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32章 斩草除根

这一下,宛如平地上起了一阵黑风,靠前的人瞬间全被扑倒,河边一阵惨叫,照明的电灯油灯统统灭了个干净,眼前顿时一片漆黑。

黯淡的天光下,我看见一个巨大的轮廓缓缓的站了起来,像是在面无表情的凝视这些人。

真的……是传说之中的夜叉!

上次没看清楚,这次的感觉,简直震撼!

而那个身影微微俯下,从身上拔下了一把东西,仔细看了看。

他被桑矢给射中了!

看得出来,他的手抖了抖,我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子凌厉的煞气。

妈的,他动怒了!

哑巴兰和程星河也没见过这种“巨人”,全都呆若木鸡,一人被我来了一脚才清醒过来。祁大年没踢到——他先一步一屁股坐地上了。

村民们就更别提了——朦朦胧胧见到这么个东西,吓的哀嚎都没号出来。

而那个巨人胸口起伏,显然是个暴怒状态,弯下身子,就要对那些村民抓过去。

我也没顾得上说什么,奔着那个夜叉就扑过去了,想把村民挡住:“常七……大仙!”

那个庞然大物冷不丁听见我喊出这个名字,动作顿时就停滞住了。

我立马说道:“大仙,你先听我说,这里面有……”

可是话还没说完,不知道谁在暗中大叫了一声:“这东西要弄咱们,跟它拼了!”

“对,反正怎么都是死,咱们不能当待宰的猪!”

“咱们这么多人,夜叉就一个,怕个屁!”

村民们缓过神来了,胆子小的抱着脑袋就跑了,胆子大的则爬了起来,抄起手边的东西,对着夜叉就砸了过去。

我立马转身,用七星龙泉去拦,可人多,我一把剑没法全拦住,怎么喊也没人听我说话,只听“咻咻”的破风声,跟流星雨似得淋了下来,我自己还被砸了好几下,更别说夜叉了——对面传来了石头砸到了皮革上一般的闷响。

我火也上来了,这帮村民要死,也他妈的是自己作的。

程星河和哑巴兰回过神来,见我拦着村民,虽然有些莫名其妙,但也跟着赶了过来,金丝玉尾绳和狗血红线对着他们抽过去,隔离带一样围住了不少人。

有人立马抗议:“妈的,难怪这帮骗子赖在咱们村里不走呢,感情他们跟夜叉是一伙的!”

“对,都说小祁总没本事,还真没错——这就是他瞎了吧唧,找的帮手!”

祁大年也回过神来,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,张了半天嘴也不知道说啥,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“哄”的一声响,只见那个巨大的身影一把拨开村民,越过人群,奔着村子里去了。

这下村民们哗啦啦倒了一片,都给蒙圈了,不知道是谁先回过神来:“那东西进村了!”

“坏了,老弱妇孺都还在村里呢!”

“那玩意儿,是要把咱们姓祁的给斩草除根啊!”

周围一片鬼哭狼嚎,我连忙让哑巴兰和程星河把人看好,自己对着那个夜叉就追过去了。

跟上次相遇的时候一样,这个夜叉,速度实在太快了!

而这个时候,我听到了村里一阵响亮的啼哭声——小儿夜啼。

夜叉似乎被这个声音给吸引住了,奔着那个方向就过去了。

我立马追了过去,可我根本撵不上夜叉,还没等我靠近,就听见那个院子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,接着,不光小孩儿啼哭,还有大人啼哭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等到了地方,就看见一个院子整个坍塌,院子里全是血腥气。

妈的,又来晚了。

可是不对啊……小孩儿还在哭,大人也还在叫,这次,都没死。

跑过去一看,只见一个妇女抱着个小孩儿,嗓子都号劈了,而夜叉已经不见了。

我四下里看了看,身后就是一阵脚步声,原来不少村民也跟了过来,一看这个情景,大声问道:“出什么事儿了?夜叉呢?”

那个妇女张了半天嘴,也说不出话来,白藿香说这叫痰迷心窍,上去给她来了一针,她吐出了不少黏糊的东西,这才缓过神来,一边哭一边说道:“刚才夜叉来了,差点把孩子给抢走了,吓死我了……”

村民们瞅着满地的血,连忙问我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可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一个干巴巴的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你们说呢?”

金桂姨。

说起来——刚才红灯靠岸的时候,金桂姨就消失了,原来是跑到这里来了。

村民们一瞅,顿时就激动了:“原来夜叉是您打败的!”

“金桂姨,您可真是太了不起了!”

“这才是真正的神迹啊!活神仙下凡啦!”

金桂姨摆了摆手:“我就知道你们不中用,唯恐后院失火,才特地上这里来守着的,果不其然。”

村民这个感谢劲儿,好险没给金桂姨跪下。

程星河一瞅,低声说道:“这老妖婆子还挺有本事啊,一个人就把夜叉给办了。”

而哑巴兰更好奇了:“不过,夜叉呢?”

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,问金桂姨夜叉的下落。

金桂姨摆了摆手,答道:“那夜叉已经被我给打伤了,逃窜出去了,天亮了,顺着血迹,把它的老窝给找到,它伤重,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,正午在太阳下一把火烧了,一了百了。”

村民们一听,全都欢呼了起来,恨不得这一秒天就亮了。

这个时候,祁大年也赶过来了,连声问怎么回事,村民们见了祁大年,别提多鄙视了:“小祁总,不是我说你,你这会儿来,黄花菜都凉了!”

“都说你是个扶不起的阿斗,真是一点错没有,要不是大祁总把金桂姨给请来,我们一个村的人都要就伴过奈何桥啦!”

祁大年一听,别提多尴尬了,抓救命稻草似得就抓住了我:“大师,这……”

眼瞅着金桂姨得意洋洋,村民们对着我们吐唾沫,我大声叫说道:“是你们弄错了——吃人的,根本就不是夜叉。”

听我这么一说,金桂姨那个得意的表情,一下就凝固在了脸上,其他的村民也愣住了,半晌才骂道:“放屁,这么多人眼睁睁的看着夜叉进来了,人不是夜叉吃的,是你吃的?”

“对,刚才夜叉来的时候,这小子就磨磨唧唧拦着咱们,现在还给夜叉求情,他怕不是跟夜叉穿一条裤子的吧?”

甚至还有阴谋论的:“还是……他和小祁总,本来跟夜叉就是一伙的,怕自己被赶出人参山,找了夜叉来吓唬咱们,玩儿一出贼喊捉贼?”

一时间乱哄哄的,好些人对着我们就冲过来了,激动一点的还想揍我们,哑巴兰往前面一挺,白天憋着的一肚子气也撒出来了,一手就划倒了一片。

村民们见识了哑巴兰的身手,吓的赶紧缩到了金桂姨身后:“金桂姨,这小子……”

金桂姨看着我的眼神,也充满了提防。

我就告诉他们,上次在大雾之中追逐夜叉,我就觉得有些奇怪——那个东西既然吃人,身上怎么没有血腥气?

不过当时着急,我只是觉得奇怪,根本没有功夫多想,而接下来,我就遇上了奔着我扑过来的东西。

那个扑过来的东西显然是飞在半空之中的,身上带着浓烈的新鲜血腥气,毫无疑问,那几个大学生是那个东西吃的。

当时我还跟那个东西缠斗了一下,手被那个东西给抓伤了,要不是仗着诛邪手,我自己也得搭进去。

但是这次再次见到了那个夜叉,我看了一眼就知道,跟我缠斗的那个,跟他根本是两码事儿——虽然天黑看不清他的模样,但脖子的轮廓也能看出来,根本不是我的手能抓住的粗细。

有村民听到了这里,抗议了起来:“都说飞天夜叉能变化,没准他化形了呢!”

卧槽,你还挺懂,不过,就算他会七十二变,可上次结结实实被诛邪手抓伤,他的脖子肯定会有所不适——但只隔了这么短的时间,他再次一出现,脖子完好无损,根本不像是被抓过的样子,身上,也丝毫没留下的我的气息。

我接着就说道:“吃人确实不是夜叉,而是另一种东西——可别把夜叉冤枉了,让真凶逃之夭夭。”

村民们听了我的话,顿时都面面相觑,看向了金桂姨。

金桂姨眼珠子咕噜噜一转,则说道:“这些都是你一面之词,有证据吗?”

村民们听了,连忙也跟着点头:“就是!拿证据来,否则就说明,你跟夜叉是一伙的。”

祁大年就紧张的看着我。

我答道:“简单——我就问你们一句话——要是夜叉吃人,那当时你们用桃弓桑矢把他都射成那样,他为什么不吃你们?”

村民们不吭声了,但还有嘴硬的:“也许,他是怕我们射他,逃跑了。”

妈的一个个嘴比啄木鸟还硬。

“还有,”我接着说道:“夜叉是住在下游,你们亲眼看见他从下游出来的,没错吧?”

村民点头。

“可照着你们之前说的,断手,断足,都是上游飘下来的,”我接着说道:“难不成,是夜叉大老远跑到了上游吃东西,吃完再回老窝,让厨余垃圾流到自己老窝里?”

村民们更没话说了。

金桂姨表情也不对了,立马说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,夜叉要没吃人,上岸干什么?他吃撑了来散步的?”

我答道:“这还用说吗?夜叉是让你们给冤枉了,不杀你们,是因为咽不下这口气,纯属是想把那个真凶给找出来,还自己一个清白。”

这两次夜叉上岸,都是为了追那个真凶!

众人一下全呆住了:“啥?”

祁大年连忙抓住了我:“大师,你告诉我们,真凶到底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