了,可对方偏偏是江辰。

江辰回头看着我,冷冷一笑,还是那种带着怜悯的神色:“李北斗,密卷已经让给你了,这一个,我就不留情了。”

赵老教授只好说道:“既然价位持平,那这个八宝神坛……”

程星河也捏紧了拳头:“到最后,还是空欢喜一场。”

我的心也揪住了——如果这真是个钥匙,那没有它,我们还能破局吗?

“贵宾,对不住。”忽然,那个服务员小姑娘上前一步,说道:“李北斗先生,有琉璃桥的琉璃卡。”

琉璃卡?

这是啥?

周围的人先是一愣,接着就跟开了锅一样:“真的假的?

“听说琉璃卡一共只有三张,价位一致的情况下,有贵宾卡,就是贵宾卡优先,可有琉璃卡,就说明是琉璃桥的大客户,比贵宾卡还高一个等级,是琉璃卡的主人优先!”

“我听说,得在琉璃桥买过一千件东西的贵客,才会有这种卡,这个李北斗虽然出身神秘,可明明是第一次来琉璃桥……”

“都有琉璃卡了,说不定也只是在贵宾室做大买卖,不是咱们能看得到的。”

程星河一下抓住了我:“七星,你哪儿来的什么流氓卡?”

屁话,什么流氓卡,我哪儿知道?

江辰的笑容也一下凝固在了嘴边,丹凤眼一下就暗下去了:“琉璃卡?”

“是不是真的啊?”有人实在是不相信:“那拿出来,让我们也见见世面?”

我立马看向了小姑娘——是啊,我上哪儿找什么琉璃卡,你就替我吹这个牛?

没想到,服务员小姑娘俏皮的跟我眨眨眼,小跑着上去,双手就捧着一个东西上去了。

那个东西像是一个薄薄的玉片,流光闪耀,五彩缤纷,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。

“真是琉璃卡!”

“对,每个琉璃卡的颜色都不一样,造不得假,那个李北斗的来头,真的这么大?”

江辰修长的手攥紧,终于是没话说了。

赵老爷子别提多高兴了,一锤子就落了下来:“这个八宝神坛,归李北斗所有!”

周围顿时掌声雷动,几乎能把耳朵震聋,程星河别提多高兴了,大呼小叫上蹿下跳,十分浮夸。

哑巴兰也跟着傻乐——他满脑子寻思的,就是破了四相局,就能搞对象了。

我彻底动了一口气,赶紧谢了大龙眼,大龙眼连连摆手:“要是知道大师你有琉璃卡,我都不来强出头,这不是露怯吗!”

程星河也直撞我肩膀:“七星,你在哪儿耍流氓耍来的,藏的很深啊!”

你问我,我问……

对了,那个服务员小姑娘!

她跟赵老教授,一起过来了,正在含笑恭喜我呢!

我刚想问她这个卡是怎么回事,赵老教授先说道:“李大师,没想到你跟我们大小姐认识——你怎么不早说呢!这让我担惊受怕的,又得多吃不少药!”

大……小姐?

赵老教授连连点头:“这是王风卿——我们大老板的女儿。”

她之前说,这个服务员的职位,是拼了命才争取来的,其实……是跟琉璃桥的大金主磨破了嘴皮子,要在这里实习,学着管理家族产业。

难怪她的面相是个大福之人呢!

小姑娘娇俏一笑:“刚才多亏了李大师,才把场面控制住,要不然,我们琉璃桥的声望就全完了,这个琉璃卡,是您应得的——我替我父亲谢谢你。”

说着,就把那个玉片塞给了我。

推让不过,也只好收下了——不过我估计以我的财力,也不好来下一次了。

这个时候,我倒是看见大龙眼那个伤口恶化,财仓上是个大漏之相,也看出来,她帮我拿了那个数额之后,手底下的事情也不好干,于是我就把账户里的四千五百万给她了——本来这笔钱就是来拍东西的,人家帮我出头,我把人家薅秃,也过不去。

大龙眼一看我竟然反手又给了她钱来解燃眉之急,别提多感动了,连声说我这个朋友她交定了。

这时,我眼角余光就看见了,江辰站在暗处,像是在死死的盯着我,但是转瞬之间,他就不见了。

程星河跟着我的视线看到了,低声说道:“让他压了这么长时间,咱终于也算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,气死这个王八蛋。”

可我却忽然有了一种不大吉利的感觉——江辰从小骄傲惯了,怎么可能让别人,尤其是我,骑在他头上。

现如今,他肚子里,肯定不知道憋着什么坏呢,防着他点为上。

我就低头看那个八宝神坛,打算回去好好研究一下——看看它到底什么来历。

而张曼这会儿又凑上来了,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嗷,老同学,你看你拍到了这么多好东西,那是好事儿啊,今儿我做东,庆祝庆祝去!你可得赏脸!”

我一边看密卷,一边答道:“是得吃点东西……你快去找材料吧,看看哪个街合适告诉我,我得拍录像。”

张曼脸一僵,就知道当街吃屎的事儿绕不过去了,还想着怎么往下圆呢,我和程星河已经找到了白虎局和玄武局的位置了。

可惜里面的内容多是风水符,我们一时半会儿看不明白,程星河和哑巴兰则开始吵,都想先把自己家的局给破了。

玄武局具体地址的风水符,我是一个也不认识,只看到了哑巴兰家白虎局的位置上,有“极乐河”三个字。

这是哪儿啊?

周围的人全不知道,我寻思起来,可能是个古称,现在说不定已经改名字了,得好好查查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张曼她老公忽然怯生生的说道:“大师,那个极乐河,我好像知道。”

我顿时来了精神:“在哪儿?”

张曼老公看了张曼一眼,压低了声音:“那大师,能不能帮我个忙?大师的身手我看见了,实不相瞒,我们家,也遇上邪事儿了,想求大师出手相助。”

真要是能打听出四相局的位置,帮个忙不算什么,我就让他直说。

他这才对着我的耳朵,嘀咕道:“大师,你听说过夜叉吗?”

我看向了张曼:“母夜叉我管不了。”

张曼老公连忙说道:“不是母的不是母的,是,是真的。”

真的?

我是见过水夜叉——水夜叉的梦想,就是做个真正的夜叉。

而真正的夜叉,还有个名字,叫飞天夜叉,是一种非常凶狠的恶鬼。

我就问张曼老公:“怎么……你们家,有夜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