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426章 下河捞物

我看了程星河一眼,程星河知道了我的意思,立马往前抢了一步,假模假样的说道:“既然这样,我们走就走,临走呢,帮着带几句话——这位大娘,你闺女是不是前些天没的?走的时候你们家的棺材钉把她头发给钉住了,她动弹不得,没法下黄泉,托我告诉你一声,还有啊,她不是真心寻死,是把老鼠药当成辣椒粉撒菜里了,也挺后悔。”

那个大娘的脸顿时就白了,一下坐在了地上,按着胸口就喘了起来:“难怪……难怪我梦见丫丫指着脑袋哭呢,我苦命的丫丫,原来是为了这个……我这个做娘的对不起她啊……”

众人顿时都愣住了,程星河接着又说道:“还有这个大伯,当年您夫人去世的时候,您答应了不给孩子娶后妈,要亲自把孩子拉扯大,可你后来说话没算数,现如今夫人不乐意了,拿着把金剪子,让我告诉你一声,她在黄泉下等着你。”

那个大伯顿时也傻了:“你……你说啥?她,她还带着呢?”

原来那个大伯当初得了病,他老婆寻思男人死了,自己没法养大一对儿女,就请了巫师,把自己的寿命换给了丈夫,事情还真成了,大伯一天比一天好起来,她倒是得了重病,她临死要求就是别给孩子娶后妈,免得孩子被虐待。

大伯当时感动的答应了,可后来把事儿忘在了脑后,程星河这么一出口,他才想起来,老婆当初下葬,是带着了一个剪刀,说大伯要是违抗誓言,她必然用剪刀把他命根子剪下来。

剪刀的事儿只有大伯自己知道,一听程星河这么说,吓的什么似得,差点没晕过去。

村里人一看程星河露出了真本事,哪儿还顾得上大祁总,直接跪下就给程星河磕头,让程星河想想法子,救救这个村里的人。

大祁总火了,就要把这些人给拉起来,说他们是一帮愚民,让人糊弄几句就洗了脑。

可村民已经被夜叉的事儿吓的够呛,见了我们,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,哪儿可能放手。

大祁总一看自己说的话不如放屁,顿时十分尴尬,程星河以一种救世英雄的姿态,假模假样的把人们拉起来,说:“父老乡亲们可拜错了——我就是个伙计,真正厉害的,还数我们老板。”

说着就指向了我:“我们老板能上山捉老虎,下海擒蛟龙,才是真正的大佬,夜叉也砍死过俩仨的,要是我们老板出马,别说夜叉了,日叉都不是问题。”

日你个头。

众人见了程星河的本事,已经拿着程星河当个大佬了,再一听我比他还有本事,挤过来对着我就拜,我赶紧都给拉起来了——程星河牛逼吹的太过,我又不是哪吒转世,岁数大的人拜我要折寿的。

大祁总一看这个势头,顿时就皱了眉头,显然十分不乐意,可眼看着村里人都认定我们了,他也没辙,就死死的瞪了我一眼,接着看向了祁大年,不声不响转身上了一辆奔驰,走了。

等他一走,祁大年才松了心,连声跟我道谢,说自己没出息,要不是我有本事,这事儿都成不了。

张曼生怕被人当成哑巴,连忙说道:“死脑筋,大哥也是为了你好,血浓于水,大哥的话不听,你还能听谁的话?”

祁大年只得应声,表情十分无奈。

她这脑回路怎么长的呢?真是谁娶了这娘们谁倒霉。

张曼还想发表高见呢,我脚底下运气,悄悄踢过去个石头,她那穿着高跟鞋的脚一踩,“妈耶”一声摔倒,裤子本来就紧绷,这会儿裆直接摔裂,捂着屁股就跑车上去了。

哦豁,这只是个开端,她的倒霉事儿一样一样就要来了。

眼瞅着祁大年也松了一口气,我记挂着他哥脑袋上的邪气,就问他,他哥到底怎么回事,跟他意见很大?

祁大年叹了口气,说道:“让大师笑话了——张曼这人就这样。”

我实在忍不住了:“你当初为啥要娶张曼,你是看上她哪儿了?”

还是你让人给下了降头了?

祁大年一愣,这才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这不是到了岁数,一直也没找到对象,我大哥给我找的吗?”

原来当初大祁总说,我是为你好,虽然这个姑娘又丑又胖学历还低还是二婚,可配你正合适啊,你这个条件,就别挑了。

啥条件?这祁大年不缺胳膊不短腿,怎么就得娶个张曼?呸,残疾人恐怕也看不上张曼。

只能说这个大祁总对弟弟太狠了。

这会儿天色不早,村里人就把我们招待进去了,让我们住在了一个老太太家里——她们家宽敞。

老太太很健谈,一边给我们炖杀猪菜,一边跟我们闲聊,我就故意把话题引到了祁大年哥俩身上了。

老太太一听,说这事儿问她算是问对人了,她当初就在祁家当保姆呢。

原来祁大年看着风光,其实是黄柏木做磬子——外面体面里面苦。

祁大年他妈死得早,小时候他爹娶了后妈,后妈带来了一个哥哥,就是这个祁大庆。

祁大年一开始还挺高兴,觉得家里添了人口,可他大哥一来了,就一直压着他一头,小时候就欺负他——自己手里有吃的,也非得抢他的,他要不给就打,打雪仗的时候,他大哥把石头包在雪里砸他,差点没砸瞎他一只眼。

他爹从来不管他,说男子汉大丈夫,哭哭啼啼喊别人帮忙,跟老娘们有啥区别?

大家都心知肚明,他大哥是忌惮他才是真正的祁家人,想着除掉他,自己占这里的家产。

而他爹也偏心大哥,时间长了,他大哥早把祁家的产业给占完了,就这么一个人参山,是他爹分给他的。谁知道,刚分到了手,又出了这档子事儿——要是人参山的事儿处理不好,他是真的没法在祁家有立足之地了。

程星河听到了这里气的要炸毛:’这他娘不是鸠占鹊巢?’

老太太一边往锅里撒香油一边摇摇头,说这也要没办法,谁让他自己没本事,不吃香呢?

我寻思了一下,就问老太太,大祁总在出事之前,来过人参山吗?或者,想想跟人参山有没有什么联系?

老大娘想了半天,这才说道,别的联系倒是不知道——不过他搞过个大学生创业优待政策,那俩回乡创业,作死惹夜叉的大学生,好像就是他招来的。

程星河立马跟我对了对眼。

杀猪菜吃饱了,我们就跟村民说了一下,想上羊拐子河看看去。

村民知道别提多高兴了,赶紧就夹道送我们去了。

这个山上都是彩钢房和养人参的大棚,看着还挺气派,但是最近可能村民不敢上羊拐子河附近来了,河边的大棚破了,呼呼往里漏风,都没人管。

一瞅羊拐子河附近,扔着不少垃圾。

原来是作死大学生家里人恨夜叉伤人,用纸船装了很多垃圾,妇女秽物,甚至香灰啥的,顺流而下,给夜叉送去了。

村民怕跟夜叉的矛盾进一步激化,吓得不轻,可死者家属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意思是我们家都死了人了,还有啥好怕的?万一激怒了夜叉更好,夜叉把其他人的孩子杀了,心里还能稍微平衡点。

这他娘都是什么想法啊?

作死大学生的朋友还组织了校友,下去找夜叉,要把夜叉给逮住,给朋友报仇。

正在这个时候,忽然有个年轻人人从河边跑上来,兴奋的喊道:“乡亲们,你看我们捞上来了什么!”

一看清楚了那些人抓上来的是什么,我的心顿时就沉了一下。

这都不仅是作死了——是作大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