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35章 仙女踏月

村民们一听这话,顿时都傻了眼:“啥意思嗷?”

“金桂姨,什么叫藏魂坛?”

金桂姨的表情一下难看了起来。

大祁总不明所以,指着我就骂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我今天就……”

金桂姨拉住了大祁总,看向了我,声音冷了下来:“小孩儿,你挺有办法啊。把东西拿下来,咱们万事好商量。”

我答道:“好说,你把你干的事情跟大家说一遍,坛子的事儿,我就考虑一下。”

金桂姨咬紧了牙,答道:“我干的事儿?我听不明白,我干了什么事儿了?”

说是这么说,她的眼珠子,还是滴溜溜的乱转。

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还嘴硬,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。

我接着就说道:“你要是不说,那我就说了——一开始,你就打算把吃人的事儿嫁祸给夜叉,好让村里人,帮你解决夜叉吧?”

村里人一听,顿时都给炸了:“什么意思,吃人的是金桂姨?”

“那怎么可能?吃人的不是长翅膀的吗?金桂姨哪儿有翅膀了?”

“你胡说八道!”

金桂姨脸色干瘪的肌肉,还在一跳一跳的。

之前听说了断肢的事情,我就觉得有些奇怪——没错,夜叉是吃人,但是夜叉吃人有个特点,那就是囫囵吞下,地上可能是有血的,但没听说过会有断肢。

当然了,也可能是夜叉吃了人之后,为了杀鸡给猴看,特地留下点断肢警告村里人,不许动他的供品。

可这就跟我之前说的一样——它明明住在下游,根本没理由跑上游吃东西,把厨余垃圾冲到了自己的窝里。真要是夜叉放来震慑村民的,它应该那那些断肢放在岸上才对。

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,有人故意把带着明显特征的断肢放在河里,误导人们,这人是夜叉吃的。

那会儿我还没看见夜叉,不知道里面的内情,所以不敢妄下猜测,但是后来发现,夜叉确实没吃这里的人,我心里就有谱了——是有人要坑夜叉。

祁大年一听,立马看向了金桂姨:“这是……真的?”

大祁总一巴掌把祁大年的脑袋扇歪了:“你个傻逼,听风就是雨,江湖骗子胡嘞几句,你还当成真事儿了,这金桂姨德高望重,给村里这帮愚民治病的事情,你没看见?她好端端的,跟夜叉有什么仇,为什么要害个夜叉?”

祁大年一下不吭声了,其他村民也跟着点头,回头就啐我:“大祁总说的有道理!”

有道理你大爷。

而金桂姨一言不发,死死的盯着我,眼神越来越阴鹜了。

我指着这个山就说道:“简单,因为这个金桂姨,就是人参山上的东西——那个夜叉,住在这里,是为了看守她的。”

村民们更是听不明白了:“山……山上的东西?”

当初进山的时候,我就看出来,这个山的山势是秀女梳发,而秀女脚底下,像是踩着什么东西。

但是当时被树林子遮挡住,我也没看清楚。

直到四处找朱砂的时候,顺带着看了一眼,我这才看出来——秀女裙子下,踩的是个圆圆的东西。

这就不是秀女梳发了——这是仙女踏月!

而且,我还看出来了,那个“球”的位置是有破损的,显然,里面有个东西新近出来了。

我就问他们:“你们跟我说说,那个位置,是怎么破的?”

村里人互相看了看,这才说道:“是……那一阵子有盖房子的,下山运石头不方便,就请了人把那块地方给炸了,弄点现成的……”

我接着就说道:“金桂姨,是不是就是在那地方被炸了之后,才出现的?”

众人一寻思,祁大年第一个点头:“没错!炸山的时候我也在村里呢,炸完了山,金桂姨就来了。”

“对,好像是。”

村里人一合计,都看向了金桂姨:“难不成……”

大祁总眼珠子一转,连忙说道:“美猴王也是山上出来的,那又怎么样,金桂姨是活神仙,从哪里出现,有什么可说的?这就更说明金桂姨有神通!”

别处出来,我自然没话说,但是仙女踏月的风水,跟九香插鼎一样,是用来镇压邪物的。

而镇守邪物的地方,肯定是要有个镇物来压它,但是从风水上看,这里没有什么“镇物”,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。

这个夜叉离群索居,住在这个山上,我以前还有点疑惑——因为夜叉单独居住的少,这个人参山也没什么特别好的东西,他为啥看中这里安家落户了?

但现在一想,如果这个夜叉的职责,就跟狱卒一样,是为了看守这个东西,不让她跑出来的,那就说得通了。

她虽然从山上出来,但是夜叉作为守卫,不可能让她离开这里,为了自由,她必须得把夜叉给弄死。

可凭着她自己,恐怕没有这个本事。

所以,她就化身成了什么金桂姨,上村子里来治病,也只不过是想换取当地人的信任,帮她弄这个夜叉!

没猜错的话,她出来之后,就想吃人,但是贸然吃人,一定会引发其他人的怀疑,既然如此,不如就让她想吃的童男子去得罪夜叉。

这样的话,她把童男子给吃了,再把断手放在水里,谁也疑心不到她头上,反而会去怀疑夜叉。

这样一来,夜叉被人憎恨,村里人自然想除掉夜叉了——她再过去献上计策,以夜叉最忌讳的桃弓桑矢,去集体射杀夜叉。

这事儿最好的结果,就是夜叉跟村里人同归于尽,差一点,夜叉也会身受重伤。

只要夜叉身受重伤,那她除掉夜叉,重获自由,不就简单了吗?

就跟她现在做的一样——指使大伙憎恨夜叉,借着正午的太阳,烧死夜叉,一了百了。

祁大年一拍大腿:“原来那个夜叉,还是个背锅侠?”

是啊,背锅侠这个角色,我本人也当了好几回,简直是感同身受。

程星河也高兴了起来,用肩膀撞哑巴兰:“这个头脑……你哥永远是你哥啊!”

哑巴兰别提多得意了:“这还用你说?”

白藿香表面上嫌他们俩吵,可每次一有人夸我,比夸她还高兴,嘴角怎么也压不住,只往上扬。

村民们一听这话,终于不吭声了,回头望着金桂姨,不由自主的就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大祁总一下急眼了,连忙说道:“这些都是那个江湖骗子的一面之词,大家不要偏听偏信,对了,你们看现在的时间,正午已经到了,不趁着夜叉受伤这个机会,咱们还上哪儿找机会杀夜叉?点火点火!”

我大声说道:“大祁总,你也别忙和了,这金桂姨真出了什么事儿,怕你也要跟着倒霉。”

大祁总一听这个,脸色顿时就绿了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村民们听了,视线也全投到了大祁总身上:“对了,一开始,就是大祁总说金桂姨厉害,把金桂姨领来的。”

“这次也是一样。”

大祁总气的胸口剧烈起伏了起来:“你们少放屁!我……”

我大声说道:“大祁总,你能保证,你最近没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?”

大祁总一张嘴张到了一半,一下就僵住了。

我就知道——他身上的邪气,不是白来的。

可我刚要说话,忽然就觉出来,七星龙泉在背上猛地颤动了一下。

我心里一提,还没来得及回头,就感觉出来,身后不知道哪里,伸出了一双手,从我腰上绕过来,就想把坛子给抢过去!