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33章 夜游之星

我则看向了那个抱孩子的妇女:“你不是亲眼看见有人来抢孩子吗?你倒是说说,那抢孩子的是谁?”

那个妇女瞪了半天眼,这才说道:“我……我当时睡得迷迷糊糊的,醒过来又受到了惊吓,也说不好,不过,我听见一阵声音,倒像是……拍翅膀。”

原来那个妇女当时只见了一只手从窗户外面伸了进来,把小孩儿给拽出来了,她吓的傻了,不过做母亲都有这种本能,她也没细想那东西是什么,就要追出去,结果就听见外面一声巨响,一个很大的身影倒下去,接着就不见了,这会儿月亮露出来,她才看见,小孩儿正躺在院子里哭呢。

剩下的我们就知道了,门口那一堵围墙整个塌了,是夜叉压塌的。

振翅……之前那个真凶,确实能凌空飞。

群众们还反应过来了:“金桂姨,那个夜叉不是您打退的吗?您看见除了夜叉之外的东西没有?”

金桂姨眼珠子本来正在咕噜咕噜乱转,一听群众问了这话,立马说道:“我可没看见什么鸟真凶——当时我就看见夜叉进来抓人,我亲自把夜叉给打跑的,那墙也是夜叉被我打倒了才砸坏了,哪儿来什么真凶,我看就是胡说八道!”

说着,金桂姨对我嗤之以鼻:“本地除了飞天夜叉,还有什么东西,是能扇翅膀的?小孩儿,红口白牙谁都能说,你要是有本事,把真凶抓来啊!净放点没用的屁——不对啊,你这么强词夺理的,还是说,你跟夜叉,真的是一伙的?给夜叉打烟雾弹呢!”

程星河也拉了我一下:“七星,你说的我倒是都信,但是光凭着说,这帮人不信啊!弄点证据,震慑震慑他们。”

我就瞥了金桂姨一眼:“当时我抓过那个东西一把——那个东西的脖子上,肯定有伤痕,大家可以互相看看,谁的脖子上,有淤痕?”

村民们听了,都互相看了看,当然没看见,倒是金桂姨的脖子上,围着个大红围巾,一直没露出脖子来。

金桂姨冷笑了一声,就把脖子给露出来了。

我一瞅,心里也是一提——金桂姨的脖子上干干净净的,什么都没有。

金桂姨更得意了:“小孩儿,大家的脖子上,可都没有淤痕,其他证据还有吗?”

剩下的,只是我自己看见的,确实没有能拿出来给大家看的证据。

金桂姨冷笑了一声:“既然如此,那你还不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,大家伙散了,等到了中午,一起去烧夜叉!”

说着,金桂姨就在大家的簇拥下走了,不少村民看见我们,还对着我们吐唾沫。

还有人阴阳怪气:“小祁总,看你请的这点货——要不是大祁总请来了金桂姨,咱们一个村都要喂了夜叉啦!”

“就是,嘴上无毛,办事不牢,这几个小王八蛋就是来咱们这蹭杀猪菜的。”

祁大年一下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立马拽住了我:“大师啊,你快想想办法吧,这夜叉真被处理了,我们祁家是不是就真的要断子绝孙了?”

差不离。

这个时候,我就听见一阵鸟叫,回头一瞅,这户人家种的柿子树上,有个喜鹊窝,闹了这么大乱子,把喜鹊也给吵起来了。

这会儿月光灯光都大亮,我清楚的看见,这个喜鹊窝上,有一个横梁。

这倒是个吉兆——喜鹊上梁,主这一户人家,要出大富大贵之人。看来这个啼哭的婴儿,以后也是个人物。

按理说,夜叉不吃大富大贵的人,不可能来抓这里的小孩儿。

小孩儿哭个不停,当妈的也顾不上害怕了,就给孩子喂奶,我们几个赶紧把脸转过来避嫌,哑巴兰就问我:“哥,现在怎么办?”

程星河继续上演退堂鼓:“我看咱们走了得了,妈的这里的人一个个冥顽不灵的,没啥可救的,要不让哑巴兰把祁大年揍一顿,不怕他不说。”

祁大年一听吓的瞬间就缩缩了。

亏你想得出来,吃阴阳饭的干恶事儿,饭碗不要了?

我倒是跟夜叉一样——不争馒头争口气,凭什么干受白眼,非得把事情弄清楚不可。

我蹲下摸了摸血,看出来这些血的颜色泛青,正是夜叉的血,远处还有拖拽的痕迹,显然逃走的时候十分狼狈。

受了重伤,这些村民明天顺着血迹找过去,夜叉必定倒霉。

我们非得在中午之前,把真凶给找出来不可。

正寻思着呢,就听见那个小孩儿奶也不吃,还是直着嗓子嚎叫,他妈也一副没法子的样子,给他奶他也不吃,只是哭。

他妈没主意,就在一边唱歌哄他;“天惶惶,地惶惶,我家有个夜哭郎;过路君子读一遍,一觉睡到大天光……”

可小孩儿不为所动,该哭还是哭。

夜哭郎……我脑子一闪,立马看向了他们家窗台。

果然,就看见窗台上扔着一把红豆。

我立马就问,这红豆是你放的吗?

小孩儿他妈回头一瞅,也露出个莫名其妙的表情:“不是我——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来的。”

我瞬间就知道伤人的真凶是怎么回事了。

于是我立马就问小孩儿他妈:“你们村里,还有其他的小男孩儿没有?”

小孩儿他妈一愣,这才说道:“村里是没有了——不过,参山另一侧有一户人家,住得远,跟我们没什么交往,不过今儿早上看见那户人家买了红点馒头,估摸着他们家小孩儿刚满月吧。”

是了,这里的风俗,生女孩儿的话,满月要给亲朋好友散豆沙包,生男孩儿是点着红点的枣馒头。

我问清楚了地址,奔着那个地方就跑过去了。

程星河他们不知道我这是要干啥,只得跟上来了:“七星,你发现什么了?”

我一边跑一边说道:“刚才那个小孩儿他妈一唱歌,我就知道什么东西会让村里的小孩儿夜啼,还长着翅膀了——夜游星。”

程星河一下就愣了:“卧槽,还真有这种东西?我都没见过,还以为就是传说呢。”

夜游星跟什么狼外婆,矬子老蹦,大马猴一样,是吓唬夜哭小孩儿的四大神器。

传说也差不多——小孩儿一哭,家里大人就说,你可莫哭啊,再哭的话,就把某某某引来了,抱了你回窝里吃了!

夜游星也是这种东西——传说,是个长着翅膀的女人模样,会飞,它每天都要吃个童男子。

白天的时候,夜游星就会看准,谁家有童男子,偷偷就会在窗台上扔一把红豆,到了晚上,顺着红豆,前来吃人。

这东西当初闹得很凶,这样下去小孩儿都得被吃完了,人也得绝后,惊动了张天师,施法全收拾了,所以这东西只存在在了代代相传的床边故事里,没人见过。

三舅姥爷也说,这东西已经绝种了,我一直没往这方面想,直到刚才听那女的提起“夜哭郎”的歌,才想起这个东西,一看那把红豆,就更确定了。

这个东西既然每天都要吃人,那今天没吃成了刚才那个小男孩儿,肯定就去找剩下的那个小男孩儿了。

要是能在那个东西吃人之前抓住它,那夜叉的冤屈,也就能洗刷了。

程星河他们一听都精神了,撒腿跟着我就跑——白藿香上山也习惯了,从来不给我们拖后腿,身形也特别矫健。

这一家人的承包地比较高,住的很离群——这其实不是什么好风水,很容易被阴邪侵扰。

而这个时候,我们几双眼睛全看见,一个巨大的黑色东西,奔着那个院子悄无声息的滑下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